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 On]  |  [Register]  |  Gmail  |  yahoo!mail  |  hotmail  |  qq  |  雅虎天气  |  本页二维码
cclife
911事件∶困扰基督徒的三个问题
2015/5/29 16:34:41
读者:8153
■林慈信

生命季刊 第19期 2001年9月
 
 
    2001年9月11日,两架被劫持的飞机撞在世贸中心的两幢摩天大厦上。美国遭到了恐怖份子的袭击。数日来,美国全国上下处于哀悼的气氛和愤怒中。美国全国的基督徒都在祷告,世界各地的基督徒也在祷告。
 
    我们当如何祷告?祷告的出发点是什么?在这样的时刻,基督徒不禁要问一些十分尖锐的问题。
 
第一个问题∶此刻,上帝在哪里?
 
    当大灾难发生时,人们会怀疑上帝、责怪上帝。他们要么怀疑上帝没有能力阻止邪恶,要么埋怨上帝对死难者毫无怜悯。在有些人的内心深处,上帝是有限的上帝,他不是全知的,也不是全能的,也不是完全慈爱的。
 
    我们每一个人都有自己对上帝的观念。我们是带着自己先入为主的上帝观而提出疑问的,有些概念甚至与圣经的教导大相径庭。许多人深信,人的绝对自由和自主是如此重要,决没有讨论的余地;他们无法折服在一位至高无上、以他自己的意愿创造宇宙、掌管万物、掌管历史的上帝面前。换句话说,许多人会不惜一切代价,哪怕违背圣经的教训,来保留人的一些自由和自主。
 
    然而,圣经宣称上帝就是这样一位上帝∶他是万物的主宰。他创造了天地万物,并且继续掌管着这一切。上帝知道2001911所发生的事吗?他当然知道!上帝有能力阻止惨剧的发生吗?他当然有能力!但他允许这些事发生。我们不会明白这是为什么,上帝没有选择把答案告诉我们。我们当然不能凭空猜测这是否上帝对某一个人的罪的审判(参约翰福音91-3)。但是,上帝的确期望并要求我们信靠他的智慧。
 
    上帝的智慧既有他对堕落的人类的审判,又有他对人类的怜悯。人背叛了上帝。人违反了上帝的律法。罪的结果是,宇宙万物不再照着原有的方式运作。我们原本不配得到上帝的怜悯。上帝的审判和定罪临到人类,并且殃及自然(参创世记315-17)。也就是说,我们度过的每一个平安的日子,每一个宁静的时刻,都是上帝所赐的(普遍)恩典的结果。我们感到惊讶的,不应该是为什么世贸中心大厦被毁、许多人丧生,相反,我们应当感到惊讶的,是为什么每天我们都能享受这么多上帝的恩典:他赐给我们生命、气息和食物。
 
    我们为死难者哭泣。此刻,正需要基督徒以基督之爱去爱我们的邻舍和朋友。我们无权论断他们。我们和他们一样,都是罪人。基督徒只不过是蒙了救赎的罪人。失丧生命的也完全可能是我们。我们今天仍然活着,完全是因为上帝的恩典怜悯。
 
    你是否愿意相信这样一位有主权的上帝?人们的答案往往是“不”。因为人出于本性,不愿轻易放弃自己的主权(离开上帝的主权)。我们宁可作自己命运的主宰。然而,耶稣基督就是为了向这种背逆的自主意识发出挑战才来到世上的。他要我们悔改、信靠他,并且背起十字架跟从他。这就要求我们必须心意更新而变化(罗马书122)。
 
    9月11日,上帝在纽约吗?是的,他在!他从未离开过我们。他仍然在他的宝座上坐着为王。他仍然以他公义的审判和丰盛的恩典待我们。
 
    当苦难临到我们的时候,我们必须记住∶上帝是上帝(不是我们)。上帝全然智慧。每时每刻,上帝都在赐我们每个人以怜悯。即使在最黑暗的时刻,也隐藏着上帝充满智慧的旨意。我们常常不明白他的旨意是什么。他并不总是把答案给我们(参申命记2929)。
 
    这是人喜欢听的信息吗?不是!但这是圣经的教导吗?我要谦卑地向读者强调说∶是的!请以祷告的心默想这个真理。跪在上帝面前祷告吧,他会光照我们的心,我们会明白∶是的,上帝仍然在宝座上,上帝一直在宝座上掌权。
 
    上帝是全然智慧、全然公义的宇宙的主宰。我们应当以这样的上帝观来引导我们的祷告。什么是祷告?是对上帝下命令?不!祷告是在我们的生活的世界中,将自己降服在上帝至高的权柄之下。
 
    从根本上来说,祷告是降服和敬拜。主耶稣教给我们的祷告是∶“愿你的国降临,愿你的旨意成全”;我们的盼望是万邦都尊上帝的名为圣。对许多的基督徒来说,这样的祷告是困难的,也是久违的。也许此刻我们应该作的,不是怀疑和挑战上帝,而是应该怀疑和挑战自己的“上帝观”!
 
第二个问题∶我们应当如何看待美国?
 
    这篇文章的读者中,许多是中国基督徒。我们当中许多人(像我一样)虽然是美国公民或移民,但却不是在美国出生的。我们对美国存着复杂的感情。
 
    一些中国人认为美国是一个“基督教国家”。如果这句话的意思是指基督教是美国的国教,那就大错特错了。美国宪法禁止美国政府“建立宗教”,也就是说,不能把任何一个特定的宗教当作国教。
 
    其他的人认为是基督徒在1776年建立了美国。这种说法不对,至少不全对。不错,1620年从麻萨诸塞州普里毛斯登陆的那些人大多是基督徒。1630年建立麻萨诸塞湾殖民地的清教徒也大多是基督徒,他们希望建立一个“山上之城”。清教徒到新大陆来,是为了设立一个荣耀上帝的政体。但是到了十八世纪,住在新大陆13个殖民地中的人,既有基督徒,也有自然神论者、天主教徒和无神论者。美国建国的国父(就是那些签署独立宣言的人)当中既有相信圣经的基督徒(如普林斯顿大学校长,长老会牧师魏瑟斯朋John Whitherspoon),也有不相信神迹和罪的自然神论者(如杰佛逊)。
 
    美国是一个基督教国家吗?不是!但她却在许多方面受了基督教的影响。上帝一直很祝福美国。她的人口中总是有许多基督徒。美国国会参众两议院的许多议员中也一直有许多基督徒。我本人曾拜访过几位基督徒议员。他们在信心上都有美好的见证。因而我们可以说美国一直在蒙受上帝至少是在物质上的祝福,拥有繁荣的经济、强大的军事实力、先进的科技和百姓的自由。上帝照着他的意思,使美国成为自1989年以来世界上第一强国。
 
    有些人想用把基督教信仰强加给不信的人这种方法,以把美国变成“基督教国家”。大多数福音派基督徒不同意这是教会的社会使命。
 
    那么,美国到底是什么样的国家?纵观人类历史,我们看到上帝照着自己的意思,使一些国家成为领导世界的主流。在1500以前,中国曾一度主导世界。后来到了现代,领先的国家先是葡萄牙,再是荷兰,然后是英国,尤其是维多利亚王朝期间的英国。然后,美国成为二十世纪世界的领袖(其中一段时间是与苏联抗衡)。依照神的旨意、并且靠着神普遍的恩典,美国今天在经济、军事和科技方面仍然处在领先地位。
 
    作为华人或美籍华人,我们许多人都因美国所提供的自由和机会而受益。我们在这里求学,成家立业。许多中国人和居住在台湾、香港和其他地区的华人,也受惠于美国宣教士和他们所带来的基督教的影响。因此,我们应当对美国说声“谢谢”。
 
    今天的美国处在缺乏中。她像许多欧洲和第三世界的国家一样需要福音。如果我们问∶“在世界上哪些国家里,耶稣基督的教会最强?”美国的排名不会在前面。许多第三世界国家已经“基督化”∶肯尼亚人口中有80%是基督徒;新加坡人20%是基督徒。这并不意味着这些国家在政治、经济和文化上完全反映了基督教的价值观。然而,这些国家中的教会,还有中国、韩国、印尼,以及非洲和拉丁美洲的许多国家的教会都在迅速增长。
 
    美国需要我们的祷告。我们要为美国和美国的教会祷告,也要走进美国社会为主耶稣作见证,我们可以参与社会福利工作,比如去红十字会献血,或者参与本地政府事务。我们也可以加入美国宣教士的行列。
 
    美国并不是一个“上帝的选国”,也不是一个邪恶的帝国。她必须为自己如何治理这个国家对神负责,就像所有的国家一样。寄居在这块土地上的人(包括我们华人),都要遵行上帝的旨意:有怜悯、行公义。
 
第三个问题是,基督徒如何表达爱国主义?
 
    我们在美国的华人基督徒应该怎样看待基督徒与爱国主义的问题?当我们置身于红白蓝三色的星条旗四处飘扬的氛围之中的时候,我们难免会有复杂的感情和困惑的感觉:我们和这个国家是什么关系?我怎样看美国人对自己国家的爱国情感?
 
    很多福音派基督徒习惯于把自己的人生分割成“属世”和“属灵”两部分。于是我们的公民义务和社会责任就明显地被认为是“属世”的。“圣俗二分”也意味着两者互不干涉。然而,近年来,越来越多的福音派基督徒开始对自己的人生采取更为全面的看法。当有需要的时候,华人基督徒也以勇气和力量做出回应。他们提供救援,服务新移民,与歧视抗争,参选公共政位┅┅用各种方式帮助有需要的中国移民和美籍华人同胞。
 
    当上帝创造人类的时候,他设立了家庭和工作。我们可以由此推论说,上帝为了人能够完成管理全地的使命也设立了政府。罗马书十三章教导我们说,国家领导人(在上掌权的)是上帝的佣人(罗马书134),所以保罗要我们顺服政府的权柄。在提摩太前书第二章里,保罗要我们为我们的政府首领祷告。因此,基督徒应该纳税,如果被征召,也应该参军服务自己的国家。也有一些基督徒蒙上帝呼召成为政治家或者政府领导人。
 
    由于人类的罪性和堕落(创世记第三章),人类的每一个领域都被污染、被扭曲了。因此我们的政府并不能总是施政仁慈,秉行公义;政府领导人也并不都敬畏上帝,服从上帝的律法。基督徒有责任为自己的国家祷告,希望自己的国家能远离罪恶,追求公义。旧约里的先知常常为自己的国家忧伤哭泣,并且以圣洁公义代神说话,斥责以色列,呼吁她悔改。
 
    许多中国同胞在这个时候急于指出美国和其他西方国家的帝国主义的罪,有的甚至幸灾乐祸。很多没有受到过基督教信仰影响的人被一种大国沙文主义式的民族主义骄傲所局限。这样的“爱国”热情很容易发展成为一种轻看其他国家和民族的狂热。另一方面,美国在盟国的支持中得到慰籍的同时,也应该细心倾听他人批评的声音(穆斯林国家,中国民众等)。
 
    我们必须记住,每一个基督徒都是某个国家的公民。上帝把我们放在权柄之下。政府如若犯罪,我们需要像先知一样呼吁他们悔改,回转归向上帝。而在正常情况下,我们应该用顺服权柄、奉公守法的行为来爱我们自己的国家。
 
    我们要怎样为美国祷告?在这个关键的历史时刻,我们要为那些死难者和他们哀痛的家属祷告,愿他们在痛苦当中仰望全能和充满恩典的造物主,忧伤的心灵得到安慰;我们更要为美国的领导人和救灾人员,为美国的基督徒祷告。
 
    让我们默想神的话语,努力追求智慧和公义,关爱我们的邻舍——无论他们的种族宗教信仰是什么。在未来的年月里,我们将靠着上帝的恩典渡过试炼我们灵魂的日子。(原文为英文,孙明君、程松译)
 
 
 
林慈信 出生于香港,现居美国,为“中华展望”总干事,著有《先驱与过客》
        等作品。


---------------------------------------------------------------------------------------------------------------

    本刊保留所有文章及图片版权。欢迎转载。转载本刊电子版文章时,敬请注明文章转自www.cclifefl.org,并请注意在转载时,不得对本刊文章进行任何删改。本刊的印刷版(Printed copies)图文并茂,印刷精美,欢迎个人或团体订阅。请参考回应单。若需书面转载本刊文章,请先征得本刊书面许可。

    本网页由生命季刊设计维护,请尊重本刊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