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 On]  |  [Register]  |  Gmail  |  yahoo!mail  |  hotmail  |  qq  |  雅虎天气  |  本页二维码
cclife
“人类”九万年没有语言?
2017/7/11 12:54:18
读者:24848
■王洁美

生命与信仰  第32期 2017年5月

 

 

“人类”九万年没有语言?

 

/王洁美

《生命与信仰》第32

 

五月最后的那个周日晚上,我在达拉斯一座酒吧里听了一场BBCThe Bible & Beer Consortium)圣经啤酒辩论会。

 

辩论题目是“Is Intelligent Design Science(智能设计科学吗?)辩论双方都是生物学家,辩论内容其实就是:生物到底是神创造的,还是进化来的?圣经方是瑞·鲍林博士(Dr. Ray Bohlin),相信神的创造;啤酒方是查·莫尔博士(Dr. Zachary Moore),相信进化论。

 

我与鲍林博士同在一所基督教会学校任教,他老早告诉我他在为这个辩论会做准备,美国今非昔比,不少人对福音冷漠,却热衷于酒吧里的啤酒,BBC辩论会应运而生:我也去你喜欢光顾的酒吧,你喝你的啤酒,我说我的圣经,倒也是个传福音的机会。

 

与鲍林博士聊天,他老人家不出三句话,一定能扯到生物科学,平时听他老人家的高论听多了,不稀奇。而莫博士我是第一次见,他已经代表啤酒方参加过四次BBC辩论会,所以这次去之前我先把耳朵洗干净,恭听他的高论。

 

莫博士在辩论开始时说,他从小熟读圣经,跟着父母去教会,直到接触了进化论,才发觉以前的所有疑问都能用进化论合理地解释,于是摒弃圣经。

 

辩论中莫博士问了一个有趣的问题。辩论前他先派发了75个不同国家的小国旗,他请大家把小旗举起来,问瑞博士:请问你如何能知道这些小国旗的设计规律?(How would you know the design pattern of those flags?) 鲍博士从做科学实验的角度回答了他的问题,与他来了几个回合。

 

辩论结束后,我找到莫博士,与他有了以下对话:

 

我:莫博士,我知道如何找到你那些小国旗的设计规律。

 

莫博士:说来听听。

 

我:直接问问小国旗的设计者即可。

 

莫博士:“Yes(做答对了加十分状)

 

我:那么你相信这些小旗子是被人设计出来的喽?

 

莫博士:当然!(做这还用问状)

 

我:那么比小旗子复杂得多的宇宙,背后是不是更应该有一个设计者呢?

 

莫博士(沉默五秒钟):你是想说宇宙的设计者是神,但实话告诉你吧,我这些小旗是随机派发的,根本没有规律!(哈哈大笑)

 

我:小旗你可以随机派发,但小旗派发前呢?谁设计的?还是根本没人设计,随机进化来的?

 

莫博士:……(不笑了,没说话)

 

我:既然你认为比小旗子复杂得多的宇宙都不可能有设计者,是进化来的,那么简单得多的小旗子为什么必须是人设计出来的呢,为什么它们不能进化而来呢?

 

莫博士:……(沉默不语,思考中)

 

既然查博士认为进化论合理地解释了他所有的疑问,我就不能错过这个学习机会,于是我问了他一个我百思不得其解的进化论问题,希望他能给我答疑解惑:

 

我:我曾经为我的孩子们借过一本进化论的书,上面说:大概十万年前人类已经进化成了现在的人的样子?是这样吗?

 

莫博士:“Yes(很肯定)

 

我:书上还说人类文明只在大概一万年前才开始出现?

 

莫博士:“Yes(很肯定)

 

我:那么就是说,十万年前与一万年前之间的九万年之间,像你我一样Intelligent(有智能)的人什么也没做,就只知道种地?

 

莫博士纠正我:他们连种地也没做。

 

我:连种地也不做?那岂不是要闷死了?他们到底是不是人啊?到底有没有intelligence(智力)啊?到底会不会design(设计)啊?

 

莫博士(沉默十秒钟,弱弱地说):因为他们没有语言。Because they didn't have a language.

 

我:有语言是很难的事吗?九万年都搞不出语言?你我这样有智慧的人,哪怕没任何人教,我们憋个一年、两年、十年,也能瞎编乱造出彼此都能理解的语言吧,何况九万年呐,多少代人啊,每天大眼瞪小眼,不说话,那不得生忧郁症吗?更何况语言也不是交流的唯一方式啊!

 

莫博士:……(不说话)

 

我:我想只有一个解释:那九万年间的与我们这些一万年间的人,无论DNA多么接近,他们本质上与我们不同,他们并不是人,没有intelligence,没有design的能力。

 

莫博士:……(还是不说话,两眼穿过我聚焦在无穷远处)

 

对话结束。

 

莫博士,看起来您现在多了一个进化论不太能合理解释的新疑问,下次辩论会的题目我帮您想好了,愿您能做些科研为之做充足的准备:“Did Humans Really Have No Language for 90,000 Years(“人类”九万年间没语言科学吗?)

 

王洁美 来自中国大陆,现居美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