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 On]  |  [Register]  |  Gmail  |  yahoo!mail  |  hotmail  |  qq  |  雅虎天气  |  本页二维码
福州人说见证(一)
2015/5/29 11:58:42
读者:4420
■林德华

生命季刊 总第15期 2000年9月 

 

母亲的苦难

 

    四十多年前,福州花巷教会里有一位叫张爱珠的姊妹。19601130日,爱珠姊妹生养第二胎男孩,生男孩本是十分欢喜之事,有的甚至要大摆宴席,大肆庆祝。爱珠姊妹看一眼,跟著来的就是哭泣,因为她先生得肺结核病多年,在福建闽侯鸿尾家乡住,还有一个十岁的大儿子,父子相依为命,靠她在福州军区作保母赚钱,来养活一家大小。她一个女人还有什么能力再养这第二个男孩呢!况且医生交代,这小孩最好不要与父亲同住,免得传染肺结核病。所以,爱珠姊妹决定把孩子送给别人抚养。她向上帝祈祷,求主帮她找到一位有信心的、健康的基督徒的家庭。

 

    当时与张爱珠一起在福州军区当保母的陈玉珠也去福州花巷教会。陈玉珠姊妹年长张爱珠一辈,她是福建长乐人,29岁守寡,她的大儿子林照杯、儿媳妇郑珠英已经结婚 5年了,但没生孩子,所以想收养一个孩子。陈玉珠也向上帝祈祷,求神赐给她一个白白胖胖的孙子。当她第一次见到爱珠姊妹的第二个儿子时就非常喜欢,便叫自己的儿子、儿媳妇来看,大家都非常满意。主听了两边的祷告,后由另外一位主内姊妹黄雪梅做中间人,林照杯夫妇收养张爱珠的二儿子。爱珠姊妹要求,户口要报福州户口,大家当亲戚走,陈玉珠姊妹与儿子林照杯满口答应。

 

    196189月左右,陈玉珠姊妹与儿子、媳妇欢欢喜喜的将孙儿抱回长乐乡下。但是,林照杯开始慢慢忘记对主讲的话。首先将户口偷偷搬回乡下,当然名字也换了。张爱珠姊妹想儿子心切,想来看看,林照杯就诸多理由拒绝,因为免得村里人看到。1962年陈玉珠去了香港,因为赚钱,也开始慢慢忘记主了。1965年张爱珠姊妹的丈夫临终之前,想见第二个儿子最后一面。爱珠姊妹就去长乐乡下找林照杯,要求带孩子回去见最后一面。林照杯就是不肯,并说以后不许再来,爱珠姊妹哭了。回来之后,她丈夫死了,时年三十七岁。她惟一能做的就是天天在天父面前祈祷,甚至半夜三更起来祷告,求主加给她第二个儿子的力量,并聪明、智慧,长大后也能给主使用。

 

    张爱珠姊妹的第二个儿子不是别人,就是我──林德华。

 

    1969年,我弟弟德胜出世了,而我养母郑珠英却得了神经病,到处看医生,都看不好。我养父不但不求主医治,而且越来越反叛。到今天为止,我养母身体还没有好。

 

    197510月的一天,黄雪梅姊妹来到我生母家中说,今天林照杯会让你去看儿子,我生母非常高兴,就问“在哪里?在哪里?”当她们一起走到省立医院门口时,爱珠姊妹想,“难道我的儿子病得很严重?”为什么我养父会让我生母来看我呢?原来,我右眼受伤,两边眼睛都绷著,我生母看到这里,眼泪象雨一样流下来。回来之后,再次向主祈祷。过几天之后,鸿尾家乡打来紧急电话,说她的大儿子叶世鱼,也就是我同父同母的兄长,我们从来没见过面,那时才二十四岁,还没有结婚,因为去拣由上流冲下来的木材,被洪水冲去。当我生母赶到时,尸体已经找到,摆在面前,我生母当场晕过去。

 

    很多人这样说,她信这么好,为什么还这么苦。如果这么苦,我为什么要去信?以前我迟迟未信,也是这个原因。我长到十九岁时,全村人都不敢对我说,“你不是你爸爸的亲生儿子”;只有一、两次,我的养母生气时对我说∶“你不是我生的,你亲妈妈在福州。”因为她有神经病,所以我并不相信她的话。

 

    19803月,我生母的外家侄子和我在一起工作时,告诉了我我自己的身世,然后就安排我们母子相见。我们约好时间,在福州市文化宫旁边见面。我生母见到我,第一句话就是感谢主,欢喜得一边说一边哭。我 80 8月去香港后,因为我生母没有退休金,所以我每年都寄钱给她,当然我给养父寄得多,这就是神奇妙的安排。

 

    1978年,我祖母陈玉珠从美国回来,建房子。同年底,替我娶亲。1981年,美国我叔叔回乡替祖母做大寿,非常风光。那时我祖母完全忘记主了,也没有去做礼拜,有空就赌钱、打麻将。虽然她有钱,但她晚年非常不快乐,经常躺在床上哭,还不知悔改,故与我养父经常生气,这就是离开主的结果。

 

    我生母就不同,不管在怎样的环境下,她都没有离开主。风雨不阻做礼拜,天天祈祷,是一个虔敬的基督徒。

 

    那我什么时候开始真正的信主耶稣呢?以前我看《圣经》,第一页就看不下去,因为我绝对不相信什么都是上帝创造的。还有,我生母信这么好,为什么五十多年来还是这么苦,整整半个世纪。但是,她给我的每封信,都是叫我去做礼拜,要信主耶稣基督,不要怀疑主。她说∶“我一点都不苦,我只养你十个月,你不但认我,还供养我十八年了。感谢主,你会认我这个母亲,就是主最大的恩典。”

 

    我从我生母身上看到主的形象。她这么苦,还信得这么虔诚,肯定有一种力量在她身上,一种超越她自己本身的力量,这就是主耶稣在她里面活著。主怜悯我,垂听了我母亲这么多年的祷告,让我因著母亲的见证而认识了她所信的神。但我真正重生是在1998年。

 

    199710月的一天,我弟弟德胜从家乡打电话说,爸爸病重,是晚期肺癌,要我快快回去见最后一面。因为我太太手续没有办好,最快是22日晚上走。我打电话跟我爸爸讲,我 24日下午两、三点就可以到家,也就是星期五,我爸爸也记得非常清楚。星期四那天,一直还在问“今天几日呢?星期几?”24日,早上八、九点我与太太到了香港,我们坐立不安,打个电话一问,我爸爸已经被主接走了,非常安详。他一生反叛,临终前几天,被教会姊妹感动,重新认罪悔改,信了主。我回来做了孝男,两个月后,我奶奶也走了。

 

    我办完父亲的丧事之后,到福州医院检查身体,我生母去医院看我,她已经 72岁了,还有苦难。我生父过世后,她带著遗腹女,又嫁了一个搬运工人,69年生了一个男孩,叫郑广兴,二十一、二岁时也得神经病,他会打人,会砸东西,不欢迎生人来家里。我生母除了做礼拜和买菜走出来之外,也不能耽搁太久,否则小儿子就会砸东西。她72岁了,还要照顾他。她对我说∶“你这么远由美国回来,我做母亲的却不能叫你到家中坐一坐,煮两碗你喜欢的菜给你吃。”

 

    现在我有两位母亲,从小我非常羡慕有母亲在身边的孩子。但是,每当我想起来,我有一位看不见、但感觉得到的母亲,她天天为我祈祷,求主住在我里面,教我的一举一动,我就非常感恩。更何况我们的天父,我们虽然眼不能见、手不能摸,但实实在在能够感觉到,他是存在的,是爱我的。

 

    感谢主,无论我是林照杯的儿子,还是张爱珠的儿子,我都是上帝的儿子,和大家一样,愿我们一切荣耀归于主。

 

    世界的人都这么认为,特别是我们福州人,只要某人有房子、有店、有车子、有儿子、有钱,就是最富有的人。我虽然信主时间不长,但我知道,最富有的、最快乐的人,是心中有主、有爱的人。

 

    感谢主,当我真正信了主之后,再看我生母,她一点都不苦,因为主与她同在。在世界的人看来,她是很苦的,但是在基督徒看来,她比谁都丰富。因为,我们的主耶稣基督已经胜了世界。

 

不作假见证

 

    1999年,我在邮政局工作一年半后,有了三个星期的假期,准备与大女儿一起回乡一趟,后来决定66走,627回来。表面上是说看看母亲,大女儿也7年多未回去过了,看看家乡有什么变化。人,就是这样,说出来的都是好听的,我真正想回去做什么呢?也计划了一年多了。

 

    第一,11年前,我拿绿卡的时候,多填写了一个儿子,到现在应该有12岁了。现在很流行“假儿子”,就是利用假儿子的身份移民美国。而且做我的假儿子,很快可以拿到美国公民。所以,很多人愿意做,已经有人愿意出 41千美元。我相信在今天可以值 5万美元了。

 

    第二,就是假母亲,因为我母亲有病,不愿意来美国定居,所以别人可以顶替我母亲的名字来美国。我母亲才61岁,50多岁的人打扮得老一点就可以顶替了。这个价值不多,一、二万美元还是有人愿意出的。

 

    第三,我大女儿也是美国公民,如果做假结婚,就是利用假的“美国公民配偶”的身份移民,就可以赚很多钱。我相信福州人都很清楚可以赚多少钱,这里我就不说了。

 

    我们人就是这样,自己就是上帝,评判别人,无论什么事情,还是自己决定,而自己也是律师,懂得为自己辩护。我们会这样辩护∶“这是小事,神不会计较的,这也是帮助别人,神会原谅的。”我们人认为,不偷、不抢、不杀人、不放火,就不是罪。我们人最可怕的就是,在犯罪,却不认为是罪。

 

    我当时问了很多人,未信主的人百分之百的都说可以做,不做就是傻子;只有一、两个真正的基督徒对我说不可以做,这样做就是违反上帝的律法,做假见证。魔鬼撒但这样引诱我说∶“绝对可以做,人家是心甘情愿地给你,而且还感谢你,你信主的不是要帮人吗?人家夫妻分开七八年了,你把人申请来,夫妻团圆,这不是一件大好事吗?你不帮他,他去偷渡,还很危险,而且你也可以将赚到的钱,奉献十分之一,如果你爱主的话,可以拿一半出来建教堂,这才是上帝的好儿子。而且做完这一个假见证,还有下一个,很多人等著你去帮他,很多人想做也没有你这么好的机会。”

 

    只有当我祷告的时候,神这样对我说∶“神国的儿女绝对不可以这样做,你要做一个圣洁的、完全的人,做我喜悦的儿子。我不要你用假见证赚来的十万元钱,我要你遵行我的旨意。按我旨意赚的钱,哪怕五分钱也是好的。”神也藉著宋尚节博士的女儿宋天真姊妹告诉我了 8 个字:“成为圣洁,合乎主用。”

 

    当我决定不做这样的假见证的时候,有人问我,那你回去干什么?

 

    我脱口而出,“回去传福音!”他们大笑。

 

    感谢神怜悯我,神改变了我。

 

    我们人往往就是这样的软弱,有时明明知道有一些事不能做,可是在现实中,被物质所迷惑而去做了。一边做、一边求神原谅。

 

    亲爱的弟兄姊妹,你们知道我为什么虽然信了却迟迟没有受洗的原因吗?

 

    以前是这样认为,好像觉得自己还没有信好,不能这么早受洗。后来转而一想,幸亏还没有受洗,可以再做一次假,做完这一次,再去受洗。人就是这样的光景,我真是个罪人,我现在才真正体会到神的伟大。我们的神,天父高于世间任何一种法律,因为我们人会去找法律的漏洞,也可以瞒骗法律。但是,当你信了主,信了上帝,圣灵在心上的时候,上帝的律法已在心上,你不会去做上帝不喜欢的事。而且上帝更加伟大。我随便说的两句话,他的大能都帮助我去实现它:回去传福音;信好一点再受洗。

 

    大概是 61日,我已被圣灵充满,决定回去不做假见证,而是向亲朋好友传福音。66日星期日崇拜,本来是我翻译,因为我声音哑了,所以临时换了一个人。当天晚上我就走了,我向神祈祷,“主啊!如果你让我回去传福音,你一定要让我的声音好起来。”我声音哑了,但在飞机上就开始传福音。回到家乡见人就传福音,在敬老院也传福音。我告诉他们,如果我没有信主,回来会干什么?就会坐龙船头,大摆酒席,打麻将赌钱,大吃大喝,作假见证赚钱,然后到福州洗三温暖,叫漂亮的女孩按摩,等等……。在你们看来,这就是最大的享受,最富有的人。以前我也这么认为。我说今天不是了,在上帝看来,这是堕落,是犯罪,是绝对不能做的。

 

    我真是个罪人,感谢主,主的光照亮了我。现在我每天祈祷,求圣灵在我心中,指引我前面的道路,使我每天都能活出主的见证,做一个真正圣洁、合神心意的人。

 

    从家乡回来,我声音全好了!真是主的恩典够我用,感谢主!

 

    在我计划做一连串的假见证中,没有真正的平安与喜乐,因为偶然收到政府的什么信,或政府部门的电话,就担心受怕,这就是俗语说的“做贼心虚”,一点不假。现在什么都不做了,才有真正的平安与喜乐,而这个平安与喜乐不是金钱可以换来的,感谢主!

 

    以前我不明白,以为信主的人死后去天堂,活在世上的时候很苦,现在才知道,真正的基督徒,活在世上就是天堂,我本身就是最好的见证,因为基督徒没有贪的欲念。

 

    最后我用个比喻:我们信主的人,好像每人手上都有一本去天国的通行证。但到门口时,天使挡住,有的可以进去,有的不可以进去。不可以进去的,是因为没有主耶稣的签证。主耶稣就是看我们是不是真正相信他,才决定给不给予签证,真正相信的人,一定遵行他的旨意。因为主耶稣说:“凡称呼我‘主啊、主啊’的人,不能都进天国,惟独遵行我天父旨意的人,才能进去。”(马太福音 721)亲爱的弟兄姊妹,希望我们互相监督,共同长进做神的好儿女,感谢主!



---------------------------------------------------------------------------------------------------------

    本刊保留所有文章及图片版权。欢迎转载。转载本刊电子版文章时,敬请注明文章转自www.cclifefl.org,并请注意在转载时,不得对本 刊文章进行任何删改。本刊的印刷版(Printed copies)图文并茂,印刷精美,欢迎个人或团体订阅。请参考回应单。若需书面转载本刊文章,请先征得本刊书面许可。

    本网页由生命季刊设计维护,请尊重本刊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