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 On]  |  [Register]  |  Gmail  |  yahoo!mail  |  hotmail  |  qq  |  雅虎天气  |  本页二维码
信仰通信
2016/7/29 15:58:52
读者:4399
■康来昌

生命季刊 总第17期 2001年3月

通信之一
 
XX
 
    你们好,谢谢一直寄给我生命季刊,我很喜欢,也为你们祷告,求主继续赐福。常想写信给你们,一则忙,再则觉得也许出于人意,安静为宜。这两天有点空,写几句,求主鉴察。
 
    我相信神对你们的带领是美好的,你们走的路也很对。十字架的路就是因信称义的路,是到天国的小路;找著的人少,找著了又回头或走偏的很多。感谢主对你们的保守。
 
    我看教会历史,包括这两百年西方教会史和这40年国内外(包括大陆、港、台、星等)神学院的发展,好像有个模式,就是热心爱主,有心事奉的人,一到神学院,尤其是到了“进步”的神学院,就开始堕落。这十年来的情形尤其令人担心。百年前,新派的旗帜鲜明,他们不信童女怀孕,死人复活等基要真理。所以也好,起码知道他们在搞什么。自从巴特以后(因此我从极敬佩巴特到极反对他),神学界大变。现在新派和福音派愈来愈接近,问他传统信仰,他都说信,可是再深入了解,发现全不是那回事。比如,以前新派会否认只有信耶稣才能得救,现在他们会说信耶稣才能得救。这很对、很好啊!可是再深入了解,原来他们认为一个虔诚拜佛的人,正是“不知不觉”地信耶稣(这里面很复杂,我只是举个例子)。大名鼎鼎的德雷莎修女,和大多数梵蒂冈二次会议后的神父都有此特色。
 
    一些有名、有学问、有口才的神学家(自称福音派的),常作这种挂羊头卖狗肉的事。为要争取信徒奉献时,讲一些很属灵、很传统的道,到“学术刊物”上发表文章时,又“进步”起来了。只求主给你们警惕的心。套句毛泽东的话,“变修”是潮流,这股潮流难反(毛有一点理想主义的色彩。我也讨厌有点困难就灰心的投降派、迎合风向的墙头草、腹空嘴尖的山中笋、及没有原则立场的修正主义),求神给我们最大的信心,最真实的谦卑,对神最深的渴慕和依靠,最彻底的舍己爱人,最恒忍的用功(包括读书)。(Journal of the Evangelical Theological SocietyVol. 43No. 3Peter JonesDavid Allen的文章很好,可以看看。你们附近的Trinity有些好教授,像Wayne A. GrudemD. A. Carson,有需要可找他们。)
 
    我很不喜欢写这种批评别人的信,我绝对只是个蒙恩的罪人,太多错误,太多亏欠,太多无知;但是,我们不能“谦卑”到否认真理,“爱心”到爱主所恨的人(启示录2:6),求主帮助我们。
 
    主偕!
 
    康来昌敬上
20001227
 
通信之二
 
XX
 
    我从小在教会长大,一直知道并经历神真实的慈爱与圣洁。我信圣经是神可靠的话,信徒是蒙爱的儿女。可是又觉得圣经晦涩、错误颇多,信徒愚昧、罪恶甚大。自由神学不吸引我,因为他们离经叛道太明显,而王明道、倪柝声、宋尚节等人叫我又爱又憎,他们生命力强,忠于神,可是太无头脑、无文化。挣扎多年,到大学接触到巴特,立刻被吸引,觉得这是出路,信仰对,又能批判。在台湾念神学时,老师、书籍对巴特的任何微词我都抗拒。感谢主,美国读神学,台湾教神学,看到巴特派其实仍是自由神学。牧会6年,体会圣经的可靠,基督徒的蒙恩,深感自己过去错误可怕,求主赦免。
 
    今天福音派,表面看来复兴(我把基要派、福音派、灵恩派、传统天主教都视为一,因为都有最基本的共同信仰,就是人必须完全信靠三位一体真神在十架上的工作才能得救),但有隐忧。现代诠释学允许人一口两舌,打著红旗反红旗。巴特是使作俑者,他的教会教义学及散著中,反自由神学,高举传统信仰的字句,比基要派还激烈,可是总在关键之处转一下,历史事实就变成历史意义,历史意义就变成了历史意识,可自由发挥。他的最后一书《福音神学导论》有段话妙极了。他说他找到一幅士莱马赫(自由神学之父)的画像,经过一番处理,已恢复得不错,可以挂起来了。真妙,这不是巴特50年来的写照吗?
 
    我不是说自由神学家或巴特一无可取。他们聪明有学问,有许多可学之处(路加福音168说,“今世之子在世事之上,较比光明之子,更加聪明。”),但大方向错了。巴特是惊人的天才,惜他心持两意(正如他既要维持原来的婚姻,又把红粉知己的女助手搬到家里),想保守圣经信仰,又要把卢梭、康德、费尔巴哈这些人纳入基督教(他的《19世纪更正教思想》明言此事)。士莱马赫和现在所谓文化基督徒(我觉得他们既不懂文化又非基督徒),也有宣教之心。士氏提出来的理论,是希望给蔑视正统信仰者看的,文化基督徒希望让文化界重视基督教,动机可能高贵,但让步太多了,“凡希图外貌体面的人(被学术界重视),都免强你们受割礼(接受非圣经思想),无非是怕自己为基督的十字架受逼迫。”(加拉太书6:12)。求主赦免我的自义。颂
 
    主偕!
 
康来昌
2001315
 
 
 
康来昌 台北信友堂牧师,台北中华福音神学院兼任教授。

 

 

---------------------------------------------------------------------------------------------------------------

    本刊保留所有文章及图片版权。欢迎转载。转载本刊电子版文章时,敬请注明文章转自www.cclifefl.org,并请注意在转载时,不得对本刊文章进行任何删改。本刊的印刷版(Printed copies)图文并茂,印刷精美,欢迎个人或团体订阅。请参考回应单。若需书面转载本刊文章,请先征得本刊书面许可。

    本网页由生命季刊设计维护,请尊重本刊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