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 On]  |  [Register]  |  Gmail  |  yahoo!mail  |  hotmail  |  qq  |  雅虎天气  |  本页二维码
cclife
神的慈爱直到永远
2015/5/29 16:02:39
读者:3601
■李望一


生命季刊 总第16期 2000年12月

 
义和团运动中的老爷爷
 
    我母亲今年(2000年)89岁了,母亲的爷爷(我的老爷爷)是一位生活在农村的基督徒。他敬神爱人,为人热情豪爽、忠厚善良,乡亲们都非常敬重他、信任他。村里大小事情,大家都愿与他商量,请他拿个主意;乡亲们彼此之间有了矛盾纠纷,也愿找他诉说调解。
 
    1900年,“义和团运动”兴起了,大批外国宣教士和忠心爱主的中国基督徒惨遭迫害,无数信徒坚贞不屈、为主殉道,悲壮而惨烈。我的老爷爷当时被称为“二毛子”,也是被捉拿、砍杀的对像,他当时的处境十分危险。
 
    一天,方圆几十里的三十余位乡亲们,不约而同地来到老爷爷家。他们惊奇地发现,在前一天的夜里,他们竟作了一个同样的梦,梦中有声音反覆急促地说∶“杨云阶要出大事了!快去!”。就这样,第二天一早,他们几乎同时赶来了。此时,老爷爷已被义和团五花大绑,大刀已架在脖子上,正准备砍头示众。三十余位远道而来的乡亲,与周围众乡亲一同下跪,齐声说∶“杨云阶可是好人啊!我们愿以人头担保他!”请愿的人群越聚越多,抓他的义和团员怕事情闹大,决定暂不砍头,但提出了一个十分苛刻、几乎无法通过的“验证无罪”方法。他们点燃一只抽水烟用的纸香,如果纸香能全部燃尽,并且纸灰飞扬上天,就说明他无罪,便可当场放人;如果纸香没有燃尽,熄灭后留下黑纸心,就说明“罪大恶极”──心都黑了,就要立即砍头,绝不留情。但是,这看来是绝不可能的,因为纸香从不会烧到尽头才熄灭。乡亲们屏住呼吸,看着纸香慢慢地、红彤彤地随着阵阵轻风一直燃点下去,直到最后全部成灰,并随着微风飘扬而去……乡亲们大大地松了一口气,老爷爷当场松绑被释,免于一死。
 
    这神奇的故事,一直在当地流传着,老爷爷与众乡亲共同亲身经历了神奇妙的大能与慈爱!哈利路亚!感谢爱我们的父神!
 
一张五十年前的旧照片
 
    前些时候整理书籍,一张五十年前的旧照片跃然眼前。那是我三岁时和表哥、表姐在一起的合影。照片上,我们四个孩子庄重地闭上眼睛,小手合在一起,正在唱姥姥教我们的一首赞美诗:
 
    上主亲近小小孩子,他愿听见我祷告。我们小声都说谢谢,因他天父待我好。
 
    看着这张旧照片,仿佛听到我们当年齐声发出的稚气的童声,往事一幕幕浮现在眼前,我特别思念起慈祥的姥姥。
 
    我的姥姥也出生在农村;12岁那年,父母双亡,她成了孤儿,被送到她的叔叔家寄养。姥姥小小年纪就承担了家中许多繁重的劳动。但她叔叔自己的孩子多,生活困难,仍视她为多余的负担。一次,她的叔叔藉赶集的机会,故意把她丢弃在集上。集散了,人越来越少,“走失”的姥姥情急之下哭了起来。她的哭声引来了一位信主的弟兄;这人就把姥姥带至他所在的“北堂教会”。在此教会事奉的是一位美国宣教士,会友们称他为“姜教士”。姜教士按姥姥所说的地址,把她送回了她叔叔家。然而他们一家人任凭姥姥苦苦哀求,都无动于衷,矢口否认姥姥是他们的亲侄女。乡亲们见此情景都流下了同情的眼泪,但是却爱莫能助。有着一颗仁爱之心的姜教士,从此便收养了12岁的姥姥,直到她与同是主内的姥爷结婚。
 
    在我儿时的记忆中,姥姥是那样的慈祥、亲切。她和蔼的笑容仍会时时浮现在我的眼前,她弹唱的诗歌,也经常回旋在耳边。她总是微微地笑着,从未见她大声地呵斥我们或与家人争吵。她还总是不住地为我们孩子们缝缝补补,或是编织各种花样的小毛衣、围巾和手套。五颜六色的旧毛线,经过她那双灵巧的手,就变成了我们喜欢的图案优美的毛衣或围巾。
 
    我至今记得姥姥坐在风琴边的情景:她双脚踏动着风琴的踏板,那动听的旋律就从她的双手中流淌了出来;她也会边弹边轻声唱出歌词来;每当这时,我便会忘情地坐在一边聆听这美妙的乐曲──它对我具有这么大的吸引力!我后来以音乐为专业,想必与姥姥对我的启蒙教育有关系吧。除了听她弹琴,我也总爱依偎在她身边,听她讲许多吸引人的故事,唱许多让我难以忘怀的歌曲。后来,我才知道,姥姥给我讲的都是圣经中的故事,唱的歌都是赞美主的诗歌。
 
    姥姥教我唱的第一首诗歌是“耶稣爱我,我知道”在我幼小的心灵中,就已深知主耶稣在时时关心着我、爱着我。在姥姥的陪伴带领下,我和表哥、姐们渐渐养成习惯,每天清早起床和晚上入睡前,各自跪在自己的小床头向父神祈祷。饭前,姥姥总是领我们唱“谢饭歌”。那时自己虽然年幼,祷告时,不知该说些什么,但心里都知道,我所想的天父都已知道,心里便很高兴、很踏实。
 
    姥姥的一生虽然那样卑微平凡,然而她生命中流露出主的爱却点点滴滴滋润着我们幼小的心灵,潜移默化地影响着我们日后的成长。感谢神,给了姜教士一颗爱中国人的心,姥姥的一生因着他的带领而跟随了主,也使我们后代,虽然不配却也因此走上了一条蒙福的路。我们家到我女儿这一辈,已是第五代的基督徒了。
 
    半个世纪,转瞬即逝,几十年来,我们全家经历了多少风风雨雨、艰难坎坷,然而我们虽然经过死荫的幽谷,也不怕遭害,因为主与我们同在。他的杖、他的竿都安慰我们,带领我们,他的慈爱从不离开我们,直到永远。
 
 
 
李望一 来自中国大陆,现读神学。

---------------------------------------------------------------------------------------------------------------

    本刊保留所有文章及图片版权。欢迎转载。转载本刊电子版文章时,敬请注明文章转自www.cclifefl.org,并请注意在转载时,不得对本刊文章进行任何删改。本刊的印刷版(Printed copies)图文并茂,印刷精美,欢迎个人或团体订阅。请参考回应单。若需书面转载本刊文章,请先征得本刊书面许可。

    本网页由生命季刊设计维护,请尊重本刊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