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 On]  |  [Register]  |  Gmail  |  yahoo!mail  |  hotmail  |  qq  |  雅虎天气  |  本页二维码
cclife
信而顺服
2015/5/29 16:36:35
读者:3769
■慕圣
生命季刊 第19期 2001年9月
 
 
    寡妇说∶“┅┅我没有饼,坛内只有一把面,瓶里只有一点油┅┅。”以利亚对她说∶“不要惧怕。”坛内的面果不减少,瓶里的油也不缺短,正如耶和华借以利亚所说的话。(王上17:12-16)
 
    神当初呼召我的时候,我才十七岁。他叫我离开本地、本族、父家。我的父亲很属灵,他懂得。他说∶“主叫你往什么地方去,你就往什么地方去,就是讨饭也可以。不管怎么样,我不担心。既然主给你话了,你只管去吧!”
 
    于是我就拿了一本圣经、一本赞美诗、一本教会历史书,还有一件破大衣,就跑出来了。往哪里去,我也不知道。那一天跑了一百五十华里,仍然没有目标。往哪里去呢?只管顺着公路跑吧!晚上住下来,第二天再跑,往哪里跑还不知道。结果主引导我到今天,我没有把路跑错,也没有说∶“把我苦死了,把我饿死了!”主反而更加负我责任,有神迹奇事随着。主既给我话了,我就顺服他,结果主负责任。前面一站你还没有到,主已经安排好了;你往前走,主给你安排领路的啦!你还没有到地方,主已经安排了吃、住的地方,都安排好了,只要你肯顺服他。
 
    当我神学院毕业以后,才二十几岁,很想再受造就。在国内没有神学院,到国外去可以吧?于是就有人愿意帮我的忙。后来就到了一个大城市去,办了一个出国的护照。都快办好了,又祷告,主说∶“你不要去。”可是在这城市里面我举目无亲,连个住的地方都没有。当时在人家的走廊底下住,只住了一个月,人家都不让住,叫我住到马路边上去。住在马路上警察还要干涉,往哪里去呢?只好靠求人家,让我晚上把铺盖摊下来睡觉,早上收起来去跑马路、漂泊──拿一本圣经到公园里去,还不能到大公园,因为大公园需要拿钱买票,只好到小公园里去。做什么呢?读经、祷告。买一个大饼,手巾一包,到中午饿了,有自来水(自来水不要钱),喝口自来水,吃口大饼;下午再读圣经,晚上回去睡觉。就这个情况。当时我还想∶护照一下来,我就可以走了,这个艰苦不要紧。可是主说∶“你不要去。”我说∶“主啊!这是死路一条了。好不容易办好这一条路啦,我也就可以走了。出去以后,我就可以有办法了。我不是去作官、不是去发财,是要去学习你的道路,学好以后好为你传福音啊!好更有效地为你传福音。我有了学问、有了知识,好为你传福音!”主说∶“我不需要你那一个。”我说∶“主啊!你需要我什么呢?”主说∶“我需要你顺服我,听命胜于献祭,顺从胜于公羊的脂油。只要你听我的话就够了。”我说∶“主啊!我听你的话就没有地方住了,听你的话就没地方去了。”主说∶“你若听话,那不是你的问题。只要你肯听我的话、顺服我,住的地方、吃的东西,我负责任。”
 
    感谢赞美主!圣灵加我力量∶“主啊!你叫我顺服你,我就顺服你。”
 
第二天天气很冷,外面还下着小雪,我到派出所去退护照。承办人员简直不敢相信,说:“你是怎么回事?别人等了八个多月都没有批下来,你三个星期不到就下来了,你还不去?不要啰嗦,快签字吧!”连派出所的所长也出来了,对我说:“这是你一生的关键,你自己考虑清楚!”所长说的没错,但主的命令岂能违背?靠着主的力量,我对他们说:“谢谢你!但我还是决定不去了。”所长说:“那你为什么要申请啊?”我告诉他:真对不起,麻烦你们了。所长很生气,说:“你这个信耶稣的,真是神经有毛病!我告诉你,只要我在这里当一天所长,你就别想再申请出去!”就这样,我就在“退证栏”签字,把护照退掉了。
 
退掉护照后,我说∶“主啊!我是没有希望了,前途已经断掉了。你叫我作什么呢?这个住房也到时候了,走廊底下也不能住了。”主还没有安排,但主给我信心对他说∶“主啊!既然你叫我这样作了,你要试炼我、熬炼我,我也要试验试验你啦!怎么试验你呢?我可以凭信心租一个房子出来,租好以后,你能替我出房租,就证明你是负责任,叫我跟从你传道;你若不能替我出房租,主啊!对不起,我就要把被子一卖、摊子一卖,买张车票回家种田地去,一辈子再不出来传道了!作个老农民可以,我不要传道,因为你不负我的责任,还传什么道呢?”
 
你只要目的对的话,不要紧。主说∶“那你试验吧!我不怕你试验。”主不怕我们试验,我们怕神试验。于是我就找了一个有八、九平方米的房子,租好以后,一个月要二元六角钱的房租,还有水费、电费,统统算下来的话,一个月要三元多钱。这是在刚解放时期 (1951年),大米 (一种很差的糙米) 一角一分钱买十斤,好猪肉 (瘦肉) 只卖二角多钱一斤。你想想,一个月这三元多钱我从哪里去付呢?我拿一角一分钱去买了八斤半米和一小条猪肝油,又带了几棵青菜。盐和煤球都是房东剩下来的。我就把米放在一个口小肚大的坛中,说∶“主啊!这是我的生活费用。”我每天祷告、读经,偶尔到公园或马路边传传福音。那时是冬天(十一月份),祷告一会儿,肚子饿了,就起来烧饭吃,抓两、三把米做的饭不是干饭,也不是稀饭,吃了挺暖和的,很香、很好。上午吃过了,下午还要饿,天气又冷,越是不忙越是饿得很,越冷越想吃。有时一天二顿,有时三顿,最多一天吃六顿。抓一把、抓一把┅┅。你们想想看,八斤半米能吃几天哪?我的饭量再小,一回三把米,八斤半米有几个三把抓呢?但两个多月了,还没有吃完。
 
有一天我想∶“主啊!坛子也不大,八斤半米吃两个月了,还没有吃完哪!看一看还有多少?”哎呀!一看糟了,坛里的米连坛底也盖不住了,统统扫出来,也只有一手心,连一把也没有了。我说∶“主啊!我不应该看的,我信心软弱了。”把坛口封住不看,到第二天,奉主名拿来做饭吧!抓一下是空的、抓两下还是空的,坛里一粒米也没有啦!我说∶“主啊!饶恕我信心不够。如若有信心的话,不要说两个月,就是吃一年也吃不完哪。为什么呢?以利亚不是一把面、一点油,他们三个人还吃一年多呢!”
 
那时我认罪、再认罪,米也没有啦!可是祸不单行,米刚刚吃完,到第二天房主就敲门了。我问他∶“什么事情啊?”他说∶“今天该交房租了,可不能误期,别人都是一个月一交;这是头一回,让你三个月交一次,若误期的话,我们下一次就不租给你了。”我说∶“好。”他问∶“什么时候?”我说∶“明天上午九点钟交给你房租。”他说∶“不能耽误。”我说∶“一定不耽误,你回去吧!”我把他送走了。
 
回来门一关,我说∶“主啊!我拿什么交?明天上午九点钟,我卖被子也来不及了!卖给谁呢?三个月的房租,每月二元六角,共七元多钱。”
 
这一天哪,是凭信心呢?还是害怕呢?你说没有信心吧,还在祷告主;祷告吧,又没有信心。“主啊!到明天上午九点钟,要交房租,哪里有?”祷告、祷告,把被子抖一抖,看看有钱没有?没有钱。把席子掀起来,也没有钱。把圣经翻来翻去,还是圣经,仍是没有钱。看看神的话,是神的话,不当事。
 
“主啊!你的话可靠,读一读还是话,我还是我,还是没有钱。”哎呀!里面着急得不得了!这一夜睡不好觉。“主啊!你是真可靠呢、还是假可靠?真可信、还是假可信?明天上午九点钟,哪有这么多钱交房租?”但我生命里面说∶“神是信实的、可靠的,他不误事。”
 
到天亮我祷告说∶“主啊!你不误事,你是信实的。你给我预备钱没有?”掀开席子,一分钱也没有;又抖抖被子,还是没有钱;地上也没有;又抖抖被子,还是没有钱,地上也没有。屋里找遍了,连一个钱影子也没有!“主啊!你怎么给我钱呢?这个地方又没有人认识我。”主能失信吗?主不失信!
 
到了八点钟,忽然有人敲门了。这下我可害怕得很啦!肯定是要房租的来了,因为只隔一个小时嘛!我说∶“主啊!你去开门,我不去开门。”又敲一次,我还是不动。连敲三次。
 
忽然,门缝里面“扑通”一声,我抬头一看,有一个信封。
 
哦!有人送信来啦。早知道是送信,我就不这么害怕了。但又一想∶是谁给我写信呢?我父亲又不知道我在这里住。谁能给我写信呢?于是我拿起来看看,是个白信封,一个字也没有。信封得牢牢的,一摸,厚厚的。我明白了,这不是信,这里面是钞票!
 
我就来不及开这个信封了。我把信摆在床上,跪到地上祷告说∶“主啊!你真是可信可靠的,提前一个小时你送来了。你给我的钱,不要说三个月,就是半年我也用不完哪!”
 
祷告后打开信封一看,真是奇妙得很──这么多钱!这是谁送来的呢?他怎么知道我在这个地方住呢?我就起来,看看是谁送来的,想去问一问。当我开门时,看见人已经下楼了。那是一个小姑娘,大概十五、六岁,只她一个人,穿一件青色褂子,梳两条辫子,已经跑下楼到了马路上了,我也不能再追了。
 
回来后我又跪下来感谢主∶“你知道我的需要。是不是她送来的,我不知道;因为只有她一个人,很可能是她送来的。她怎么送给我?她怎么认识我呢?怎么知道我的地址呢?非亲非故,又不是弟兄姊妹,又不认识一个人!我才知道主你真是奇妙的,你能负我责任。”
 
我一面承认自己信心小,一面重新奉献∶“主啊!从今以后,我就是饿死也不回头啦!苦死我也不回头了。你是可靠的,跟从你走吧!你真是可靠。”来把钱拿去,把房租交上。剩余的钱半年也没有用完。
 
这只不过是一段时期,神在磨炼我、造就我,使我知道∶他是可信可靠的,但有一点,就是我顺服没顺服?若当时我不肯顺服,要硬着头皮办个护照出去了——你可以出去,但出去以后你就没有路可走了。不是说你世上没有路走,而是你灵里没有路、摸不着主了。你道理可以学、知识可以有,甚至学到很多神学知识,但你里面对于主却不认识。越有神学知识,越没有神;那个不能造就人,那个不能救人。
 
那时我才明白了∶主啊!你是叫我顺服你;顺服你是最重要的功课。读神学最重要的功课是顺服神,顺服神是顶好的功课。一个人不会顺服的话,知识再多也是空的。一切的圣经知识是叫我们顺服神──绝对地顺服在他的权柄下,除去人的一切成份和打算。当人一说话、一打算的时候,圣灵就说∶“你不要思想、不要打算了,交给我吧!顺服我吧!”你肯不肯顺服呢?有没有把你的意见放下来、把你的愿望放下来、把你不当讲的话不讲出来、不当做的工作不做──你有没有顺服他?
 
你只想主在大工作里面显神迹奇事,可是你在平常的生活中,言行思念从来不顺服圣灵;当问题临到时,还是你当家、不让主当家。我们当家了,主就不负责任。难处来到了,人就没有办法,还得请人来帮忙,还是人的办法,还要犯罪,甚至还要违背真理,何等可怜!神熬炼的目的是什么呢?就是叫我们作一个真正顺服他的人。
 
(本文为CCTM编者提供)
 
 
 
慕圣 中国大陆老一代传道人。

---------------------------------------------------------------------------------------------------------------

    本刊保留所有文章及图片版权。欢迎转载。转载本刊电子版文章时,敬请注明文章转自www.cclifefl.org,并请注意在转载时,不得对本刊文章进行任何删改。本刊的印刷版(Printed copies)图文并茂,印刷精美,欢迎个人或团体订阅。请参考回应单。若需书面转载本刊文章,请先征得本刊书面许可。

    本网页由生命季刊设计维护,请尊重本刊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