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 On]  |  [Register]  |  Gmail  |  yahoo!mail  |  hotmail  |  qq  |  雅虎天气  |  本页二维码
cclife
见证:明知这路是十字架的路……
2016/10/20 11:28:48
读者:3602
■惠筌

生命季刊 总第17期 2001年3月

 

(图片来自网络。请击点关注“生命季刊”微信cclife2013gmail,您将会每天收到生命季刊播发的文章)

 

传道人札记

 

/惠筌

《生命季刊》17期

 

 

去某地聚会。

 

主日上午,我宣读了罗马书13章11节到13节的经文。按正意分解之后,有人来与我争论,并说明他的身份是公会的会友。面对数百信徒的会场展开针锋相对的大争辩,众同心人都为我捏一把汗。争辩的问题很复杂,渐渐地我们的争论集中到关键问题上了。

 

那人说:你说黑夜已深就是黑暗掌权这句话怎么解释?教会是神的子民,怎么会在黑暗权下?

 

我回答说:凡不行在神话语中的就是行在黑暗中,主就是真光,凡追求主的才是在光明中,追随世界的就是在黑暗中。

 

他又问:黑暗怎么会掌教会的权?

 

我仍以和平的态度面对这些不友好的责问说:撒但不甘心自己的失败,竭力引诱神儿女偏离真道;所以这节经文的下一句说:我们当脱去暗昧的行为,戴上光明的兵器(罗马书13:12)。

 

他说:基督徒戴什么兵器,与谁争战?

 

面对他的质问,我尽力再忍耐说:以弗所书6章11节记着:要穿戴神所赐的全副军装,就能抵挡魔鬼的诡计。从这节经文可以证明,黑暗权势与魔鬼是相关的,信徒是血肉之体,有各样的软弱,撒但会趁信徒体贴肉体之机来引诱我们;人为肉体打算的时候,就会被魔鬼诱惑,魔鬼就支配信徒去作神不喜悦的事,支配二字本身就是权势之意,撒但之灵充满人间,人类为肉体活着,不肯听从神的话,自然被撒但奴役。神让我们戴上光明的兵器,是要抵挡撒但的权势。

 

他说:莫扯远,单说什么是光明的兵器?

 

我回答说:要穿戴神所赐全副军装,用真理当作带子束腰,主就是真理,主的救赎就是真理,跟从主走十字架的道路就是真理。把救恩当作头盔,就能灭绝恶者一切的火箭,这就是兵器。信徒不是与属血气的争战,乃是与空中属灵气的恶魔争战,兵器并非真枪实刀,是靠主耶稣受死复活得胜有余的大能。持守信仰的纯正,就是认定跟从主走十字架的道路,我们既然靠主得生命,也当专一跟从他,绝对顺服神的旨意。我们若为肉体活着,就必看环境,就会失去跟从主的力量,就会失去遵行神旨意的信心。我们凭信心仰望神不看环境。听人的声音,主的道就遵守不住,我们专一听从神是应该的,因为神才能救我们。

 

晚上七点钟,有一对夫妇开吉普车来接我去另一个地方聚会,走下车才知道是县城基督教堂。我明白来教堂聚会的信徒们都渴慕听真理。我走进门就看见座位已经满了,信徒们都以友好的态度欢迎我。我求主给我当说的话语。走上讲台,我直截了当问会众:大家说谁是真理,回答对了,我给大家读圣经,答错了,请教诗歌的肢体上来领唱诗。

 

会众齐声答:主是真理,圣经是真理。

 

我微笑说:大家都认定主是真理,今天晚上咱就讲主是真理。会众都很响应这个话题。

 

我指着讲台说:这里的讲台我从未站过,它被一双手紧按着,被一双眼睛紧盯着,我讲主是真理,就会被那一双手推出去。今天承蒙您众位的呵护把我接来,我就放胆与大家讨论一次吧。只听台下有人说:你只管放心讲。

 

祷告的时候,众信徒心情都很激动,求主作工,将真理讲给他们听。

 

八点钟,我奉主名读约翰福音第4章1至14节。有人要求再重复念一遍。我就说再从第10节念起:

 

“主耶稣回答说:你若知道神的恩赐和对你说给我水喝的是谁,你必早求祂,祂也必早给了你活水。妇人说:先生没有打水的器具,井又深,你从哪里得活水呢?我们的祖宗雅各,将这井留给我们,他自己和儿子并牲畜也都喝这井里的水,难道你比他还大吗?耶稣回答说:凡喝这水的还要再渴。人若喝我所赐的水就永远不渴,我所赐的水要在他里头成为泉源,直涌到永生。

 

几节经文念完就有人问:主耶稣说这几句话是对谁说的?我反问说:请大家说说吧。这时有多人回答:主说这话是对撒玛利亚妇人说的。我微笑说:要单对撒玛利亚妇人说的,咱们就不用讨论了。会众都说:你只管讲解出来吧,我们常听圣经局限在那个时代,你今天就说说吧。

 

我接口说:主耶稣说的话若局限在那个时代,我们这一代人就没有得救的指望。主单救那个时代的罪人吗?主不拯救末世的罪人吗?主对撒玛利亚妇人说的话是关乎得生命的问题,主说:人若喝赐的水就永远不渴,这句话就是指着主自己说的,有了主就知足了,古圣先知都从主得着满足。

 

这时有人问:什么样的人喝了主的水不渴?什么样人喝了这井里的水还要再渴?

 

我回答说:举个例子说明吧,有一病人信主之后得了平安,对我说:原来我在政坛上升了还想再升,作生意之后富了还想再富,现在你传讲耶稣给我,我从主得了永生就知足了,不再想地上的升官发财了。我对他说:你从前喝地上的水,喝了还渴,今天你喝了主的生命水就不会再渴了,这是主的话应验在你身上了。

 

我问会众:我举这例子合适吗?能明白吗?会众都答:听明白了。

 

我又问会众:哪位信主之后仍不知足,请举手来。有一人举手。我说:你是为病信主吧,病还没完全得释放吧?他点头说是。我说:主是永生的活神,让你病得痊愈是容易的事,可是你当明白,主不是单来救肉体的,若单救肉体就不需钉十字架,主来是救罪人灵魂的,你不是罪人吗?你不需要这位灵魂的救赎主吗?为什么单为肉体求平安?主说:你们求我的国和我的义,肉体所需要的就是不求主也要加给你们了。主这话你能接受吗?你能接受,主的平安就临到你。

 

他走前来说:我信主两年常来听道,从来没听见这道理。从今日起,我专一追求得主的国。

 

我又说:主是真理,主是生命,凡接受主作自己的救主者,就从主得生命,所以我们该仰望主是自己灵魂的保障。主又是道路,凡想到天国去的,必须听主的话跟主走,背十字架跟从主的道路,才是归回天家的正路。总之我们每一个得主救恩的人,都当以基督为中心,完全顺服祂。撒玛利亚妇人认识了主是生命的主,就撇下水罐子到城里传扬这位主,她的灵被主唤醒了,就不畏惧就不看环境,也不顾虑传扬主会得什么后果。从主对她的话中,她认识了主就是独一的真神,只有信主才有指望。你认识了这一位独一的救主就来跟从祂,你就不怕恶劣的环境,你就不怕为了信主有什么后果。你认识了跟从主必需舍己,你就不会再为肉体活着。有一等人,虽然信了主,却不认识主是生命的主,依然为肉体活着,只求今生的平安,仍活在罪中,这等信徒何等可怜!

 

今天摆在大家面前的有两种待遇:一是受苦,为跟从主而受苦;二是享乐,是在主之外的享乐。跟从主会受苦,为主作见证会受苦;不为主作见证,不跟从主就不会为主受逼迫。但我们今日为主受苦是暂时的,转瞬就要进入神的国度,那将是永远的平安喜乐。今天的信徒中,也有许多人识不透神国的奥妙,识不透主是道路真理生命的真意,这等信徒不肯伏在神面前接受神话语的约束,不肯来主前接受主的教训,这等人心中没有主的话,就是行在黑暗中。主的话是我们脚前的灯,路上的光,不信主的话就是属灵的瞎子。

 

十点钟,我讲完后,在后台休息室中,多位执事把他们的决定说给我听。有一位郑重地说:我们这个教堂决定请你每个主日来讲一节课,你家距这80多里,有爱主的弟兄是开车的,他每个主日早上五点钟去接你来讲第一节课,这位弟兄就是今晚去接你来的那位,你不要推辞。

 

听他这样说,我心中即出现“荣耀”两个字,每个主日有吉普车专门来接我去讲道,太荣耀了。然而我明白,18年来,我所讲的所传的,所受的苦所走的路,都与这种属世的“荣耀”无缘。我高举的是十字架的旌旗,我若接受这个请,就把这县的家庭教会带进这个教堂里来,已经建造在石上的教会根基要被拆毁,重新建在沙土上了。我若把跟从主的信徒领进来,被不信派同化,我一个见证主真理的人,就成了巴兰之徒,因贪爱巴勒的卦金而把神的选民陷在罪里了。哦,我的主,我今日情愿持定真理,放弃这个荣耀……

 

那位弟兄诚恳的问话打断了我的思路。我说:你们听见我今晚上讲的什么主题,18年来,我专一讲主是道路真理生命,讲跟从主背十字架的真理,这是主给我的托咐,站在这讲台上是行不通的。你们若真心要跟从主渴慕真理,就离开这所房子去清心地寻求神,不受人的辖制,完全被主掌管自己,灵必得释放。今晚上咱们读了约翰福音4章1至14节,现在再说21至24节:你们拜父不在这山上,也不在耶路撒冷,那真正拜父的要用心灵和诚实拜祂;因为父要这样的人拜祂,神是灵,所以拜祂的必需用心灵和诚实拜祂,我们跟从祂的人是该从宗教团体中出来,进入心灵的事奉中,用灵来拜祂,用生命来事奉祂,才讨神的喜悦。

 

众位接受了我的话,我们就流泪祷告,在爱心中言别。那地的家庭教会日益复兴,我完成了主的使命,引那些爱主的弟兄姊妹认识了真理,也胜过了属世荣耀的挑战。主让我持定在的真理上。此后,主没有给机会再去讲道,主的真理已经印证在他们心中。

 

 

某年春天,家乡教会派一弟兄来接我回去聚会。中午吃饭的时候,我对儿子说:你给伯伯夹菜,因伯伯第一次来咱家不敢吃。

 

那弟兄听我这话就说:妹子,我是你娘家教会的弟兄,也和你娘家哥哥一样,为什么让孩子称呼我伯伯,应该称呼我舅舅才对。他一席话说得我两行热泪,因着信主才有娘家长兄,因着主,儿子才有舅舅。我儿童时代天天作梦想有一个哥哥。

 

他接着说:你不喜欢让孩子唤我舅舅吗?我从小是孤儿,没有亲人,做梦都想有个亲姐妹。他眼眶里涌出泪水来,又道出可怜的童年。

 

我说:巴不得有个胞兄,这是我30多年梦寐以求的。孩提时代没有长兄呵护,常受大孩子欺负,那伤痕刻在心中泯灭不了,今日因着主得到众多弟兄姊妹的爱是主的恩典。

 

家乡教会复兴了,这一份兄妹情也更加深了。他无同胞姐妹,真把我当胞妹对待。他是热心爱主的弟兄,一股火热的力量只愿为主发出,有奉献的心志,也赤胆忠心。

 

有一年他给我写信说:某人来让他安排容纳万人的场地,要广传福音。他问我该如何做,请给他一些意见。我回信给他说:凡事借着祷告,寻求神的旨意,不能走在主的前面,关于某人让你安排万人大会场的事,我不赞成,因为那人没有信心根基,他对主很陌生,不能轻易听从他的话,免得走错了路。况且家乡教会正在初期,你该领信徒安静学道,不该把初信的信徒暴露在外邦人面前,该像雅各一样,按着孩子们的力量慢慢前行。我又说:是主让你这样做主必负责,是人让你这样做,他不能负你责,所以要寻求主的旨意。

 

他接到我的信就安静下来。数日后,那人又去找他,他经不住美言劝诱,就听从那人的话找政府要求借用体育场作传道的会场。结果工厂开除了他的工职,一家四口人生活无着,生活的艰辛令他心灰意冷,只好携妻子儿女回农村去度日。众信徒都讨厌他太张狂而远离他。他欲哭无泪,爱主的心就一落千丈,全家人从教会中消失了。

 

十几年后在某市见面,他流泪说:妹子,哥不听从你的劝告是个大错,你写给我的那封信我保存了十几年。当初若听从你的劝告,就不至于被工厂开除,不至于全家少吃无喝,十几年来我无脸去见你,也就失去了你为我找的工作。

 

他又对我说:几年前来这城市谋生,找不到工作的时候有两个公会的人助我找份工作,我和你嫂就去会堂聚会,后来受他们重用,我得他们许多帮助。

 

哦,一错再错。是谁把热心的传道人拉下水?是谁诱这热心为主的人偏离正路?是谁让他安排万人大会的聚会场?是谁让这位热心为主的人从真道上滑坡?是谁让他跌在属灵的漩涡里不能自拔?谁能挽回他的属灵损失,谁能拉他归回主的正路?绊跌人的人有祸了!我为主家失去一位热心的传道人而痛心,为教会失去一个忠心的传道人流泪不止。

 

一年后,我有负担去挽救这位弟兄,当我去见他的时候,才知道他竟为了生计而已死心塌地待在“会堂”了。他关心我的生活,我关心他夫妻的属灵光景。他诚恳地说:妹子,你嫂嫂常对我说,该给妹找份工作。我二人天天牵挂你,不知你怎样生活,你身体不好,服装生意倒台难作,孩子的婚姻也到了年龄,你该在何处安家?我明白传道是你最拿手的职业,如今我在会堂已有身份,可以介绍你去讲道,为你争取一份工资,每个月去讲四堂课,再有为病人祷告的爱心,就可拿到月资两百元,你自己的生活就有保证了……

 

我打断他的话说:哥,你和嫂嫂的爱心妹子领了,我今天是为你二人的灵命而来,我和教会同工都盼望你二人再回到咱自己的教会中去。这“会堂”不是咱的教会,那不是你的家,你是寄人篱下,总有一天该归回主的教会。不如早点回家,咱还去同心服事主,用心仰望主来的日子。你二人从前是爱主又忠心的传道人,被异教的人害苦了,我代表教会来接你俩回去,回到有主同在的真理教会中去,众同工都在主家,唯有你们在外边,我们好痛心。

 

我哽咽得说不下去了,他夫妻也流泪了。沉默半小时之后,他夫妻仍坚持我去公家的会堂作传道人,好挣得一个生活费。我流泪谢绝他的爱心。我不死心,相信主总有一天会把属于主自己的浪子召回,愿主作他自己的工。

 

 

宗教主席(编者按:有些地方的信徒习惯上称“三自会”主席为“宗教主席”)的醒悟,叫我再次感受主的恩是何等长阔高深,也叫我再次思想到神的爱是一生之久,神的怒气在眨眼之间消失这句话。主的丰恩终于唤醒了这个瞎眼领路的人。

 

那天,有一信徒来我家中说:今天终于见到你,我的任务就完成了,是宗教主席派我来接你的,他天天哭着要见你,天天呼唤你的名字,他病重急切要给你说说心里话。

 

哦主,将残的灯火你不吹灭,背逆顶嘴的百姓你不弃绝,偏行己路的你要寻回。

 

午后丈夫骑车送我去看望昔日要治我于死地的宗教主席。来到他病榻前,看见他的时候,我心中涌出了无法言喻的苦酸。没等我开口说话,他就老泪纵横,颤抖着两手来抓我的手,大哭说:孩子啊,大伯不是人,害你受苦太大,我无力偿还给你的亏欠,无力还你一个健康。我好惭愧,我罪太大。那哭泣的确出自一个痛悔的心灵。

 

此刻我仿佛看见主的恩手正抚慰我的伤疤。我说:大伯,走天路历经属灵大争战,跌倒是难免的,神爱你不让你再沉迷不悟。现在来追随主还不晚,你作领袖的醒悟过来,就领众信徒归回主的正路吧!他又大哭说:孩子啊,大伯不是教会领袖,不配得这个称呼,你才是教会的领袖,你舍生忘死、为主受苦,保守教会不肯出卖一个信徒,不揭发要治你于死地的人。他拍着自己的头痛哭,哭一阵又说:你宁肯自己受大苦,不肯对付我们,你是咱县的教会领袖,我白享主恩,不配当领袖。他这一番话勾起我桩桩件件辛酸往事。

 

作教会领袖是带头遵主命令,是带头为主舍己,是走在众信徒的前面、高举十字架的旌旗、又踏踏实实走十字架的道路的人。教会领袖决不能苟且偷生,不能与世界通融,不能放纵私欲,不能在主之外贪恋。我陷入沉痛的思索中,泪水再次模煳了眼睛。

 

这时又进来十多人,都是昔日控告揭发我的人。我的到来令众人惊奇。有一人说:想不到你会来,我们都说你不肯来。我说:怎不肯来?你们都是主的仆人,凭这一条我就该来看望。这句话说得众人羞愧满面。有一人说:我们都是你的叔辈,却像豺狼一样对待你,惭愧呀。你不以恶报恶,尽力保护我们,令我们无地自容,孩子啊,叔辈们该跟着你信主,多年来我们都无颜去见你。

 

我说:主试验咱们的工程,是让咱认识自己,放下自己,专一来顺服神。我不怀恨你们,盼望你们作体贴主心的牧人,领教会归回主的正路。咱们受主重托领信徒去见主,任重道远,咱该谨慎前行,让主执掌教会主权,待主来之日必不至羞愧。

 

宗教主席又哭着说:咱的路走错了,十年来等于没有信主,这十年不被主记念。他又说:七九年这孩子说咱的路不对,十年后我才知道咱的路就是不对,且离主太远了,从今天开始,要脱离人的权势的辖制,专一寻求主。他又对我说:主让我活着,我跟着你信主,主接我灵魂,我就把教会交给你,你配当全县教会的领袖。他说这话是诚恳的,是一把鼻涕一把泪说出来的。又一位接口说:今天开执事会,商议接纳你去堂里讲道。屋中的人都表示欢迎,都说愿意虚心听。

 

我说:让我上教堂讲道这不重要,重要的是咱各人要立定心志跟从主,若一半为肉体,另一半为主,让主之外的来掌握咱的人生,这是不合宜的;必须泾渭分明,决不能合,惟主能掌我们的主权,主看我们追求明白的心意,愿意顺服才放心,才把属灵的事工托付给咱。否则虽大发热心,主不托付也就无能力领人归主。作领袖的要用生命来影响信徒跟从主。

 

这番话说得屋中人张口结舌,老传道人从床上挣扎着坐起来说:孩子,你今天就讲几节圣经吧。我也被主感动,就说:读以西结书吧。屋中人都很乐意,就拿来圣经。我读以西结书33章1至7节,又读34章1至10节。读完了,我请大家同心祷告,各人从主的话中领悟。祷告之后,我又读马可福音第9章,主耶稣问门徒议论什么,门徒不作声,因为他们在路上彼此争论谁为大。耶稣坐下叫十二个门徒来说:若有人愿意作首先的,他必作众人末后的,作众人的佣人。

 

我读完了这几节经文,说:在位的都是传道人,会明白这几节经文的意义,知道作教会领袖的该怎样行。我该说的只有一句话,作教会领袖该持定圣经真理,主耶稣自己走出一条归回天家的路,让我们步的脚踪,教会的领袖应坚定在主的真理上,坚定在主的十字架道路上,在持守圣经原则的基础上作领路人,且是体贴主心的领路人,事事寻求主的旨意,这样就可得教会领袖属灵位分。众人都以这话为美,都同答阿们。

 

我的泪水又涌流,宗教主席又大哭,众位传道人都擦眼泪。这样的场面是我想不到的。七九年以后,为真理争得你死我活,大动干戈,想不到今日竟能够在一处读神的话语。这是主耶稣的得胜,是主的真理得了胜。

 

惠筌 中国大陆传道人。

=================

如果您是在朋友圈中看到这篇文章,请点击手机屏幕的右上角,然后查看公共帐号,点击关注即可。

您若有任何问题,可以直接回应或评论。生命季刊公共微信平台牧师团将为你解答疑惑。

生命季刊微信:cclife2013gmail

生命季刊网页:https://www.cclifefl.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