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 On]  |  [Register]  |  Gmail  |  yahoo!mail  |  hotmail  |  qq  |  雅虎天气  |  本页二维码
cclife
求主复兴我灵
2016/7/20 11:08:57
读者:4487
■范学德

 

生命季刊  创刊号 1997年3月

 

 
 
 
耶稣我的主,我必须对你说真话,尽管这话也许是错的,但我相信你会宽恕我的无知;我必须讲心里话,虽然它使我痛苦甚至会得罪人,但我不得不讲,因为你命令我要把心交给你。主啊!我要对你说的心里话是﹕由于有时经历不到圣灵的同在,我的生命之树枯萎了。
 
 
从理性上我清楚地知道﹕主你已经把圣灵赐给了我,圣灵已与我同在,我是你的儿女,但不知为什么我有时却缺乏与你同行的确证,这使我很苦恼。
这个不属于我而我又必须生活于其中的有血有肉、有生有死的当代世界,带给我的既有困惑又使我面对着诱惑。特别是看到那些不信你的人活得那么舒服,福、禄、利、寿与他们结伴而行,而你在大陆的忠贞儿女却备受磨难,我的心中不仅有些愤愤不平,也时而灰心丧气。与主同行带来的是什么?不信上帝又怎么样?
 
 
使我心焦的是,我人在教会中,却时而感到不是在家中    灵性的家园,精神的避难所。我明白这个道理﹕我生命的成长离不开教会,离不开在真理和爱中与众弟兄姐妹交往。但那种自己与教会并非一体的经验使我很羞愧;而那中产阶级教会里不冷不热、不死不活的状况搅得我很心烦,情绪忽高忽低。这就是我灵魂的家园吗?难道与我同命运、共生死的弟兄姐妹就是这样吗?为什么我们彼此似曾相识而又不曾相识却又要称之为弟兄姐妹?为什么我们彼此之间亲情的流露那么少、那么不自然?于是,我的目光流露出说不出口的怨愤和失望,我在用言语伤人之时心中却义愤填膺,我有时甚至闪过这样的念头﹕离开教会,只和几个弟兄姐妹一起崇拜神,也许是精神上的解脱和解放。           
 
 
在日常生活中,家事,国事,天下事,教会的事,物物事事,是是非非,把我缠得紧紧的。许许多多的义务、责任、要求、期望一起向我压来,我不知该怎么办。
 
 
最让我心焦的是,主啊,我确信我已经被你拯救了;你已赦免了我以往一切的罪。但我时常似乎还没得到你的赦免所带来的解放和自由,我的旧罪所加给我的内疚感还时常折磨我。并且,我还犯下了新罪,而有的新罪所重复的恰恰是旧的模式。新我与旧我的争战令我心焦、气馁,我的灵魂不得安宁。真是苦啊!
 
 
尽管我的灵魂在挣扎,但主你知道我的心。我还是愿一生一世追随你,把我的一切献给你。我此生别无所求,但求得到你在永恒中对我的悦纳。因此,伴随着一声声叹息,我向往着弟兄们能惊醒,奋起;我们彼此不再心存猜疑,戒备和怨毒,坦坦荡荡、自由自在地事奉你。我渴望教会被你的圣灵充满,她照射在人间的是神圣之光;我梦想能在基督徒之爱中,不断地品尝到主你的圣爱,使自己的生命也被无私的、圣洁的、牺牲的爱一点一滴地充实扩大。我想,我愿,这些似乎全是我的一厢情愿。现实既冷酷又无情又清楚明白地告诉我﹕我太天真了。
 
 
于是,就这样,我时常觉得主你离我好远好远,远在九天之上。我读圣经,但听不到你在此刻向我说话,感受不到你话语的神奇力量。我祈祷,但得不到你的应允,从而我疑惑你是否肯听,是否听到。你的灵与我同在,变成了我在头脑中紧紧抓住的一个理念,而在日常生活中我却寻找圣灵到底在哪里。认识神,变成了认识关于神的概念、观念和信条,而不是与圣灵那活生生的亲密无间的生命交往。相信主,变成了相信一套神学和教义。生命之路若隐若现,永生的活水似断似流。
 
 
我在麻木失望和绝望中祈求主,请你牵着我的手,带我度过这困难的时光。在我迷茫的时刻,在我痛苦的时刻,在我得意的时刻,求你不要抛弃我。因你答应过我﹕你永不抛弃我。你的应许永不改变。
 
 
主啊,我不愿变成一个不冷不热,不死不活,却又自以为义、自命不凡的基督徒。若是这样地麻木,我情愿现在就死,因这麻木与死也相差无几。主啊,我愿意与你在十字架上同死,因你呼召我就是召我死在十字架上。主啊,帮我弃绝我的旧生命,从而得到你,得到你天天赐给我的你的生命。
主啊!我向你呼求,求你的圣灵复兴我。
 
 
我的灵若沉睡着,怎能唤醒弟兄姐妹觉醒!若不顺从圣灵,我怎能在教会中见证主你是光!我若不付出爱,怎能证实基督徒之爱的存在,又怎能在爱中与弟兄姐妹相识?我若不伸出自己的手,怎能握住主你向我伸出的手!
 
 
感谢圣灵一次又一次轰击我的心,使我再一次看到﹕我错了。我有什么好抱怨的呢,难道我没在世界中随波逐流吗?难道我不也曾表现为教会中不冷不热、或嘴上热情而心中冷漠的一员吗?难道不正是由于我在心理上与弟兄姐妹存在着巨大的距离,从而彼此似曾相识却又不曾相识吗?
主啊,我没有理由为自己辩解。我的生命太不洁净了,我不敢面对你。
 
 
圣灵啊,求你让我把目光停留在主和我的关系上,反省自己﹕我到底错在了哪里?我在什么时候什么地方离开了主?我在哪里跌倒了,又如何成为他人奔向主的绊脚石?
 
 
我错就错在我虽然口称基督“主啊,主啊”,但却时常拒绝耶稣基督作我生命的主人。理论上自己绝不否认基督是我生命之主。回想起耶稣对我的拯救,我也满心感激。可是,许多时候,我却自觉不自觉地要“我”作我生命的主人﹕我按照自己的思路去思考问题,我急于发表自己的意见,我坚持自己的判断标准。“我”大大地膨胀了,我看见的都是“我”,这使我与主你的交往非常困难,因为我看不见“你”了。
 
 
更可怕的是,我自信我的“旧我”早已经死去了,现在的我是“新我”,它是按照主的旨意行事的。但它所行之事,不仅不荣耀主,连自己在夜深人静时内省起来都觉得有愧,由此而证明它不是什么新我,而分明是旧我在宗教词句的乔装打扮之下,再次粉墨登场。深藏在我生命中的罪并没有完全死去。它不甘死去。它抓住机会戴上“新我”的面具而巧妙地表演,使我在宗教的自我麻醉之中坠入罪的深渊。
 
 
主啊,你使我明白了﹕我是在新旧两个主人之间挣扎!我明知我属于你   基督我的“新主”,但又不忍对“旧主”   罪绝情绝意。我明里追随新主,暗中却与旧主偷情。言语上我对新主可以说是义无反顾,可情感上我对旧主却是割不断,理还乱,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我相信我是唯新主之命是从,但到头来却是旧主在发号施令。一仆不能事奉二主。而我,却要对二主都事奉得面面俱到。我主基督啊!我恳求你以你的慈爱饶恕我,求你以你的大能扶持我,让我在你和我的旧主人的争战中,自觉地站在你一边,把生命的主权心甘情愿地交给你,任你来塑造我的生命。
 
 
我事奉两个主人是我对基督没有绝对顺从。我和许多现代人一样,曾经多么鄙视顺从、服从、顺服这些观念。太陈旧了,太愚昧了,太奴气十足了,早该抛弃了。但我已相信基督你是我的主,怎能不顺服你呢?我若不心悦诚服地顺从你,怎敢自称我相信你是我的主呢!主啊,我不顺从你,这是我最大的罪。
 
 
主啊,你在客西马尼园的困苦与祈祷中所表现出来的存心顺服,向我展示了顺服的意义﹕顺从不是对一个道德原则,抽象原理的服从,而是我在与天父这具体的实在的父子关系中对天父的顺从,这是神的儿女的服从,是对神的无上的旨意和主权的服从。这顺服不是孤立的,它与信靠上帝,爱上帝,爱邻舍密不可分。这顺服不是有条件的,相对的,而是无条件的,绝对的;我只能在非此即彼之间选择,若不顺从主,就是与主你为敌。这顺从不是表演给别人看的,也不是宗教上的例行公事,更不是自己个人的感觉,它必须发自我的内心;若不然,即使我在宗教仪式中表现得再恭顺,也毫无价值,只不过表现了我的虚伪和空洞。但是,这顺服不能也不可能仅仅止于内心,它必须诚于内而显于外,展现在我爱上帝,爱邻舍的具体生命活动中。
 
 
我愿在主你的面前真诚地面对我自己,抛弃一切宗教表演的面具,不再伪装,不再作假,也不再做作;我不想自欺,也不愿欺人,更不敢欺骗你我的主。无所不知的主啊,你了解我的一思一念,我怎能骗得了你呢?我必须老老实实地承认﹕我这个罪人是你的儿女。我是基督徒,同时也是罪人。难道我在成为基督徒后没有犯罪,得罪过主吗?难道那罪不是我的罪,不是我在神面前犯下的罪吗?主啊,我的过犯在你面前增多,它使我与你隔离了。因此,你掩面不听我的祷告,你任我自食恶果,不断地咀嚼不与圣灵同在所感受到的茫然和恐惧。
 
 
主我得罪了你。你对我的责备,我无言可辩。我唯求你象怜悯那个税吏一样,开恩可怜我这个罪人,饶恕我的一切过犯。求圣灵不离弃我,感动我这颗顽固的心,叫我为自己的罪孽忧伤痛悔。
 
 
圣灵啊,你曾象一团火在我生命中燃烧,烧毁我生命中的杂质。我愿意你不停地在我心中工作,我恳求你经常提醒我不要抑制你的工作;不要用我那理智之水,感情之水,欲望之水,浇在圣灵之火上。主啊,帮我敞开心灵的天地,让圣灵之火熊熊燃烧。我为此而感恩,而喜乐,即使在经历脱胎换骨的痛苦时也喜乐。因为你烧毁的是我生命中的污秽、邪恶、瑕疵、杂质,因为你在帮助我成为圣洁,使我蒙主喜悦。
 
 
是的,我在小错上,在日常事中屡犯的老毛病上的不在乎的态度,常常使我漠视了圣灵你微小的声音,抑制了你在我心中正在进行的工作。在我看来是小错小过小毛病的地方,恰恰是令你一再伤心之处。因为这正是我经常出错出毛病的地方,是屡教不改的痼疾,是我的罪反复地顽强地抵挡你的坚固堡垒。圣灵啊,我不再为我的过之小,罪之微而辩解了。在我的眼中,罪过有程度的区别。但在你眼中所有的罪在性质上都是一样的,它们都是罪,都是对神的悖逆,都是践踏了神的律法,都是令神憎恶的。圣灵啊,求你教我从厌恶小罪开始,痛恨一切罪孽。
 
 
我靠着神的恩典已经在基督中获得了自由,得到了主你赐给的新生命。圣灵啊,求你不断地教诲我,使我能珍惜这得之不易的真自由。若我把这自由当做放纵情欲的借口,以为犯罪没什么了不起,反正无论怎样犯罪,无论我犯了什么罪,上帝都会饶恕我,那么,我这就是在世人面前羞辱神。一个人若不追求由神所赐给的圣洁生命,反而喜爱犯罪,寻找借口来纵容、鼓励自己犯罪,悖逆神,这人岂能称自己是神的儿女!
 
 
圣灵啊,求你打掉我一切的自以为义,不要叫我以为既然自己痛恨罪,今后就不会再犯罪了。从罪的束缚中获得自由并非一朝一夕的事。我渴望不犯罪,不得罪神,这是事实;但我还会犯罪,从而需要祈求神的饶恕,这也是事实。圣灵是你使我认识到﹕信仰上帝不是变魔术,耍戏法,而是一个实实在在的脱胎换骨的生命的转变。信仰不止带来喜乐,也伴随着痛苦;它非一日之行,而是千里之行,且这千里之行日日要始于足下。在成功欢乐时,我该感恩;在失败痛苦时,我要呼救。但更重要的是,在日常的平凡的生活中,我要信靠主。
 
 
不信靠主我就没有生路。但我的信心若不生出诚实的爱心,它就不是坚定的信心。圣灵啊,求你把爱的活水不断地注入我的心,激励我在爱中服事弟兄姐妹。我若以弟兄姐妹不热情,难相知为借口,而拒绝主动地付出爱,我就是拒绝了主。因为主你就是爱。你命令我要爱弟兄。主啊,你要求我的是接受你的爱,而不是拒绝你的爱;是把你的爱化作我的生命,而不是以旁观者的身份观察,评判弟兄姐妹的生命中是否有爱;是主动地积极地付出爱,而不是被动地消极地等待着接受弟兄来爱我;你要求我付出的爱是心地无私、不计代价、不求回报的爱。由主你而生的爱不是斤斤计较、讨价还价的交易,而是无私的奉献,舍己的牺牲。
 
 
三一真神啊,求你让我经历到你的同在,让我从亲身经验中确证﹕你的同在不止是我的感觉,而是我的日常生活,是我的整个生命历程。在这个历程中,神啊,求你让我不要满足于外表上的零星变化,而以天国在我心为最大满足。求你的灵像熊熊烈火在我生命中燃烧,使我的生命能展现圣灵那活生生的神奇力量,使我在你的爱中心灵得平安,生命刚强有力。
 
 
主啊,我恳求你,我恳求你圣灵:复兴我灵,洁我,溶我,陶我,用我。求永生之主圣灵复兴我灵。
 
 
范学德 来自中国大陆,现读神学。
 

 

---------------------------------------------------------------------------------------------------------------

    本刊保留所有文章及图片版权。欢迎转载。转载本刊电子版文章时,敬请注明文章转自www.cclifefl.org,并请注意在转载时,不得对本刊文章进行任何删改。本刊的印刷版(Printed copies)图文并茂,印刷精美,欢迎个人或团体订阅。请参考回应单。若需书面转载本刊文章,请先征得本刊书面许可。

    本网页由生命季刊设计维护,请尊重本刊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