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 On]  |  [Register]  |  Gmail  |  yahoo!mail  |  hotmail  |  qq  |  雅虎天气  |  本页二维码
cclife
车祸撞出了新生命
2015/5/29 16:00:31
读者:3320
■丁彼得

生命季刊 总第16期 2000年12月

 
    十年前,我在大学一年级的时候,听到了耶稣基督的福音,后来受了洗。那时得赦的释放,使我觉得一身轻松,满心欢喜。“若有人在基督里,他就是新造的人,旧事已过,都变成新的了”(林后5:17)。第二年,我们组成了一个青年学生的基督徒团契。每逢星期日和节假日,我们就去看望乡下的家庭教会。为他们送去书籍,信息。与他们一起聚会,祷告,交通,分享见证。帮助他们在知识和灵命上一同增长,同时我们也得到了坚固和造就。能被主使用,成为我们最大的快乐。后来有的学生毕业了,参加了工作,没毕业的继续我们团契的事奉。
 
    大学时那段有信仰的生活,是我一生中最快乐的时光。
 
    我们团契以学习英语的方式吸引了很多青年学生,也撒下了福音的种子。
 
    感谢主内的一位英语老师在他家接待并带领我们,开始我们用的是书店里买到的英汉对照的《圣经故事100篇》,后来学完了就用英汉对照的新约圣经。我们每人读一段,读完后用英语交流心得,包括生词,语法和意义,就这样,大家的英语水平和对圣经的了解有了很快的提高。每次两人轮流做晚饭,就像一个家庭,愁苦和欢乐大家一起分担。同时我们也通过参加英语角,组织英语演讲比赛等方式来扩大我们团契的影响。就这样,越来越多的青年学生加入到我们的团契中来,一些有家庭信仰背景的学生更像找到了自己的家,欢欢喜喜地来到我们中间来。
 
    福音的种子就这样被传播出去,圣灵做了奇妙的工作。渐渐地,一些学生主动宣布接受主,接受从他而来的喜乐和平安,受洗以后,就更加热心地服事主,加入到福音传播的事奉队伍中。
 
    毕业后生活一波三折,我的灵命起了变化。
 
    大学毕业后,我被分配到一家商店的服装部工作。现实生活中的压力,使我灰心丧气,开始离开神。在学校时面对的问题少,也确信主对我以后的工作必有预备,可是当我走上工作岗位时,现实的确给了我很大的打击。
 
    当时我所在的商店没有宿舍,我不得不租房子住,房租每月200元,可我的工资才125元。更不幸的是我的房间还遭遇了盗贼,我的一点值钱的东西都被偷走,甚至连煤气罐都给我扛走了。我工作了,不可能再向家里人要钱。多亏单位的同事们,他们得知我的情况后,捐献了500多元钱,使我能维持生活。后来换了一个月租100元的房子,可是早晨起来,水瓢冻在水缸里,连洗脸的水都没有。于是,我下决心要赚钱,开始拼命工作,希望尽快得到加薪和提升。
 
    从营业员到部主任,我得到了提升,也付出了辛苦。由于星期日不休息,我参加聚会的机会没了,与肢体的交通渐渐地断了,读经祷告也越来越少。可是工作上的应酬却越来越多,常常陪客户去歌舞餐厅,觥觚交错;唱卡拉OK,彻夜不返。七个人一餐竟花掉了6,400元。可以说是遍尝人间美味,酒中极品。可是我心中却没有一点以往的那种喜乐。就这样,我的灵命渐渐地枯竭了。
 
    后来我的“事业”成功了,工资也提高了,还有了属于自己的小生意;房子,妻子,孩子都有了。我却没有认识到这是上帝对我的忍耐和怜悯,反而更加堕落。我认为钱是我赚来的,吃点,花点,是应该的。再加上工作中经常有客户来往,于是吃喝玩乐成了我生活中的一部分。就这样,我经常去饭店喝酒,不醉不归;去卡拉OK唱歌,找小姐,整夜不回;去赌博场所玩“777”,打麻将,不输光了不回家……我沉溺于罪中之乐,越陷越深。
 
    有时在静下心来的时候,常常感到空虚、迷茫和困惑,留恋那时在主基督耶稣里的喜乐和平安,也想再回到主面前。但这想法却抵不住麻友们三缺一的诱惑,于是就又坐到了麻将桌前。商店里在周六,周日是最忙的,从来不休息,我又不能放下工作去教会聚会,原来经常在一起交通的肢体也渐渐地失去了联系,我的祷告也有阻拦,没有力量。我陷入了属世的包围之中,战胜不了自己,没有祈求从上面来的能力,就这样半死不活地生活着。神也曾借着我妻子多次提醒我:回到教会生活中。而我油蒙了心,不听规劝,仍旧我行我素。其实圣经早就提醒我们说:“务要谨守、警醒,因为你们的仇敌魔鬼如同吼叫的狮子,遍地游行,寻找可吞吃的人。”(彼前5:8)我就是一个几乎被吞吃的人,虽常有回转之意,但在属世的诱惑面前,它显得太脆弱了。
 
    不久前,我又被提升为部门经理。正当我在世上的“事业”蒸蒸日上,且我也沾沾自喜的时候(也就是我离神越来越远的时候),事故发生了……
 
    那一夜凌晨,我加完班后从商店骑摩托车回家,路上一辆“丰田沙漠风暴”突然左转弯与我正面相撞。我连人带车被辗倒在地,但我却没有昏死过去,能清楚地说出对方的车牌号码和我家的电话号码。进了医院,我躺在走廊的担架上等待检查。当时我不知道我的伤害程度,只觉得浑身刺骨的疼痛令我心胆欲裂,难以忍受,我大声喊叫,可没有人能缓解我的痛苦。当我感到要昏迷,仿佛死亡就要来临而交待后事的时候,才想起了主,于是大声求告主……
 
    后来检查结果出来了:左膝关节脱位,前后交叉韧带断裂,左胫骨骨折,右眼睑裂伤,但头部和内脏一点也没受到伤害。受理交通事故的警察说,我是不幸中的万幸,我是这类重大交通事故中受害程度最轻的,伤及的部位是最不碍事的,需休养的时间却是较长的。
 
    手术后的我躺在医院的病床上,一动也不能动,只有大脑能思想。主的灵引导我,渐渐地明白了这其中的许多道理。这次车祸使我亲身经历和体会到了主的慈爱和怜悯,我为我的过去深感懊悔,我痛哭流涕地在主面前忏悔,他赦免了我,我的心中又充满了他的喜乐和平安,我是他用他的生命换回来的,他已为我的罪替我死在十字架上,他用他的宝血洗去了我的罪恶,用他的爱遮盖了我的羞耻。主的爱是何等的大,“因为主所爱的,他必管教”(希伯来书12:6),我从这次车祸中,学到了以下的功课:
 
    一,主永远爱我们,时时看顾我们,永不丢弃我们。以我这次车祸发生时的车速和相撞的部位,我被撞死是很正常的,主却使我的受伤程度为最小,保留了我的性命,使我有惊无险。现场的旁观者都说我的命大,但我现在知道若不是主的保守,我的生命在那相撞的一瞬间就结束了。以过去的行为,我算得上是世人中的恶者,可主却不嫌弃我,仍然时时看顾我,虽然我远离他,他却不远离我,总在我身边。“因为主曾说:‘我总不撇下你,也不丢弃你”(希伯来书13:5)。现在我像浪子重新回到了父家,我是死而复活,失而复得的(路加福音15:11-32)。
 
    二,主是又真又活奇妙的救主,他时刻在我身边,是患难中随时的帮助,听随时的祷告。在事故发生的当时,以及后来成功的手术和术后迅速恢复的过程中,都是主的手亲自临到我,比如说我的右眼睑,紧贴上眼毛被刮开一条长约 2 厘米的裂口,上眼毛连同一点皮肉都垂到了下眼毛上,可眼球却安然无恙,而且手术缝合后,一点疤痕也没有。主在我身上彰显了他奇妙的工作,也是他垂听了教会众弟兄姊妹为我恒切地流泪祷告。
 
    三,主是怜悯又有恩慈的救主,他的恩典足够我们用。他不希望我们终日为了生计而忧虑和劳碌,而是要我们更多地去思想他,亲近他,依靠他,他的恩赐就会丰丰富富地临到我们。这次车祸我受的伤害虽小,但左膝断裂的韧带却需要很长时间才能恢复。工作七年来,很少能有休息日,这一下可全补回来了。“你们要休息,要知道我是神”(诗篇44:10)。现在我有了足够的时间来读经,祷告,交通和赞美主。主所赐的,岂不比蜜还甜吗?“神能照着运行在我们心里的大力,充充足足地成就一切,超过我们所求所想的。”(以弗所书320
 
    四,不再追求世上的荣耀和财富,这些都是不可靠的,是虚空的,是与生命无用的。试想想,如果我在那天夜里的车祸中被撞死了,那么那天白天还属于我的那些荣誉,地位和财富与我还有何相干呢?当我躺在医院的走廊里疼得大喊的时候,荣誉能减轻我的痛苦吗?地位能代替我的遭遇吗?金钱能带给我平安吗?不能,谁也不能,唯有主耶稣基督才是我的依靠。“人若赚得全世界,赔上自己的生命,有什么益处呢?人还能拿什么换生命呢?”(马太福音16:26
 
    “我虽然行过死荫的幽谷,也不怕遭害,因为你与我同在;你的杖,你的竿,都安慰我。”(诗篇23:4)过去我常说“他与我同在”,而现在我却说“你与我同在”,因为主已与我面对面,而且“我受苦是与我有益,为要使我学习你的律例”(诗篇119:71)。
 
    虽然我现在仍在休养中,但我的灵魂和肉体都已得到了主的医治,真正成为一个健康的人,重新获得了新的生命。现在我最大的愿望就是好好装备自己,去传扬主的福音,用我亲身的经历去劝勉每一个人都转向主。我的生命是主赎回来的,“我拿什么报答耶和华向我所赐的一切厚恩?”(诗篇116:12)我一生一世都要赞美主的救恩,归荣耀给他,做他合用的器皿,将我的整个身心完全献上,愿主悦纳!阿们。
 
 
 
丁彼得            中国大陆基督徒。


---------------------------------------------------------------------------------------------------------------

    本刊保留所有文章及图片版权。欢迎转载。转载本刊电子版文章时,敬请注明文章转自www.cclifefl.org,并请注意在转载时,不得对本刊文章进行任何删改。本刊的印刷版(Printed copies)图文并茂,印刷精美,欢迎个人或团体订阅。请参考回应单。若需书面转载本刊文章,请先征得本刊书面许可。

    本网页由生命季刊设计维护,请尊重本刊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