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 On]  |  [Register]  |  Gmail  |  yahoo!mail  |  hotmail  |  qq  |  雅虎天气  |  本页二维码
cclife
蒙召“离开”
2016/7/26 12:18:48
读者:3487
■张路加
 
生命季刊  创刊号 1997年3月
 
 
 
 
当众人正欢庆92年来临之际,在德国柏林理工大学的宿舍里,有个年轻人在午夜时,跪在床前迫切祷告,寻求他前面事奉的道路。
 
两年前,在一次献身大会中,他接受了神的呼召,愿意做一个全时间向同胞传扬福音的人。他确知那次他走到台前将自己献上,不是出于一时的感情冲动,而是当牧师第五次呼召时,他告诉自己不能再消灭圣灵的催促和感动了。如今在新年的第一天,那种感动和催促又在他心内涌动。他有些舍不得放下:这所很好的大学、在材料研究所很好的位置、容易赚钱的环境、如鱼得水的人际关系,还有他那一口流利的德语。他想跟上帝说:“等到这一切都结束之后......”但是,就在那晚跪下来迫切地求问主当怎样行时,上帝就用一段经文清楚指示他:“你要离开本地、本族、父家,往我所要指示你的地去......”(创十二1)。在经历了一连串奇妙的开路后,他终于带着因受伤而敷着石膏的腿,搭上了离开德国的飞机。尽管所去之地对他来说是举目无亲、语言困难,也不知哪里是他的栖身之所。他只知道一样,就是他已如埃布尔兰一样,蒙召要离开原先所站之地,前往上帝所指示的地方去。
 
那个人就是我,那个要去的地方就是美国加州巴沙迪那的富勒神学院。
 
 
 
 
第一次“离开”:认识上帝
     
回顾自己从得蒙救赎,到蒙召全时间事奉主,实在是一条充满了“离开”的道路。
 
尽管我从小生长在一个基督教的环境中,父母都是传道人,我也从小耳濡目染基督教的“礼仪”,却不是一个真正认识上帝的基督徒。十四岁开始,进入叛逆的年龄,便自以为比父母要聪明得多,不但放弃上帝,不承认有上帝,甚至还常常埋怨祂:若真有上帝,为什么让我父母受那么多的苦,以致也牵连到我?(父母在文革期间因信仰缘故受到许多迫害,我则因属“黑五类”出身而遭人歧视)。
 
在我十八岁时,经历了我生命中的第一次“离开”,独自一人要去离家两千多公里之外的东北念大学。举目无亲,天寒地冻,无依无靠当中,常常夜里因思家心切而以泪洗面。离开“本地、本族、父家”的滋味是痛苦的,然而上帝的意思原是好的。1979年的圣诞节前夕,当我因极想亲人,而不得不到上帝面前泣求帮助时,祂藉马可福音第十章13-16节开我灵里的眼睛,让我知道惟有以小孩子般的单纯才能投进主的怀抱,同时祂也以平安和喜乐的圣灵安慰我。那次祷告得释放以及祂真实同在的经历,让我刻骨铭心、终身难忘。我从“风闻”有祂,到“亲眼”见祂,这才发现“离开”原来扮演着如此重要的角色。在人抓不住什么的尽头之时,就是上帝施行拯救的起头。
 
这次“离开”带给我最大的祝福就是认识上帝,而它带来的属灵祝福是无与伦比的。它不仅使我在艰难挫折中走过来,更使我转离那引向灭亡的道路,成为上帝的儿女,得到永生的确据。
 
 
 
第二次“离开”:认识教会
     
十年之后,又是在不甚情愿的情况中,经历了第二次的“离开”。1989年“六四”之后,在“科学救国”、“民主强国”的梦幻破灭之下,带着滴血的心和深沉的失落感,孤雁般地登上了西行的国际列车,前往联邦德国自费留学。那种不知何时才会返回家园的悲情,不时叫我那注视着渐行渐远的长城的双眼,溢满了热泪。列车虽然载着我向不可知的明天驰去,但我心里却比第一次的“离开”多了一份笃定:“上帝啊,您必引领你自己的儿女!”果然,三年后当我再次要离开德国时,我才恍然领悟,上帝让我对祂的教会有了更深切的体认。
 
1989年圣诞节,上帝将我带到柏林唯一的一所小小的华人查经班。当我一进入其间,立刻被爱的气氛所包围,而深深地体会到上帝的家,对满布心灵创伤的游子是何等的重要。基督徒不能独善其身,“不可停止聚会”,应当互相交接、擘饼、祷告、代求、敬拜赞美上帝。教会是上帝的子民在地上预尝天国的生活,学习来建造上帝要居住在其中的圣所,神的儿女也在其间被那位大匠人模塑雕琢,成为圣洁,合乎主用。三年当中,我的灵命与那个查经班一同成长,有机会在教会中操练各样的事奉、领人归主,将许多国内来的游子带进上帝的家。
 
 
 
第三次“离开”:认识上帝的心意
     
来美至今己三年多了,中间的甜酸苦辣,自不在话下,然而这第三次“离开”的挣扎,随着上帝一次又一次所带给我的惊喜,回忆起来实在宝贵。
 
两个月当中,上帝让我的“托福”成绩大大提高,顺利进入神学院,使我体验到迫切祷告的果效。
 
从第一堂课的什么都听不懂,到毕业时因成绩优异而入选“全美名人录”,叫我知道“在人不能,在上帝凡事都能”。
 
想当时,我随身只有两口箱子,囊中空空而来,然而上帝供应我念完两所神学院所需的费用,让我看到上帝是何等的信实,并透过祂的教会、祂的子民来彰显神那测不透的爱。
 
这期间我三次在高速公路上遭遇车祸,经历多次车毁而人奇迹般地毫发无伤的“历险记”,叫我看出上帝无微不至的保守,也知道人的渺小无能,而存更敬畏神的心好好“为主而活”。
 
从有机会去德国、俄罗斯短宣,到参加1995年的汉城公元2000普世福音遍传大会,和来自近两百个国家的四千多名基督徒一同祷告、分享传福音的异象和经验,更使我看见普世工场的广阔和宣教工人的缺乏,以及好好为主接受装备的重要性。
 
从在柏林教会中学习配搭事奉,到来美后和同工一起创建专向大陆同胞、同学传扬福音的“神州团契”,叫我看出神的大能和祂在这个人群中的心意。也让我了解了以往在这个人群中的一切的经历如今都成了事奉中的祝福。
 
从由4个人所发起成立的小小的“神州团契”,到如今每周聚会人数在百人以上的“神州宣教教会”,更让我经历神自己的作为和祂向我们这些渴慕祂的人所显出的恩典。
 
 
 
“离开”是基督徒一生的呼召
     
 
对基督徒而言,“离开”的呼召是一生之久的。不只是离开埃及,前往西乃山;而且也是离开旷野,往那应许之地进发。还是那个蒙召“离开”的埃布尔兰(他后来的名字叫做亚伯拉罕),神不只是叫他离开本地、本族、父家(和传统的分别,和旧我的分别),前往指示之地(创12:1);神也叫他离开侄子罗德及所住的平原城邑(和罪恶之城所多码的分别),守住迦南地(创13:11-12)......最后,神甚至要求他离开自己的“最爱”:独子艾萨克,将其献给神为燔祭。亚伯拉罕因为在这一切“离开”的命令上用信心来响应,毫不犹豫地接受神的呼召,就得了神的称许,成为信心之父。亚伯拉罕的一生是一切真实的基督徒的属灵人生的经历和写照。上帝要我们离开一切自认为拥有的、可夸口的、可依仗的;离开私心、打算;离开想要追求舒适安逸的心。
 
如今我还是站在“离开”的十字路口,求上帝指示我当前往之地。愿神帮助我在“离开”上不犹豫,有勇气,不致使圣灵为之担忧。愿神的旨意成就在我身上。
 
“......你们看见耶和华你们上帝的约柜,又见祭司利未人抬着,就要离开所住的地方,跟着约柜去。”(乔舒亚记3:3)
 
 
(原文曾在《台福通讯》刊登,本刊发表时作者又进行了改写。)
 
 
 
张路加 来自中国大陆,现牧会。

 

---------------------------------------------------------------------------------------------------------------

    本刊保留所有文章及图片版权。欢迎转载。转载本刊电子版文章时,敬请注明文章转自www.cclifefl.org,并请注意在转载时,不得对本刊文章进行任何删改。本刊的印刷版(Printed copies)图文并茂,印刷精美,欢迎个人或团体订阅。请参考回应单。若需书面转载本刊文章,请先征得本刊书面许可。

    本网页由生命季刊设计维护,请尊重本刊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