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 On]  |  [Register]  |  Gmail  |  yahoo!mail  |  hotmail  |  qq  |  雅虎天气  |  本页二维码
cclife
结伴行走天路的人
2016/7/26 12:22:01
读者:3584
■祝健
生命季刊  创刊号 1997年3月
 
 

 

帮助我走十字架道路的人有很多,但真正影响我走上这条道路的第一个人,是吴天帆。他是我大学时的同班同学。

 
我考上大学的那一年是79年。进大学后的第一周,我和天帆就成了谈话投机的好朋友。当时,我并不知道这是神在永恒中的奇妙安排。要使那些寻找主的人得到福音。
 
 
我认识天帆的时候,刚刚信主不久,而他则是一个正在寻找主的人。他的寻找开始于七年前。有一次,他冒着风险收听福音电台。当时广播里正在播放耶稣的一句话﹕“我就是道路、真理、生命...”(约14﹕6)这短短的一句话,深深地震撼了天帆的整个心灵。涉猎甚广的天帆,虽然读了许多书,但从来还没有听过一个人说话像耶稣那样,话里充满了权威和能力。自那以后,他开始寻找这位道路、真理和生命的主。并渴望能结识一些基督徒朋友。
 
 
但是在那样的年月里,基督徒一直经历着各种的艰难和逼迫。要结识基督徒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所以,从七十年代初期起,天帆找了整整七年,但身边连一个基督徒也没有见到。
 
 
我是天帆结识的第一个基督徒。那是一个宁静的夜晚。在皎洁的月光下,面对这位满怀渴慕和追求的好朋友,我终于决定把我的信仰透露给他。
 
 
“我是基督徒”这句话,对于天帆来说,就好像是一声爆炸一样。他初则以惊,继之以疑,终之以喜,喜出望外,几乎要大喊起来。此后,我们避开了人群,悄悄地开始了信仰的探索。
 
 
一年后,天帆信主并受洗。于是,我们成了主内的好弟兄,没有一天不在一起交通祷告。每当我们奉主的名聚在一起时,我们都深深地感受到主的同在。
 
 
十字架彻底破碎了天帆的旧生命。他变得跟以前大不一样,好像一个全新的人诞生了。使我印象最深的是天帆信主不久后的一个夜晚,我们俩站在宿舍的凉台上,扶着栏杆交谈。突然,在月光下,我发现我不认识天帆了。他好像整个地变成了一个新人。我看见他的身影里有一种说不出的尊贵,他的宁静中带有一种深沉的力量,他的话语带着信心与谦和。他里面的整个人象是被神移动了。我有些紧张,一下子变得不很舒服,又挺惭愧。但我仍然低头问他说﹕“你的生命发生了这样大的变化,有什么诀窍么?”
 
 
他侧过身来对我说:“...凡听见我这话就去行的,好比一个聪明人,把房子盖在盘石上...”(太7﹕24)过了一会儿,他又意味深长地说﹕“你去默想耶稣和他被钉十字架。什么时候你在那里得着了亮光,什么时候你也将从祂得着智慧和能力。”
 
 
许多年之后,天帆当时的谈话我已记不清了。但这两句话却刻在了我的心里,帮助我真正地走上十字架的道路。
 
 
熟悉天帆的人,无论同学还是老师,都感觉到了天帆生命中的深刻变化。他从前有些玩世不恭,话语尖刻,冷嘲热讽。班上许多同学都尽可能地躲着他,生怕撞在他的话头上,狼狈不堪,下不了台。而现在的天帆,目光和言语里都常常流露出智慧的温柔和爱的温暖。他对人和人生变得十分真诚、真挚。许多时候,别人在听他说话时,不自觉地会流露出尊敬的神态。而谈话只要他在场,周围的人都会感受到气氛中弥漫着一种沁人肺腑的爱。
 
 
天帆经历十字架的一个突出特点是﹕他绝对地顺服神的旨意。即便在环境不顺利的情况下,他也是一心顺服神,接受神在环境上给他的按排。83年我们面临大学毕业和分配的时候,整个班上的气氛十分紧张。学校要求毕业生服从国家分配,而许多毕业生却非常恐慌,不知道自己将被分配到什么地方,什么工作单位,并可能在那里呆上一辈子。
 
 
这个时候,天帆很平静。他没有找关系,送礼,或是走后门,反而和我们几位信主的弟兄一起,抓紧机会向临别前的同学传福音。他像往日一样专心祷告神,面带笑容。让人觉得无论被分配到什么地方,他都会坦然接受。
 
 
一天傍晚,我们学院的基础部总支书记和系主任来到我们的寝室,他们是来通知天帆的分配结果。他被分配到远离家乡四川的一个云南山区的水电工程工地。系主任不愿意自己一个人来,就请基础部总支书记一道来与天帆谈。那时,分配工作中最难的莫过于边远地区,因为这是没有人愿意去的。若是被分配到这种地方工作,没有十年八载是不要想出去的。所以这个工程工地许多年也得不到所需要的技术人材。然而,天帆却平静地回答说﹕“我去。”顿时,系主任的眼泪就流了出来。许多人不能理解天帆为什么这么简单地就服从了分配。但我知道他。他全然选择了顺服,是因为他相信基督耶稣正掌管着他的生命。
 
 
天帆真的去了云南山区的那个水电工地。在那里,工地上工作的民工大都来自贫苦家庭并缺少文化教育。他们许多人精神空虚,没有盼望,有不少甚至精神失常。然而,天帆在这样艰苦和偏僻的地方,仍旧以感谢和赞美敬拜神。我去看望他的时候,他十分喜乐,天天要去一个景致优美的地方祷告,读神的话,默想,唱赞美诗。他把福音传给那些心灵饥渴的人。他在那荒凉寂寞的高山上用电子琴弹奏赞美诗,把爱和平安送到人心里,并且开始了一个不小的查经聚会,替人祷告,为人施洗...
 
 
天帆经历十字架的诀要,是紧紧抓住神的应许。大学毕业时,天帆已三十岁了,但他还没有结婚。神在那时给了他一个特别但是非常清楚的应许,就是要为他预备一位西国姊妹来作他未来的妻子,以见证神自己的信实。
 
 
但是,从当时的现实环境来看,这几乎是不可能的。天帆怎么可能在那样一个偏僻的高山上遇见一位西国姊妹并且与其结婚呢?他除了一年一次回父母家探亲以外,几乎就没有别的机会下山了。时间一年又一年的过去,天帆的婚姻还像天方夜谭一样。知情的弟兄姊妹都劝他放弃。他的父母也不知道儿子发生了什么事,无论为他介绍什么对象他都不理会。最后,连我也开始动摇了,对他说﹕“婚姻的事,你就看着办吧...”但他还是充满信心,平静地说﹕“我们人会错,但神的应许却永远不会错。”
 
 
不知是什么时候,天帆在高山上的宿舍里来了一位美国女子。这位叫怡芳的姊妹清楚地被神呼召去中国,但“出去的时候,还不知往哪里去。”(来11:8)于是,她就暂时跟随一个团体到了广州。在广州稍休息了几天后,怡芳忽然觉得心里很有催促,要她去云南。她就离开了先前跟随的团体,只身来到昆明。        后来,在一次偶然的机会里,怡芳进了昆明的一间教会聚会。结束以后,人声渐渐消逝,怡芳发现在教堂前面的座位上还坐着一位年轻人,非常安静,也很享受,便走过去和他交谈,这才知道他也是弟兄,名叫吴天帆。
 
 
怡芳坐在了天帆简陋的宿舍里。她拿起了桌上镶有天帆照片的小镜框端详着。这时,天帆从屋外走了进来,满面笑容,对怡芳说了一句他经常对人说的话﹕“怡芳,耶稣爱你。”怡芳深情地望着天帆,反问道﹕“那你呢?”天帆一愣,然后似乎一下子明白了,说﹕“我也爱你...”
 
 
他们很快结婚了。神不仅使他们相亲相爱,还赐给他们两个可爱的孩子。从天帆得到神的应许,直到他得着神的祝福与怡芳结婚,他一共整整等候了七年的时间。在这期间,我从未看见天帆对神的应许动摇过。
 
 
现在天帆一家人还在中国大陆为主作生命的见证。见证十字架之路是老我的死去,新生命在基督里长大的一条荣耀的道路。
 
 
祝 健 来自中国大陆,现牧会。

 

 

---------------------------------------------------------------------------------------------------------------

    本刊保留所有文章及图片版权。欢迎转载。转载本刊电子版文章时,敬请注明文章转自www.cclifefl.org,并请注意在转载时,不得对本刊文章进行任何删改。本刊的印刷版(Printed copies)图文并茂,印刷精美,欢迎个人或团体订阅。请参考回应单。若需书面转载本刊文章,请先征得本刊书面许可。

    本网页由生命季刊设计维护,请尊重本刊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