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 On]  |  [Register]  |  Gmail  |  yahoo!mail  |  hotmail  |  qq  |  雅虎天气  |  本页二维码
cclife
逃跑的新娘
————我的婚姻见证
2016/12/8 15:20:14
读者:1984
■莉迪亚

生命与信仰  第31期 2016年11月

 

 

 

逃跑的新娘

我的婚姻见证

 

/莉迪亚

《生命与信仰》第31期

 

一、被悔婚

 踩着高跟鞋,两手拖拽着长长白纱,一头冲进马路上,在车来车往间狂奔,左右两侧只听喇叭滴滴答答按个不停,迎面驶来一辆超大重型卡车,直接从我身上呼啸而过,而我就倒在血泊中。

 

—又一次被这样的梦魇惊醒了,睁眼一看,已过深夜,可他还没回家。

几个月来,未婚夫L先生对我忽冷忽热,每天晚上我都在等待他回来,隐约里感觉到他有变化,和我的交谈越来越少,回家后不是看电视就是跑到厕所里讲电话。他总说工作忙应酬多,关于我俩临近的婚事,他只字未提。

L先生是我大学时交的男朋友,我们一直被夸赞成优质情侣,两个人的感情看似一直都好极了。我俩交往得很顺利,几乎听不到什么反对的声音,虽然一个南方女子,一个北方汉子,家庭背景不太一样,不过父母们居然也都赞成我们的婚事。

 

我觉得自己很幸运,初恋就能开花结果。

 

他的家庭背景很不错,以至于还没毕业他的父母已为我引荐工作,而我也理所当然的享受“少奶奶”的生活。准公婆已经为我们选好婚期订好酒店,我们要做的就是写好请客名单,剩余的事就花钱交给婚庆公司。

 

可,最难的问题来了,他的心好像飞走了。是真的飞走了,不是好像。

 

就在婚期临近时的一个晚上,他和我提出分手。理由是他想要以事业为重,我们都还很年轻,他不想太早被婚姻绑住。他告诉我:我是他第一个女人,而他也是我第一个男人。他说我更适合一线城市发展,不适合留在他家所在的二线城市。那时的我涉世未深,心里难受却很爱他,我相信他所说的是真实的想法。虽感觉事情没那么简单,好端端的大婚在即又被悔婚真是颜面何存,我的面子我的尊严我的未来该何去何从啊?!可任我好说歹说,他像吃了秤砣铁了心,完全不顾我们先前的感情,忽然冷漠到我完全不认识的地步,即使我们还住在一起,他还睡在我身旁,可俨然就是一个陌生人。

 

我,欲哭无泪,有谁能懂我的悲伤。

 

因为他,我选择来到他的城市,接受不同的生活习俗。因为他,我改变了进修专业,进入陌生的工作领域。因为他,我疏远了至亲挚友,想方设法进入他的至亲挚友圈子。因为他,我努力尽到好媳妇职责,爱他爱到忘记自己。也正是因为他,我必须得同意与他分手,没有一丝挽回的可能,他的决绝已经像把利剑刺入我的骨髓,痛到精神崩溃。每每越想越伤心,彻夜难眠,眼泪在梦里泛滥决堤。

 

像极了张爱玲对胡兰成的偏爱所描述:见了他,她变得很低很低,低到尘埃里;但她心里是欢喜的,从尘埃里开出花来。

 

可如今,花已凋零了。

 

分手后的我总抱着希望:某一天他会功成名就后再记起我回来找我,然后再续一段可歌可泣的爱情故事。虽然有许多朋友在我耳边安慰鼓励我,可我基本上都听不进去,一度活在自己的幻想世界里。所有人都看出他一定是变了心,那个分手的理由根本不是理由,可我选择不要相信。直到有一天我查到他的电话账单时才不得不承认,他在和别人谈恋爱,他不是想要事业,更不是觉得我太好配不上他,而是他有了新的她,希望我离开给她腾位罢了。

 

男人,你怎么可以这样?你说好的非我不爱非我不娶的诺言究竟去哪了?

 

写到这,我的心又揪了几下。虽然已经过去八年了,可那痛彻心扉的感觉总会心有余悸。

 

分手那一年是2008,我离开了他的城市,按着他说的去了一线城市发展。心里明白是没有回头路了,老家的乡里乡亲无不知道我被悔婚一事,指指点点就不明说,我心里的感受和被离婚无两样。碍于各种情面我也不肯回家乡发展,只有在外漂泊吧,管他人如何奚落我这落跑的新娘。

 

2009年时我因着工作原因认识了一位基督徒朋友,经他引荐得知夏天的时候有个机会去四川地震灾区支教。当时的我虽经过一段时间沉淀,可始终没走出分手的阴影,于是想要冒个险,挑战自己,做一直想做却不敢做的事。

 

其实我一直觉得自己是个不错的人,至少从分手这件事上来看,我没有诅咒吵闹过,没有轻生的念头,连哭泣难过也是默默的。我一直都选择独自承受,以为自己是个极度为他人着想的,以为这样的自己很博爱很伟大。直到我在地震灾区看到基督徒们不辞辛劳为灾民们的无私奉献,我才感觉到自己的渺小与狭隘。和那些家破人亡的灾民们比起来,我的遭遇算的了什么,和那些真有爱心的宣教士们比起来,我的博爱算的了什么。是啊,我究竟算得了什么?人到底为什么活着啊?我不快乐,不快乐,非常不快乐!

 

有位宣教士朋友和我谈起进化论与神的创造,我半信半疑地听完,隐约中觉得他讲得有道理,可又不愿意轻易放弃多年坚持的无神论。后来又有位姐妹告诉我“你可以自己向神祷告,让他告诉你他是不是真的。”真是一语惊醒梦中人,我就怀揣希望勇敢向神做了第一次祷告:“神呐,如果你是真的,请让我再听到L的声音,看到他。我不求你让我大富大贵也不求你让我们和好,我只是想他想到快疯了。”

 

当夜我难得睡了个好觉。

 

天未明之时,我们被巨大声响吵醒,听见众人都在叫喊起来,快跑,泥石流来了!我也快速参与到逃生大军中,跟着人群跑到一处小山坡暂保安全,却眼睁睁看着滚滚而来的泥石流将这里的宁静美丽彻底摧毁。从没有像这一刻一样感觉自己靠近死亡,如果我死在这里,我爸妈肯定连我的尸体都找不到。我虽生无可恋,却不想死。看到基督徒朋友们都在手拉手祷告,我这个旁人已经不能淡定旁观了,心里也跟着默默祈祷,祈祷自己大难不死,平安回家。

 

果不其然,我活下来了,最后是被部队的人解救出来了。泥石流后一周我回到老家休养。某天晚上有个奇怪的想法涌入脑子,何不试试登入他的邮箱看看还是不是进的去。

 

呀,居然登上了!我惊讶看到有一封新收的邮件带着附件,因着好奇我就点进去,看到两个音频文件,再打开一听是L的声音,一个是他录的一首翻唱的情歌,另一个是一段类似深情告白。我顾不得多加思想,又不知怎的灵光一闪在百度搜索他和他现女友的名字,结果不可思议的我搜到他们新拍的婚纱照。

 

我多想告诉你,我没事,我不难过,我还好。可那些都是骗人的。怎么我持守这么久的爱情还是输了呢?而且还是输得彻底!傻子都看得出他们要结婚了,或者已经结了,而这个新娘本该是我,不是吗?我的心在歇斯底里,而我还想知道更具体,我发了信息给原先认识我俩的朋友求证,他证实了我的猜想,他俩确实一周前结婚了。

 

当我翻回日历那刻,我惊讶发现原来那天就是我遭遇泥石流的日子。而后我又想起我向神的祷告,我求的,神都做到了,虽然不是我想像的方式,可确实应了我的祷告—看到他,听到他!我的感觉就像被闪电击中,全身上下电流攒动,我想痛哭,可却哭不出声,想难过,心却又好像被什么保护住了。我惊呆怵了好一会儿才回过神,然后扑通跪下,一个巨大的震惊划过脑海—神是真的。

 

在经历了完全不可能的祷告成真后我兴奋了几日,随后又开始将信将疑了,我一度怀疑因是自己的手全程操作了这一切,好像并没有神什么事,也许这些只是巧合罢了。然后心底有个小声音让我再试操作一次,结果却让我目瞪口呆,因为不知为何,我再也登不进他的邮箱了。也许是因他换了密码,更也许是因我的小信被神知道了。我选择相信后者,也向神立下心志,愿意花时间学习圣经,要从感性和理性上归零,摒弃根深蒂固的无神论和唯物论思想,开放我的心去了解认识这位独一无二的真神上帝。

 

神所要的祭,就是忧伤的灵。神啊,忧伤痛悔的心,你必不轻看。 (诗篇 51:17)

 

二、信主等候

求你用牛膝草洁净我,我就干净;求你洗涤我,我就比雪更白。 (诗篇 51:7)

 

2010年2月份,我决志信主了。随着更多圣经的学习,我了解到婚姻的真谛。婚姻是神所设立的,一男一女,一夫一妻,一生一世。而性生活应该是属于夫妻二人最亲密的关系,唯有在基督里的婚姻关系,夫妻性生活才能无羞耻,反而蒙神祝福。我愈发明白自己前一段爱情败笔太多,我们过早有越轨行为,我们好像彼此相爱,其实都不懂爱,我们任性,放纵,身体上的亲密反而让我们心灵越来越疏远。

 

一次在教会里无意听到青少年们正在上的婚前守贞课,我的心里扑腾扑腾的;直到听到可以二次守贞时,我悬着的心终于有着落了。我明白信主后神会赦免我以前的过犯,主耶稣的宝血可以洁净我,但我自己却仍然过不去自己的那一关;可那次课后,我就勇敢地签订了守贞卡,誓要为爱守贞,也将签好的守贞卡交给一位教会的牧者保管。

 

对的事即使少有人做,那也是对的;错的事即使大多数人都在做,那也是错的。真理不会因为人多人少的认可就更改的。同样真神也是如此,不会因为信他的人多寡而改变。我从前苦苦挣扎哪里有亘古不变的情感,原来这爱一直都在,是在基督里。主耶稣说他就是道路,真理和生命,若不借着他没有人可以到父那里去。虽然我身边同龄的不信主的好友许多都在实践一夜情,同居,试婚,闪婚,未婚先孕,奉子成婚等现代爱情模式,可这些路不符合神的心意,即使欢喜快乐也只是短暂的罪中之乐,放长远来看,其实是走不通、走不远的。

 

“不要再犯罪了!”这是圣灵不断对我的提醒,就像主耶稣对那被抓的行淫妇人所说一样。感谢神医治我破碎的心,让我在看到自己身上罪的污浊后,因着信靠他十字架的救赎,明白我仍可有永生的盼望,也知道自己在神眼里依然宝贵,同时相信只在基督里的婚姻是可以有出路的!

 

信主后没多久,我参加教会儿童青少年事工,神也差派他的仆人做我属灵长辈,门徒训练我,我的属灵生命也在神的话语的喂养、圣灵的保守及各种服事事工中不断成长。

 

随着年龄增长,我也光荣挤进“剩女”行列,只是我不恨嫁,相反,唯独婚姻是我最不慌不忙的一项。古语还说,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我虽靠着神走出上一段恋情的阴影,但对谈婚论嫁还是有所顾忌。每当有不知情的好心人想帮我介绍对象时,我总搪塞推辞,并告知他们“相信神有预备”。

 

我愿你们无所挂虑。没有娶妻的,是为主的事挂虑,想怎样叫主喜悦。娶了妻的,是为世上的事挂虑,想怎样叫妻子喜悦。妇人和处女也有分别。没有出嫁的,是为主的事挂虑,要身体、灵魂都圣洁;已经出嫁的,是为世上的事挂虑,想怎样叫丈夫喜悦。我说这话是为你们的益处,不是要牢笼你们,乃是要叫你们行合宜的事,得以殷勤服事主,没有分心的事。 (哥林多前书 7:32-35)

 

在我心里深处的想法是:与其找一个人凑合过日子,不如一个人好好事奉主,还能说走就走,了无牵挂的。

 

如果真的要步入婚姻的殿堂,首先我不允许“将就、凑合”的组合,神是全知全能的,如果我们的婚姻只能勉强着搭伙过日子,好像非得打折甩卖的那种,岂不是轻看他的能力、也轻看我们属神的儿女的身份了吗? 我在神面前认真祷告,也理了理自己的思路,把自己的“择偶标准”一条条写下:

 

择偶标准

□爱神,服事神。

□愿意爱我不信主的家人和朋友,愿意向他们传福音。

□有教会属灵长辈及亲朋好友的认可和祝福。

□接纳我过去的感情经历。

□持守婚前圣洁,亲吻也避免。

□重视教养敬虔的子女。

□独立经济能力。

□愿意赡养关爱长辈。

□愿意开放家庭做聚会地点。

□志同道合。

 

写完这些标准后再细想下,其实我自己认识的单身基督徒弟兄就也没几个,这些条条框框一出现更是刷掉一批人,可我心里确实笃定不疑,我的祷告还是:“神啊,你若看为美,请你按着你的旨意成全!”

 

这辈子,我也许找不到能合意的。单身也好,结婚也好,不抱怨,不将就。 

 

当我们不把婚姻当成必需品,开口闭口可以不谈儿女情长,可以在服事里的每件小事上忠心时,神所预备的那个人就出现了,人生就要开启新一季的旅程。

 

三、被深深爱

Z先生的出现是完全出乎我的意料。

 

Z先生成长在基督徒家庭,有很好的信仰根基,他从青少年起就听过不少婚姻讲座,同时也愿意在神面前委身等候,于是等到自己30岁出头,还没有交过一个正式的女朋友。

 

他的背景与我相差很大,可行奇事的神竟将我二人通过网络牵连一起。没错,我们是在国内基督徒交友网站相识,还记得是2011年复活节刚受洗那阵子有感动想注册个账户,只是注册了,放了张近照,写句简短祷告词,附上自己的信主见证,然后就交托给神,再无打理过问。没想到在账户闲置一年后收到他跨洋的邮件。

 

他给我发来的第一封邮件写的是:“看来你好久没有出现,期待你回来。” 闲置在我的信箱里两个月我才点开来看。

他给我的第一印象,大概是个骗子。因为他的账户头像用的是一个外国帅小伙的照片,简介里家乡地址留的是美国,可他所有信息资料都用的是中文,哪有这样的老外?他这样“伪装”自己,肯定是有不好的居心。我不知哪来一股正义感想要戳穿他,警告他,不要在这样的平台上撒谎骗人。所以我给他的回复大意是:“我的回来只需重新登陆,尽管网络上有许多不真实的消息,但愿在主里我们都是新造的人。” 据Z先生后来回忆,他说他完全没读出我的重点在“不真实”这三个字上,而把我的回复当成一个可以继续彼此认识的信号。

 

不得不承认,我一边怀疑他的真实身份,一边还有一搭没一搭回他发来的邮件。也不是有意要聊起来,而是确实对他找的话题感兴趣。比如他忽然提起在家教育,说到他的哥哥家有8个孩子,说到他的专业是音乐。那阵子因为工作的关系,正巧我认识一个有4个孩子的美国基督徒家庭,父母都是高知识分子,而他们选择让孩子在家教育,对我来说这真是超级新颖的想法。正巧和Z先生谈到的话题吻合,我也就忘了拆穿他身份的事,渐渐对他提到的话题感兴趣,读着他写来长长的有点拗口的中文邮件,有那么一刻觉得我俩认识了很久很久。

 

在和他邮件往来大概一个月以后,赶上了我要参加为期一个月的儿童青少年夏令营活动。这一年我作为营长职位,可谓肩负重任,而且我们所在营地没有网络,所以在开营前我就决定将我和Z先生的聊天先告一段落,并于匆忙中回复Z先生的最后一封邮件,我还附上了自己连续写了7年的博客地址,这个博客记录着我从信主前到信主后的心路历程,我从未公开,可居然给了他链接,我也不知自己为什么要给他看了,也许出于陌生人间的“安全感”。

 

夏令营的一个月忙得忘乎所以。当我重新连网后,发现电子邮箱里多了十几封来自Z先生的邮件时,我有点儿惊呆了。他认真了!首先他告诉我我的博客对他来说是何等宝贵,给了他更多了解我的机会。然后他又开始给我写“私人博客”,比如更深的自我介绍/成长故事/信主经历/恋爱经历/对家庭的看法/对学习的看法等等,他还附上了自己的小时候照片和长大后录的视频,还有他用全英文洋洋洒洒写了几篇文字,这时的我才确信,他真是个不折不扣的老外啊!

 

又惊又喜!

 

我的心砰砰乱跳不停,感觉像是经历了许久的严冬,已经很习惯寒冷的温度,忽然间吹入一阵暖风,隐约中有预感,春天不远了。

 

他向我要我牧者的电子邮箱,他说希望我俩的友谊能有方向,更有属灵的监督和遮盖。我才意识到要更谨慎对待我们的关系,所以我给他写去邮件坦白告诉他我心里最介意的事,即我自己的前一段感情经历。没想到我的坦诚更让他不放弃追求。

 

我才将牧者C老师的邮箱给了Z先生,他主动给牧者写信自荐同时表明对我的心意。他的成熟认真确实引得C老师的欣赏,C老师夫妇一直视我如女儿,他们常关切为我的婚姻代祷祝福。我也在神面前将自己的心思交托,而神也奇妙的指示我要“安坐等候,看这事怎样成就”(路得记3:18)。

 

于是,我给我们网络聊天定了三个原则:

1、不说肉麻的话;2、不做超友谊的事;3、不给对方意外的惊喜。

原因就是我不想自己的心太早陷进“危险”的景况里,而且我知道女生对男生的甜言蜜语抵抗力都很弱,容易失去理智。他也很认可给我们的友谊定界限,我们都执行得不错!

 

2013年的1月份,在我们网络认识的七个月后,Z先生空降到我的世界里了。

 

Z先生并不富裕,他虽有许多技能特长,可都没有助他找到合适的工作机会。他花了几年在美国和朋友一起创业,做的是网站设计的工作,网站还没成型就遇许多阻拦,所以他仅靠从前的积蓄维持最基本的生活。可他偏偏又把最后的存款用在买来中国的往返机票,目的就是为了来见本人一面。

 

用他自己的话说,他来中国前已经决定我是他的妻子了,虽然还不知道该如何往前走,却坚信神有最好的安排。而我心里虽然中意他,却因着内心的自卑不敢有所妄想,只希望借着弟兄姊妹亲朋好友“面试”他从而看到神的带领。

 

就在那年的春节期间,我们拜访了好几个城市,分别见了我的教会牧者、弟兄姐妹、亲朋好友,也去了他曾经上学的城市和服事过的教会。一路上我们还会不时邀请朋友们同行,在团体中增加彼此的认识。终于有一天晚上,他鼓起勇气向我正式表白,希望我们可以向着结婚的方向交往,那一刻,我就知道,神在我们心里动了工,我们都被对方深深吸引了。

 

Z先生满足我对未来丈夫所有要求,甚至超过我的所求所想。我们从刚见面开始就有每天一起祷告的习惯,每当祷告的事情蒙神垂听时,我俩的心就被神一次次拉近。就在他正要启程回美国的前夕,我和他同时得到了一份在主内姊妹开的教育培训公司里很棒的工作邀请,这样他就可以留在中国,我们可以开始现实中的交往。

 

现实中的交往里,我们也达成一致交往的界线:没有肢体接触。

 

也许你要说圣经没有这么要求的吧。可事实上圣经里只有两种状态,要么单身,要么就是结婚(或已订婚),而现代社会里对男女朋友的定义,到底归属哪个状态真是很难界定。与其纠结到底男女朋友什么可以做,什么不能做,我俩达成一致:干脆什么都不做,因为在那个时间里,我们知道至少需要一两年的交往才能谈婚论嫁。有了清楚的身体界限后,我们也分外珍惜彼此间的友谊,我们在一起时可以谈天说地,读书学习,旅行冒险等等。总之,这场恋爱,是走心的。

 

四、末后的指望

2014年的夏天,我们结婚了。在整个婚礼筹备过程中,我们也经历了好多神的恩典,从婚礼场地选址到教会弟兄姊妹的无私帮助,到我赴美签证的顺利办下,以及婚礼上的布道等等,每个环节都是环环相扣,神带领的奇妙如一一数点,恐怕就是多写几万字也不够。其中有些鼓舞人心的见证待来日可再另开一篇详叙。

 

但我很想谈谈我家人的态度转变。

 

我的家人都还没信主,而且他们又较保守,其实当得知女儿认识了一个美国男生并有意交往时,他们的头摇得像拨浪鼓一样,简要概括就是:NO-NO!

 

我心中谨记当初向神所要的印证,其中之一就是包括我父母的同意和弟兄姊妹的祝福。

 

所以面对父母的反对,我没有太多反抗,只是说把Z先生当朋友介绍给他们。Z先生在我父母面前确实受到许多刁难,特别是我父亲给他许多挑战,先是给他一年时间,证明自己是个好人,再是让他将经济大权归于我管。

 

感谢神,Z看到父母爱我的心,反而更珍惜和我的关系,也很努力去和我那普通话不太标准的父母慢慢沟通。只要遇到节假日,他都提议我们回老家看望父母,关心他们的需要,同时也和其他亲戚朋友处好关系,还开始一句一句学习我的家乡话。久而久之,周围人待他就和自己人一般,没把他当“老外”另眼相看了。

 

我爸爸在我们的婚礼上说:“Z,从前问你有没有房子,赚多少钱,都只是在考验你,我们看出你是真心爱我女儿,从今以后,我们也会对你像自己儿子一样,希望你能好好替我们照顾她。”

 

眼泪花了我的妆,心里响起一处经文:至于我和我家,我们必定事奉耶和华。

 

我真知道神垂听我们祷告,在我家人身上动了工。家人们从开始排斥反对我的信仰,到如今能接纳我们的信仰,不仅不反对,有时还会感叹一两句信主的人是不一样。我们也坚信有那么一天,全家都会来到神的面前,敬拜服事他,让基督作我家之主。

 

回想起关于自己这一路的情感经历,真是跌宕起伏,有时觉得像是场醒着的梦或是电视真人秀,后知后觉才知道这梦这秀的编剧导演,是我所信靠的神,甚至在我还不认识他之前,他已经知晓我爱我。他比我更懂我,他比我更爱我。

 

结婚后我们到了美国,Z先生带我认识他成长的地方,介绍每一位家人朋友给我认识,他们待我真诚热情,亲如一家。我也在美国教会认识许多属灵的榜样,特别当看到许多家庭夫妻结婚三四十年依然彼此相爱的画面时,真的觉得美好得无比。而比这个更美好的是,看见他们养育的下一代以及再下一代都能忠心爱神,为神所用,让人不禁赞美神的奇妙伟大。

 

2015年底,我们的第一个女儿出生了,我们也跻身进入人父人母的行列,我的婚姻见证也要进入新的篇章。

Z先生对我的爱正如他所承诺的那般,而他得着我全部的尊重与信任,此生能作他的新娘真是叫我怎能不感谢赞美神!

若有人爱神,这人乃是神所知道的。(哥林多前书8:3)

 

写在文后:

不少单身姊妹会好奇我和Z认识的经过,有人直白告诉我“羡慕我”,甚至会“嫉妒”,多数人只注意到我“苦尽甘来”的一面, 却不知我笃定依靠神的曲折心路,我明白圣经里说到“绊倒人的有祸了”,为此写出本文发表也是百感交集、胆战心惊,恐怕自己文字能力表达有限,不够准确表情达意。只盼望通过此见证能让大家更多看到神的怜悯及恩典。神不偏待人,如果你此刻也在等待中,请一定百分之百信靠他,他有最好的安排。

 

图为作者婚礼照:新郎新娘深情相望。

 

莉迪亚  来自中国大陆,现居美国。

=================

您若有任何问题,可以直接回应或评论。生命季刊公共微信平台牧师团将为你解答疑惑。

生命季刊微信:cclife2013g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