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 On]  |  [Register]  |  Gmail  |  yahoo!mail  |  hotmail  |  qq  |  雅虎天气  |  本页二维码
cclife
现代教会所面临的五大危险
2017/10/10 11:44:51
读者:896
■王明道

生命季刊 第83期 2017年9月

 

现代教会所面临的五大危险

/王明道

《生命季刊》第83

前言
教会最大的危险不是外界的逼迫攻击,乃是内部的腐败堕落。教会内部如果清洁健强,外境顺利的时候固然是很容易发展进步,纵使外界的攻击像疾风暴雨一般的打来,也不过使她更坚固、更清洁罢了。教会内部若先腐败堕落,外境一有困难,自然不免于崩溃覆亡。即使外境顺适,从外面看教会或者好像很兴盛富足,其实也不过成为一座大巴比伦城,等候神的毁灭罢了。
今日的教会虽然因着恶势力的发展与无神派的猖獗,感受了不少的打击,但这并不是真正的危险,真正的危险乃是在教会里面。可惜许多信徒对于教会中这些最大的危险竟是一点不曾觉悟;那些觉悟的人又多是因为瞻徇他人的情面,避免一己的损失,不肯说明,也不敢说明。因此,现代的教会里面虽然危险丛生,但是教会的领袖和大群的信徒仍然在那里度他们那种醉生梦死的生活。在这种可怖的情形当中,若在没有人投袂奋起,大声疾呼,教会的前途真令人不敢设想了!使命在身,不敢不言。因此将现代教会的几种最大危险述说出来。
现代教会的五大危险
(1)崇拜金钱
崇拜金钱是全世界极普遍的一种现象。大多数的人心目中所看见的、所思慕的只有金钱。金钱蒙住了他们的心,遮蔽了他们的眼,以致他们看不见神,看不见父母,看不见弟兄,看不见朋友,连他们自身的利害、前途的危险也看不见。为得金钱,可以损人利己,可以卖主卖友,可以不顾廉耻,可以丧掉良心,可以犯罪,可以杀人。社会中一切的罪恶大半都是由于崇拜金钱的心理所酿成。“贪财是万恶的根源”(参提前6:10“贪财是万恶之根”)。经上的话真是确切不疑的了。
教会是神从这罪恶的世界中所选召出来的一群人。他们应当怎样自洁,怎样离弃一切的污秽不义,追求作神无瑕疵的儿女,更当怎样专心事奉神、敬拜神、信靠神、顺服神,不料他们如今竟离弃了召他们的神,随从世人的样式,也崇拜起金钱来。迦南地的居民拜偶像不足奇,所奇的是神用大能的手从埃及救出来的以色列民也去拜偶像。更奇的是以色列民中的领袖和君王竟率领民众去拜偶像。不信的人崇拜金钱还不是最使人痛心的事,最令人痛心的,乃是基督徒崇拜金钱,尤其是教会的领袖率领着众信徒去崇拜金钱。


世界上不信神的人无论做什么事,都是把金钱放在最前面,这是因为他们不认识全能的神,在他们眼中看为最有能力的就是金钱,所以他们这样做不足为奇。可叹今日的教会竟在这件事上与不信的人同走一路!在一切的事上不把神放在最前面,却把金钱放在最前面。许多教会要兴办什么事工以前,不是先跪下祈祷,求神的指导和成全,乃是“筹款”、“募捐”。教会中最重要、最受人看重的人物不是属灵的领袖,乃是“募捐队总队长”。礼拜堂柱子上所贴的宝训不是“当将你的事交托耶和华,并倚靠祂,祂就必成全”(诗37:5),乃是“只讲靠神有何用?成事还须大银元”。不信神的人所抱的那种“金钱万能”的错误观念,竟深深印入许多基督徒的脑海。因此许多的教会把神从他们中间赶出去,却为“玛门”(指钱财)筑了一座高大的祭坛。
这种“敬拜玛门”的罪恶最大的凭据就是“重富轻贫”。多量的金钱是在财主手中;用人的方法要得钱财,自然少不得到财主面前去胁肩谄笑,卑词乞怜;于是礼拜堂的高位请有钱的人坐,教会中重要的职务请有钱的人担任。董事、董事长、委员、委员会主席、长老、执事、名誉会长、名誉牧师,这些高大的椅子,10把中间至少也要有8把半让给有钱的人坐。信仰如何?德行如何?这都算不了一回事。


只要有钱,就可以在教会中作领袖,在礼拜堂中坐上座,受会众的尊崇,得牧师的欢迎。纵使他们的钱是贩卖鸦片和违禁品赚来的,作贪官污吏从百姓的身上刮来的,或用其他损人利己、虚假诈伪的方法得来的,也没有人过问。只要你能证明你有钱,便可到处博得多人的尊敬与欢迎,绝没有人注意你的钱是否从正道得来的。在今日的社会中是如此,在现代的教会中也是如此。这种崇拜金钱、尊重财主的结果,指弄得热心爱主、德行高尚的信徒洁身远引,征逐名利、趋炎附势的小人气焰高涨。于是圣洁的教会一变而为“魔鬼的住处,和各样污秽的灵的巢穴,并各样污秽可憎的雀鸟的巢穴”。
还有一件既可憎又可耻的事,也是由于崇拜金钱所演出来的,就是“化缘式”的募捐。进行神的事工有时确是需用金钱,但神指示我们为祂的工作所需用的财物当由信祂的人乐意奉献,方能蒙祂的悦纳(出25:1-2;林后9:7)。只因教会轻忽了神,去崇拜金钱,所以便不再用神给他们设立的法则,却终日低首下心走在财主的门前,拿着“化缘式”的募捐册,胁肩谄笑,卑词乞怜的向那些有钱人求些布施。


人家拒绝不肯捐钱,还硬着头皮勉强请人捐助,捐得少了,还需哀求再增加几圆钱。把人家逼得无法,只得多拿出几个钱来,教会中的领袖立时说些歌功颂德的谀词,或是挂块匾,立统碑,“以扬仁凤,而彰善举”,至少也要将“诸大善士”的“芳名”列出个单来,贴在礼拜堂的门外,供全教会的瞻仰,作众信徒的模范。贫穷的信徒家中两年也看不见牧师或是教会的领袖去一次;有钱的信徒府上每月都要有牧师或教会的领袖来拜访几回。“贫居闹市无人问,富在深山有远亲”。这种趋炎附势、卑鄙可耻的情形,竟屡屡发现在教会中,怎能不使神的名受人的亵渎?又怎能不叫软弱的人绊跌仆倒?


上文所说的事虽然可憎可耻,但究竟还是在教会的范围里面。比这个更可恶的,就是有些教会这样募捐,竟募到不信的和作恶的人门前去。不问他是拜偶像的或无神党徒(无神论者),也不问他是贪官污吏或是土豪劣绅,只要确知他是有钱的人,便设法拉拢几个与他相识的人,或是直接的慕名来访。如果挡驾不见呢,不妨早晚多去几回,效法“程门立雪”、“秦庭乞师”的故事。如果承蒙财主赏脸,招呼传见,见面以后便先敬上一套谄媚奉承的甘言,把财主哄得面上露出笑容,然后再拿出“化缘式”的“募捐册”来,请他“解囊相助,共襄义举”。这种办法或者能多捐几个钱,但神的荣耀、福音的价值,与教会的地位,却被他们弄得扫地以尽了。


我们所信的神不是全能的吗?地与地上的万物不都是属祂管辖吗?教会所做的事工若蒙神的悦纳,祂不会供给一切所需用的金钱吗?掌管天地海和其中万物的神,怎能叫祂的仆人们像化缘的和尚、讨饭的乞丐那样到处向人伸手讨钱呢?如果神不预备所需用的钱财,那必是教会所要做的工不是神所喜悦的,我们住手不做就是了。若因为教会崇拜金钱,以致使神的名这样受羞辱,教会的罪是何等大呢?


(2)效法世界
神对教会所发的命令乃是“不要效法这个世界,只要心意更新而变化,叫你们察验何为神的善良、纯全、可喜悦的旨意”(罗12:2)。但现代的教会却竭力的效法世界。越是大城市中的教会,越是有钱有势的教会,越会争先恐后的效法世界。容我们举几种情形来证明这种效法世界的罪恶。


属世界的人无论作什么事业,都要先抬出几个有钱财有势力的人来,作号召群众的旗帜,以为非如此行,就不足动社会的观听,受群众的尊重。我们常看见一些中学、大学、专科学校在报纸上所登的招生广告中,总须有个军教界(军事和教育界)的重要人物作董事长,或作名誉校长。其实这个董事长或名誉校长有时连那个学校的大门是向哪面开的也不知道,更不用说对这个学校负什么责任、有什么贡献。只因为学校当局多方请托哀求,请他说一个“诺”字,请他赏脸把这个头衔收下,不得已点了点头罢了。也真希奇,没有这位达官显宦作董事长或名誉校长,这篇招生广告登了一个月还未曾招到50名新生,自从这篇广告中增加了一个人名以后,才过了3日便有几百人报名投考。有钱有势的人只要一个姓名就有这样大的吸引力,自然不希奇世上的人无论做什么事业,都要抬出几位有钱有势的人了。不重实际,只有两眼看着钱财势力奔跑,这真是一件愚昧无知、卑鄙可耻的事。狡猾的人就利用群众这种弱点,进行他们所要成就的事工。


可怜的教会就在这件事上效法了世界!不讲福音,不高举主耶稣,不将实在的好处拿出来,供献给世界上黑暗中的群众,动不动就将什么部长、局长、督办,抬出来作教会的招牌,想藉此增加教会的威风,吸引人来加入教会。其实他们所招出来的这些大人物是否都已经真实悔改信靠耶稣?还是个极大的疑问。即使真是,教会也不当这样指着人夸口,不高举基督而高举几个有钱有势的信徒,何况教会所常高举的大人物当中,还有不少是未曾真信基督和退后堕落的信徒呢?


教会还在一件事上效法了世界,就是用人作传道的事工,不注重信仰、热诚、德行和圣道的知识,却专一注重属世的学识、交际和办事的才干。甚至只问是什么学校毕业?有哪里的毕业证书?只要有一张某某大学、某某神学院的毕业证书,信不信圣经、信不信耶稣的救法、本身是否真得了救恩、品行道德如何,这些问题便没有人问过了。若没有那张毕业证书,纵然有坚固的信仰、高尚的德行、忠诚事奉神的心志,并得救被召的经验,也难指望得人的欢迎。今日各地学校中有很多的学生一点都不注意追求实在的知识,只要弄得一张毕业证书到手,到社会中便可有事做、有饭吃,而且得人的尊敬重看。这种极可痛心的情况真令人感叹悲伤,不料许多的教会却正在尽力的效法追随,因此真诚蒙恩被召的信徒在教会中没有做工的机会,那些只重皮毛挟有毕业证书的人,反盘踞了教会的要津(尤指重要职事)。


教会中还有一种效法世界的可憎之事,就是许多教会的领袖们率领着大群的信徒,追求罪恶中的快乐,放纵眼目肉体的情欲,看引动肉感的电影,作伤风败德的跳舞、饮酒、吸烟。这种种的娱乐嗜好,本是完全属乎世界,信徒应当竭力远避的。不料许多教会的领袖与信徒竟都甘之如饴。个人暗中染这些嗜好、寻求这些娱乐还不足为奇,最令人痛心的,就是许多教会的领袖和信徒竟明目张胆的这样弄起来。他们自己不以为羞耻,也不见有人出来指责改正,日久天长,这些属乎世界的娱乐和嗜好,便被人认为是正当的消遣;于是已染的不想戒除,未染的也有许多继之而起,世界上许多可憎的事便充满在教会中间了。


在教会中还有一样最可憎的效法世界的事,就是敬拜死人。在死人的棺材前面行敬礼,或是对着死人的遗像鞠躬,这都是由于拜偶像、事奉假神的人所流传下来的恶俗。那敬拜假神的人因为不认识天上的神,以为人死后便可成神变鬼,享受人间的祭物和敬拜,因此才发生祭祀死人、敬拜死人的事。这种恶俗在神眼中原看为极可憎的,神要属祂的人完全离弃这些恶事。不料许多信徒竟与世人同流合污,去敬拜死人,或死人的遗像。这明明是一种违背神命令、效法世界的行为,许多人还设词掩饰,为自己辩护。最可痛的,就是许多教会的领袖,许多的传道人,许多的牧师,竟率领着大群的信徒去敬拜死人,或死人的遗像。他们这样做,有的人是为自己的利益,也有的人是恐怕得罪人,还有的人是为避免不信的人的逼迫,他们找出几个似是而非的理由来,要证明他们这样做并不是犯罪。既有了一些似是而非的理由作他们的护符,于是他们便毫无忌惮的去敬拜死人或死人的遗像,因此这种可憎的事便蔓延到许多的教会当中。


教会效法世界的事实岂止于以上所提的几样呢?每逢世上的人提倡一件什么事,不问这件事是否合乎神的旨意,教会必要随声附和。每逢世上的人发起什么运动,不问这运动是否为神所喜悦的,教会必要参加其间。神吩咐属祂的人从不信的人中间出来,从他们中分别为圣,但现代的教会却竭力的走进世界里去,与那些抵挡神的人携手言欢。古时的以色列民怎样违背神的命令,去效法迦南人的恶行,今日的教会也照样不听从神的训诲,去效法这邪恶的世界,这是何等危险的事呢?


(3)容纳罪恶
教会中发生种种的罪恶原是不足希奇的事,因为主耶稣明明告诉我们说,在祂的麦田里面要有仇敌所撒的稗子与麦子一同生长。祂也清楚指示我们说,麦子是祂门徒,稗子是属魔鬼的人(太13:24—30,36—43)。麦田里既然不能防止稗子生长,教会中也必不能防止“恶者之子”的混入。“恶者之子”既能混迹在教会里,教会中要发生种种罪恶自是不能避免的事;何况那些真实悔改的信徒当中还有不少是属肉体的,为婴孩的,很容易跌倒犯罪的呢?教会中发生种种罪恶原不是希奇的事,也不足称为教会的危险。但是教会对于一切的罪恶应当深恶痛绝,不为罪恶稍留余地,才可以保全教会不陷入最大的危险。若不这样,却姑息优容,势必至群起效尤,不弄到教会充满罪恶不止。主耶稣深知道教会容纳罪恶的危险,所以告诉门徒说,“倘若你的弟兄犯罪,你就去趁着只有他和你在一处的时候,指出他的错来。他若听你,你便得了你的弟兄。他若不听,你就另外带一两个人同去,要凭两三个人的囗作见证,句句都可定准。若是不听他们,就告诉教会,若是不听教会,就看他像外邦人和税吏一样。”(太18:15—17)。


上面所引经文中的第一句,华文译作“倘若你的弟兄得罪你”,“得罪”两个字实在不足显明原文的意思。我们平常用这两个字,不过当作“触犯”的意思。某甲作了一件错事伤害了乙,因此触犯了乙,我们说甲得罪了乙。某丙存着好意去劝告丁,不料丁竟老羞成怒,以为丙是有意侮辱他,我们也说是丙得罪了丁。得罪人的人不一定有错,被得罪的人也不一定没错。还有许多时候一个人在一件很不要紧的事上触犯了他人,他也要对人说,“得罪!得罪!”但这句经训原文的意思却比我们平常所说“得罪”的意思重得许多。这一句话在新约的古卷中有两种不同的说法,一种是说,“倘若你的弟兄犯罪触犯你”,另一种是说,“倘若你的弟兄犯罪”。这两种古卷都是说“倘若你的弟兄犯罪”;所不同的就是一种有“独犯你”两个字,(触犯在原文是一个字),一种没有这两个字罢了。无论按那一种古卷,都是说那位弟兄确实有犯罪的行为。因为华文的圣经译本译的不够清楚,所以我们现在读这一句经文应当照原文的意思读,或读作“倘若你的弟兄犯罪”,或读作“倘若你的弟兄犯罪触犯你”。


主耶稣知道教会容纳罪恶的危险是何等大,所以祂给祂的门徒这段教训,吩咐他们用爱心劝戒那犯罪的信徒。如果那犯罪的人刚愎硬心,不肯悔改,不听一位弟兄的提醒,又不听两三个信徒的劝告,就是全教会的忠言也藐视不顾,到这时为保全众信徒的缘故,不能再姑息优容,只有看他像外邦人和税吏一样。不这样作,就难免教会中有许多人继起效法他的恶行,以致教会中渐渐充满各样罪恶。


圣灵借着使徒为教会所立的法则不也是提到这件事么?容我们再读经上的话:
“我先前写信给你们说,不可与淫乱的人相交,这话不是指这世上一概行淫乱的、或贪婪的、勒索的、或拜偶像的,若是这样,你们除非离开世界方可;但如今我写信给你们说,若有称为弟兄是行淫乱的、或贪婪的、或拜偶像的、或辱骂的、或醉酒的、或勒索的,这样的人不可与他相交,就是与他同吃都不可。......你们应当把那恶人从你们中间赶出去。”(林前5:9-13)。


“弟兄们,若有人偶然被过犯所胜,你们属灵的人就当用温柔的心把他挽回过来;又当自己小心,恐怕也被引诱。”(加6:1)。
“弟兄们,我们奉主耶稣基督的名吩咐你们,凡有弟兄不按规矩而行,不遵守从我们所受的教训,就当远离他。”(帖后3:6)。
“犯罪的人,当在众人面前责备他,叫其余的人也可以惧怕。”(提前5:20)。

“分门结党的人,警戒过一两次,就要弃绝他;因为知道这等人已经背道,犯了罪自己明知不是,还是去作。”(多3:10,11)。


总结以上各段的教训来,我们就明白圣灵借着使徒教训教会对待犯罪的信徒的办法乃是:“第一步先用温柔的心劝告,盼望他能悔悟回转。如果那犯罪的人怙恶不悛,就当在众人面前责备他。如果不服责备,仍然犯罪,全教会便当远离他,不再与他交往,免得再有别人被他引诱,或是效法他的恶行。”这些教训与我们上文所读主耶稣的教训正是互相符合的。


现代教会的情形怎样呢?遵守经上的教训的固然不能说没有,但大多数的教会却是远离了基督,背弃了祂的命令,不劝戒责备犯罪的人,更不提醒全教会远离这样的人。贪财的、说谎的、舞弊的、营私的、行淫的、不按着经训离婚再娶的、不孝敬父母的、虐待妻子的、醉酒的、赌博的,以及犯各样罪恶的人,都丛集在教会里面。这些犯罪的人不但不被人远离,有时反倒在教会中居高位、掌大权、任要职、作领袖。如果他们是有钱有势的人,那更不用提了。只要捐上几百几千圆钱,或是请牧师与教会的领袖吃上几顿大餐,或是给他们送上几包礼物,这些犯罪的人便可被称为“教会的柱石,天国的健将。”犯罪的人在教会中不被人离弃,反受人尊崇,自然软弱的信徒便因此跌倒,未曾真悔改的人便横行无忌,基督的教会便一变而为魔鬼的巢穴了。


自然有些教会还不至腐败到这种地步,他们不推崇犯罪的人,但他们却不责备离弃犯罪的人。他们这样姑息容纳犯罪的人,不是为从他们得什么利益,乃是不肯得罪他们,或是不敢得罪他们,这也是不应当的。因为犯罪的人既不受责备,也不被人离弃,教会中的罪恶势必日见增加,结果不弄到完全败坏的地步不止。


教会的领袖既不是为从犯罪的人得什么利益,又知道圣经中的明训,为什么还这样姑息优容犯罪的人,既不加以劝告责备,又不嘱咐全教会远离他们呢?我们从观察所得,发现了三个原因:
第一个原因是教会的领袖自己就有不少的缺点和罪恶。自己有恶行在身的人,没有脸去劝戒责备别的犯罪的人。就是不顾脸去作,那些人也不服他们,必要反过来质问他们。这样,责备人的岂不是告不成别人反告了自己。自己有恶行的人想逃避他人的责备尚觉不暇,那里还有脸面去劝戒责备犯罪的人呢?


第二个原因是顾全情面。“顾全情面”是一件极可恶的事,世界上多少事情都是被“顾全情面”四个字所弄坏。许多人清楚知道什么是应当作的,什么事是不应当作的,他们也决定去作所当作的,禁戒不作不当作的事。及至事情在前面的时候,就因为顾全情面,当作的不能去作,不当作的也不能禁戒不作。多少人的德行堕落,事工失败,是因为这个缘故;社会中多少积弊多少恶习不能革除,也是因为这个缘故。“顾全情面”一件事不晓得坏了多少事,害了多少人!就是因为顾全情面,许多信徒犯了罪,教会中没有人肯去劝戒责备,更没有人肯告诉信徒远离这些犯罪的人。因此起始不过是少数人犯罪,渐渐便有多数人犯罪,弄到最后,教会中便充满了罪恶。


第三个原因是怕受逼迫。看见人有过失去劝戒他们是一件不容易的事,责备那些犯罪的人是一件更不容易的事,告诉全教会远离那不肯悔改刚愎作恶的人是一件尤其不容易的事。作这事的人总不免得罪人,遭人的反对,受人的逼迫,在许多事上遭遇损失。许多信徒不肯因此受逼迫,教会的领袖也尽力避免这种损失,因此犯罪的人便得逍遥在教会中,教会的情形自然也就愈趋愈下了。
总结来说,有恶行的人在教会居高位、掌大权、任要职、作领袖、得众人的尊崇,固然是极可恶的事,但犯罪的人逍遥在教会中间,也是同样的使教会腐败堕落。要避免这种危险,只有全教会回转过来,遵行主耶稣的教训,和圣灵藉使徒为教会所立的法则。若有信徒犯了罪,起始由一两个信徒或教会的领袖单独劝戒提醒;若不领受,就多找一些信徒警告责备他;如果那犯罪的人刚愎硬心,怙恶不悛,就当告诉教会远离弃绝那人,不与他交往。这样,就使别的信徒因此受警教,不敢蹈他的覆辙。同时也就保全了教会的全体,不至愈趋愈下,充满罪恶。


我在几处教会中看见一些更可憎的事,就是有些犯罪作恶品行极坏的人,不但没有人劝戒责备,把他们从教会中赶出去,反特别蒙教会领袖的袒护宠任。若是教会的领袖不知道那些人的恶行,还不足为奇,最奇的就是他们的恶行已经彰明昭著,只因为他们是教会的领袖所宠信的人,或是教会领袖的亲属、家人、朋友,便因此得许多援助,虽然作了恶事,却不受责备,也不被赶出教会。如有人起来指正,教会的领袖还会为他们遮掩辩护。这种教会领袖的罪实在比那些犯罪的人还要大许多倍。他们是教会中最大的恶人。将来在基督的审判台前,他们必难免受更重的刑罚。(未完待续)


王明道    (1900-1991),20世纪中国教会领袖。本文选自《王明道文库(第七册):卫道》台中:浸宣出版社,1996年。蒙允转发,特此致谢。

 

=================

您若有任何问题,可以直接回应或评论。生命季刊微信平台牧师团将为你解答疑惑。

生命季刊微信公众号:cclife2013g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