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 On]  |  [Register]  |  Gmail  |  yahoo!mail  |  hotmail  |  qq  |  雅虎天气  |  本页二维码
cclife
十个童女的故事
——(独幕剧)
2015/5/29 16:38:09
读者:4302
■马世光
生命季刊 第19期 2001年9月
 
 
    人物∶
 
聪明的童女:5人         (由姊妹扮演,以下称“聪A”、“聪B”)
 
愚拙的童女:5人         (由弟兄扮演,以下称“愚A”、“愚B”)
 
愚A∶“祖传”式基督徒
愚B∶“新派”式基督徒
愚C∶“宗教徒”式基督徒
愚D∶“吃饼得饱”式基督徒
愚E∶“挂名”式基督徒
传道人(简称“传”)1人
卖油人(可由“传道人”兼饰)
 
道具∶火炬10只(可用手电筒改装。取去灯头盖,以红色塑胶纸制成火炬状套上),排列于“卖油窗口”内。小油桶10只。袖珍式手电筒5只,由愚拙童女携带。
 
时间∶基督再临前(恩典时代),至基督降临时。
 
布景∶舞台左前方一扇“卖油”窗口(上方贴“卖油处”一纸),排列油桶和灯(火炬)。右侧一扇“天国门”(通后台)。
 
(在“古老的十字架”乐曲中)幕启
 
传∶(在“卖油”窗内高呼)神爱世人,他差遣独生爱子主耶稣来到世界,为担当我们的罪,被钉死在十字架上,成就了永远救赎。使一切相信他的人,免于火湖的永死。(伸出双手)朋友!只要你信靠他,接受他作你的救主,就可承受他所预备的永生。
 
(五个聪明童女由台下徐徐走到台上。做低头认罪祷告状,然后喜乐并举目望天,做感恩状)
 
(五个愚拙童女随后涌至台上,立于一旁,做嘻笑状)
 
传∶请你们都来领取灯和油,预备迎接新郎。(五位聪明童女上前领取,传道人依次分发灯和油,边分发边说明)“灯”代表信徒的生活见证。“油”是圣灵,他是我们得永生的凭证,也是我们的灯能以长久发光的因素。(五位聪明童女点亮自己的灯,立于一旁)
 
聪A∶(招呼愚拙童女)快点来领灯和油!
 
愚A∶免了!我早就有了,这是我爷爷留给我的灯。(边说边从衣袋里取出手电筒)
 
(其余愚拙童女纷纷仿效,取出自己的手电筒,说∶“我们自己有”。嘲笑聪明童女)
 
聪B∶你们的灯跟我们不一样。
 
愚B∶要敢于创新,适应新潮流,不要太教条嘛!
 
聪C∶你们的灯没有油,不多久就会熄灭。
 
愚C∶有灯就行了,管它有没有油,何必那么认真!
 
愚D∶就是嘛!头脑灵活点儿,只要能沾“光”得好处就行。
 
愚E∶(对众愚拙童女)弟兄们!咱们粉墨登场这么久,还没有向观众做自我介绍呢。(指着愚A)先从你开始吧。
 
愚A∶我姓“祖”,祖宗的祖。单名“传”,遗传的传。意思是继承祖先的遗传。我是第四代基督徒,现在担任巴西圣保罗市“老底嘉”教会的长老。
 
愚B∶你真守旧,缺少朝气。我与你正好相反。我姓“新”,新潮流的新。单名“派”,宗派的派。意思是时代的先锋,敢于标新立异。我如今担任“巴比伦”神学院的院长。
 
愚C∶你倒是时髦,连姓名都与众不同。我姓“统”,总统的统。也是单名,叫“信”,相信的信。意思是什么宗教都信。我是德国“联合宗教”神学院世界宗教系的系主任。
 
愚D∶我比你简单得多。我姓“求”,名叫“利”。就是吃饼得饱、只求利益的意思。我是台湾所多玛市“玛门”教会的牧师。
 
愚E∶我是少数民族,我的姓是复姓“挂名”。(众人笑)我的名字比你们好听,叫“基督徒”。在我们教会的会员通讯录里最容易找到我,“挂名基督徒”就是小弟我。我不像你们那样追逐名利,我只求得一张去天堂的入场券,搭个顺风车而已。我是“求利”牧师的会友。
 
愚A∶(嘲笑)啊!难怪你那么差劲,原来是小小的“平信徒”。我可比你强得多。我的曾祖父是大主教、祖父是监督、父亲是牧师、我是教会长老,还兼任成人主日学校长┅┅
 
聪A∶一代不如一代!你重生得救几年了?
 
愚A∶从辈份看,如果说我的曾祖父算是神的儿子,我就是神的曾孙了。所以我用不着重生,我是天生的基督徒!
 
聪A∶神只有儿子,没有孙子,根本不存在所谓的祖传基督徒。你既然是成人主日学校长,圣经一定很熟。我想请教一个问题,基督徒应不应该犯罪?
 
愚A∶不应该。
 
聪A∶但是我经常看到你出入色情场所,昨天晚间还有人看见你从赌场出来,你又做何解释?
 
愚A∶嘿!你真不懂圣经。保罗在罗马书第七章二十节说∶“若我去做所不愿意做的,就不是我做的,乃是住在我里头的罪做的┅┅”我虽然有一些不良嗜好,但不是“我”犯罪,而是我里面的“罪”在做坏事。与我无关,你懂吗?
 
聪A∶完全是强词夺理!你狡辩也没有用。圣经说∶“┅┅我们得知真道以后,若故意犯罪,赎罪的祭就再没有了。”罪的工价乃是死,你这种人逃不了地狱的永刑。
 
愚A∶我会下地狱?不会吧!神看在我祖先们的面子上,总会对我手下留情。
 
聪A∶不要痴人说梦。主耶稣说∶“人若不重生,就不能见神的国。”“人若不是从水和圣灵生的,就不能进神的国。”
 
愚B∶(突然大笑)哈哈┅┅
 
愚A∶你笑什么?
 
愚B∶我笑你蠢!你一面犯罪一方面又想上天堂?我劝你到我们神学院深造一番,拿个学位,就不愁没有进天堂的资格了。
 
愚A∶我当然不能跟你比了,你是大名鼎鼎的神学院院长嘛!想必很属灵了。
 
愚B∶“属灵”?那只是我十八个面具中的一个,用来对付那些“基要派”人士。我打心里就没有相信过耶稣是神的儿子,不信耶稣道成肉身,也不信圣经中的什么神迹奇事┅┅
 
聪B∶(惊讶)什么?你不信耶稣的名,那你凭什么当神学院的院长?
 
愚B: 这有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我们的神学院是个如假包换的唯物主义“神学院”,我们宣扬的是耶稣的博爱精神,是他的“反潮流”勇气。我是哲学界的权威,擅长用时代精神和辩证眼光来观察和解释圣经,使它符合时代潮流和社会现状,说具体一点么,就是要与社会主义相适应。在我们的神学院里,谁能把圣经解释得玄之又玄,叫人听不懂,就表示谁的学识深奥。我是手屈一指的奇才,我的讲座没有人听得懂,因此董事会一致推荐我当院长。
 
聪B∶你们把那些神学生引入歧途,岂不是害了他们?
 
愚B∶这就是我们办校的宗旨。我们的董事长撒但先生经常提醒我们∶“神岂是真说┅┅”我们想想确实有道理,神学院为什么非得教导圣经真理!有一些道理已经不适合国情,叫人难以接受┅┅于是我们大胆革新,创造一种适合时代潮流的新神学。历年来,我们已经在许多地区建立了分院。
 
聪B∶撒但的可怕诡计!我们应当谨记主耶稣的教导∶“你们要谨慎,防备法利赛人和撒都该人的酵┅┅,他们好像粉饰的坟墓,外面好看,里面却装满了死人的骨头,和一切的污秽。”主又说∶“你们要防备假先知,他们到你们这里来,外面披着羊皮,里面却是残暴的狼。”
 
愚C∶噢,原来你是个挂羊头卖狗肉的家伙!
 
愚B∶你有什么高明之处?
 
愚C∶小弟只不过是个神学院教授,不敢与你大院长相比。但小弟有一点比你高明,你不信神、不信耶稣。而小弟却什么神都信,不论是东方的还是西方的,只要是神明,小弟统统相信。
 
聪C∶这话怎么说?
 
愚C∶我认为世上任何宗教都一样,都是教人为善,正所谓殊途同归。所不同的是多数宗教是靠个人苦心修炼,要达到圣洁的要求,谈何容易!人类无法做到。基督教的优点在于不要求自己修炼,只单求相信就可以,相比之下容易得多。
 
聪C∶难怪你选择了基督教。
 
愚C∶不!你错了,我才不那么傻,我不会只下一个赌注。世界上有三大宗教∶基督教、伊斯兰教和佛教。少说也有一百零八个神明,我也不知该相信那一个才对。因此,我索性统统相信,只要其中一个灵验就行了。
 
聪C∶你到底是不是基督徒?
 
愚C∶一个星期有七天,一、三、五,我拜观世音菩萨,是佛教徒。二、四、六参加“新纪元运动”,练练“超觉静坐”,练好了也能通灵呢。星期天才去教堂,做基督徒。
 
聪C∶看来你所谓的统统信,实际上是统统不信。主耶稣说∶“一个人不能事奉两个主,不是恶这个爱那个,就是重这个轻那个。你们不能又事奉神,又事奉玛门。”
 
愚D∶你这种投机的做法是“驼子跌跤”——两头空。
 
愚C∶你有什么更实惠的做法?说来听听。
 
愚D∶我入教的目的是为了利益。基督教所说的永生我不感兴趣,但是眼前的实际好处却不能轻易放弃。回想五十年代初期,台湾的生活很艰苦,教会每月都免费分发奶粉、衣服、食品,好处真不少。教会里又有许多青年男女,到教会里找对像蛮不错。况且教会里还有不少有钱人和社会名流,到教会去联络一下人际关系,对自己的前途大有帮助。所以我就入了基督教。
 
聪D∶不折不扣的实用主义!那末你怎么当上了牧师?
 
愚D∶我家弟兄四人。大哥头脑聪明,成为有名的物理学家。二哥有一付天生的金嗓子,成了人尽皆知的歌唱家。三哥心思细腻,当了外科整容专家。而我最笨,什么都不行,只好吃“开口饭”,做了牧师。
 
聪D∶难怪你处理教会事务时,表现十足的本位主义。对待信徒也是一付实用主义的嘴脸,丝毫没有爱护主羊群的感情。 
 
愚D∶没办法啊,看在那一份牧师工资的面子才不得不做喔!
 
聪D∶主耶稣在世时,曾对那些只为得好处而跟随他的人说∶“┅┅你们找我,并不是因见了神迹,乃是因吃饼得饱。”主耶稣还说∶“若是雇工,不是牧人┅┅他看见狼来,就撇下羊逃走┅┅并不顾念羊。” 
 
聪E∶(对愚E说)你是他教会的会友,谈谈你的感想。
 
愚E:(腼腆)我没有他们诸位的魅力,我当初入教的动机很简单∶我年纪大了,只想拿一张进天堂的入场券。
 
愚D∶看来你是真信耶稣了?
 
愚E∶不!我不信。到现在为止,我还不知道自己到底是猴子变的,还是神创造的。我只是想,万一宇宙中真的有一位神,我可不愿意被扔下火湖。因此,我就加入基督教,拿一张护身符。
 
愚D∶(不悦)你真给我坍台!当年我为你施洗礼时,你当众表示相信┅┅
 
愚E∶牧师,你不要生气。这个道理很简单,我既然打算获取天堂的通行证,我如果表示不信,你还肯为我施洗礼吗?
 
愚D∶当然不肯!
 
愚C∶所以嘛!我当时没有别的选择,只好嘴里说“相信”,肚子里信不信你又不知道。只要受了洗,拿到去天堂的入场券,就万事大吉。
 
聪E∶圣经说∶“信而受洗的必然得救”。你只受洗却不相信,这种“洗”毫无意义!
 
愚D∶你每天读圣经吗?
 
愚E∶不感兴趣。空闲时找几位志同道合的朋友到郊外钓钓鱼,或者在家里打打卫生麻将,打发时间。
 
聪E∶据我所知,礼拜天你倒是经常去聚会。
 
愚E∶那当然了,我不是爱聚会,只是怕将来耶稣不认识我,看门的天使不准我进天堂的门,那就惨了!
 
愚D∶怪不得我讲道时总看到你在打瞌睡。
 
愚E∶那只能怪你讲道太差劲,像是在念催眠词似的。不过这对我来说,倒未尝不是一件好事,可以趁机在教堂里享受主里的“安息”(做睡眠状)。
 
聪E∶你真是名副其实的“挂名基督徒”啊!主耶稣说∶“我就是道路、真理、生命,若不借着我,没有人能到父那里去。”(音乐起)
 
聪明童女∶(做敬拜、事奉和彼此相爱等动作)
 
愚拙童女∶(做贪婪、醉酒和彼此相争等动作)
 
(音乐停止。天黑。剧台熄灯,仅存微弱灯光)。
 
五个愚拙童女昏睡。五个聪明童女打哈欠,困倦,渐渐打盹入睡。
 
愚拙童女的灯火渐渐熄灭。聪明童女的灯依然放光。鸡叫声从远处传来
 
卖油人∶(高呼)新郎来了!新郎来了!快去迎接新郎。(随即把窗户关闭)。
 
(众童女纷纷起身)
 
聪明童女∶(整理灯,欢呼)哈利路亚!哈利路亚!
 
愚拙童女∶(发现灯已熄灭,惊慌)啊!我们的灯灭了!(向聪明童女求援)拜托拜托,借点儿油给我┅┅帮帮忙啦┅┅
 
聪A∶我早就劝过你们要领取自己的油,可惜你们不听,现在怨不得人。
 
聪B∶很抱歉,我们的油只够自己用,没有多余。
 
聪C∶你们自己到卖油人那里去买吧。
 
(愚拙童女涌向“卖油处”,敲门)
 
(此时音乐响起,“天国门”开启,有声音说∶“你们这又良善又忠心的仆人┅┅可以进来享受你主人的快乐。”众聪明童女进入,门关)
 
愚拙童女∶(回身涌向“天国门”,叩门)开门啊!我们也要进去。
 
愚A∶守门的天使,我是四代祖传的基督徒,你凭什么不让我进去!快开门,我要进去。(略停)
 
愚C∶喊你爸爸和祖父来帮忙。
 
愚A∶(高呼)爸爸,爷爷!你们都来帮忙啊┅┅(仍无反应)
 
愚B∶(进前,把愚A推到一旁)你的资格太浅,让我来。(清一清嗓门,用学者的音调)我是世界闻名的“巴比伦”神学院的院长,每星期天在“阴间”电视台向全世界宣传现代神学讲座,难道你们不认识我这臭名昭彰的──啊,不不,是威名远扬的Dr.新派?看门天使,你听好,我以宗教权威的身份命令你开门!(无反响)
 
愚D∶(显得不耐烦)你有那么多的学生,为什么不叫他们来帮忙?
 
愚B∶(略微犹豫,提高嗓门)我的得意门生们,你们听好!赶紧来给你们最尊贵的院长开门!(仍无动静)
 
愚E∶(像发现新大陆似的)不用喊了,没有用。你没看到你的徒子徒孙们在火湖里吗?你看!(指愚B身后)他们在那里等你,正在向你招手呢!
 
愚B∶(回头看,惊叫)啊——!(瘫痪在地)
 
场外旁白∶凡称呼我主啊、主啊的人,不能都进天国。唯独遵行我天父旨意的人,才能进去。当那日必有许多人对我说,主啊、主啊,我们不是奉你的名传道,奉你的名赶鬼,奉你的名行许多异能吗?我就明明的告诉他们说,我从来不认识你们。你们这些做恶的人,离开我去罢!
 
众愚拙童女∶(齐声惊呼)啊——!(瘫软于地)
 
(幕落)
 
 
 
马世光 来自中国大陆,现居巴西。

---------------------------------------------------------------------------------------------------------------

    本刊保留所有文章及图片版权。欢迎转载。转载本刊电子版文章时,敬请注明文章转自www.cclifefl.org,并请注意在转载时,不得对本刊文章进行任何删改。本刊的印刷版(Printed copies)图文并茂,印刷精美,欢迎个人或团体订阅。请参考回应单。若需书面转载本刊文章,请先征得本刊书面许可。

    本网页由生命季刊设计维护,请尊重本刊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