[Log On]  |  [Register]  |  Gmail  |  yahoo!mail  |  hotmail  |  qq  |  雅虎天气  |  本页二维码
cclife
遵行神的旨意
——2000年1月3日在芝加哥跨世纪聚会中的大会分享
2015/5/29 11:54:11
读者:4832
■汪纯懿

生命季刊 总第15期 2000年9月 

 

在我们中间有哪一位已经死过的请举手……去年八月三日那天早晨,六点半到八点半之间是我们教会的祷告会。那天我去的时候还是满好的,想不到唱诗完了,圣经也读好了,身体没有什么感觉,忽然死去了。若不是神的恩典今天不会站在这里。当我死去以后,在我旁边正好有一位护士,她不是每天来,她是一、三、五来的;正好那一天她也在那里。当她一按我的脉搏已经停止跳动了。还有一位弟兄坐在我对面,他会推拿。他一方面帮我推拿,一方面一直叫我“汪姑姑!汪姑姑!”,但我完全不晓得。过了好几分钟我听到有人在叫“汪姑姑”,声音慢慢地越来越近了,原来呼叫的人就在我的后面。感谢主!那一天他们很快叫了救护车把我送进医院。送到医院以后,下午就开刀,第二天我就出院了。过了没几天就到大陆去访问弟兄姊妹。这是谁的工作呢?这是神的工作!是人所想不到的,假如不是神作工,我不配站在这个地方,也不能站在这个地方;今天能和弟兄姊妹一起见面,完全是神奇妙的恩典。

 

在苏州有一位老太太,她家中藏有好多各样的钞票:有汪精卫时的储备票、有金圆券(国民党快要离开大陆时的金圆券)、还有好多其他的钞票。但很可惜,这位老太太在生病的时候没有人去看她。为什么没有人去看她?她不要别人去看她,她怕别人把她的钞票偷去了。她病了多天,后来死了。她死后,有人发现这位老太太怎么没有进进出出,就打开她家的门,发现她已死了,在柜子里还有好多的钞票。为什么我今天要讲到这件事情呢?我们这几天每一位已经得到好多的财富,这位牧师给我们有这样的财富,那一位牧师有那样的资本给我们,今天我们拿到这些的资本怎么样去用呢?藏在那里呢?还是拿去用?盼望我们拿到钞票去使用!

 

在这里,我要讲我自己一个失败的见证。我十几岁的时候,每个主日和一位老师一起走到很远的地方去教主日学。我们要到一家家、一户户去叫小孩子。那时我心里面有点不太高兴。为什么?因为有的同学教主日学是坐黄包车去的,我却要和宣教士一起走路。那时候自己属灵的生命不够成熟,还有妒忌别人的心。一天我走到一个作偶像的店里,那家主妇约三十几岁,我去叫她的两个孩子。她就问我∶“你们去做什么?”我说∶“去作礼拜”,她问∶“拜谁啊?”我说∶“拜耶稣”。她说∶“耶稣是谁啊?”,当时我想偶像店的老板娘不会信耶稣的。由于我自己的成见,就不跟她解释,对她说∶“时间不早了,请你的小孩子跟我去礼拜。”第二个礼拜天,我又去叫那两个孩子,店员对我说∶“孩子今天不能去。”我说∶“为什么不能去?”他们说∶“他们的母亲在生病。”第三个礼拜再去叫孩子的时候,看见门外面有一块麻布贴在那里,我心想∶“这个家庭难道有人去世了吗?”我就进去叫小孩子,对小孩子说∶“跟我去礼拜。”他们说∶“小孩子的母亲已经去世了。”这件事情是我十几岁的时候遇见的,现在我八十六岁。七十年以来,我都不会忘记这件事。我赶著我的工作,我赶著我的时间,而没有想到把福音好好地传给那位偶像店里的老板娘听。我凭著自己的成见,凭著自己的想法,要赶快去聚会,时间来不及了。许多时候,我们只注重外面的而没有把神的心意表达出来。在以弗所书第五章十七节说∶不要作糊涂人,要明白主的旨意如何。我们怎么样明白神的心意?要寻求,要好好在神面前仰望主、等候主。先要寻求神的旨意,后来要明白神的旨意,单单寻求、明白还不够,约翰一书 216-17告诉我们说∶这世界和世上的情欲都要过去,惟独遵行神旨意的是永远长存。所以我们不但是要寻求、明白,还要遵行。要遵行神的旨意、信靠神的旨意,顺服神的旨意。

 

当我们信耶稣的时候,神给我们两样宝贝,一样宝贝是圣经,另一样宝贝就是圣灵。凡是真心信耶稣的人,神不但给我们圣经──神的话语,还赐给我们每一个信徒圣灵。圣灵在我们里面,我们要听圣灵藉著圣经所说的话,我们要顺服圣灵的引导。以弗所书四章三十节说∶“不要叫神的圣灵担忧。”帖撒罗尼迦前书五章十九节说∶“不要消灭圣灵的感动。”圣灵在我们里面是何等的重要。我们听圣灵的话,越听,我们里面就越有力量。所以我们不但要寻求神的旨意,明白神的旨意,而且我们要遵行神的旨意。

 

记得在抗日战争,日本人侵华的时候,我头脑里想到的第一件事情是,我不愿意做亡国奴,我要逃出去。那时候,我刚刚出来事奉主一年,我的工作是教一位西教士念中文,在礼拜堂里面教主日学和司琴。当时我不管是不是神的旨意,我就是要逃出去。我在神面前也祷告∶“神啊!教我晓得应该怎么走前面的路程?”但是祷告是祷告,神的旨意另外又是神的旨意。没有清楚神的旨意,自己去冲了,冲到头一个地方,也就是我和母亲、姐姐在乡下的地方后,神叫我心里不平安。当圣灵在我里面使我不平安的时候,我就对母亲说∶“今天是礼拜天,我要去礼拜。”她们对我说∶“这陌生的地方,你到哪里去礼拜?”我说∶“我到街上去看看有没有礼拜堂。”当时我母亲在临安的郊区,我要到临安大街去。我对她们说∶“假若有人回杭州去(我们原来住在杭州),我要和他们一起去。”姐姐对我说∶“你在做梦,别人都是从杭州逃出来,哪里有人从乡下再回到杭州去?”但是,神在我身上作修理、光照的工作。当我到了临安街上,找到了礼拜堂,却没有人讲道。我就毛遂自荐:如果没有人讲道,我来讲道。那时候我二十三岁,讲道的题目是“天父必看顾你”。讲道完了,我说∶“不晓得今天有没有人回到杭州去?”有一个老农民是我一个学生的家长,他说∶“你要回到杭州去吗?在我家里有个人,他明天早晨要回杭州去。”那么我说∶“好啊!我跟他一起去好吗?”我就和他讲好了。那天晚上就去到一个旅馆,旅馆的主人很凶,不但是凶,而且把我反锁在房间里面,外面锁起来,让我在里面。我一看,就说∶“为什么把我反锁在里面?我要出去都不行啊!”他说∶“你不要响、不要响,这个地方有好多伤兵,假如他们听到响声,晓得这里有花花姑娘,要出事情的。”所以我想,这倒也不错,所以我就在里面不响。一看这个房间很脏,我说∶“主啊!我跑到这个地方来,这个房间那么脏,我怎么能睡呢?”当时就哭了起来。我掉眼泪是自己可怜自己,这样的眼泪没有什么价值。如果为了灵魂掉眼泪,这样的眼泪才有价值。为了可怜自己的眼泪是没有必要的,我盼望在我们中间的人不要掉这种眼泪。那天晚上,我说今天晚上不睡觉了,坐一个晚上好了。于是我就坐著看圣经。我看圣经是顺著次序读的,那天正好读到诗篇三十章五节∶“一宿虽然有哭泣,早晨便必欢呼。”圣灵要用他的话来安慰我,帮助我,我心里大得安慰。感谢主!我平安到了杭州,后来神给我机会,在难民所里面传福音。神的旨意好呢?还是自己的意思好呢?我的姐姐逃到乡下去,因为日本人的轰炸,从卡车上跳了下来,肠子跳断,不久就死掉了。我母亲在乡下也死掉了。神有他的智慧,神的意念高过我们的意念,他的道路高过我们的道路。盼望我们每一位要明白、要遵行神在你身上的旨意,这是非常重要的。遵行神的旨意,不是我们给神定规说:我不要和这个人作朋友、我要娶那个人;而是对神说:神啊!你看哪一位好。年轻人特别要注意你走的道路是什么。许多人开头的时候很好,但是后来就走错了路,走偏了方向。道路走偏了,毁坏了自己的一生,何等可惜!

 

现在我简短地讲神带领我的旨意是何等奇妙。1948年当我在加拿大念书的时候,圣灵感动我要赶快回去。我那时候不明白神为什么要我这样行,于是我就在九月份回去了。回去以后,我在孤儿院服事。想不到十一月份孤儿院对面胡同内有一家失火了,烧死那家在医学院读书的两个大儿子。这家人是不信主的,我们晓得这件事后,赶快把福音传给他们。感谢主,这一家全都信了主,一直到现在还是跟随主的。所以遵行神旨意的会永远长存。到1949年初,国内政权就要改变。改变以前有一位姐妹打三个电报给我,叫我赶快离开大陆,到她那里去,她叫我带四个大的孤儿去,所有的费用她完全负责,船位也替我们订好。我在神面前祷告说∶“神啊!你的意思是我应该去还是不应该去?”我在国外有许多朋友,(照肉体来看,这条道路很通达,很舒服,我应该去)在神面前祷告之后,一次来的电报回掉了,两次打的电报来,又回掉了;第三次打电报来说:床位替我订好,钱已经付清,只要带四个孩子到那边去就是了。我又在神面前祷告,祷告之后,神给我一句话,“Our God is able to deliver thee ,意思就是说“神能拯救你” 。当我有这句话在我里面,我就很放心,所以我就又打电报告诉她说∶“我不能到你那里去,神没有这个带领。”那是49年的春天,共产党已经来到上海。

 

1951年,所有的宣教士都要离开中国,我又在神面前祷告,好多的朋友都在国外,我应该留下来、还是不留下来呢?在神面前越祷告,在里面的对灭亡人的灵魂的负担就越重。所以最后我决定留下来,就是救一个灵魂也是宝贵的。那时候我们灵粮堂创办人赵世光牧师写信要我赶快离开上海。但是国内传道人缺少,许多人没有得救的负担仍在我内心,神的话──神的旨意没有要我离开大陆,所以我就没有离开,留在国内了。到1958年,所有的教会关门,剩下来最多只有两、三个礼拜堂了,而且所传的信息不是圣经的真理。

 

神的工作在哪里?非常奇妙,神还在作工。我一位同工名叫都恒慧;她十几岁的时候,我有机会与她谈道,她就信了耶稣。后来我们孤儿院需要工人的时候,她从大学处来,到我们孤儿院工作。后来神感动她到西北、青海、西宁去传福音,她就去了。传道的时候,什么供给都没有,我们给她的一点帮助,她修礼拜堂,她自己以织毛衣来养活自己。到 58年时,政府工作人员说她不结婚也是犯法的。那时候我心里很难过,我就拿一点奉献给她的姐姐,说∶“请你叫你的妹妹回来。”钱寄去了,都恒慧姊妹仍不回来,她愿意留在青海。等到 60年的时候,有消息来说,这位都恒慧姊妹被捕后,被关在山洞里面,石头掉下来,把她砸死了。那时候,我心里非常难过,我说∶“主啊!都恒慧姊妹是爱你的,她为著你的缘故殉道,我应该怎么样?”我心里非常悲哀。

 

后来我又知道另外一位年轻人缪德圻,他的阿姨史华德在我们布道所传道。这位年轻人大学毕业后在山西教书,58年被打成暗藏的右派,因为他在学校里不批判信仰,他们就把他打成暗藏的右派,把他发配到甘肃。和他一起去的都是些流氓、偷窃犯等。许多的人都逃掉了。家里的人寄给他的食品,都被拿邮包的人吃掉了。他没有办法,只得走到他弟弟那里去。他的弟弟在甘肃兰州,他想请他弟弟帮忙,但他弟弟把他送到医生那里去就诊,医生不敢帮助犯人,说他是假病,结果他饿死在兰州了。

 

弟兄姊妹,有人为著信仰的缘故,摆上他们的生命,我们怎么样?我们是不是只是口头上说“我愿意去,我愿意去传福音,我愿意把自己所有的献上。”──你的行动在哪里?是不是象那个把许多钞票积在那里而舍不得用的人呢?求圣灵光照我们每一位。你这被耶稣所救赎的人愿意遵行他的旨意去领人归主吗?

 

我在 1962 7月被抓进监狱。我被抓是因为有位教会负责人,在 1960 年到我这里来说∶“好不好请你为我祷告,我的孩子们饭也吃不饱,我在工厂里劳动,每天脚肿。”我就为他祷告,同时也为一些因信主在监狱里面受苦的弟兄姊妹祷告。那时,我和另外一位姊妹住在一起,我们接待他,也把自己省下来的粮食帮助他。那个时候粮食都要粮券,没有粮券就买不到米。所以我们尽量地帮助他。想不到他把我祷告说的话一样一样上报公安局。虽然如此,神有他的计划,曾有三次神亲自对我讲话。有一次,有一个老太太来卖黄豆(那时食物非常缺乏),当时我将自己正在翻译的“信徒祷告的生活”(这本书后来被带出来,由李定武牧师藉更新传道会出版)的稿子给这位教会的负责人看。他在我的客厅里看我的材料,我就到外面去买黄豆;黄豆买回来就要开门的时候,有声音对我说∶“门外面的是好人,门里面的是坏人。”我听了,就让它过去了。过了一段时候,又是那位负责人来到我这里,要求我祷告。因为那时我不是在教会里工作,我的工作是教琴,所以我可以自己安排时间。我又给他看所翻译的“信徒祷告的生活”。我到厕所间去时,又一个声音对我说“有捆锁与患难等待你。”这是第二次的声音。第三次的声音就是在 1962 6月底的时候,我在房间里面禁食祷告后,回到会客室的时候,有一个声音从空中对我说∶“你的事情,派出所都晓得了”。派出所就是公安局,公安局的人都晓得了。我就问:“是谁讲的呢?”回答是:“是姜蒙光讲的。”(即这位教会负责人的名字)听见了这个话,我又让它过去了。等到 72日,派出所和里弄居委会的人一起来逮捕我的时候,我就完全晓得是谁讲这些话,经过的情形都晓得了。难道神不公义吗?难道神不智慧吗?难道神让这个事情过去了吗?但是神有美好的旨意,等到文化革命的时候,我们就晓得有许多没有进监狱的在外面的信徒,为著信仰的缘故受了非常大的攻击,甚至有人被打死。我们虽然在监狱里面,为信仰的缘故被人打,但是打得还是有分寸的 (众笑),不是乱打一通 (众笑)。感谢神,这是神的美意,要考验信徒与传道人的信心。

 

我要再讲两件事情。一件事情就是当我们在监狱里被人打,要向像行礼的前一天,我有感动要祷告一个晚上。我从来没有一个人祷告一个晚上,我们有团契一起祷告一个晚上的,但是并没有独自一个人祷告通宵。那天晚上晓得我要向毛泽东的像行礼了,我祷告说∶“主啊!我没有能力!”而且我在监狱的时候有许多疾病,心脏病,肺气肿,肾脏病、小便有血;还有一种病是关节炎,关节肿得非常厉害;还有痔疮。(此见证详细情节可参阅本刊总第九期《何等奇妙》一文──编者)有时我们吃的饭里面还有农药在里面,非常奇妙,我吃不下饭时,有一位同我同间房的从农村来的青年妇女,她能代替我吃饭,免得我饭退掉后身体好了、却没有饭吃了;而且她在外面劳动,她有冷饮可以吃,她给我冷饮,我给她饭吃,神的预备是何等的奇妙。因著我被打,有一个二十几岁的小姊妹,她因为反对江青被关在监狱里面,她的脾气急燥,常常和管理员要吵闹,吵闹时就被关在监房里不能出来。有一天她写给我一个条子放在报纸里∶“好不好你把主祷文告诉我?”这个小姊妹怎么会晓得主祷文呢?因为她五六岁的时候,她的外公把她带到教会里面去,教会里面背主祷文,后来她的外公不和她在一起,她也没有机会晓得主了。感谢主,那个时候,她要主祷文。我就祷告说∶“主啊!我进来是被教会里的一位弟兄出卖的,假如现在又被她出卖,那么我要加刑了。到底你的旨意是要我给她呢?还是不给她呢?如果我写给她,被别人发现了,她要加刑,我也要加刑。”感谢主,当我在神面前存一颗谦卑的心求问神的旨意时,神给我一句话∶“我是好牧人,好牧人为羊舍命。”我说∶“主啊!你为我舍命,我也愿意为这个小姊妹舍命。”(会众热烈鼓掌)

 

感谢主,经过许多的波折,但神奇妙的带领,把每一个波折都带领过去。有一次要抄身,所有的人身上要抄,头发里要抄,房间里都要抄。被抄的那天早晨,我写给了她一章圣经。神保守没有被发现。谢谢主,直到现在,这位姊妹还是信主的,这是神的旨意,神赐给我在监狱里领人读神话语的机会。

 

1973年我被遣送到劳改农场。在农场也不能随便讲话,但是家里的人可以来探亲,那时我就得到了一本小的圣经。在别人没有起来以前,我在蚊帐里面把被窝包起来,用一个电筒一行一行地看。巴不得在我们中间年轻的弟兄姊妹,趁年轻的时候,多多的把神的话藏在心里。等到需要的时候,神会用他的话帮助我们。记得当我从拘留所等待到监狱的时候,神给我两句话,一句话是箴言1633节∶“签放在怀里,定事由于耶和华。”另外一节是在诗篇2713节∶“我若不信在活人之地得见耶和华的恩惠、就早已丧胆了。”所以有了这两句话,我进到监狱里的时候,不是哭哭啼啼地进去,而是欢喜快乐,好像是喜事一样地进去。这是神的旨意,何等宝贵。所以我盼望我们中间的每一位,无论是基督徒或是预备事奉主的,年长的、中年的、年轻的,要把神的话、神的旨意作为我们行路的明灯。我们作父母的人,应当教导我们的儿女,好好把神的话放在心里,使他们自己寻求、明白、遵行神的旨意。

 

末了,我讲一件事情,在我们残老队有一位妇女,这妇女在邮局里工作,她已经拿到退休金,但是在文革的时候被人批评是地主,她就觉得不要活了,她就在她下面厨房间,晚上半夜别人睡觉的时候开煤气自杀。想不到自己没有杀死,却死掉了楼上的一个女人,楼上这位妇女因为煤气中毒死掉了。于是楼上的人就打她,一直打到一只眼睛都打瞎了。后来把她送到监狱里去。监狱再派她到农场里去。这位妇女常常强调别人对她说∶“这个为什么……”“我要怎样呢……” ,所以大家都给她起一个名字叫做“老强调”。有一天我们残老队要去割草帮助男队,那天我们可以随便到什么地方去,我就知道神的旨意,要我把她带到没有人的地方跟她传福音。感谢主!她接受了耶稣,信了耶稣。求神让我们常常寻求神的旨意,明白神的旨意,更要遵行神的旨意,直到见主面的时候。愿神赐福我们每一位。(会众热烈掌声)

 

(本文根据跨世纪聚会录音整理,已经作者过目。)

 

 

汪纯懿  中国大陆老传道人,现居美国,著有《何等奇妙》一书。



---------------------------------------------------------------------------------------------------------

    本刊保留所有文章及图片版权。欢迎转载。转载本刊电子版文章时,敬请注明文章转自www.cclifefl.org,并请注意在转载时,不得对本 刊文章进行任何删改。本刊的印刷版(Printed copies)图文并茂,印刷精美,欢迎个人或团体订阅。请参考回应单。若需书面转载本刊文章,请先征得本刊书面许可。

    本网页由生命季刊设计维护,请尊重本刊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