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 On]  |  [Register]  |  Gmail  |  yahoo!mail  |  hotmail  |  qq  |  雅虎天气  |  本页二维码
cclife
一路风雨一路歌
———记我的父亲贾西拉长老
2017/8/2 13:56:16
读者:596
■武 毅

生命季刊 第82期 2017年6月

 

一路风雨一路歌

       —记我的父亲贾西拉长老

 

/武毅

《生命季刊》第82

 

一、少年归主,神学院结师生情

1871年由“内地会”戴德生弟兄的两位同工将福音传到我们这里以后,我的祖父和另一位姓樊的老前辈,是我们当地教会的首任长老。祖父一生有五个儿子、五个女儿共十个孩子。祖父对于孩子们的要求非常严格,不许他们与偶像有任何瓜葛。家父记得他们小时候去上学,要路过一个庙,每当那个地方过庙会唱大戏的时候,祖父总是站在很远的地方,目视着他们去上学,不许在唱戏的地方停留。每逢主日,祖父会给每个孩子一些钱,让他们自己投入奉献箱里,让他们从小养成奉献的习惯。

我的父亲在1947年正月初4结婚前,就已经被祖父送到一所神学院学习。那所学校是由袁相忱弟兄的同学、苏佐扬弟兄的同工王堪牧师任校长的。

王堪牧师比我的父亲大13岁。父亲在那个时候所得的属灵装备,在十年“文革”没有圣经可读的时期,起了极大的作用。

有次,被人告密,说我家里藏有圣经,母亲正在做饭的时候,一群人闯入家里,搜出圣经后,就扔进灶塘里被火烧了。那个时候,就完全凭着以往背诵下来的圣经经文来过属灵生活。

在神学院里,家父也学习了养生的技巧,会用一副夹板把鞋底夹住,用两个针左右穿梭绱鞋,后来以此技巧用来补贴家用。

王堪老弟兄为人耿直,在道路方面,不折不扣。他一生为着持守纯正的信仰,坐了三次监狱,仅仅第一次就是二十年时间。老师的忠心与刚强,对家父一生的影响非常大。

在神学院期间,家父还结识了一位好朋友,就是山西籍的赵麦加弟兄。他比我的父亲长十岁。1946年,赵麦加弟兄从陕西徒步出发,前往新疆,参加“遍传福音团”,在哈什建立且牧养教会。1998年6月8日,赵麦加弟兄的儿子路过我们这里,特来家里看望我的父亲。家父给他写了一首诗《记念赵麦加弟兄》:

 

勇士西征心不已,

鏖战终生志不移。

遍传福音通西域,

脚踏鄩山迎主归!

二、青年负轭,信心爱心得操练

1946年,随着上海福音书房的属灵供应,我们这里教会渐渐走上了“地方教会”的道路。

1952年,在新的时势下,教会随之产生了新的长老。共由五位弟兄们组成,我的父亲,算是其中年龄最小的一位。

我的祖父母一生有五个儿子、五个女儿共十个孩子。我的父母也是有五个儿子、五个女儿共十个孩子。

我在上学期间,常有机会接触到王堪老弟兄。王堪老弟兄的经历,由一位主内姐妹写成《黄河岸边牧羊人》(见生命季刊第44期)一文,发表后,供应了许许多多的弟兄姐妹。

王堪老弟兄告诉我说,他的学生中,有些人后来参加了“三自”,有的人后半生的路走得很不好。他觉得我的父亲使他得到了很大的安慰。

父亲在王堪弟兄在坐监的那二十年间,每到年关临近时候,都会从生产队买些大米、莲藕,冒着被批斗的危险去看望王堪弟兄的家人,因为师母一个人当时是靠着给羊场放羊来养活几个很幼小的孩子。

记得有一年,甘肃天水那里遇到了大旱,粮食严重歉收,他们几个弟兄来到我们这里,想让弟兄姐妹对他们有些帮助,实际上当时我们这里因着是生产队的时代,粮食是国家统一管理,所以也很紧张,但是父亲还是和几位弟兄姐妹共同筹集粮食,并且一直给他们送到火车上去。

1983年腊月,家父装了一袋子小麦,并在袋子里写了一个纸条,让我用自行车送到三十里路以外的一个教会,帮他们那里一个有难处的弟兄度过年关。

父亲、母亲常把家里适合于孩子们穿的衣服收拾起来,送给更有需要的人。

三、中年事奉,家庭教会尽功用

我是父母的第七个孩子。我出生于农历10月底,那已经是隆冬季节,母亲在月子里,就由我的大姐学着做饭。结果有一次大姐做过晚饭后,没有留心,导致做饭的余火把灶房引燃,等到发现着火,附近的人都赶来救火的时候,火已经窜到房顶,无法救了,火把房顶的木头烧着不断往下掉,家父放下救火的水桶,不顾二伯父拦阻,冲过人群,扑到大火中去,把装米面的瓦缸从火中抢了出来。因为那是当时全家九口人的口粮。

有一年生产队在年终决算分钱的时候,家父感到肯定会是“倒灌”的,即不仅没有收入,而且还欠生产队里的。但是,神却特别的恩待,还收入了五块钱。靠这五块钱九口人过了一个年。

1983年,某些人急于在我们这里成立“三自”。但是没有合适的人牵头做这件事情。便有人给上面提议,由家父出面。民政局一位领导来家里,动员父亲说:

“你上过正规的神学院,而且为人正派,在信徒中也有较高的威望,你给咱们把这件事情做起来吧。”但是父亲非常明确的表明他的立场。那位领导问他说:

“你是对三自有看法,还是对其他地方的三自里面的人有看法?”

 父亲告诉他说:“两个方面都有!”

 他们的目的总是无法达到。

1983年11月12日(周六)早晨,家父知道会有试炼临到他了。就一个人去村子北面的路上一面慢慢地踱着步,一面唱着诗歌,寻求神会以怎样的方式来带领他,他若是出了事情,教会的事工该托付于谁(因为教会另一位负责弟兄在前一天晚上已经被带走了)。

他把自己的手表取下来交给我的四姐,告诉她说,若是他出了事情,要供我把学上成。我四姐听到此话里面的意思,当时放声大哭。

当天上午,公安局就来人对我家里进行抄家。对家里所有的地方,所有有字的纸张,本子全都拍照。我的二嫂当时很智慧的把一本圣经放在她孩子的小被褥中保存了下来。

从此父亲就行动不自由了。

陕西省“三自”的一位负责人找到我的父亲,拍着他的肩膀说:“兄弟,脑瓜要灵活些。”家父回答他说:

“我信了几十年耶稣,都已经信得死板了,没有办法灵活了啊。”

有次民政、公安、统战、宗教等几个部门一同召集几位弟兄们去谈话的时候,当时这些人的口气很不好,多方施加压力,导致会场气氛异常紧张。父亲给纸上写了一句话:

宁做拉撒路抛尸路旁,

不慕今世子名显四方。

而且悄悄把纸条传递给同去的几位弟兄们传阅。

为了应对当时的环境,坚固弟兄姐妹的信心,他又写了一首诗:

宁辞座上宾,甘做阶下囚!

寸衷永不渝,誓死谨持守!

父亲在神学院期间学会了对诗歌谱曲子。他给赛1:2、3耶3:12、22、徒20:28—32、启3:7—13、诗篇137篇等经文所谱写的谱子在教会一直继续使用着。

四、老年尽职,奠上心血挚旌旗

父亲在年轻的时候,有个非常要好的属灵同伴,就是韩提多弟兄。在他老年的时候,神给他预备了好几位同工,而其中还要特别提到的是另外两位老弟兄,也是父亲得力的同工。

这其中一位弟兄的最大见证是忠心与耿直。另一位弟兄的特点则是智慧与见识。

父亲常给我提到,他非常感恩的一个方面就是神给他预备这么多非常宝贵的同工们!

当然,我们这里的教会一路风雨中蒙神带领走到今天,也与许多忠心的姐妹们有很大的关系。

我们教会的交通面涉及周围好些地方。所以众位同工也是非常忠心。大家都非常宝贵灵修生活。

父亲直到现在,坚持每天读圣经,读属灵的书籍,而且一定要把读经心得在本子写下来,现在已经写了近三十个本子了。他从来不照抄照搬别人的观点和亮光,哪怕要引用别人的亮光,他也一定要和他自己所得的光照、自己里面的负担结合在一起而使用。

父亲非常在意教会属天的地位和成分,也很在意和众教会的交通关系。他常提到的几个话题就是:

“我们是神设立在这个地方的教会,但是我们不是地方宗派,也不因着我们走地方教会的道路,而否认其他没有这样的看见和实行的教会,我们尊重神在他们中间的引领。

“教会是地方的,工作是区域的,交通是宇宙的。”

 “教会之间只有交通关系,没有上下级关系。巴比伦追求的大,是没有原则的混杂,而耶路撒冷是在乎圣。”

 “奉献是关,舍己是路。”

 “宁可磨光(完),不可锈光(完)。”

神对他的仆人,不仅是在事奉中“磨”,也在家庭生活中来“磨”。

神让亚伯拉罕献以撒的时候,特别对他说:“你独生的儿子,所爱的以撒”(创22:2),神在改变雅各的时候,特别在他晚年的时候,把他所爱的约瑟从他身边带走,又把最小的儿子便雅悯带走。这是在情感方面对他的操练。

我的父亲在一生也经历过多次情感方面的煎熬—

我的大弟(父母的第四个儿子),在五岁就得病,后来瘫痪,以后又失语,虽经多方就医也查不出病因与治疗方法,终在1984年腊月份离世,时20岁。

1991年(农历)10月11日,我的二嫂离世。

2011年7月2日,我的弟媳离世。

2013年6月15日,我大哥遇车祸而成植物人,到现在还未苏醒。

父母离世了,子女把他们安葬于土中。儿女离世了,父母则把他们安放于自己心中!

人世间最大的苦痛莫过于白发人送黑发人!但是我们却知道,神给我们每个人预备的本就是十字架的道路,借着这条路让我们更有属天的成分,也使我们更爱他,更亲近他。因为我们的主在地上走的就是这样的道路。

五、老骥伏枥,三件大事挂心头

父亲把自己比作一头牛,他常提醒他自己:

“宁可死在犁沟,不愿死在槽头!”

父亲在晚年的时候,所特别牵挂的事情有三件。

第一,为教会预备一批年轻的弟兄姐妹。他把大部分的精力都放在借着“查经聚会”对中青年弟兄姐妹的带领上面。把中青年弟兄姐妹划分为几个组,每周每组轮流承担查经聚会中的话语交通。不断地发现有话语服事恩赐的弟兄姐妹们,并给他们提供操练的机会,使神纯正话语的规模植根于年轻弟兄姐妹的心中。

第二、就是教会的合一问题。现今在各地都因着不同的原因,出现不同心,甚至分裂的情形。这是父亲里面一个极重的负担。

在这几十年来,父亲总是早晨五点半就开始起来祷告,而且一定是跪在地上祷告,而不是在床上祷告。他祷告的一个负担就是为着教会的合一问题。虽然直到现在,难处依然存在,但是我们坚信,随着众弟兄姐妹共同的祷告,神必在他自己的时间,按他自己的方式做事情。

2010年6月4日(周五)下午,在有十位弟兄们参加的关于合一的谈话交通中,父亲特别提到三个方面的问题,一是合一的必要性;二是目前合一的主要拦阻是什么?三是合一的工作当如何进展。

有弟兄弟兄当时提出:

“约翰福音五章毕士大的原则是,应当先求神使水动起来,然后再把瘫子抬入水中,才能看见果效。这个水就是合一的水流,复兴的水流。”

2010年6月9日,父亲不顾自己已经83岁高龄的年纪,与另外两位老弟兄走出去寻求合一的交通。

对于合一,哪怕拦阻再大,我们总不停止为合一的祷告。

第三、会所的问题。从1992年开始,因着各种类型的聚会都要在露天进行,夏季酷暑的季节,塑料帐篷里高温难耐。冬季,雨雪天气下弟兄姐妹冻的笔都拿不到手中。弟兄姐妹都觉得应向神祷告,给我们预备一个会所。

2007年3月1日,在每月一次的众教会的事奉聚会中,家父第一次向众教会表明了我们准备建造会所的意向,盼望大家为此事祷告。

当天晚上,远在青岛上班的一位张弟兄就为会所建造汇来了500元的奉献款!这是会所建造收到的第一笔奉献款!愿恩主一直记念并祝福弟兄的心愿!

会所的选址问题成了很大的难处,选在哪里都会有拦阻。于是,教会定规在2011年11月25到27日,整个教会各个分家为着会所的选址问题,共同禁食祷告。

神的名是应当称颂的。到2012年2月下旬,占地4亩6分的会所地址定在了现在的位置。若是晚半年的时间,哪怕高出几倍的价钱,地皮都拿不到手了。

承建工作马上就开始了。这其中有五位弟兄着实操碎了心。父亲年事已高,但是几乎每天要到工地上去看一下。邻居的一个外邦家庭的女人给我说:

“这么高温的天气,你爸每天都要去工地,我看他的身体都要支撑不住了。”

又有位老弟兄更是弟兄更是不辞劳苦,身先士卒在事工现场。

各个分家的弟兄都动起来了!

老、中、青的弟兄姐妹都动起来了!

周围的众教会都动起来了!

2012年8月5日晚上开始的暑期“青年聚会”就得以在新会所进行了。

实在是神的恩典!

2014年春节期间,我去外面聚会回来的时候,正值家乡刚在前几天下了入冬以来最大的雪,到了晚上的时候,气温更是急剧下降。我在晚上的十一点四十回到家里,推开大门的时候,眼前的一幕,让我的眼睛一下子湿了—

父亲站在院子里!!

他完全可以在屋子里面等,甚至于可以是躺在火炕上等。但已经87岁的他在午夜时分却是站在院子的雪地里!

他关心的不仅是自己的儿子当晚要从工场上回来,他更是在关心着中青年同工们的成长!

六、汁浆丰沛,知进知退显忠心

1998年冬季,有河南郑州、荥阳的人与本地某些人结合,在陕西乃至其他地方开始传播“新路”。以后,到了2000年春季,这些人又在兰州接受了“东方闪电”。这两个方面对教会都造成极大的冲击。

特别是“闪电”更是各种方法无出其右!因着家父绝不能认同他们背弃圣经真道的事情,这些人就给大街上写对家父进行人身攻击的标语。趁着晚上,这些人给我家老屋的大门上也写着攻击、污蔑家父的话语。甚至有个“闪电”的人,整个晚上跪在我家大门外不走,想以此“打动”家父接受他们错谬的东西。

“神在其中,城必不动摇,到天一亮,神必帮助这城。”(诗篇46:5)

“那应许我们的是信实的。”(来10:23)

靠着主的得胜,和他十字架的道路,以及他给我们的应许,教会的见证一直往前延伸!

父亲一生有个很大的特点,就是口很严。今天教会许多的不同心、纷争、消极甚至是非、死亡的情形,都与一些人的口不严有很大的关系,

有些人喜欢传播不确实的消息(哪怕是确实的消息,只要不造就人,不能使神得荣耀,不能使人得益处,都不能传播),很稀奇,也有些人总乐意于相信“小道消息”。包括许多在工场上多年奔波的同工们,在这个方面都是“软肋”。

常有弟兄姐妹到家里来,为着他们个人的事情,或者他们当地教会的事情与家父有些交通,这些里面除了能造就人、使人得激励的美好见证以外,其他的事情,父亲都是把其当做是代祷的负担带到神面前去,而绝不会拿出去张扬。

世人都知道“流言止于智者”,基督徒更当不断学习口被红炭所沾的功课(赛6:7)。

父亲的另一个特点是为人安静。这是与他接触过的弟兄姐妹共同的认识。在中年的时候,我们的家庭人口多,生活负担本非常重,但是他总不给人提说这些,以免成为别人的负担。到了老年的时候,特别是这近三十年的时间中,教会的负担又重重地压在他的肩膀上,他得胜的秘诀就是他在家里客厅所写的—

“无己海阔天空,有神心旷神怡!”

在2012年10月8日(周一)下午的“谈话聚会”中,父亲平静地说:

“我记得我以前给众位同工说过,当我到了85岁的时候,就会退下来。现在已经接近年底了,我觉得我需要把角色和同工们调换一下,我愿意退到后面去,当然这并不是说我以后不再尽功用了。”

几位同工都表态,父亲应当留在原有的岗位上继续尽职。

2015年冬季有天早饭后,因为坐在椅子上看书有些冷,父亲想坐到床上去,当把桌子上重约三、四斤的几本书要放到床上去,转身的瞬间,感到后背猛然疼了一下,他以为是岔气了,所以过后很长的时间,他都运动腰部,想让气顺畅。那段时间,正好我的母亲也有病住院,大家都操心在母亲身上,忽略了父亲的身体状况,结果到腊月底、春节期间,父亲的疼痛加剧,后来检查是脊柱裂纹。这种病只能平躺,一点不敢活动。随即住院治疗。回家后不久,又因呼吸系统的疾病,第二次住院。

两次躺卧近百天的时间,导致父亲不能站立,更谈不上走路了!几乎所有的人都觉得父亲今后是要在轮椅上度过晚年了。

父亲却凭着信心,开始扶着轮椅重新锻炼走路。

“我要怜悯谁,就怜悯谁,要恩待谁,就恩待谁。”(罗9:15)到了去年五月份的时候,父亲的走路就恢复正常了!而且直到现在还可以配搭承担每次一个小时的讲台供应。

而就在2015年腊月14(周六),我早晨起床刚打开二楼卧室门,随即一股很浓的焦糊味扑鼻而来。赶快下楼,眼前的景象让人顿时目瞪口呆—

父母所睡的火炕着火了,火烧着了炕席,引燃了褥子,母亲是前一天下午才出院回家的,现在坐在椅子上瑟瑟发抖。父亲一脸疲惫,却不忍心叫醒我,他已经一个人扑火很长时间了,以至于累得直不起腰!

我抱住父亲放声大哭,对他说:

“你太累了”!

父亲却安慰我说:

“一切都是恩典!主不会做错事!”

后来,父亲告诉我说,他感恩的缘由是神要他借着这样的机会往下退!

父亲在2016年元月26日特别写了一封《给众位同工的信》,其中从四个方面对今后的事工做了一个安排和交代。当弟兄们在同工聚会中读这封信的时候,有弟兄放声而哭。因为教会的担子太重、责任太大了。

感谢神,他是昨日、今日、直到永远总不改变的神!他正在带领着他的教会继续往前走路,迎接主的二次再来!

父亲现在虽然已经90岁了,但却仍旧按着神所量给他的年日和力量,继续往前走!

荣耀归给神和我们的主救主耶稣基督!阿们!

 

武毅    中国大陆传道人。

 

=================

您若有任何问题,可以直接回应或评论。生命季刊微信平台牧师团将为你解答疑惑。

生命季刊微信公众号:cclife2013g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