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 On]  |  [Register]  |  Gmail  |  yahoo!mail  |  hotmail  |  qq  |  雅虎天气  |  本页二维码
cclife
这个世界需要基督
2015/5/29 16:34:02
读者:7027
■刘同苏
生命季刊 第19期 2001年9月
 
 
    2001年9月11日,纽约发生了震惊世界的惨案。在当日查讯教会弟兄姐妹和慕道友安全的电话中,有一位弟兄对我说∶“这个世界需要上帝!”的确,这个世界需要上帝,这个世界需要为世界在十字架上舍身的上帝——耶稣基督。在此时机,我们更深切地感到∶只有耶稣基督可以拯救人类。
 
“911”── 纽约报警
 
    耶和华说∶“你作了什么事?你兄弟的血,有声音从地里向我哀告。”──创世纪4∶10
 
    “911”是美国所有城市通用的报警电话号码。拨动“911”意味着生命危险或紧急情况。2001年9月11日,纽约用几千人的性命和两座价值连城的摩天大楼向人类拨动了“911”的报警讯号。9月11日上午,恐怖份子劫持的两架民航飞机自杀式地撞击纽约市的市貌象征——世界贸易中心的姐妹大厦。几千条生命瞬间化为乌有,两座百层的摩天大楼顷刻变成废墟。这个残忍的罪行粗暴地撕裂了我们的心,人的良心不由地抽痛、流血。这个罪行敲响了什么样的警钟?这个悲剧呼吁着什么样的信息?
 
    这个惨案表明人类自我毁灭的本性发动起来会有什么样灾难性的后果。四架民航飞机被罪控制就能造成如此的悲剧,那么,若是今天在世界各地满载机枪、导弹、炸弹、核弹的数万架军用飞机也在罪火的燃烧下升空,那会有什么样的后果呢?世界现有的几万枚核弹足以将人类本身毁灭。这就是我们的罪积累下来并等待罪火点燃的毁灭性能量。我们正坐在这毁灭性的能量之上,这就是我们必须面对的现实。这不是我们对毁灭性武器的关系,这是我们对我们的关系。这些毁灭性的武器就是我们,这些毁灭性的武器就是我们罪性的外化。没有心中的原子弹,哪有外在的原子弹?如果我们没有先在心中杀人,又怎么会制造杀人的武器?在这个世界上,哪一样先进技术不是最先被用于制造和改进杀人手段呢?自我毁灭的趋向一直深植在人类的本性之中。循着外在杀人武器和杀人事件走进人心,只会发现人心的历史上写满了杀人。凭着我们自己的罪性,人类能有什么样的未来?
 
    几千具尸骨埋葬在世贸中心大厦的废墟之下,他们的血在上帝面前提出了指控。指控谁呢?仅仅是几个劫机者吗?仅仅是恐怖主义集团吗?仅仅是按种族划界而硬牵扯进来的阿拉伯人吗?难道他们的血不也在指控我们吗?难道“911”的丑恶不是人类罪性的缩影吗?在这个世界上何时停止过人杀人的事情呢?人类从伊甸园里出来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自相残杀(该隐杀他的兄弟亚伯)。从那里开始,直到上世纪的两次世界大战,直到近来波斯尼亚的战事,人类的历史充满了人杀人的事件。在我们日常生活里,相互倾轧,彼此宰割,哪一日没有人对人的战争呢?谁没有在心中对别人发射过导弹?谁没有在心中点起过妒忌别人的毒火?罪就在我们心中伏着,只待时机成熟就喷射出夺去他人性命(或财物)的毒汁。
 
    “911”不是一个偶发事件,而是人类罪恶长河的流淌中因机遇之石而溅起的浪花。我们每日都将我们的恶倾倒在人类文明之中,我们每日都用我们的罪毒化我们的文明。“911”只是被罪浸透的人类文明的宣泄口;正是以这个罪的世界为背景,世贸中心才会被邪恶的火焰点燃;是我们每一个人罪恶的合力铸造了“911”的灾难,我们的手上也沾上了我们兄弟的血。劫机者是代表人类站在上帝的审判台前;若以罪性而论,我们也应该与他们并排站在那里。
 
    “911”的悲剧就在于人类的自相残杀。人为甚么要杀人呢?因为罪。罪就是人以自我为中心而背离了上帝,失掉了上帝赐给我们的本像。人原本是上帝的造物,上帝是照着自己的形象造人。作为上帝的造物,人应当生活在上帝的怀抱之中,为上帝安排了共同生活的同类而感谢赞美上帝。有上帝的形象,就应有无限上帝那么博大的爱。罪人以自我为中心,便认为我就是一切,我以外便都是无有,都是为我所用的工具。为了我的生存,就可以欺压,盘剥,掠夺,宰割,伤害,杀死上帝为我们安排共同生活的同类。只要和我的存在无关,别人的死活与我有什么相干。不尊重上帝,就不能尊重上帝创造的人。当我们把他人贬为非人,我们已经把我们自己贬为非人;在我们视他人为非人时,我们已经丧失了上帝造我们的本像。罪就是人的自我贬值;因着自我贬值,才有了自相残杀。
 
    此次事件后的第二天与北京通话,听说北京普遍洋溢着幸灾乐祸的情绪,人们大多觉得解恨。如果人们知道世贸中心里有三十家公司是为来自中国大陆或本地的中国人拥有,其中的一些拥有人和工作人员在此次事件中丧生,我们还笑得起来吗?如果人们知道纽约地区居住着一百万以上的华人,其中七十余万来自中国大陆,我们还会觉得解恨吗?一位北京的朋友说∶“只要你们没事,美国爱(被)炸哪儿(被)炸那儿,爱死谁死谁。”死伤的美国人就不是人了吗?“壮志饥餐胡虏肉,笑谈渴饮匈奴血”。历朝历代,中国人何曾把蛮夷视作过真正的人?科索沃有成千上万的人被杀,中国人除了当作新闻听听,哪里往心里去过;可一旦有三个中国人死在那里,举国上下顿时一场喧然大波。其它国家的人又何尝不是如此,若是9月11日在非洲有几千黑人被杀,美国会有举国一致的悲痛吗?正是这种将人视为非人的内在罪性,才导致了“911”和世界上各种各样人杀人的悲剧。
 
“911”是对人类的警报
 
    “911”是对阿拉伯人的警报。如果没有对罪的抑制,上帝厚赐的成亿成亿的石油美元非但不会成为自身和世界的祝福,反而会在阿拉伯人对犹太人,阿拉伯人对西方人,阿拉伯人对阿拉伯人的战争里成为毁灭自己和世界的工具。这不仅是“911”事件,也是过去五十年中东历史所证明的事实。
 
    “911”也是对美国人的警报。只知享受天赐富裕而漠视他人,以自我强大而蔑视他人的美国人不应从“911”的镜子里反省自我吗?世贸中心废墟下无辜者的血与越南田野里和平村民的血是等价的;河内市因美机轰炸而丧生者的血早就在上帝面前提出了指控,纽约此次受难者的血只是汇入了同一个控告。
 
    “911”也是对中华民族的警报。自此次事件以来,几年前和一位中国学生的对话一直在我脑海里翻腾。这位来自北京的年轻人对我说∶“对于中国人,怎么打美国人一下都是正当的。”据她说,这一代年轻人都是这个想法。对于“911”事件,我们真得没有罪责吗?劫机者不正实践了我们头脑里的念头吗?他们只是我们恶意的宣泄口。联想到在抗议驻南斯拉夫使馆被炸时成千上万的人要“火烧”“油炸”别人的歹毒,可知中国的前途并不乐观。没有对罪的悔改,单在经济和军事上强大起来的中国在罪性发作的时候,可能让血流在新德里街头,可能让火在东京市区燃起。
 
    “911”是对人类的警报。“911”的悲剧是人类自我残杀的典型事例。“911”的受害者不仅仅是美国人。如果我们在受害者身上仅仅看到了民族要素,我们就大大贬低了此次事件的意义。被杀的是人,被轻蔑和蹂躏的是人的生命价值和尊严。杀人者仅仅是劫机者吗?难道劫机者不是整个人类罪性的集中表现吗?“911”是人类的自我分裂,一边是上帝创造的宝贵生命,一边是罪的毁灭力量;“911”是人类的自我毁灭,罪在人里面毁灭人的自我价值。作为上帝的造物,受害者的生命不也活在我们的生命中吗?作为罪人,杀人者的毁灭力量不也蜷伏在我们的罪里吗?我们里面不也经历着罪毁灭上帝形象的过程吗?
 
    “911”是一个警报。它表明自我毁灭的罪性已经深植在人类的本性之中。人类凭自己是毫无希望。唯一的希望来自天上。人类需要上帝的帮助。
 
这个世界需要上帝
 
    他们要将刀打成犁头,把抢打成镰刀;这国不举刀攻击那国,他们也不再学习战事。——以赛亚书2∶4
 
    神就是爱!┅┅主为我们舍命,我们从此就知道何为爱,我们也当为弟兄舍命。——约翰一书4∶16B;3∶16
 
    联合国总部的草坪上有一座雕塑,雕塑上的人正将刀剑锻打成铁犁;塑像的基座上铭刻着上述那一段先知以赛亚的预言。这可以说是联合国的宗旨,也是人类的向往。但是,向往归向往,这么多年过去了,似乎刀剑并没有打成犁头,各国依然在彼此攻击。刀剑的本性就是杀人,变成培育生命的犁头又谈何容易。况且心中的刀不变,手中的刀怎么会变呢?罪性不改,战事不休。
 
    罪就是以自我为中心而忘记了无限的上帝才是真正的中心。有限的自我怎么可能成为世界的中心呢?于是每一个以自我为中心的罪人必然要向自我以外扩张,以图控制周围的人和事物,使之遵奉自己为中心。每一个以自我为中心的罪人都要向外扩张,彼此的碰撞便不可避免。碰撞造成了有形与无形流血与不流血的战争。战争既是获得中心地位的手段,也是丧失中心地位的威胁;你把你的中心地位强加给我,我就不再成为中心了。战争孕育着仇恨。有战争,就有胜负,就有伤亡。失败意味着自我中心地位的丧失;伤亡意味着以自我为中心之疆域的缩小。要恢复中心地位及其疆域,就有报复。有报复,就有新的胜负,新的伤亡,于是,又有新的报复。充满罪性的人类在仇恨与暴力的邪恶循环里苦苦挣扎,滑向自我毁灭,却不能自拔。以自我为中心的罪人只能释放毁灭的力量,却不愿承受毁灭的力量;对每一次仇恨与暴力,面临者只会以更大的仇恨与暴力报复;彼此不断的反弹使仇恨与暴力具有无限升级的趋势。人类只有制造毁灭自我的力量,却没有自我抑制和自我医治的能力。由此,人类凭自己只有死的趋向,没有生的希望。
 
    “911”使我们更深切感到∶世界的希望不在世界;世界的希望在于上帝和他的爱。这个上帝不是不能被人类仇恨和暴力触及的空泛的抽像概念,而是在十字架上实实在在承受了人类仇恨和暴力却以自己的牺牲将人类罪性翻转过来的上帝。这种爱也不是高高在上者不关自己痛痒的施舍,而是让人类把自己钉死在十字架上却依然宽恕人类拯救人类的爱。我们需要上帝,但不是什么别的“上帝”,而是在十字架上为我们这些罪人受死的耶稣基督。基督在世上被人驱逐、辱骂、讥笑、欺骗、弃绝、背叛、诽谤、诬陷,无罪却被世人审判;基督来到人间被石头砸,被皮鞭打,被唾液唾面,被荆冠刺头,被迫负重,被钉死在十字架上;基督却在十字架上,对迫害他的人说∶我求我父宽恕你们。世界将所有仇恨和暴力的污秽倾泻在基督身上,却没有见到一丝一毫仇恨和暴力从他身上反射出来。仇恨和暴力不能在基督的身上留下一点痕迹;一切仇恨和暴力一旦进入基督的身体,就被包容和销解,回报出来的仍然是爱。这就是永远不变的爱(不是空洞的永恒之爱,而是在十字架上承受了仇恨和暴力却仍然不变的爱),这就是战胜仇恨和暴力的爱,这就是清洗罪恶的爱,这也是改变人类本性和拯救罪恶世界的爱。当这个爱在十字架上现身,相互残害的邪恶循环就在那里停止,彼此报复的罪性怪圈就在那里打破。基督以自我牺牲死守在十字架上,从而,罪的毁灭就无法突破爱的建设。世界的希望就在于这位基督,人类的拯救就寓于这一种爱中。
 
    毁灭,毁灭,除了原发的毁灭,就是报复造成的更大毁灭。在这个罪的世界里,毁灭的能量在不断的膨胀,但这个世界依然存在。这不是一件奇怪的事情吗?“只是我告诉你们,要爱你们的仇敌”;“有人打你的右脸,连左脸也转过来由他打。有人想要告你,要拿你的里衣,连外衣也由他拿去。有人强逼你走一里路,你就同他走二里。”(马太福音5;44a;39b-41)就因为有这种承受毁灭力量却不发出毁灭力量的自我牺牲,罪才无法把自己的力量推到毁灭世界的极限。罪因着自我的毁灭本性成为人类存在的负数;世界之所以还没有被罪的毁灭力量拖到生存的零点之下,就因为义作为生命的真正价值而托住了世界。只要有十个义人,上帝就不会让所多玛和蛾摩拉毁灭。表面上是罪在统治世界,而实际上是以爱和自我牺牲捍卫生命价值的义在维系着世界的存在。
 
    五十年代,有一队美国宣教士到食人部落出没的蛮荒地区宣教。他们带着爱心前往,却被当地人杀死食用。消息传回美国,他们家人的回应不是恨,而是更多的爱。家人们认为宣教士的受难证明那里的确需要福音,于是所有被害者的妻子带着更大的爱心前往丈夫被害的地区宣教,终于以爱心感化当地人归向基督,放弃食人的恶习。据说,后来有一位不信基督的记者故意向当地的一位酋长发问∶“你为甚么要信基督呀?”酋长看着他平静的说∶“如果我不信基督,你已经是我碗中的肉了”。如果没有基督的爱,不知有多少人的财物,人格和性命早已成为他人碗中的肉了。
 
    中国留美学生卢刚因个人问题而枪杀三人,打伤四人。除了一位中国同学,被害的全是当地的美国人。事发后,被害的系主任的太太写给卢刚亲人的信中说∶“我失去了我的亲人,你们也失去了你们的亲人。让我们为我的丈夫祷告,也为你们的儿子祷告”。我们现在多么需要这样的祷告啊!
 
    “911”的当天,有十几位中国学者在北京发表公开信,表示对美国受难者的悲痛和同情;他们宣告∶“今夜,我们是美国人”。这是人类良知在说话。作为中国的基督徒,除了赞同这些朋友以外,还能作什么呢?“911”的次日,笔者所在的新生命华人宣道会有一个祷告会,会上,我们宣告∶今夜,我们更要活出基督来。今夜,我们是中国人,也是美国人,也是阿拉伯人。既然基督在十字架上是为整个人类受死,具有基督生命的人怎么能分国界呢?我们为被害者祷告,我们也为害人者祷告,我们更为策划者祷告。基督是为一切罪人上的十字架,那其中也包括那位策划者。世间的政权要他肉身的性命,我们要他的心灵得赎。外在的强力打不动他顽石般的心,我们只有祈求基督的爱感化他的灵魂悔改。
 
    人类因着自己罪性的惯力而滑向毁灭的深渊,我们需要基督的爱托住我们,把我们拉起。人类举起了屠刀向自己身上乱砍,只是因为基督挡在我们面前为人类受死,人类才免于灭亡。我们需要基督,不是因为他有非凡的神力,而是因为他的爱和十字架。在我们自己的城里有没有十个具有基督生命的义人?在世界上有没有足够以爱心背负十字架的义人?人类的命运就决定于此。
 
废墟上的永恒思考
 
凡有血气的,尽都如草,他的美容都像草上的花。草必枯干,花必凋谢;唯有主的道是永存的”。所传给你们的福音就是这道。——彼得前书1∶24-25
 
到了纽约,才知道只有曼哈顿才算纽约城里。如果从飞机上看纽约,曼哈顿的巍峨群楼如同皇冠一样戴在这座上千万人口的大城的头上。世界贸易中心的姐妹大厦像是一对璀璨的明珠镶嵌在皇冠的顶部;一百一十层的窈窕身量,再穿上现代建筑的时髦装束,这一对现代文明的结晶成了纽约的骄傲,也成了纽约的象征。
 
    当今的世界是金钱的世界;纽约是淘金之都;世贸中心大厦则是拜金主义者的最高理想。那里有世界上最富有的公司,最大的股票经纪人,最好的律师事务所。年薪十万在别处也许是令人咋舌的数目,在那里只是最底层雇员的收入。多少人的奋斗,多少人的梦想,就是在那两座楼里面占有一席之地。只要能够进入那两座大厦,就有了一世的荣耀,就有了终身的保障。如果说世界上的人都在用金钱修筑通天塔的话,那么,世贸中心大厦就是那塔的顶尖。
 
    9月11日,这两座似乎万世不移的高大建筑刹那间化为一片废墟。当时许多人都不能相信自己的眼睛。那大厦不是总在那里吗?我们每天不都以那大厦确定方位,寻找道路吗?今天,当我们抬起眼睛寻找我们信赖的座标时,怎么在那熟悉的位置上只看到一片虚空呢?这变幻,这震惊,对我们选取人生的座标没有启示意义吗?
 
    任何事件都不如灾变那样尖锐地划开人生的假面,揭示出这个浮华世界的虚弱、苍白和无常。原本要在漫长时间慢慢展示的真理在瞬间便以浓缩的形式推至我们的眼前。无论多么坚固,无论多么强大,无论多么富有,无论多么美丽,世界上的事情总要过去的。此次突变不过以剧烈的形式预演了世间所有事物的结局。在如此具有启示意义的事件面前,我们难道不应重新思考自己的人生价值、人生道路和人生目标吗?世贸中心大厦里面那些殷实的骄傲不都消散,那些狂妄的计画不都落空了吗?当此次灾变揭开了世界那浮华的表面,那些自以为拥有一切的人忽然发现自己的过去和未来是一片空虚。那“塔”高大、华丽、坚固,但“弹指间,灰飞烟灭”。在“塔”的废墟上,我们应当思考什么是真正的不朽之物,我们的生命应当建立在什么样的基础之上。
 
苦难中的上帝
 
    这样,他就作了他们的救主。他们在一切的苦难中,他也同受苦难。——以赛亚书63∶8a-9b
 
    “911”以后,笔者没有想到有那么多人提出“上帝何在”的问题。许多人天天安享上帝的各种恩惠,从来没说过一声“谢谢”;一旦发生灾变,立即想起上帝,硬要上帝承担罪责。他们的质问可以归为两类“如果有上帝,为甚么坏人还能犯罪?”“如果有上帝,为甚么好人还会遭受苦难?”质问的前提是∶上帝与罪人或苦难不能并存于世。笔者不想在这里作太多的神学讨论,就让我们看耶稣基督,因为耶稣基督就是唯一临世的上帝。耶稣基督来这个世界的时候是外在地消除了一切苦难和罪恶吗?
 
    基督在世的时候没有简单地外在地消灭一切罪恶。当撒玛利亚人抵挡基督的时候,他的门徒曾提议用外在的方式解决罪的问题,但是基督否定了这种想法。(见马太福音9∶51-56)对于上帝,用外在消灭的方式解决罪的问题会简单得多。然而,如此一来,也就不存在拯救了。世上没有一个义人,外在地消灭一切罪,也就消灭了所有的人。基督来就是来救罪人。即使有罪,基督仍然把罪人作为人尊重,希望我们以人的自由意志重新选择悔改的道路。把人作为主体对待,就不会机械地强加,而要以榜样引导。这样一来,基督就因着对人的爱而选择了对自己最苦的拯救道路。基督作成罪身的形状,上十字架就死,以自身的榜样教导罪人如何破碎自己的罪。基督的拯救是从内到外的拯救,是以牺牲自己引导罪人悔改的拯救。当我们指责上帝要为没有消灭罪负责,我们没有看到上帝的容忍,他的爱和他的自我牺牲;我们也忘记我们自己就是罪人,要灭绝罪人,首先应当灭绝的就是我们(如果能够这么想,我们就会从上帝的拯救方式中看到他的爱)。如果上帝选择用天火灭绝罪人,他就不用上十字架了。我们要求上帝用外在的方式根绝罪行,大概是希望能够避免自己背十字架。上帝救世的方式早就在十字架上选好了。若是真的想改变罪的世界,就请也背起十字架来跟随耶稣。
 
    基督在世上没有根绝苦难;基督自己在世上就经历了苦难。基督并没有应允我们不经历苦难,他仅仅应允我们超越苦难。基督以他的十字架走进我们苦难的极顶——死亡,然后,以他的复活为我们开辟出超越苦难的道路。
 
    基督以他的十字架向我们保证∶在任何苦难里,他都会与我们同在;基督用他的复活向我们承诺∶只要与他同在,我们就能超越任何苦难。基督死都死过,又有什么苦难可以阻止他与我们的同在?基督连死都冲破了,跟着他,又有什么苦难不能超越?永生并不意味着不经历苦难和死亡,永生仅仅证明苦难和死亡都不是终点,永生恰恰是在苦难和死亡里才真正显示出自己的超越的价值。上帝自己进入苦难和死亡就是为了向我们证明这一点。如果你在苦难和死亡中没有见到上帝,那只是因为你还不认识经历过苦难和死亡的上帝。2001年9月11日,世界贸易中心大厦倒塌时,基督的心又一次被压碎;受难者流血时,基督的血也在流淌。正因为我们在苦难里遇到基督,我们才看到世界的希望。
 
 
 
刘同苏 来自中国大陆,现为纽约新生命华人宣道会牧师,宣道会神学院

        -NYACK 特约研究员。

---------------------------------------------------------------------------------------------------------------

    本刊保留所有文章及图片版权。欢迎转载。转载本刊电子版文章时,敬请注明文章转自www.cclifefl.org,并请注意在转载时,不得对本刊文章进行任何删改。本刊的印刷版(Printed copies)图文并茂,印刷精美,欢迎个人或团体订阅。请参考回应单。若需书面转载本刊文章,请先征得本刊书面许可。

    本网页由生命季刊设计维护,请尊重本刊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