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 On]  |  [Register]  |  Gmail  |  yahoo!mail  |  hotmail  |  qq  |  雅虎天气  |  本页二维码
cclife
美国史上最轰动堕胎案件背后的女人:“我一生最大的错误!”
2017/4/12 16:52:23
读者:2183
■晓勤 雨林

 

                                                      生命季刊 第81期 2017年3月

 

 

 

 

(上图:麦科维(左)早年成为争取堕胎权的先驱,晚年却转为支持反堕胎(AP).

 

美国史上最轰动堕胎案件背后的女人我一生最大的错误!

 

文/晓勤 雨林

生命季刊微信专稿

 

上世纪60年代的美国南方,有一个叫诺玛麦科维(Norma McCorvey)的女孩儿。

 

诺玛来自一个破碎家庭,声称曾经被一个亲戚多次强奸,早年成绩欠佳而辍学。

 

 16岁结婚,但很快便离婚。她的三个孩子有三个不同的生父。长女由驱逐她出门的母亲代养,另外两个孩子则由他人领养。

 

多年来,她一度沉迷酒精和毒品,没有一份稳定的工作。(据《纽约时报》1994年的报道)

 

1969年,诺玛怀第三胎时,她想堕胎,加入了一个争取堕胎权的组织。不过当时的德州法律禁止堕胎,她的友人建议她声称遭受性侵而怀孕,以此理由申请堕胎,但因麦科维没有向警方报案的纪录,无法获准堕胎。

 

于是,她化名罗伊(Jane Roe),透过韦汀顿(Sarah Weddington)和柯菲(LindaCoffee名女律师提告,挑战德州的堕胎禁令。这就是著名的罗伊诉韦德案Roe v. Wade)案件。WadeHenry Wade,是代表德州政府打官司的联邦地方检察官,2001年过世。

 

诺玛从未亲自出庭接受法官问话,都是由韦汀顿和柯菲代表出席,整个官司耗时3年,诺玛·麦科维也在这期间生下第3个孩子,使得外界对这场诉讼案充满疑惑。

 

1973年,联邦最高法院大法官以7票赞成、2票反对做出判决,认定女性堕胎权获得宪法增修条文第14条提到的正当法律程序Due Process Clause)及平等保护条款Equal Protection Clause)保障,即确保公民的基本权利不受政府侵害,主笔判决书的大法官布莱克蒙(Harry Blackmun)明文,孕妇可在怀孕首3个月自行决定要不要堕胎,且政府不得干预。

 

法庭裁定政府无权禁止堕胎,裁决成为其他州争取废除女性堕胎规定的基础。这一历史性的宣判,导致整个美国堕胎合法化。从此,五千多万胎儿无声地殁于母腹之中;美国,更深地堕入了犯罪的深渊……

 

罗伊(Jane Roe),反堕胎人士形容她是婴儿杀手,她声称自己曾收到死亡恐吓,其寓所曾遭枪击。(但生活了三十多年的同性伴侣在后来反驳指,枪击只是诺玛的一个谎言。)诺玛于80年代公开身分,起初仍是赞成堕胎的焦点人物。她也透露当年自己并没有被强奸,仅是希望加快案件审理,让她可以堕胎。

 

这样的一个千古罪人,神的恩典竟然就临到了她!后来的诺玛悔改、归信耶稣,生命有了180度的转变,从支持堕胎,变成反对堕胎,并尝试推翻她自己当年获胜的案件。她说自己只是两名希望一举成名的年轻律师的棋子。

 

麦科维在1994年出版第1本自传《我是罗伊:我的人生、罗伊诉韦德案,以及选择的自由》(暂译,I Am Roe: My Life,Roe V. Wade, and Freedom of Choice

 

拯救行动全国主任、基督教福音派牧师班汉姆(Phillip Benham)告诉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她(麦科维)无法与我们站在同一阵线,她厌恶我们。不过两人在经过多次沟通,探讨基督信仰与堕胎后,麦科维的态度出现转变,她开始上教堂,并由班汉姆受洗为基督徒,自此转向为反堕胎阵营发声,甚至在1997年告诉CNN,她认为支持堕胎的人只是为了拿到保险费,并开设更多杀人(堕胎)中心。”

 

1998年,麦科维出版第2本自传《爱赢了》(暂译,Won by Love,叙述她从支持堕胎权变成反对堕胎权的过程,同年成为天主教徒,并宣布自己不再是同性恋,反堕胎天主教组织生命牧者Priests for Life)的神父帕沃恩(Frank Pavone)同意麦科维成为天主教会的一员。帕沃恩18日称,麦科维也是受害者,她因年轻无知而被当成宣传堕胎的工具,她对逾5800万名因堕胎而死的婴儿感到懊悔。

 

诺玛·麦科维于218日在美国德州东部城市凯帝的一间养护中心过世,在世寄居69年。曾专访麦科维的纽约记者普拉格(Joshua Prager)当时与麦科维的家人陪同在侧,他表示麦科维是因心脏衰竭而与世长辞。

 

基督教媒体BCNBreakingChristian News )作如下报道(原文为英文,由本文作者翻译)说:

 

奥巴马在任总统其间,诺玛亦曾出席国会听证会,狠批奥巴马赞成堕胎权的立场,说奥巴马杀死婴儿,并曾经在两度参与抗议活动时被捕。但近年身体转坏,使她不能参与反堕胎活动。 

 

诺玛说:我并不是一个女同性恋者,如今我只是基督的孩子。我曾经是Roe v. Wade 案子里的珍妮. 罗伊(Jane Roe), 但那个珍妮早已死了。我想我可以负责任地说整个堕胎合法运动都是建立在谎言上的,而我决心要以一生的精力去废除这条以我的名义来推行的法令。

 

成为一位基督徒后,诺玛深深地为自己在美国堕胎合法化事件中的角色懊悔。她说:回想在1973年时,21岁的我已经有了一个孩子,并又因为意外地怀了第二胎而陷入彷徨迷茫之中。这是大约10年前她公开表示的:当时我努力争取合法堕胎化,然而真相却是,我有三个女儿,我从未堕胎过。

 

在我认识了上帝以后,才意识到我犯了一生中最大的一个错误,就是我的诉求导致了堕胎合法化。她补充:我想我可以负责任地说整个堕胎合法化运动都是建立在谎言上的。

 

诺玛并不希望人们只记得她是美国史上最轰动堕胎案件背后的女人,她更希望人们知道她如今是反堕胎运动的积极推动者。你可能在历史书中读到有关我的事情,但是我现在决心宣扬有关所有人类生命尊严的真理,就是人的生命从胎儿到自然死亡都需要受到保护。她总结道。

 

生命牧者”Priests for Life 机构董事长法兰克·帕沃恩神父(Father Frank Pavone) 是诺玛的好友,也是她信仰生活方面的关键人物。20多年来诺尔玛跟我一直是要好的朋友,当然还有Priests for Life法兰克神父在她逝世后发表的文告中如此说:她在年轻时受堕胎支持者利用,被塑造为不许堕胎的受害者,但是后来的她对于以她为名的法令造成超过五千八百万孩子死亡而感到非常懊悔。

 

法兰克神父也表示诺玛希望反堕胎运动者继续争取生命的权力。在今年一月份举行的反堕胎游行时,诺尔玛要我代她向所有参与游行者问好,告诉他们在这场保卫生命的争战中一定要坚持不懈,我们已经胜利在望了。他补充道:我很遗憾当我们终于可以看见这个国家废除堕胎合法法令时,她已经不能够跟我们一起庆祝了,但我知道她正在关注。

 

结语

 

自上个世纪五十年代起,美国开始逐渐背弃其立国之本的基督教信仰,各种以人为本的思潮蠢蠢而动,如同夕阳西下、夜游虫子纷纷出没。其中一个代表,就是女权运动。当然,争取上帝授予女人的权利,不但无可厚非,还应该被鼓励支持。但问题是,女权运动倡导和要求的不少事情,不是单单对抗政府的政策,而是直接对抗上帝的命令。好像当初人类之母夏娃选择抛弃上帝的智慧和标准,高举自己的智慧和标准,犯罪离弃上帝,并且引诱丈夫亚当犯罪一样。其中一项要求,就是堕胎合法化!

 

1959年,美国多个州提出堕胎合法化的要求风起云涌。1968年,科拉拉多州,加州,北卡,奥立根(Colorado, California, North Carolina and Oregon)等四州修改堕胎法,容许某些特殊情况下的堕胎。1969-1970,其它十几个州也步四州的后尘。

 

1973年,美国最高法院借助对Roe v. Wade 以及Doe v. Bolton 两个案子的裁决,全面地通过了堕胎合法化。刚刚过世的69岁的诺玛,正好在该事件中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堕胎合法化只是美国离弃上帝的浪潮中的一个巨浪。

 

感谢上帝,诺玛认罪悔改,回到上帝的家里。希望更多的人能够像诺玛一样,回归上帝,尊重生命,以上帝的标准为标准,以上帝的智慧为智慧,免得上帝的震怒临到我们!

  

本文资料来源:

1. BBC 中文网:http://www.bbc.com/zhongwen/simp/world-39019112

2. “风传媒:早年推动堕胎合法化,晚年力挺反堕胎》美国女性堕胎权传奇人物罗伊69岁病逝簡恒宇20170219http://www.storm.mg/article/225424

3. 基督教媒体BCNBreaking Christian News Norma McCorvey, The"Jane Roe" of Roev. Wade Who Became Pro-Life, Dies at 69: "It Was the BiggestMistake of My Life" http://www.breakingchristiannews.com/articles/display_art.html?ID=20583

 

晓勤 现居美国中西部。

雨林 现居新加坡。

=========

您若有任何问题,可以直接回应或评论。“生命季刊微信平台牧师团将为你解答疑惑。

生命季刊微信公众号:cclife2013g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