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 On]  |  [Register]  |  Gmail  |  yahoo!mail  |  hotmail  |  qq  |  雅虎天气  |  本页二维码
cclife
是反智还是无知?
2017/8/2 13:49:41
读者:789
■吴家望

生命季刊 第82期 2017年6月

 

是反智,还是无知?

 

/吴家望

《生命季刊》第82

 

 

我的子民因无知识而灭亡;因为你拒绝了知识,我必拒绝你,不让你作我的祭司;……祭司越增多,就越发得罪我,我必把他们的尊荣变为耻辱。(何西阿书4:6-7)

2010年美国著名《皮佑民意调查中心》(Pew)作了一次宗教知识(religious knowledge)调查。32道问题,3400多位应试者平均答对16题,不算及格。但是,有关基督教信仰的知识问题,得分最高的是无神论与未知论者,其次是摩门教和犹太教徒,然后才是基督徒。仔细一想,这也不足为奇。今日的欧美社会,无神论者十分狂妄,不遗余力要消灭一切宗教信仰。他们懂得“知己知彼,百战百胜”的道理:先要熟悉宗教知识,回头再来攻击宗教信仰。此外,犹太人虽然也逐渐靠向世俗,但还算是虔诚的民族,而其他异教徒传教的积极性也是众所周知。

但是,基督徒居然有半数以上不清楚马丁路德和宗教改革的关系,引起基督教领袖们的警觉。几年来,每况愈下,多家权威民意调查中心的资料都证实了皮佑的调查结论。2016年,以直言不讳知名的神学家阿尔伯特 ·莫勒(Albert Mohler)写了一篇文章题名是:“圣经文盲的丑剧:这是我们的问题”(The Scandal of Biblical Illiteracy:  It is Our Problem)。文章起首的金句是:

我们所相信的不会超过我们所知道的, 我们所活出来的不会高过我们所相信的。(We will not believe more than we know, and we will not live higher than our beliefs)

莫勒说,根据巴纳研究机构(Barna Research Group)的报道,美国基督徒们很多人只记得两、三个耶稣12使徒的名字,还有很多人以为(圣经记载的)耶稣论8福的“登山宝训”原来是美国布道家葛培理(Billy Graham)的讲道稿。50%以上说不出四福音书的名字,60%记不住上帝十诫的一半。巴纳研究机构关总裁乔治·巴纳说,“怪不得他们不能遵守上帝的诫命,因为他们不知道是什么。”

开开眼界,莫勒这篇文章值得一读: file:///C:/BibleOnly/The-Scandal-of-Biblical-Iliteracy.pdf

接二连三,有许多敲响警钟的文章,形容圣经文盲现象是信仰的“危机”(crisis)  和圣经知识的“饥荒”(famine)。从大量的调查资料中,我们举几个例子,供读者参考:

→80%以上的应试者都说他们喜欢读圣经,81%认为自己有相当圣经知识。但是,他们在测验圣经知识时露了马脚。

→50%的应试者认为施洗约翰是十二使徒之一。

→60%的应试者不知道旧约五册律法书(摩西五经)的书名。

→50%的高中毕业生认为所多玛和蛾摩拉是一对夫妻的名字。

→81%的基督徒认为“上帝帮助那些自己帮助自己的人”(God helps those who help themselves)是圣经里的经句。

一位基督教大学的新约教授肯尼斯·波尔定(Kenneth Berding)说,他有一名学生以为旧约《撒母耳记》里的扫罗和新约《使徒行传》里的扫罗(保罗)是同一人。另一学生以为摩西的接班人、“嫩”的儿子(son of Nun)约书亚是一位(天主教)修女的儿子。他将约书亚父亲的希伯来名字Nun 和修女的英文“Nun”这个字混在一起了。

曾有过勤读圣经传统的英国人也不例外,有一次民意测验发现,超过30%的儿童认为大卫和歌利亚 (David and Goliath),以及好撒马利亚人(Good Samaritan)都不是圣经故事人物。难怪儿童无知,家长也不例外。超过50%的家长认为诺亚方舟不是圣经故事;30%家长倒认为哈里·波特(Harry Potter)是圣经故事人物。

知识的开端

  因为耶和华赐人智慧,知识和聪明都出自他的口。(箴言2:6,新译本)

 希伯来文“知识” (da'at) 是圣经常用词,它出于耶和华的口,也是上帝反复强调的、人必须追求的美德。

 灭亡以先,人心高傲;尊荣以先,必有谦卑。不先聆听就回答的,这就是他的愚妄和羞辱。……  聪明人的心获得知识;智慧人的耳朵寻求知识。(箴言18:12-13,15,新译本)

 耳朵和心是人取得知识的两样重要器官:耳管外,心管内,缺一不可:聪明人的心获得知识;智慧人的耳朵寻求知识。但是,人心高傲,自寻灭亡;耳不聆听,落为羞辱。圣经多次强调,敬畏耶和华是知识的开端,但愚妄人藐视智慧和教训。(箴言1:7)所以,高傲和愚妄的人不但得不到真知识,连知识的开端都找不到。

华人教会与知识

愚昧人恨恶知识,要到几时呢? (箴言1:22)

在发达国家中,美国算是最重视信仰的国家之一。60%的美国人认为信仰是生活中非常重要的事,40%每周至少参加一次敬拜活动(Pew)。 但是,美国教会领袖们却用“文盲”、“丑剧”、“危机”和“饥荒”这些字来形容美国基督徒缺乏圣经知识的惨状。那么,我们应该怎样形容华人教会基督徒的景况呢?

笔者不曾见过华人基督教会中类似的民意调查,不能妄断。华人教会没有很久的历史,照理说应该努力学习,迎头赶上。但是,事与愿违,我们至少可以看到,在许多华人教会的各种活动中,学习圣经知识可能排在最后。

有一位华人教会的新任牧师告诉会众,华人教会最严重的问题是“追求知识”。有人问他指的是哪一个教会,他豪不犹豫地说:所有的华人教会。后来,教会的一位从清华大学来的、“知识丰富”的执事出来解释说,追求知识就是不属灵,他们教会要成为一个独一不追求知识的教会。(笔者注:追求“独一”、鹤立鸡群,往往是异端和邪教的一个重要特征。)

这位牧师说这话有他的道理,因为他没有念过神学院(他说他“曾在三家神学院听过课”),捉襟见肘;会众还是不懂圣经的好。但是,教会的长职和会友都跟着起哄,无术自夸,却令人担忧。

有些教会没有主日学或查经班,即使有也是表面文章,名存实亡。有些查经班只谈经历(“这个星期你们有什么要‘感恩’的?”),也谈时事、投资、健康、娱乐。有一位新上任的牧师在一个老人中心办了一个“查经班”,在教会周报上大为宣传他们对圣经的重视。当他过了预备期,正式被录用后,也不通知任何人,就“失踪”停止去老人中心了。一年后,教会还是一无所知,照样给牧师发车马费,照样宣传他们已经不存在的、对老人的关怀。

心照不宣

公开藐视知识的教会不是很多,但不公开躲避知识的教会很多。有些教会的查经班,第一是吃饭,接下来摆龙门阵。等到开始查经,人已经走了大半。有一次笔者问一位查经班领班,他们教材是哪儿来的,他说是牧师从网上下载的。笔者悄悄说了一句,网上有很多异端的东西喔。他不懂我说的,反问说,“yí 端”是什么意思?笔者听了就不再开口了。

读圣经是要下工夫的。现今社会,手机文化泛滥,手机是永远翻不完的,哪有时间来读书,更不用说读圣经了。当然,人也可以在手机上读圣经。我到过一个年轻人的查经班,一人一机,每人都低头摸机,谁也看不出来他们是在看圣经,还是在打游戏。

海外华人教会的一大特点是每个教会都有一批精英。他们能力很强,在异国社会上多少受到歧视,难以腾飞,发现教会才是展示他们领导能力的舞台。他们也懂得怎样以最低的投资,取得最高的效果。他们很快就发现,攻读圣经、寻求神学知识是最事倍功半的作法。所以,反知识自然而然成了一种务实的现象。

当然,教会的长执领导自己缺乏知识,又要维持权威,会众知识多了就不好管。所以,贬低知识是理所当然。有一华人教会,那里有一位认真钻研圣经的姐妹,常常提问,教会领导恼火了,就以干扰教会运作为理由。打紧急电话叫警察将她拒之门外,一劳永逸。 

华人教会与神学

神学是一个长阔深高的学术领域,华人教会历史较短,可能还在学步阶段。华人教会传福音心切,人力资力集中在前线。虽然近年来攻读神学的新一辈逐渐增多,但是,尖端人才还是凤毛麟角。有些尖子从外国神学院毕业后,因为没有(中国神学院)用武之地,“凤还巢”,回到外国神学院去教外国人了。

再看看海外的华人神学院,多数是没有权威的教育机构认证的。学生水准决定师资水准,师资决定课程,所以,这些神学院课程里,领先的是文化、伦理、心理辅导课程,然后才是应用神学,最后才是难读的圣经神学。

当然,华人教会领袖们的集体思维很重要。很多年了,他们对“反智反知识”、“反神学”的说法保持沉默,或有默契。所以,“神学导致教会没落”,“教义纠缠头脑”等反智的说法,在资源缺乏的环境中,占了上风;“绕过2000年神学”的主张登堂入室。 确实,神学有正有邪,普通人难以辨别。但是,为了避免食物中毒而饿得骨瘦如柴也不是办法。

我们举几个简单的例子:

笔者听到好几个牧师说,传福音不要谈悔改。有的理直气壮地说,“传福音说悔改,人就不来了,那么福音就传不开了。”“人就不来了”这句话非常有说服力!也有位牧师,三杯下肚以后,悄悄地说心里话:认罪悔改是佛教的东西,应该避免。诚然,“悔改”是个最为基本的神学问题之一。

有位牧师在讲道时随口说了这么一句话:“感谢主,我们教会是21世纪的诺亚方舟,来到我们教会的人都能得救。”会众听了非常感动,感叹声清晰可闻。这是一句充满神学的话,涉及圣经神学、历史神学、救恩论、教会论、末世论。可惜会众缺乏圣经与神学知识,他们不清楚历史上不会再有方舟,救恩(唯独一次)来自十字架,福音不是廉价商品……。一个信口自夸的传道人把他的教会当作超市来宣传,令人啼笑皆非。

前面神学家莫勒提到的一件事: 81%(美国)基督徒认为“上帝帮助那些自己帮助自己的人 ”(God helps those who help themselves)是圣经里的经句。华人基督徒可能更同意这一点,因为“自力更生”是传统美德;所以,上帝帮助自力更生的人,理所当然。但是,圣经里找不到这句话。这句话涉及神学上的“预定论”、“救恩论”等等,非孔孟学说能解之。

后语

回到莫勒博士所说的那句话:我们所相信的不会超过我们所知道的, 我们所活出来的不会高过我们所相信的。如果我们的知识微无其微,那么我们的信仰也就弱无其弱。如果我们的信仰弱无其弱,那么我们能活出来的也低无其低。

莫勒博士又说,美国教会的“圣经文盲症”是美国教会“我们的问题”(It Is Our Problem),需要美国教会自己来解决。华人教会如果有“圣经文盲症”,或是“反智症”(anti-intellectualism),也是华人教会“我们”的问题,需要华人教会来解决。

回到我们的标题:是反智还是无知? 读者一定看出了答案:二者皆是。反智者必然无知,无知者选择反智。求神怜悯!

 

吴家望            来自中国大陆,曾获数学、神学学位,现居美国。

 

=================

您若有任何问题,可以直接回应或评论。生命季刊微信平台牧师团将为你解答疑惑。

生命季刊微信公众号:cclife2013g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