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 On]  |  [Register]  |  Gmail  |  yahoo!mail  |  hotmail  |  qq  |  雅虎天气  |  本页二维码
cclife
从拜偶像到悔改信耶稣
2017/7/11 11:15:55
读者:36940
■溪羊

生命与信仰  第32期 2017年5月

 

从拜偶像到悔改信耶稣

 

文/溪羊

《生命与信仰》第32期

 

拒绝和抵挡信仰的时候

 

我是在1997年7月19日悔改信主。和很多中国人一样,我生长在一个拜偶像的环境里,虽然我家里那时候没有摆放任何的偶像,但从小常常看见奶奶和她的伙伴们聚在一起,就是讲哪里的偶像灵验,哪里的偶像会保佑,求什么得什么,她们就会相约一起去那里拜拜。小时候我们住的小区里有一个小小的庙宇,每年都有几次比较大的节期,那时候我们不懂拜拜的事,可是每一次我们都要跟着奶奶,帮着她拿那些献祭的物去那间小庙里拜拜。而那也是我们最高兴的事,因为整个小区变得很热闹,有人为答谢偶像的帮助,就出钱请人来放映电影,而且也有木偶剧看。更重要的是我们又能够改善伙食。

 

而我的父亲是个共产党员,他不相信这些拜拜的事,一直说自己是个无神论者,所以每一次奶奶预备拜拜的祭物,还没有拿去拜偶像的时候,只要他一回家都会先夹起来吃,每次他都会说信神神在,不信神神就不在。他虽然很孝顺我的爷爷奶奶,但每次总是这件事上让奶奶很头大。小时候也有听过关于耶稣的事,因为我外婆家是天主教的,可是妈妈嫁给爸爸以后,她也就嫁鸡随鸡,虽然不会拜,但每次奶奶要拜拜的时候,她都要忙着张罗一些东西。小时候唯一让我看见信主的和拜拜的人不同的,是住在我们这个小区里的一家人,每一次家家户户欢天喜地的张罗过节的时候,他们家门紧闭,他们不吃人家的东西,也不与人来往,那时候我们都认为信教的人很奇怪。

 

我们家先信主的是我大姐。1992年,她在一家幼儿园工作,下班以后,她一有空就会去我舅舅家。有一次她去舅舅家找小表姐玩,没想到在小表姐的床头边看见一本《奔放的生命》,她就随口问了小表姐这是什么书,小表姐说:“这是我二姐硬要给我看的,如果你要看,你就拿去看。我没时间看。”结果大姐拿回来,一个晚上没睡,把那本书看完,第二天中午下班以后,她去找二表姐,问她说,我要信主可以不可以。二表姐没有想到平常向人传福音很难,今天竟然有人是自己送上门来说要信耶稣,当然非常高兴了,她告诉大姐刚好那天晚上她家里有祷告会,晚上可以到她家里去,请教会里讲道的老弟兄带领她接受主。

 

大姐信主以后,就向我传福音。那时候我非常反感跟我讲耶稣,因为每一次都讲我们在神面前都是有罪的人,只有信耶稣罪就能得赦免。那时候我正在读法律,自以为自己懂些东西就很骄傲。我就指着家里面的所有法律书籍问她说,你去找找看我犯了哪一条法律,我这么自由,如果我是个罪人,今天我应该在监狱里,如果我是个罪人,我应该被判刑了,可是都没有。而且从小到大每一个认识我的人,都说我是个好人,是个温柔又孝顺的孩子,偏偏你一信主就说我是个罪人,而且觉得这个耶稣是外国人的神,为什么我们中国人要去拜外国人的神啊,我讲什么他听得懂吗?他在哪里?我又看不见他,他怎么保佑我?要拜当然也拜那看得见的神,这么多看得见的神可以拜,为什么要拜一个看不见的神呢?

 

以后我就对大姐就像对敌人一样,吃饭的时候,看见大姐在祷告,我就说应该谢谢我才对,因为饭是我做的,如果没有我炒菜做饭你要吃什么。我还常与我大姐对着干,每一次看见大姐在房间跪着祷告,我就赶紧去另一个房间烧香拜拜(我们家原本没有偶像,后来我们搬家,爸爸有两个朋友,一个送给他两个烤瓷的观音,一个送大肚佛,爸爸当工艺品摆在一个柜子里,但我却开始把那些当神一样敬奉)。而且每个月初一十五一大早,我都会去我们家附近一间很大、有2千多年历史的庙里去朝拜。后来变成只要有人说哪里的菩萨很灵,我就会带着我妈妈一起去,甚至还教我妈妈要怎么样拜拜。

 

因为拜偶像的事,我与我的大姐关系搞得很不好。1995年9月底,大姐要到香港定居,临走的前一天,我就警告她,离开家之前要将家里一切有关耶稣的书籍、磁带全部弄走,不然的话,你前脚走我后脚就把那些东西全部烧了。大姐原本希望留下那些我可以去看,没想到那时候我的心非常刚硬,她只好连夜叫来弟兄姐妹,将在她房间的那些书和诗歌带、讲道的信息全部拿走。大姐走了以后,我还以为从此以后我们家不再和耶稣有关系了。

 

神拯救的时机

 

大姐到香港十几天后平安生下她的大女儿,50多天以后,因为住在一起的大姑子逼迫她,要她出外工作,大姐只好将女儿送回家来,让我们帮忙带。到这孩子一岁的时候,因为香港政府规定,孩子一岁的时候身份证要换,妈妈就带着这个11个月大的孩子去香港探亲,住了三个月。回来的时候,大姐为她这个女儿预备了几卷诗歌磁带和一本根据圣经写的《奇妙的故事》。没想到神借着这个才一岁多点的孩子,在我们家开始做拯救的工作。这真应了诗篇第八篇,诗人说的神“从婴孩和吃奶的口中建立了能力”。

 

因为我们家人都很爱这孩子,只要她喜欢的我们都会随她做。没想到的是,从香港回来以后,这个孩子每天晚上睡觉、早上起来一定要先听诗歌,早上没有给她听几首诗歌,她就不下楼吃早饭;晚上不让她听,她就一直睁大眼睛睡不着。不管你把那些诗歌带藏到哪里,她都会去把它们找出来。那时候家里有很多流行歌曲的磁带,可是那些歌她不听。为了让她能够安稳睡觉,家人只好将就着她,陪着她听诗歌。而让我最感奇怪的是那本《奇妙的故事》,那是一本儿童版的圣经,用孩子能懂的语言和图画讲述圣经的故事,可是不知道为什么,那时候我不懂这是灵界的争战,我第一次打开那本书的时候,不到5分钟,我的脑袋就受不了,头痛头晕,脑袋一直要低下去;可是书一放下,过不了一会儿,这个症状就没有了,好了。

 

我觉得很奇怪,我看了非常多的书都不会这样,为什么只有看这一本书却会让我那么痛苦、难受呢?人的本性很奇怪,越得不到的就越想得到,所以我就越发想看看到底这是一本什么样奇妙的书,怎么会这样。可是试了几次,每一次情形都一样,头晕头痛难过,后来心里开始惧怕那本书。

 

感谢主,神拯救人用各样不同的方法,做成他美好的事。直到如今,依然记忆深刻,有一天睡觉做梦,梦到自己去到一个伸手不见五指的地方,我不知道那是什么地方,在梦中我还晃动我的手,竟然看不见,我不知道那是什么地方,为什么那里那么黑。可是心里明知道黑,却还是一直往里走。走着走着,突然看见前头有两盏插电的红蜡烛,蜡烛后面的那个雕刻的偶像突然飞起来,说要附在我身上,使我成为一个通神的人。我很害怕,转身拼命跑,告诉它我不喜欢,我也不想成为通神的人,不要找我。可是它却紧紧地在我后面追着我,眼看着快要被它追到了,我也跑不动了,我真的很害怕也真的不喜欢被它附身。不知道为什么在梦中我竟然喊:“主啊你救我。”当我喊这话以后,我回头的时候,看见那个追我的偶像就好像被炸弹炸了一样,炸得粉碎。而天也一下子光亮起来,然后我就跟着一个人走到一个地方,在那里我看见两个鲜明对比的情景,一边是肮脏又杂乱的地方,一边是井井有条,鸟语花香,非常漂亮让人非常舒服的地方。我就对那人说我喜欢这个美丽的地方,不喜欢那个脏乱的地方。结果就醒了,醒来以后我很奇怪为什么在梦中我会喊“主啊你救我”,而不是叫观音或者拜拜的那些来救我呢?

 

这事以后有一天晚上在陪这孩子睡觉的时候,以前她最多听到第三首歌的时候就已经睡着了,结果那一天晚上,她一直没有睡,一直往下听。第一次听到整个诗歌唱完了以后,后面竟然有个带领人信主的祷告。那天我听完祷告,看见孩子也睡着了,不知道为什么我就起来在床边,第一次向这位看不见的主跪下祷告,我说:“主耶稣,我从来不认识你,如果你是真的神,如果你要拯救我们家,你让我们家人都要来信你。不然我家里的人都知道在我大姐信主的时候,反对最厉害的人是我,现在说要信主的人又是我的话,我会很没有面子的。”

 

结果第二天在和妈妈妹妹一起喝茶的时候,我就试探性地询问她们有没有想信耶稣,结果我妈妈说:拜了那么多年了,而且现在也老了,如果要不拜,那就去信我父母的天主教好了。而我妹妹那时候正在谈恋爱,对象家也都是拜偶像的,所以她说不要,信什么耶稣,那是外国人拜的。所以那天晚上我第二次跪在床边说:“主耶稣,不是我不信你,是我家里人都不要,所以我也不能要了。免得我被人笑话。”就这样我就不再有信耶稣的念头了。

 

可是那个月,我不记得是初一还是十五,当我又要拜家中摆的那些偶像的时候,我手中拿着香,刚刚点着的时候,突然心里好像有一个很温柔的声音对我说,“你不是已经在求告主耶稣了吗?为什么还要拜这些呢?”当时我突然感觉害怕,赶紧把香插在香炉上就下楼,一整天都不敢到楼上去。这事以后,过了两个礼拜,大姐的公公又从乡下的教会回到市区的家休息,他就到我们家来看他的孙女。那一天,妈妈在做饭,老爸还没有回家,只好我去泡茶招呼客人,结果他又在那里讲述在乡下教会的一些工作和遇见的事,不知道为什么,妈妈突然过来说,“你不是有在想要信主吗?何不趁着他今天在我们家,就将那些偶像拿掉吧。”结果妹妹也赞同,我不知道事怎么就这样成了,于是他带领我们母女三人祷告,也将我们家的偶像除去。感谢主,那一天我和妈妈、妹妹一起接受主耶稣作我们生命的救主。神真的很奇妙,那天竟然妈妈主动地提出要信主,而妹妹也不再反对,那我当然就顺理成章的“跟着”信了主。

 

神话语的奇妙

 

那一天当我们三个人接受主以后,我大姐的公公就上楼把我们家所有的偶像都拿下来,包括那些香,纸钱,蜡烛等等,装了两大袋的编织袋。那时候我们以为拿掉就可以了,他也因为年纪大,所以有的偶像并没有打碎,就把那些袋子扔在我们家门口的垃圾箱里。没想到第二天早上七点左右的时候,外面有个捡垃圾的就在那里喊叫:“我发财了,我发财了,看看我捡到这么多宝贝东西。”结果周围邻舍以为什么宝贝呢,就都聚集在我们家门口,她们看见那么多的偶像和香、纸钱被扔在垃圾箱里,就觉得是对偶像极大的亵渎,他们围在我们家门口咒骂了一个上午都不离开。我妈妈也不敢出门,我们三人都不知道该怎么办?妈妈说她被骂到心里慌慌的,心脏很不好受。那时候我们也不懂得祷告,不知道该怎么办,而且我也因为拜了那么多年的偶像,说不怕是假的,被人这样辱骂,咒诅,心里面也很害怕。可是非常奇妙的是突然在我心里有一句话(我当时还从来没有读过圣经)“人若因我辱骂你们,逼迫你们……你们就有福了。……你们在天上的赏赐是大的。”这是马太福音5章11-12节里的话。神的话真的是像《以赛亚书》55章10-11节所说的“雨雪从天而降,并不返回,却滋润地土,使地上发芽结实,使撒种的有种,使要吃的有粮。我口所出的话,也必如此,决不徒然返回,却要成就我所喜悦的,在我发他去成就的事上,必然亨通。” 而“人若因我辱骂你们,逼迫你们,你们就有福了。你们在天上的赏赐是大的”这句话是以前我看见大姐在她房间的镜子上贴了一幅八福篇的图,那时候我只看了一次,我就说这叫什么福,简直是傻瓜福,中国人都是讲有钱,有地位,当官那才是福,这个叫什么福。却没有想到我所轻看的,隔了好几年了,这句话竟然那么有力的从我心里出来,带给我安慰。我就告诉妈妈,不需要担心害怕,我心里有话说:“人若因我辱骂你们,逼迫你们,你们就有福了,所以今天这些人骂我们,是因为我们信了耶稣,人才这样骂我们,所以我们是有福的。”我们就没有去理外面那些人,呆在家里和孩子玩,只是中午爸爸回家的时候,说了句你们不拜也不要把这些东西扔在这么近的地方,让人家来咒骂。

 

那时我们什么都不说,但神知道我们的需要。真的非常感谢神,那天下午,神又差派他的使女,我的表姐来我们家,她并不知道我们已经信主,虽然过去她也有和我们讲过要信耶稣,可是我们总是不听,那天她也想再向我们传福音,可是坐了一个下午,她都不敢开口说关于信仰的事,我们也只是在那里聊孩子的趣事,等到快5点钟的时候,她说要赶回家,因为晚上在她家有聚会。在送她走到大门口的时候,我想到早上的遭遇就开口和她说我们家除了我爸爸,我们已经都信主了的事情,她听后特别开心,当天晚上就带我们去她们家参加聚会。非常感谢神的恩典,他垂听我的祷告,也顾念我的软弱,真的拯救我和我的家人,也顾念我的软弱,让我和妈妈妹妹同一天悔改信主。

 

信主以后我们母女三人带着大姐的孩子每个礼拜都一起去聚会。感谢主,信主以后,借着参加聚会和每天的读经,来帮助我,光照我,让我认识自己生命的败坏。以前我不觉得我是个罪人,记得我大姐信主以后,跟我传福音要我信主,那时候我反感她所说的,不信主的人都是罪人。我身边亲戚朋友都说我是个老实人,是个好人。而且我身边的很多人没有信主可是他们也都是好人哪。况且我又没有犯法,我那么自由,想去哪里就去哪里,想做什么就做什么,我哪里有罪?哪有不自由?为什么说不信主的人就是罪人需要拯救?有一次参加聚会的时候,有个传道人讲到,我们人最大的罪就是不信神,他用一个很浅显的比喻讲到,如果我们有儿女,我们的儿女每一天回家吃喝,享受父亲所有的一切,可是却跑到隔壁,叫别人父亲,我们会称这样的人是个逆子。他说,我们人就是这样,我们每一天都在享受神所赐给我们生命所需要的一切,可是我们却不把他当作神来敬拜,反而用自己的手去雕刻偶像来拜,这是我们人最大的罪。以前我不觉得拜偶像是罪,我也从来没有为每天所享受的阳光,雨露,生命所需的一切感谢过神,我以为这一切就是这样,本来就有的。那天我知道我每天享受上帝许多的恩典,可是却拜许多的偶像,得罪了赐我生命气息的神。还有,我认识到我虽然没有触犯国家的法律,可能在人前还是个人人认为不错的好人。但是我所行所做的一切,在这位圣洁而公义,鉴察人心的神面前,却是污秽不堪。因为我的内心充满罪恶,我也会恨人,会有嫉妒,虽然表面上对人不错,可是内心却又是另外一套。别人看不到我内在的问题,可是神全然知道。如果有一天把我内心所思所想,像电影一样放在人前的话,我就会无地自容。虽然在人前我算是个好人,可是神怎么看我呢?在神面前自己知道,我确实无善可陈。我想到我那个二表姐在向我传福音的时候,对我说,你人这么温柔善良,你看看那些拜偶像的人,他们有的人心肠不好,常常会一边拜拜一边咒诅人,你应该要来信主,信主的人不敢这么做。那时候,我虽然嘴巴没说什么,心里却想着,我一定要做个拜拜的好人给你看看,免得你们说拜偶像的人都是坏人,信主的人是好人。那时候我骄傲地以为我能够靠自己做个好人,却不知道“立志为善由得我,只是行出来由不得我。”人没办法靠自己或者修行就能行出善来。记得有一次夏天去拜拜的时候,看见一群修行的人刚刚念完经要离开的时候,其中有个上了年纪的老人家,因为她在收拾自己东西的时候,手脚比较慢,那些人很快收拾好就都离开了,只剩下她还在那里收拾,等她收拾好的时候,发现房间里的风扇都没有关,可是大家都走了,那老人家就骂骂咧咧用闽南话说“有性命用风扇,没性命去关掉。”那时候我很震惊,一个修行的人刚刚念完经,怎么就又用口在那里咒骂人呢?信主以后,我知道人真的没有办法靠自己行出善来。但是感谢神,靠着我的主耶稣基督就能够行神所要我们行的善。

 

感谢主,施恩拯救我这个罪人,以前我走在一条灭亡的道上,就像我做的那个梦一样,那时候我是走在黑暗的路上,明知道黑还一直往里走。但神将我从黑暗的光景中拯救出来,使我今天能够行走在光明又有美好盼望的生命道上,成为上帝的儿女,君尊的祭司。“我拿什么报答耶和华向我所赐的一切厚恩?我要举起救恩的杯,称扬耶和华的名。我要以感谢为祭献给你—我生命的主。

 

溪羊  来自中国大陆, 现为师母,在美国牧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