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 On]  |  [Register]  |  Gmail  |  yahoo!mail  |  hotmail  |  qq  |  雅虎天气
cclife
十字架与事奉
2016/8/3 10:57:16
读者:4141
■陈宗清

生命季刊 第19期 2001年9月

 

 

十字架与事奉

 

/陈宗清

《生命季刊》第19

 

我是从台湾来的。昨天晚上,边伯伯说,他希望从大陆出来的这一群弟兄姐妹当中有更多的人能够作教导、作培灵的工作。我高中的时候就把自己奉献给主。那个时候我就非常的渴慕,热切追求属灵的事,常常祷告。那个时期正是文革的时候,也就是60年代的末期。当时我开始为中国大陆祷告。我没有想到,经过了十几年之后,我八五年到北美,开始接触很多中国大陆来的弟兄姐妹、朋友,并且可以有机会服事他们。那是我60年代的末期没有想到的事。

 

我和内人良淑,是八五年结婚的。我们在很短的时间内(第二次约会),就决定要结婚了,后来我们就禁食祷告。那个时候,陈师母是作台湾校园杂志的主编。当时她编一期杂志叫做贴近苦难的胸膛。那一期主要是报导中国大陆经过了几十年的政治运动之后,教会所受的苦难、创伤、打击。禁食祷告那一天下午,我们看了校园团契所制作的幻灯片之后,我们心里充满了许多的感触。于是带着沉重的心情,为中国大陆为福音受苦受难的主内肢体,主内同道,在那里祷告。我实在是没有想到,今天我会站在这里,我们大多数的弟兄姐妹是来自中国大陆。其实我常常没有这种文化隔阂的感觉。虽然很多人听我的口音,知道我不是从中国大陆来的。

 

对于我们所有被主所救赎的儿女来说,我们第一个身份是“基督人”,然后才是“中国人”。当我们认识我们是基督人的时候,我们的爱,一定会越过文化的藩篱,会越过种族的藩篱。我们不但爱我们自己背景的人,我们也能越过那个文化的藩篱,爱其他文化背景的人。为什么我们能够爱这些不同背景,不同种族,不同语言,不同文化的人?因为我们首先是基督人。因为我们是基督人,所以我们体贴耶稣基督的心肠,我们体贴上帝的心肠。祂是天上的父,祂是万族的父,祂是万族的元首,祂是万族的创造者。在这样的前提里,我们扩大我们爱的容量,我们扩大我们信心的容量,我们扩大我们事奉的容量,我们扩大我们属灵的眼界。在这样的里面,我们学习来事奉那为我们舍身流血的耶稣基督。

 

我读大一的时候,读到边伯伯的那一本非常出名的《献给无名的传道人》。那是三十几年前的事情。1970年,我读到这样的小册子,我的心被震撼。我刚刚出来事奉主的时候,是在台湾的乡村。有一些人不太了解,为什么我会选择在乡村服事。因为当时对我来说,最偏远的地方就是台湾的乡间。当我们学习爱的时候,爱一定带来挑战,带来创伤,爱一定带来许多我们意想不到的折磨。而在这样的学习里面,我们认识什么是十字架。在这样的学习里面,我们认识什么是十字架的爱。

 

今天早上我们的题目是十字架与事奉。我们知道葛培理牧师大概是全世界最出名的基督教的传道者。几年前,在一次电视的节目里面,葛培理牧师承认,他过去几十年的布道事工是失败了。为什么葛培理牧师说他的事工失败了?我们不敢作任何的评估。我们是何等的渺小、有限,何等的不配。但是葛培理牧师说他的事工失败了,他的意思是说,他的事工没有带来美国教会普遍的复兴,没有带来美国社会整个属灵的觉醒和道德的提升。我们看过去这几十年,美国的社会是每况愈下,道德越来越颓废。我们看到有许多敌对神的事情发生,很多的现象、风气,是跟圣经的真理背道而驰。所以,葛培理牧师很感慨地说,我的事工失败了。

 

今天早上,感谢主,当我们要跟随主,当我们觉得要一起背起十字架来跟随主的时候,我们可以一起透过圣经来学习,从圣经的角度、从神的角度来看,什么样的事奉是真正讨神喜悦的事奉。我想从葛培理牧师的感言、反省,我们可以得到很大的启发。

 

我们今天早上看两处圣经。第一处是在以赛亚书第6章第18节:

 

当乌西雅王崩的那年,我见主坐在高高的宝座上。祂的衣裳垂下,遮满圣殿。其上有撒拉弗侍立。各有六个翅膀。用两个翅膀遮脸,两个翅膀遮脚,两个翅膀飞翔。彼此呼喊说:圣哉,圣哉,圣哉,万军之耶和华。祂的荣光充满全地。因呼喊者的声音,门槛的根基震动,殿充满了烟云。那时我说,祸哉,我灭亡了。因为我是嘴唇不洁的人,又住在嘴唇不洁的民中。又因我眼见大君王万军之耶和华。有一撒拉弗飞到我跟前,手里拿着红炭,是用火剪从坛上取下来的。将炭沾我的口,说,看哪,这炭沾了你的嘴。你的罪孽便除掉,你的罪恶就赦免了。我又听见主的声音说,我可以差遣谁呢?谁肯为我们去呢?我说,我在这里,请差遣我!

 

第二处的经文在罗马书12章第1节和第2节:

 

所以弟兄们,我以神的慈悲劝你们,将身体献上,当作活祭,是圣洁的,是神所喜悦的。你们如此事奉,乃是理所当然的。不要效法这个世界,只要心意更新而变化,叫你们察验何为神的善良、纯全可喜悦的旨意。

 

我们要谈十字架与事奉,除非我们先认识什么是事奉,我们才能知道,为什么事奉和十字架有不能分割的关系。或者说什么是讨神喜悦的事奉,除非那个事奉是在十字架的灵里面来事奉。我们先从罗马书12章这里看起。当保罗写这两节经文的时候,我想他心中有一幅图画,那一幅图画就是旧约祭司的献祭。利未记第6章记载了祭司怎样在神面前献燔祭。那个燔祭献在祭坛上,从早上一直到晚上,火在那里焚烧。火为什么在那里焚烧呢?不但是有柴在那里,而且有燔祭在那里。所以圣经告诉我们说,那个燔祭在柴上面,焚烧、焚烧。从早上一直到晚上,二十四小时,圣经告诉我们说,坛上的火是不能熄灭的。

 

为什么坛上的火不能熄灭呢?就是因为神所喜悦的祭,就是全然焚烧的祭,是不能中断的,不能有片刻休息的。意思就是说,我们对神的奉献是百分之百的,是时时刻刻的,是不能中断的。所以当保罗写罗马书的时候,保罗想到旧约祭司怎样献燔祭,他就用旧约献祭的事作比方,来劝勉罗马教会的弟兄姐妹。他说,弟兄们,我以神的慈悲劝你们,将身体献上,当作活的祭物(living sacrifice)。祭物是死的,我们却是活着。在我们的生命里面,一直有一个记号,那个记号是十字架的记号,那是祭的记号,是被钉在十字架上的记号,但是我们却仍然活着。

 

你知道圣经里面,有很多很多的记载是讲同样的一件事情。比如我们昨天所读的加拉太书的三处经文(2:205:246:14),讲到同一件事情是我们要作活祭,就是在我们的生命里面,一直有十字架的印记。保罗说,除非我们是在十字架里面来事奉,否则我们很难讨神的喜悦。因为当我们这样献上当活祭的时候,是圣洁的,是神所喜悦的。我们如此事奉,原文的意思是,我们如此敬拜,乃是理所当然的。

 

所以我们从这个角度来看,为什么我们要思想十字架,为什么十字架是我们救赎的中心,为什么十字架是我们圣经主题的中心。当马丁路德反省整个教会的历史,从教父时代一直到宗教改革时期,有不少的神学体系。我自己本来是念系统神学的,后来又去攻读处境神学。所以我不但常常教神学,而且我常常对神学体系作一些反省。我就想马丁路德,在那个黑暗的时代,可以说是整个教会动荡不安的时代,也是天主教岌岌可危的时代。因为在教会里面充满了许多破口,充满了许多黑暗和危机。而在那样非常危险的时代,路德想到,除非教会认识十字架,不然教会就没有希望,神的家就没有希望,所以他倡导十架神学。马丁路德的十架神学,在过去几百年的神学历史里面,一直有很大的回响。为什么呢?因为当我们看到二十世纪有许多新的神学出笼的时候,我们到底要往哪一个方向走?十字架永远是我们的基点,永远是我们事奉主的标竿。除非我们认识十字架,否则,我们很难在华人教会里,建立一套真正讨神喜悦的本色化神学。

 

有一些人对本色化的神学存着怀疑,存着保留的态度,在此我们不讨论。其实,不仅是中国的神学,连世界上各式各样的神学,都必须立基于十字架的真理。为什么?我们从整本的圣经来看,就很容易得到答案。

 

我们再回到以赛亚书第6章。在先知以赛亚(他有王族的血统,同乌西雅是亲戚)几十年事奉主的光景里,大概乌西雅王崩的那个时期,对他来说是一个最关键、也是最危机四伏的一个时期。为什么呢?因为那个时候,以赛亚还很年轻。很多人都会想说,以赛亚本来事奉主,可能会更多地依靠乌西雅的势力。所以当乌西雅王崩的时候,对以赛亚先知的事奉当然有很明显的影响。而在这样的情形之下,以赛亚看到异象,看到神向他显现,看到神的宝座。我们知道在这里神用人的形状向先知以赛亚显现。但让我们把重点是放在那个撒拉弗上面。整本圣经中撒拉弗第一次在这里出现。神学家、解经家告诉我们说,在圣经中有两种天使作对比,一个是基路伯,出现在创世纪第3章;另外一个就是撒拉弗,出现在以赛亚书第3章。基路伯有人说是争战的天使,守卫的天使,而撒拉弗是敬拜的天使,或者说事奉的天使。所以我们从撒拉弗怎么样事奉上帝,来学习我们要怎么样事奉神。

 

撒拉弗有六个翅膀。他用两个翅膀遮脸,两个翅膀遮脚,两个翅膀飞翔。所以简单的数学统计告诉我们说,撒拉弗是用三分之二的力量来对付自己,用三分之二的力量来敬拜上帝,用三分之一的力量来真正使他的身体飞翔,意思就是说,是visible ministry(可见的事奉)。但是有三分之二是invisible, hidden ministry(隐藏的事奉)。看不见的,隐藏的事奉是三分之二。意思就是说,如果我们要正确地事奉上帝,除非我们懂得什么是事奉神的十字架。

 

当然,这种以撒拉弗的翅膀飞翔的情况,而武断地说应有几分之几的力量用在何处,是可能产生误导的解经。但是至少,这段圣经透过撒拉弗的事奉告诉我们事奉的原则。就是说,在我们的事奉中,是需要有隐藏的部份,是别人看不见的。

 

什么是事奉?我们一辈子在学习事奉。我从十五岁开始学习事奉,一直到今天,仍然在学习。首先我们来谈,为什么我们需要认识十字架的真理,为何十字架的真理是我们事奉的基石。我们常常看到,在教会、或者事奉的团体里面的一些失败、问题和困难,根本的关键就是。这一期大使命谈到。他们用非常醒目的字体,来抓住我们的注意力。是的,我们的失败,我个人成长的障碍,是因为己。我的团契成长的障碍是己。我的教会成长的障碍是己。我们华人教会不能参与国度性的事奉是因为己。今天基督教界对于异教徒,对于那些还没有认识上帝的人,漠不关心,或者采取一些不妥当的态度、作为,就是因为己的缘故。

 

宣教学一直提醒我们注意这个问题。今天有许多宣教学的名词,是从ethno-开始,ethno-centrism就是种族中心主义。你发现,这个ethno-centrism渗透在所有的宣教学领域里面。所以宣教学一直在反省,我到底有没有从我们自我文化的本位来看其他的民族,看其他的文化。所以你就知道说“己”是一个很大的问题。其实我是很羡慕那些从事跨教会事工的弟兄姐妹。这些跨教会的事奉是使我们进入国度的观念里来事奉,使我们脱离本位主义,地域主义,地盘主义的那种心胸。我们太容易进入那个本位主义了!因为我们知道本位主义的背后是什么呢?是罪性!就是肉体。在我们的肉体里面没有良善,在我们的肉体里面,是很会骄傲,很会忌妒。我们看到别人的事工作的好,我们就忌妒。弟兄姐妹,我们发现,本位主义,我们的“己”,是我们一切事奉的障碍。

 

在马太福音201-16,耶稣基督讲到葡萄园工人的比喻。主人请了雇工来工作。那一段圣经说,有五批工人,在五个不同的时间,到那个葡萄园去工作。第一批是清早,第二批是早上九点,第三批中午,第四批下午,大概三点,第五批,最后一批,是下午五点钟。耶稣基督讲那个葡萄园工人的比喻里面,主要讲工人的危机在哪里,至少有五个很不健康的心态,很容易在工人的心中出现。如果我们回去好好看那段圣经,你就知道说,耶稣基督心里面很沉痛,那些在葡萄园工作的工人,常常有一些错误的、偏差的看法。

 

第一,那些工人是被动的,对工场的需要常常是冷漠的。第二,那些工人是存着功利的心态。他们以为,我做工多,应该报酬也多。第三,他们常常会埋怨。我不知道我们当中多少事奉主的同工,曾埋怨自己的同工,或者牧会的时候,埋怨自己的弟兄姐妹。我们很容易埋怨。问题发生的时候,我们第一个反应,不是悔改认罪,而是埋怨我们的同工,埋怨我们的弟兄姐妹。第四,那段圣经讲到工人的心态就是忌妒,或者骄傲。我们常跟别的工人比较:为什么神那样祝福他?除非在十字架里面我们不可能事奉上帝。不要以为我们的事工作得很大,就能讨神的喜悦。

 

我常常喜欢用约拿的比喻。约拿可以说是全世界最成功的布道家,对不对?他一布道,全城的人都悔改,连牲畜都悔改。没有一个人像约拿有那样大的布道的能力。但是他的态度错了,他的思想错了,他的动机错了。弟兄姐妹,我们求主帮助我们。神最看重的就是工人,但是工人的方向在哪里?就是在十字架里面。为什么?因为十字架就是对付我们的!我们那个自我为中心的心态,我们以自己的事工作本位的心态,那个地盘主义的心态,那个地域主义的心态。噢,我们求主帮助我们,求主怜悯我们。

 

最后,在那段圣经里面讲到,那个僭越的心态,就是越过自己的本位。耶稣基督透过那个比喻,跟祂的门徒说,那个主人说,东西是我的,所有的资源是我的,我要怎么样分配,我要怎么样使用,权力在于我。弟兄姐妹,有一天你会发现,你的目标不是工作,你的目标是主自己。什么时候你把你的目标从主挪到工作上面,你就开始偏离了十字架的路线。

 

所以为什么我们要谈十字架的真理呢?因为我们太容易陷溺在的里面。在己里面我们会骄傲、会忌妒,我们会自怜。我知道有很多的基督徒,都陷溺在自怜的里面。我刚刚要出来事奉主的时候,我大学毕业,我跟我的家人说我要到乡下去,我的祖父非常反对。我祖父说,第一,为什么要作传道人?在台湾的那个社会,传道人是不太被人尊重的。第二,收入很少。好,你作传道人就好了,在一个教会牧会也可以,为什么要到那样落后、偏僻的乡下去?再说,没有薪水。所以他非常生气。那么,我那个时候刚刚出来事奉主,很年轻,二十三、四岁。我就回到家里,躲在我自己的房间里痛哭啊。我说,主啊,你看我那么可怜,本来祖父非常疼我,这一辈子没有让祖父伤心过,但是我为了出来传道,使他大发雷霆。我就跟上帝说,上帝啊,你一定要养我,因为我没有薪水。但是你发现,这样的哭,是自怜的表现。当然神是非常宽大怜悯的,当时我的生命是非常的幼嫩。

 

我们很容易自怜,甚至我们为主受苦的时候,还是很强的。在受苦的时候我们说,主啊,你看,我为你受苦。甚至很多时候,我们悔改,连我们悔改所流的泪水里面也有很多的己的成分。主啊,你看我悔改,我真的悔改,你看我流了那么多的泪。所以,一位很出名的布道家说,连我们悔改所流的眼泪,都要耶稣基督的宝血来洁净。意思就是说,我们太容易陷入自我,甚至在我的敬虔里都有自义。

 

这是两个矛盾——我要追求敬虔,但是在很深的敬虔里面,却有很可怕的自义在作祟。其实,我从宋尚节博士,从王明道先生,领受许许多多的祝福。我高中的时候就非常的追求,所以我高中的时候就读很多这一类的书。我高中的时候就要作传道人,要效法宋尚节博士,要作奋兴家。高三时就自己写奋兴短歌。然后我学王明道对付自己的肉体。王明道先生对付自己的肉体,到后院把衣服脱开,然后捶自己的胸。你们有没有这样作过?我这样作过。我学马丁路德,把我的额头敲地板。为了刻苦己身,这些我都作过。但是,后来我反省,那种追求有很多自义的成分。那时,我半夜起来祷告,以为自己大概是全台湾最敬虔的。你看我如此骄傲。

 

高三时我带领教会的晨祷。早上六点钟,在长老会带领几个高中生祷告。其实我非常的困啊,怎么可能有精神祷告!刚开始没有人来,我闭目养神,后来人来了,我祷告就大声起来,把那个最敬虔的话都祷告出来,让人明白我的祷告多么敬虔。

 

弟兄姐妹,连我们的祷告都会表演。所以你发现,在我们最敬虔,别人以为最敬虔的举动里面,我们有多少自义的成分。难怪我们不能好好的事奉主。我们一事奉就出了问题,就有许多毛病出来。所以我们需要认识十字架。所以在这里,那个撒拉弗的事奉,是用两支翅膀遮脸,意思就是说,神,我在你面前,我是不配的,何等的不配。我不敢看你的荣耀,我不配看你的荣耀。一方面是敬拜,一方面是说,我是不配的。

 

有人说,葛培理牧师在带领很多人决志的时候,很多人涌到台前的时候,他就用他的手遮住他的脸。他觉得不配!这些人信主,不是我的功劳,不是我的能力,不是我的口才。这些人信主完全是神你自己的工作。

 

然后有两个翅膀遮脚,有人说,意思是对付我的肉体!弟兄姐妹,当我们越去思想撒拉弗的事奉时,我们越明白我们为什么要进入十字架的事奉。因为我们这个人太容易进入己里面。

 

当我们谈成圣的问题时,有一个派别叫做除罪根。我们知道,只要我们的肉体还在,那个罪根,罪性,就还在我们里面。我们没有办法把我们里面的罪性完全的除掉。当然这里面有一个关键,关键就是我们随时与耶稣基督同钉十字架,在信心的认定里面,我们接受神预备的恩典。那不是我们自己的功劳。但是我们知道那个肉体还在。什么时候我们不谨慎,什么时候我们疏忽,我们放松的时候,肉体会回来的。所以昨天晚上边伯伯提到持守。为什么要持守呢?就是说,我们不要以为我们是牧师了,我们不要以为我们是神学院的教授,我们不要以为我们是资深的属灵的长辈,我们就不会退后,我们就不会犯罪,我们就不会跌倒,我们就不会亏缺神的荣耀,我们会的,会的!所以我们求主帮助我们,我们需要何等,何等的惊醒。所以不能放松,不能放松!我常常说我们需要休息,但是我们灵里面不能放松。

 

下面我想跟大家看列王记上19:9-16。

 

他在那里进了一个洞,就住在洞中。耶和华的话临到他说,“以利亚啊,你在这里作什么?”他说,“我为耶和华万军之神大发热心,因为以色列人背弃了你的约,毁坏了你的坛,用刀杀了你的先知,只剩下我一个人,他们还要寻索我的命。”耶和华说,“你出来站在山上,在我面前。”那时耶和华从那里经过,在他面前有烈风大作,崩山碎石,耶和华却不在风中。风后地震,耶和华却不在其中。地震后有火,耶和华也不在火中。火后有微小的声音。以利亚听见,就用外衣蒙上脸,出来站在洞口。有声音向他说,“以利亚啊,你在这里作什么?”他说,“我为耶和华万军之神大发热心,因为以色列人背弃了你的约,毁坏了你的坛,用刀杀了你的先知,只剩下我一个人,他们还要寻索我的命。”耶和华对他说,“你回去,从旷野往大马色去。到了那里,就要膏哈薛作亚兰王。又膏宁示的孙子耶户作以色列王。”

 

你会发现,以利亚的事奉,他的职事,好像到了何烈山就画了一个句点。弟兄姐妹,为什么说这段圣经对我们来说是非常非常的重要?我常常想,迦密山和何烈山,前面第18章,讲到以利亚在迦密山,何等的威风,何等的辉煌,何等的壮烈。你看在他面前,有敬拜巴力的四百五十个先知。然后,神在以利亚的面前,在他的仆人面前让他们没有面子,让他们羞愧,让他们被讽刺。神好像高抬了祂的仆人,神验中了祂的仆人。你看,从一个角度来看,迦密山好像是以利亚事奉主的一个高峰。我们常常以事工的大,或者说高潮,作为一个主工人事奉的高峰。其实这样的观念是错的。

 

你有没有发现整本圣经告诉我们,那个高峰是什么?那个高峰就是十字架。如果我们离开了十字架,那个事工的高峰,事工的耀眼,事工的绚丽,都充满了危机。你会偷窃神的荣耀,你太容易偷窃神的荣耀。所以,为什么何烈山是很宝贵,在何烈山神开始把以利亚的目光转移。从非常戏剧化的现象,转移到神自己的身上。有风,有地震,还有火。这三个现象,都是惊天动地的现象。弟兄姐妹,圣经三次讲,耶和华不在其中,耶和华不在其中,耶和华不在其中,直到火后,有微小的声音。弟兄姐妹,神学家在那里思想,为什么第10节跟第14节的话完全一样?神学家会解释说,其实以利亚先后两次讲这句话的时候,他的体会不一样,他的看法和感受不一样。我相信这样的解释。

 

是的,因为当神开始把以利亚的注意力从现象转到神身上的时候,虽然从一个角度来说,以利亚对神的回应,从表面上看,好像是和前面的回应一样,但是其实那个实质不一样。前面可以说,上帝啊,你看,我为你大发热心。我是了不起的先知,我是被你重用的先知,我是被你恩膏的先知。你看,很多人失败了,但是我没有失败。很多人跌倒了,我没有跌倒。你看,以色列人背弃了你的约,他们毁坏了你的坛,用刀杀了你的先知,只剩下我一个人,他们还要寻索我的命。只有我向你忠心,只有我没有背信。你看,多么骄傲,充满了自义的表达。到了14节的时候,可能我们要加上一点属灵的解释,就是说,上帝啊,我今天所以能够侍立在你面前,百分之百是因着你的恩典,因着你的怜悯。不然的话,我老早跟其他的先知一样,跌倒了,失败了,羞辱了你的名,离弃了正道。我跟他们一样的软弱,一样的属血气,除非是你的怜悯,除非是你的恩典。

 

你发现,除非我们在神的光中,我们来看以利亚,在经过了那个事件之后,他开始领会到,不是他有什么了不起,不是他有什么能耐,不是他有什么敬虔,不是他里面任何的东西可以被神用,乃是一切是出于神的怜悯,一切是出于神的拣选,一切出于神的恩典,使他能够在一个黑暗的年代,属灵荒漠的年代里,为神作见证。

 

我们今天可以坐在这里,百分之百是因着神的恩典。我越事奉越知道,每一个步伐都是神的恩典。如果不是神的恩典,我老早离弃他,如果不是神的恩典,我老早跌倒了,如果不是神的恩典,我老早贪爱这个世界了。是神的恩典,是神的恩典,是神的恩典!有一天我们要跪在神的面前,我们说,神啊,统统是你的恩典,统统是你的怜悯,统统是你的赏赐。我是一无所有,我是一无所能,我是一无所知,我是一无所是。弟兄姐妹,以利亚如果要在现象里面去肯定他,他一定失败的。在何烈山与神真的面对面的时候,他知道,前几天,或者是前几个礼拜,他还在别是巴,他还在罗藤树底下求死。多么难堪的一幅图画,多么落魄的一幅图画——一个伟大的先知在那里求死?以利亚那个时候才发现,原来那个真正的他不是何烈山那个伟大的以利亚。真正的他,是那个在罗藤树底下求死的以利亚。那个软弱的、失败的、被罪恶所缠累的以利亚。在我们真正蒙神救赎以前,在我们里面一无良善,就是这样子。

 

当我们说,我们开始经历神的恩典的时候,那个真正的我,是基督在我们里面。所以我一开始就是说,我们第一个身份,我们被救赎以后,我们是基督人。因为原来那个基督徒就是小基督的意思。我们是基督人。除非我们认识我们是基督人,我们没有办法胜过我们的自怜,我们没有办法胜过我们的自卑,我们没有办法胜过我们里面许多老我的性情。我们之所以胜过,就是因为基督在我们里面。胜过很多的藩篱,胜过很多的鸿沟,胜过很多的障碍。我们开始可以承担比较重的责任,开始可以面对许多的艰难,面对许多的挑战,面对许多的打击,是因为基督在我们里面,有宝贝在瓦器里,要显明这莫大的能力,不是出于我们,乃是出于神。

 

所以,弟兄姐妹,求主帮助我们,让我们知道,我们需要常常把我们的目光挪到神自己身上。我们太容易、太容易事工导向。我们太容易现象导向。灵恩运动的一个危机就是太注重现象。现象有它的价值,神的恩典透过一个现象有它正面的价值,但是如果我们是现象导向,经历导向,我们就会落在危机里,我们就离开神的目光,我们就听不到那个微小的声音,我们就忘记了我们自己是谁。我们乃是可怜的罪人。我们一直是可怜的罪人。William Carey这位著名的宣教士,在临终的时候,他请求他的家人,在他的墓碑上,雕刻这样的话说,“一只可怜的虫,躺卧在救主慈爱的怀抱”。他觉得他的生命好像是一条可怜的虫。真的,我们在神的眼中,很多的时候,我们觉得我们自己是可怜的虫。

 

为什么我们要十字架作为我们事奉的标竿,作为我们事奉的基石?因为我们很容易偷窃神的荣耀。很容易从己的里面我们盼望在神的工作上有自己的功劳。校园诗歌里面有一首歌,叫做“事奉乃是供应基督”。意思就是说,我们的事奉乃是我们供应基督。什么时候我们供应基督呢?就是当我们进入十字架的时候,我们供应基督。什么时候我们离开十字架,什么时候我们从十字架跳下来的时候,什么时候我们把我们的十字架放在一旁的时候,我们就不能够供应基督。事奉乃是供应基督。我们不能够帮助别人生命成长,除非基督使别人生命成长。我们只不过是器皿,我们只不过是导管。我怎样成为神手中的器皿和导管?除非我进入十字架。当我进入十字架的时候,神就透过我来工作,神透过我去供应弟兄姐妹的需要。如果我不在十字架里面,神就不能透过我真的在别人的身上作永恒的工作。所以事奉乃是供应基督,这是我作不来的,我的本性和肉体作不来的,我的天然的才干作不来的,除非我在十字架里面。

 

所以求主帮助我们。那个事奉是二十四小时的事奉,那个事奉是在十字架里面。当我们进入十字架的灵,我们保守十字架的灵,我们与耶稣基督同钉十字架,我们与耶稣基督联合的时候,神就透过我们这个卑微、软弱、不配的器皿,在别人的身上工作。那个工作是神的工作,那个工作是永恒的工作,那个工作是生命的工作。一粒麦子,若不落在地里死了,仍旧是一粒。若是死了,就结出许多的子粒来。当我愿意像一粒麦子落在地里死了的时候(落在地里,别人看不见,是很辛苦的事),可能是折腾,可能是煎熬,是很深很深的破碎。在这样的学习中,神可以在我们身上做祂的工作,神可以透过我们在别人的身上做祂的工作。因为所有永恒的工作,都是神自己作的。

 

所以,我们这个题目的重点就是“十字架与事奉”,我的结论就是,不是我们在作什么,我们是神手中的工作。很多的时候我们为神作,但是我们失败了,神的名受到羞辱,因为我们没有首先成为神手中的工作。噢,真正的工作就是要认识到,我需要先成为神手中的工作,神才能透过我去完成祂要完成的事情。不是我要完成的。不是我的意愿,不是我的计划,不是我的企图心。乃是神,那位伟大的神,奇妙的神,超越时空的神,历史的主宰,祂会使用我这个卑微渺小的器皿,去完成祂自己的工作。我永远是神手中的工作,与神同工,顺服神的带领。当我们这样去看事奉的时候,我们就知道,我们何等的需要进入十字架里面。

 

 

(本文为作者在“第五届海外中国基督徒灵命与使命退修研讨会”的大会信息。)

 

陈宗清 来自台湾,牧师,现居加州,为恩福基金会总干事。

===============

您若有任何问题,可以直接回应或评论。“生命季刊公共微信平台牧师团”将为你解答疑惑。

生命季刊微信:cclife2013gmail

 

---------------------------------------------------------------------------------------------------------------

    本刊保留所有文章及图片版权。欢迎转载。转载本刊电子版文章时,敬请注明文章转自www.cclifefl.org,并请注意在转载时,不得对本刊文章进行任何删改。本刊的印刷版(Printed copies)图文并茂,印刷精美,欢迎个人或团体订阅。请参考回应单。若需书面转载本刊文章,请先征得本刊书面许可。

    本网页由生命季刊设计维护,请尊重本刊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