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 On]  |  [Register]  |  Gmail  |  yahoo!mail  |  hotmail  |  qq  |  雅虎天气  |  本页二维码
cclife
一位神学院讲师为何被开除
2016/7/29 15:45:20
读者:8110
■沈默

生命季刊 总第16期 2000年12月

 

几个月前,从中国大陆教会传出一个令人颇感意外的消息:“三自会”的最高学府──金陵协和神学院,宣布开除一位曾任研究部主任的名叫季泰的讲师。院方给他定的罪名是“进行违法宗教活动”和“反对办学方针”。这一事件引起了海内外教会人士的关注。一位三自教会神学院的教师为何敢于无视中共的宗教法规,反对三自的办学方针呢?他被开除的真正原因究竟是什么呢?带着这些问题,笔者搜集与研究了有关的材料,并采访了一些知情者,初步理出了这一事件的来龙去脉。

 

一、季泰的情况

 

    季泰弟兄今年四十岁左右,出身在一个非基督教家庭里,是大陆教会的新生代。文化大革命后期他曾“上山下乡”,接受过贫下中农的“再教育”。文革结束后回城,在一家纺织厂做机修工。据说他是因为读了圣经受到感动而信主的,属于毛泽东时代以后陷入信仰危机而寻求真理的“思索的一代”。那时他酷爱文学,在工作之余就找各种名著来读。在读到西方作品时,发现其中常常引用圣经,于是产生了对它的景仰。他到处找圣经,可是当时刚刚经过十年浩劫,几乎所有的圣经都已被当作“四旧”查抄与焚毁了。然而,他寻求真理的心被神所悦纳,神让他极“偶然地”发现了一本文革时幸存下来的圣经。从此他如饥似渴地读起神的话来。当他读到“从来没有人看见神,只有在父怀里的独生子将他表明出来”(约翰福音318  )和“除他以外,别无拯救,因为在天下人间没有赐下别的名,我们可以靠着得救”(使徒行传4:12)这两句话时,恍然大悟。他去了教会,在一位老弟兄的带领下,他认罪悔改,接受耶稣基督为自己的救主。

 

    他信主后生命发生了改变,很自然地戒掉了烟酒。后来他母亲和父亲都因着他而信了主。 过了两年,教会里有个青年一时热心,想去读神学,后来却因为个人的事跌倒了。当季泰为此祷告时,忽然里面有个声音问:“你为什么不能去呢?”他清楚了这是主的呼召后,毅然辞掉了当时收入颇丰的工作,去了南京,在当时大陆唯一开放的金陵协和神学院读神学,立志做一个传道人。

 

    季泰在读书期间成绩优秀,曾于1985年作为文革后大陆首次派出的“神学生访问团”的五位成员之一,来美国各地教会与神学院参观学习。神学院毕业后,他被分配到江苏省某市的一个礼拜堂担任传道。后来被三自会派往德国留学三年。1991年完成学业回国,在他以前就读的金陵协和神学院任教。由于他接受了当时大陆最高等的神学教育,懂德语、英语,并学过希伯来语和希腊语,又有在基层教会的实践经验,所以很得院长,也是当时的全国三自会主席丁光训的器重。除了让他教授旧约、释经学、讲道学等课程外,还请他担任《金陵神学志》的副主编。后来又提升他为副教务长,主管研究生院的工作。1995年该院成立研究部,他又被任命为主任。在这以前,全国三自会在北京举行联合按立时,他已被授予牧师圣职。他还参与了全国基协的圣经出版委员会的工作,是《简释本》圣经的副主编与撰稿人之一。季泰不时在《神学志》或《天风》上发表一些文章,并有机会出国参加国际基督教的一些活动。

 

二、一篇讲道:被当成了大批判的靶子

 

    正在季泰看上去前程无量,很可能成为三自会与神学院的接班人之际,不料他的一篇讲章触犯了三自会的领袖,一下子将他当成了大批判的靶子。这篇讲章的题目是《分辨这时候的神迹》(发表在《金陵神学志》1997年第4期上),所讲的经文是马太福音161-  4节。那里记载了有一次法利赛人与撒都该人来要求耶稣“从天上显个神迹”给他们看,遭到了他的拒绝。耶稣十分感叹地说:“你们知道分辨天上的气色,倒不能分辨这时候的神迹!”季从原文解经入手,说明耶稣所说的“时候”即末世,“神迹”即迹象。他说,基督徒要把信仰与生活联系起来,把今天世界上所发生的各种事情与圣经的启示联系起来。最后,他提出了一系列发人深省的问题:我们有没有分辨一下“这时候的神迹”──这关键时刻的迹象呢?“难道地球变暖仅仅是气候的偶然反常,与圣经所预言的大灾难无关吗?难道中东问题仅仅是一个国际政治冲突,与上帝对以色列人的计划无关吗?难道艾滋病仅仅是人体免疫机能的丧失吗?难道教会里的互相倾轧仅仅是个团结问题,与主耶稣所预言的‘卖主卖友’无关吗?难道一些‘传道人’千方百计阻挠福音工作仅仅是因为胆小怕事吗?……”

 

    这篇讲章一发表,立刻在三自会内部掀起了轩然大波。三自的领袖们惶恐不安,如临大敌。据悉,还引起了“有关部门”的高度关注。为了表明态度,“肃清流毒”,丁光训在1998 9 14日的《人民政协报》上专门发表了一篇题目为《调整宗教观念的呼唤》的文章,对季泰的讲章展开了批判。丁氏的这篇文章颇有点像当年毛泽东发动文革时的《炮打司令部》。丁氏惊呼“教会里一些非常落后的神学观念已经相当程度上占领了学院的阵地”。他以季的讲章中所提到的艾滋病为例,来说明“基督教中有人热衷于渲染天地末日将临,这一渲染也进入了金陵。”接着丁便用当年控告王明道的手段来对季上纲上线,他发问说:“如果天地末日就要到来,那么爱国主义,社会主义,三自爱国,建设祖国……等等从何谈起?”这样,经过这位全国政协副主席的一番“逻辑推理”,季的讲章就成了一篇反对三自爱国,反对社会主义建设的“大毒草”了。丁终于找到了一个靶子,按照“大批判开路”思维方式,以后无论大会小会,都把季的这篇讲章拿出来作为典型批判,并且在此基础上,开始了他的“神学思想建设”。 由于这篇讲章,季泰这位从前被看好的“红色接班人”,一下子成为了反对“三自爱国”的异己分子,并且成为了自由派人士眼中“反动落后”的“基要派”的代表。

 

三、一个谜:“三自”怎么会出个“基要派”?

 

    季泰这篇振聋发聩的讲章不仅使丁光训等三自领袖极为震惊,也使许多家庭教会和海外的基督徒大惑不解:一个在国内由自由派人士领导的神学院,怎么会出现像季这样的福音派教师呢?因为福音派是丁所一直不喜欢的,他常常称其为“基要派”,甚至别有用心地将其与伊斯兰教的“原教旨主义”混为一谈。

 

    熟悉季弟兄的人觉得,他有这样的信仰立场并不是偶然的。与其他许多在金陵神学院执教的教师不同,季曾有在基层教会做传道人的经历。假期里他经常到农村和偏僻贫困的地区去讲道、施洗和讲课。据说他到过河南、安徽、湖北、浙江、福建、江西、甘肃等近十个省去做传福音与同工培训的工作。所以,他对各地教会的情况非常了解。这些经验促使他对三自的问题进行反思。他在《金陵神学志》第28期发表的《关于中国教会任务的思考》一文中认为,1956年三自会一些人在比较宽松的政治处境中提出的建设教会的“十大任务”,至今仍未完成。他联系现实批评了三自对家庭教会的压制,提出在神学教育中要增加宣教学、传播学和宗教教育等内容,呼吁要培养信徒的先知精神,提出三自要把重点从“路线斗争”转到建设教会上来。他还特别批评了一些三自领袖动辄给人扣“不爱国”的帽子的做法,他说:“……今天爱国对于包括基督徒在内的广大人民已是不言而喻的事了。”据说,有个三自会的人因此向国务院宗教局控告了他,给他扣上了“反对爱国主义教育”的帽子。

 

    使季泰持守基要真理,反对离经叛道的“神学思想建设”的另一个原因,是由于他注重读经和研究圣经,坚持“圣经至上”的原则。他是大陆教会中少数具有独立从事圣经研究能力的学者之一。他参加过圣经的翻译、修订和注释工作。在基督教文艺出版社主办的《文艺通讯》1998 年第6 期上,季泰发表了一篇题目为《圣经研究与中国社会处境》的文章,分析了三自教会中“从政治处境出发解释圣经”的倾向,例如:五十年代中共号召“建设新中国”,三自就致力于论证建设社会主义是与圣经的精神相符的;八十年代政府提倡致富,三自企图说明“耶稣也鼓励人们勤劳致富”;九十年代中央指示“稳定压倒一切”,三自就避开末世论,甚至说耶稣都未曾预言。他指出这是一种实用主义的解经方法,他反对将神学与政治混合,认为“宗教神学与社会政治是两个不同的领域,不能混为一谈。神学所主要关注的是人类终极性的问题,而政治所主要关注的是现实社会的问题。因此,圣经研究必须有其独立性,即解释圣经必须首先研究其文字、历史和信仰的意义,然后才能谈得上圣经信息今天的现实意义,而不是将神学与政治作简单的混合。” 这篇文章的发表,引起了一场更大的风波。三自的旗手们如同被扯掉了遮羞布一样地气急败坏。据说一位叫徐如雷的三自负责人将这篇文章印发给全市的三自骨干,组织力量进行批判。丁光训也准备口诛笔伐,以消除其影响。他们控告季将这篇文章在“国外”发表是“里通外国”。

 

    这位三自所培养出来的新生代之所以能持守纯正的信仰,敢于揭露与批驳离经叛道的“三自神学”,其根本原因当然在于圣灵的工作。据熟悉他的人透露,这些年来在他家里经常有查经祷告聚会。他带领许多对福音有托付的同工同道一起查考《使徒行传》、《启示录》等书,迫切祷告,恳求圣灵带领,使大家能明白神今天对中国教会的计划。

 

四、开除季泰的主要原因:反对“神学思想建设”

 

    对于这样一个批评与揭露三自的神学教师,三自当然是非常恼恨。关于季被开除的原因有很多说法。有的说是因为他在美南浸信会“双轨政策”一事上没有表态,有的说是因为他支持了三位退学的学生。其实开除他的最主要原因是在于,季的存在对于他们要搞的“神学思想建设”是一个很大的障碍。所谓“神学思想建设”的核心内容,就是要贯彻江泽民关于宗教问题的指示,即“积极引导宗教与社会主义相适应”。丁光训于 1996 3月在全国政协八届四次会议上作了一次发言。他危言耸听地说,一个宗教把信与不信者分为“两大阵营”,“势必造成人民内部的不团结,造成信徒对共产党人和其他宗教的人的对立。”并且,“这种对立情绪,到风吹草动的时候,就能被人利用,转化而为政治上的分裂、冲突和对抗……”这位基督教的主教在发言中还对民间的妈祖崇拜大加赞赏,说“它凝聚着中华民族的优秀传统”,“净化人们的灵魂,让人间充满情爱。”他强调要改变“宗教观念”,即信仰与教义,“突破老框框,让宗教走上新路”,和社会主义的思想相合拍。据说,丁氏的这篇发言立即作为国务院宗教局的文件在各级党政以及宗教事务部门传达。此后,丁便开始大批“因信称义”、末世论等基要信仰,表示要将这些“不适应社会主义”的东西立即除掉。

 

    丁氏所说的“神学思想建设”,其实就是要搞一场信仰改造运动。对此季泰1997年在内部刊物《金陵神学研究通讯》上发表了针锋相对的文章,题目是《宗教能与社会相适应吗?》。在这篇文章里,季泰反对以政治的标准来衡量宗教,指出:“党和政府提出要‘引导宗教与社会主义社会相适应’,并不是要改变人们的宗教信仰,否则就违背了宪法上关于公民有宗教信仰自由的规定。”他引用中共领导的话说:“这种适应,并不要求宗教信徒放弃有神论的思想和宗教信仰”, “所谓‘相适应’,就是说宗教必须遵守社会主义社会现阶段的国家法律、法规及方针政策。”他认为宗教不能改变教义来适应社会的需要,他举例说:“我们基督教对人的基本认识之一是:人是有罪的。圣经上很明确地讲‘世人都犯了罪,亏缺了上帝的荣耀’(罗3:23)。 在一般人看来这似乎是很‘消极’的。是否能因为要与社会主义社会相适应而将这个教义改为:人是没有罪的,可以自我完善,靠自己的努力建成‘人间天堂’呢?如果真的进行这样的教义改革,那人们还有什么必要来相信一位救主呢?这种‘适应’恐怕也与社会现实不符,假如人真的没有罪,国家何必要设立公安局、检察院和法院,党和政府又何必要开展反腐败斗争呢?”他同时指出,历史上所说的“宗教改革”从信仰的角度来看,不是创造新的教义适应时代,而是回到基督教的根源之中。丁光训读了这篇文章后十分恼火,指控季“与江泽民唱反调”,下令查封“通讯”,并准备撤消季的研究所主任的职务,直至将季开除,扫除“神学思想建设”的障碍。

 

五、开除季的罪名:“违法宗教活动”

 

    200067日,在全体师生大会上,副院长徐如雷当众宣读了开除季的决定,全文如下:

 

    关于季泰问题的决议

 

    季泰,经常违反政府有关宗教方面的法规,利用他的牧师和金陵教师身份,多次擅自外出进行违法宗教活动(附上海市浦东新区公安局张江警察署的证明材料)。在院内则违反我院的办学方针,经常不参加我院爱国主义学习,从不参加每星期一以及重大节日举行的升国旗仪式。经院务会议研究,季泰已不适合继续留在我院工作,决定从今年 71日起不予留用(工资发到今年8月底),并致函江苏省基督教“两会”,建议暂停其牧师职务。

 

金陵协和神学院

200061

 

    接着,丁光训发言。他竭力渲染季泰的问题的严重性,说早就有人要把季抓起来了,因为他在全国许多省做“违反国家规定的事情”,公安部门说他写的文章“很成问题”。俨然显出一副慈善家的样子说,院方一直在保护季。他要大家不要无原则地同情季,而要同情院方,同情国家,同情公安部门。

 

    一些同情季泰的人认为,开除季泰的两条罪名都不能成立。所谓“违法宗教活动”就是指他未请示三自会与宗教局去各地教会讲道、施洗与培训。季身为神学院讲师与牧师,本来就有权利与义务去做这些工作,即使去未登记的家庭教会也不能怪罪于他。目前大陆的教会大多数是未登记的家庭教会,估计人数达八千万左右,而登记的三自教会仅一千五百万。家庭教会拒绝登记的主要原因是,登记就必须加入三自,履行不得跨地区传道和不得向十八岁以下的青少年传福音的“公约”。而这些做法不但基督徒从信仰上不能接受,实际上也与宪法、管理条例以及他们的对外宣传相违背。至于把经常不参加政治学习与升国旗仪式作为开除季的理由,更是文革时搞政治运动的做法,这种做法现在在社会上都已基本绝迹了。据了解,现在大陆上高校早已取消了文革时普遍实行的政治学习制度,并无每周举行升国旗仪式的规定。

 

    季弟兄的一些同事认为,院方这样做也是不合行政程序的。因为季的讲师是由该院的上级 ──全国基督教协会所聘任、国务院宗教局所批准的。神学院本身无权对季作出开除的处理。丁等人也自知理亏,故意在决定中用了“不予留用”的模糊措辞,并且对外宣称,因为神学院已实行聘用制,季的聘期已到,所以不再续聘。据知情者透露,实际上该院的聘用制 9月份才开始试行,而季是在6月份被“解聘”的。 

 

六、对季泰被开除的反映:“他没有违背神的旨意!”

 

    在宣布开除季泰的那天,发生了一件很不寻常的事。大会是在一间地下演讲厅举行的。丁光训讲话的时候,地下室的灯忽然全都熄了,整个大厅一片黑暗,约持续了五分钟之久。有人想起了主耶稣的一句话:“现在却是你们的时候,黑暗掌权了!”(路加福音2253

 

    许多学生都清楚地记得季老师给他们最后一次上课的情景。当他像往常那样从容地走进演讲厅时,全场响起了一阵激动人心的掌声。当季说“这是我在金陵的最后一课时”,一些学生已是热泪盈眶。季老师克制住自己的情绪,用平静的语调开始讲课。他讲的课程是旧约神学,这是院方允许他上的唯一一门课了。他原来教的释经学和讲道学等课已在一年前被取消了。他给大家重温了以往所学习的内容,从以色列人的信仰历史,联系到中国教会的现实和基督徒个人的属灵生命,语重心长地劝勉大家要真正认识神和敬畏神。最后一字一顿地留下临别赠言:在弯曲背谬的世代中,做上帝的正直的儿女!

 

    此时台下许多学生已情不自禁地哭出声来。同学们一个个站起来放声祷告,响应声震撼着大厅,整个会场被圣灵充满。这时候一位年轻的教师也开口祷告了。圣灵感动他在众人面前向神认罪,承认自己以前因为胆怯违背了自己的信仰,求主赦免。他说:“我可以在上帝和众人面前作见证,季牧师没有做过一件违背上帝旨意的事!”人们都流泪了。季走下台来与他紧紧握手、拥抱,所有在场的人无不为之动容,归荣耀给神。

 

    季氏被开除对许多人来说都感到惊讶,然而如果我们回顾一下历史就不会感到奇怪。五十年代王明道、倪柝声等人就是因为拒绝参加三自而被捕入狱,今天三自同样用卑鄙的手法来逼迫神的仆人。所不同的是,今天的“反三自”人物竟出自他们自己所培养的新生代。可见“三自”已经到了众叛亲离的地步。所不同的是,现在已经是二十一世纪,他们的倒行逆施决不可能畅行无阻。一切真正属神的儿女必将识破“三自”的真面目,从大巴比伦出来。

 

  

沈默 现居中国大陆。

---------------------------------------------------------------------------------------------------------------

    本刊保留所有文章及图片版权。欢迎转载。转载本刊电子版文章时,敬请注明文章转自www.cclifefl.org,并请注意在转载时,不得对本刊文章进行任何删改。本刊的印刷版(Printed copies)图文并茂,印刷精美,欢迎个人或团体订阅。请参考回应单。若需书面转载本刊文章,请先征得本刊书面许可。

    本网页由生命季刊设计维护,请尊重本刊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