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 On]  |  [Register]  |  Gmail  |  yahoo!mail  |  hotmail  |  qq  |  雅虎天气  |  本页二维码
cclife
出黑暗入光明
2017/7/11 13:30:01
读者:7784
■林利生

生命与信仰  第32期 2017年5月

出黑暗入光明

 

/林利生

《生命与信仰》第32期

 

 

我在2014年8月信主。前半生里,神在我所追求的属世道路上,垒起了一堵堵高墙,让我经历一次次失败,甚至把我逼到无路可退,最终给我打开了一个门,就是基督的救赎之门,是通向天国的门。

 

我出生在一个党员干部家庭里,从小接受的是无神论教育,毛泽东是我最大的偶像,马列唯物主义思想根深蒂固。四围的人没有信主的,也没人给我传福音,这辈子从未想过自己会成为基督徒,也鄙视信神的人。

 

我学习一直很优秀,是重点中学的学习尖子。18岁时,我经历了第一次重大的失败:高考的失利,无奈只能去南方一所普通大学读了医科。可能因为失败的阴影,在大学里我就开始看哲学书,倾向于思考人生的意义。

 

毕业后的一天,我有了一次难忘的濒死经历。那时我在一个门诊部做医生,因为带病坚持工作、过度疲劳、虚脱晕针等原因,昏死了过去,失去了意识。我进入了无边无际的黑暗里,那个黑是无法想像的,上不着天,下不着地,有一股引力牵着我往一个方向漫无目的地走。走啊走啊,不知有多久……后来不知怎地,我重新回到婴儿时期:一天天的过着,上了小学……又上了中学……这样很慢很慢地重新生活了十几年时光……突然感到异常的亮,发现自己还在诊所里,却在天花板下边悬浮着。从空中看到自己的肉身躺在地板上,他们正围着我抢救。很迷惑,到底哪一个才是我呢?最终清楚了,空中的才是真的我,底下那个不过是我原来的肉壳儿。正观看的时候,一阵疼痛,我回到了肉壳儿里,苏醒了过来,看到他们围着抢救我,和从空中向下看到的一样。护士说,我昏迷了才几分钟,没有了心跳呼吸。可是为何我在短短几分钟内经历了十几年漫长时光甚至更久?为何我的意识能够脱离肉身,看到自己以及周围的场景?离体的意识是我的灵魂么?这次经历后,自己仍被无神论捆绑很多年,不过,却悄悄的在我里面种下了第一颗从无神转变到有神的种子。

 

后来我提干、兼职经商,却屡屡不顺,遇到一连串蹊跷的事情,经历了一场跨度两年多的官司。我想背后有神的安排,他垒起了高墙,阻挡我走这些属世的道路。放弃从政、经商之后,08年开始终于可以清心地看自己喜欢的书籍了。无论是天文、历史还是哲学等等,我都详细研读,期待得到什么启示,或许能参透宇宙和人生的真相,六年来就这样一直坚持不懈地寻求真理。

 

我喜欢爬山,在山中静坐、沉思。2013年的一天在山坡漫步,一朵极其美丽的野花映入我的眼帘。是谁赋予它这样的美丽?它无知无觉,身处荒坡,有必要这么完美么?就联想到这些年读书所得到的认知,想到浩瀚无尽的宇宙有万亿亿颗星球那么秩序井然的排列,行星按着各自的轨道精确的环绕恒星运转,星系环绕更大的星系精确地运行;无比奇妙的量子世界里,电子也是如此环绕原子核心运行;想到了人类和各种生物的基因,就是一套极其精密的数学编码系统;想到了动物、植物外表已如此完美,内部构造更是复杂协调,即使一个小小细胞的内部结构都不可思议的复杂。宇宙万有都这么完美,拥有着秩序和理性,有强烈的设计感,可以被欣赏、赞叹和理解,这怎么可能通过无意识、无规律、无方向、无设计的进化而来呢?这些复杂完美的秩序到底从何而来?世界明明有因果规律,若往回溯源,那宇宙的第一因是什么?难道真有一位神作为万有的第一因,创造设计了这一切么?但转念一想,要打住,这样我岂不是成了自己所蔑视的有神论者了么。所以宁可把宇宙的第一因归于老子、庄子所说的道,就是那个没有位格、混混沌沌的道。那时的思想都到了这一步,几乎要承认有神了,却退缩了回来。

 

就在此之后,我得了重病,几乎丧命,神连我的健康都拿掉了。其他的沉重打击也接踵而来,使得我多年来的闲情雅致烟消云散,进入了人生最黑暗的一段时光。老子庄子的道在我享受青山绿水的时候,还能使我有悠哉悠哉的感受,到了这时毫无力量,如同隔靴搔痒。以前所吸收欣赏的那么多传世的哲学,也起不到什么用场,不过是些道理、无用的鸡肋。感到一切都显得荒谬,存在就是虚无,人的存在根本没有意义。

 

为了摆脱心灵的黑暗,经网友介绍开始学佛。不久遇到一位多年不见的老同学,他是活佛的弟子,修佛多年。他给我讲了很久,震动巨大。以前的三观全毁了,终于从四十多年捆绑我极深的唯物主义里走了出来,成了一个认真修习佛法的人。我钻研佛法到了痴迷的程度。浩如烟海的佛学经典,庞大的思想体系,让我认识到,以前的哲学白看了,这才是东方智慧的巅峰。然而进入的深,疑问也多,使我虽然痴迷,却不能皈依。尤其佛教否定灵魂的存在,否定世界的实存,缺乏历史考证,玄虚故事太多,关于世界起源之解释更是过于牵强,这都是我不能容忍的。

 

我和一些师兄妹跟着一位学问造诣很深的法师学习佛教的唯识论。有一次我向法师述说自己过往的罪孽和现状,法师斩钉截铁地说,你必然不能上去,只能下去(地狱)。神竟借着佛教法师将我打到冰点,使我绝望无助。因为自己在山上禅坐修行的时候,还能相对洁净。但一到了滚滚红尘里,自己的本相就显露,根本没法自控。别说靠着自己修行超脱了,就是基本的戒律都做不到,只能往地狱走。就是应了圣经里的话:立志为善由得我,行出来却由不得我。每当我想要圣洁的时候,就感到肢体中有一个律与我想追求光明无染的心志相争,把我掳去,叫我附从那肢体中犯罪的律,我真是苦啊,谁能救我脱离这取死的身体呢?在佛教里只能靠着艰苦的自我修行,没有救赎,没有盼望,只能等待沉沦灭亡。

 

那时我加了一个大型的宗教QQ群,群里很热闹,充塞着各种宗教的信息。有少量几个基督徒,在群里常受轻蔑。他们发的帖子,我也不爱看,还偶尔跟一个基督徒争辩,但每次他都给出了合理的解释。直到我问:为什么基督教开始传播的前三百年,殉道者那么多,神为什么不保护自己的信徒?他回答:他们殉道是为了见证福音,荣耀基督。这个回答触动了我。他给我推荐了《新铁证待判》,里面有大量论证圣经可靠性的文献证据、考古证据、逻辑证据、宗教比较等证据,满足了我要求考据、追求实证的口味,看完后感到扎实可信。比起虚无缥缈、深奥难懂、门派林立的佛学,圣经显得简洁明了,相关证据也很多。心想,与其靠着自己苦修佛法,心里却绝望,不如试一试基督教怎么样。

 

2014年5月,在有了寻求基督教的决定之后,恐惧就如影随形。那是灵界的黑暗势力不甘心我弃佛归主,在阻挡我。每当在黑暗、车库、电梯等地方,就会毛骨悚然,感到有东西跟着。一天值班的夜间,我被邪灵重重的攻击,在身后不断地压迫我,带着极其恐怖的气息,仿佛要吞噬我,怎么也驱不走。我就按着网上某基督徒介绍的办法,跪在床上反复念诵主祷文,用了两个小时,背后的势力离开了。还有一次更严重的是,自己正开车,好好的突然浑身莫名的难受,痛苦难当,一个意念进来了:今天就要将你整死在路上。我就不断念诵主祷文,心想:你们这些东西越是阻挡我信基督教,我偏要信。这样,念诵了几十遍主祷文之后,所有的压迫难受都消除了,心里非常的平安,眼泪一下流淌了下来。追求信仰真的艰难啊,想到佛教里有些不干净的东西,而基督却带给我平安。就此我弃佛归向基督教。

 

因为在网上受天主教徒的影响,对圣母显现等神迹感兴趣,加上天主堂离家近,其教堂和弥撒看起来很神圣,就倾向于天主教。这样我按着天主教的方式,每日做早课、午课、晚课,跪着念诵,一跪就是一小时,很虔诚。现在回头一想,那时只有虔诚的外表,没有虔诚的实质,还不是真的认识神。直到有一天,神引导我看了一个网帖,就是加拿大神父祈理魁离开天主教成为新教徒的故事。据其内容查圣经,我认识到圣母玛利亚并非救世主基督的助手,更不是什么天地之母皇,绝不能接受崇拜。信仰不是可以马虎的。于是离开天主教,归正到基督新教,去了一间教会。

 

虽然对基督真道还模糊不清,但有时内心会被基督的爱感动。有一次开车,耶稣受难的形象浮现在我眼前,想到耶稣在世上为我等罪人甘受的侮辱、酷刑折磨、剧痛与流血,泪水止不住的流。我何德何能,配得上至善至美的主替我这个罪恶累累、本该下地狱的罪人去受刑呢?我怎能配得上主的拣选和呼召呢?

 

2014年8月我狠狠地将家里所有的佛教书籍一本本剪碎、烧灭。不幸的事情发生了,突然感到灵性快没了,好像神离开了我。现在明白,这是灵界的黑暗力量在我归主前最后的侵袭。当时对基督的信仰一落千丈,失魂落魄,灵里极其哀伤。回想自己追寻真理,一路走来多么艰难,但是耶稣真的是神么?夜晚,我心里痛苦、迷茫、纠结,度日如年,无法排解,想离开基督又犹豫不决,无奈就进入教会QQ群,想与基督徒们做最后的交流。不少弟兄姊妹牺牲了休息时间,陪伴我,使尽办法想说服我,但我就是想离开基督。整整一夜,碾转反侧,彻夜难眠,灵里的痛苦无人理解。

 

第二天上午,我继续与群里的弟兄姊妹辩论,依然没人能说服我。我决意退群,离开基督教。就在很失望的时候,他们停止辩论,开始为我祷告。肖弟兄流泪向主祷告说:

 

主啊,如果自己下地狱,林弟兄能得救,我也愿意,求主成全!

 

接着邹弟兄祷告:如果林弟兄能得救,就是下地狱,我也愿意,阿们。

 

王姊妹说:肖弟兄这祷告开始我犹豫不敢说阿们,但里面越来越感动,最后回复阿们,泣不成声,感谢赞美主!

 

这三位同工,除了肖弟兄仅仅见过一面,那两位都未曾谋面。我当时很感动,谢谢他们的祷告。说基督如果让弟子有这样关爱陌生人的心,也真的是大能。我虽然感动,心里仍旧刚硬,依然决定离开教会。

 

午饭时,我妻子轻轻对我说:这几位可是虔诚的基督徒啊!我顿时意识到:他们几位深知地狱的可怕,竟然为陌生人做了如此无私的祷告。眼泪禁不住哗哗的流啊,就这样一直流啊流,流了两三个小时。这辈子从未有人对我说过这样的话,世间每每看到的都是人性的自私。流着流着泪,突然胸腹间一股清气在运行,一扫苦闷,属灵的眼睛那一刻打开了,全身心地完完全全地信了基督。满心的爱、平安、喜乐、幸福一下子充满了我,要溢出来了。里面完全亮了,真想对世人大喊:我爱你们!不论多么艰难,我苦苦追寻真理,终于寻到了!寻到了真理、道路、生命,寻到了真善美的源头和本体,那就是耶稣基督。世界和人生的奥秘向我显现了。原来耶稣真的是神,是基督,是创造万有的主,是人类灵魂的救赎主。那时,内心洋溢的大爱和光明无法用语言来描述,我想可能是被圣灵充满了。

 

回顾往事,一路走来颇多波折,从马列主义、科学至上主义、到老庄、到苏格拉底、柏拉图、又走向康德、叔本华、尼采、再走向萨特、加缪,后来又成了一个修习佛法的佛教徒。作为一个蔑视有神论者的顽固不化的人,竟然成了一个基督徒。是神以慈悲怜悯我,在我属世的道路上设置一道一道障碍,让我经历一次一次的失败,使我无路可退,把我引向羊的门。是基督以他的大爱感化了我,呼召我来跟随他。我真的重生得救了!

 

那些日子,我内心单纯快乐,感到被基督的爱包裹着,就像春天里的鸟儿站在树枝上歌唱。我常常跪在主的面前流泪忏悔,将一生的罪孽向他诉说,求他赦免。那些曾伤害过我的人,我流着泪宽容他们,甚至为他们祈求、祝福。在圣灵的光照下,我看清了自己灵魂的污秽不堪,求基督赐给我新生命。我跟自己与生俱来的罪性进行了艰苦卓绝的战斗,靠着圣灵的大能,一次又一次地斩除不讨神喜悦的罪恶。虽然常常失败跌倒,主不离不弃,伸出他的钉痕手,保护我,引导我前行。基督是我生命的主宰,我的至宝,我的挚爱,世间再没有什么可以使我与基督的爱隔绝!我要歌颂他,我的主,我的神,直到永永远远!

 

                  

林利生 中国大陆基督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