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 On]  |  [Register]  |  Gmail  |  yahoo!mail  |  hotmail  |  qq  |  雅虎天气  |  本页二维码
cclife
寻找与被寻见
——清华校友信仰见证
2019/6/5 15:43:17
读者:25114
■郭兵

生命与信仰  第36期 2019年5月

 

寻找与被寻见 ——清华校友信仰见证

文/郭兵(热能系1988级)

 

记得在我六七岁时,有一段时间心中充满忧愁痛苦。那时,我知道人都要死去。想到有一天自己的父母会故去,从此与我隔绝,而自己有一天也会死去,进入那个冰冷、寂静的存在,心里无比的凄凉。不记得后来如何心肠硬起来,既然是自己无能为力、无法弄清的事情,就把这事渐渐放下了。后来上大学时学热力学第二定律,知道整个宇宙终将归于热寂,不禁感叹死亡不仅是个人的归宿,就连这宇宙也难逃死亡的命运。

因盼望而寻求,是生命的动力。生在70年代的中国,我的农村户口意味着我要做个农民。见识了种地的苦处,我上小学时就暗下决心不做种地的。那时的盼望是上大学,转为城市户口,于是上初中时我立誓要考上大学。后来,考上清华大学,在大学里,虽然仍然习惯性的努力,但是我常常为自己的将来感到迷茫,因为不知道我的盼望是什么。盼望模糊了,寻求因此而懈怠,生命的动力也就时有时无。

本科毕业后又读博士、结婚、毕业,然后留校。其间,兼职翻译房龙的《人的解放》(又名《宽容》),查阅有关文献时,第一次对基督教有了只鳞片爪的了解。后来,朋友为我找到一份访问学者的工作,我和太太一起来到美国。不久,我们决定留在美国,开始新的生活。初到美国,就有各样基督徒向我和太太传福音。太太开始和人学习圣经,不时向我讲学来的圣经知识。我虽偶尔被拉着去参加一些基督徒聚会,但是一直不屑于屈尊了解圣经,觉得不值得为此浪费时间,觉得那只不过是另一种“政治学习”而已。虽然我从来就没有坚定地相信过无神论,但是也还觉得没有必要认真了解有关神的事情,况且,那么多的宗教、派别,也让我反感。我私下里对基督徒常怀鄙夷的态度,觉得不成功的人才会成为基督徒。虽然了解基督信仰的机会呈现在我眼前,内心的骄傲使得我没有俯下身来,了解其中的信息。

我知道自己的“三观”有很多破绽,但总觉得以后还有时间寻找真信仰。然而,2002年10月一次几乎致命的事故,改变了我的想法。我独自在实验室一个两米高的操作台工作时,双手接触到数千伏的电压,瞬间全身麻痹。我僵硬的身体从操作台敞开一侧坠落,神奇地脱离高电压而得救,而仅仅皮肉受伤。那晚我几乎彻夜未眠,反复地回味生命的脆弱。死亡,那个让我幼年时难以入眠的概念,再一次变得如此真切,而且近在眼前。事故之后的休养期间,我得以有更多的时间思考信仰的问题。我不再抗拒别人给我讲福音,开始参加基督徒聚会、聆听布道。其中一次,基督徒物理学家黄小石博士的讲道,给了我深深的触动。他提到热力学第二定律所描绘的黑暗世界,相对于圣经中所描述的光明希望。我开始读圣经,开始向圣经中的神祷告,渐渐领悟圣经的信息虽然神奇,但是可信。大约两年之后,读到撒母耳记关于以色列人向神求王的记载,我受到感动,认定圣经中所说的这位神是真实的,是我应当敬拜、信靠的。2005年我受洗宣告悔改信主。从那以后,虽历经波折,但是神的恩典却让我的生命不断更新。

圣经中认罪、悔改的概念,是我认识上帝的一大障碍。即使在我感到前途迷茫的时候,仍然幻想能够像心目中的英雄们一样,齐家治国平天下,铲除社会不公,重建强盛中华,实现自己生命的价值。虽然私下里怀疑自己是否能舍生取义,但是对自己做个精英还是信心满满的。我从未想过自己有什么需要忏悔的,倒是对鲁迅等人所描述的“国民劣根性”有深深的认同,相信中国的强盛在于精英们唤醒国民,民强则国盛。但是我不能回答的一个根本问题是:国家强盛、社会公正应该建立在什么基础上?指导个人和社会的是非标准应该植根何处呢?初到美国时,常听一个电台的访谈节目,主持人所说的一句话让我思索良久。她说:如果没有上帝,有什么事情是我们不可以做的呢?

另外,如何保证精英们合理地使用他们的权力,实现社会公正呢?精英们虽受世人羡慕崇拜,但他们也难免受诱惑利用公权满足私利。连那些渴望成为精英的小人物,比如我自己,也要找机会利用哪怕最小的一点权力。读博士期间,有一次公务报销,我“有意无意”地把一两张私人用车的收据夹杂在正当收据中,我的导师沈先生有查,慢悠悠地说了一句:因私的出租车票就不要混在报销单据里了。至今想起此事,仍觉得汗颜。

那时,打开圣经,努力怀着谦卑的心读下去,我了解到神给人的诫命、人的有意背叛及堕落、神的诅咒及救赎计划、被选之民经历的各样神迹、选民领袖的信心与软弱、耶稣基督的福音以及他的牺牲与复活、新天新地的将临……我知道自己不能明白圣经的全部,但我所能读懂的已经让我确信,自己三十多年人生不能解答的问题,全都可以在这里找到答案,而找到答案给人带来的喜乐,是无与伦比的。

因为我们都曾经不认识神,漠视神制定是非标准的主权,冒犯了神,因此需要认罪、悔改。我认识到自己是个罪人,需要悔改,我愿意接受耶稣基督为我个人的救主和生命的主。我们中有些人有很高的道德标准,但是一个道德极高的人仍然需要承认,自己是不完美的,道德源泉是高于自己的。终极的道德源泉是上帝,把人当成道德的源泉,认为可以通过修身养性达到完美,是错误的、致命的想法,诚如《圣经》箴言9章10节所说:“敬畏耶和华是智慧的开端;认识至圣者便是聪明。”

我的亲人啊,两千年前耶稣向听道的人宣告:“你们祈求,就给你们;寻找,就寻见;叩门,就给你们开门。”这是真实可信的,愿你被神的灵触动,愿意沉静自己的心,查考圣经,判断其真伪,因为不断寻找,而被耶稣寻见。

 

郭兵      1988年从山西考入清华大学热能工程系,在清华本科毕业后直读博士,再留校。后赴美,在大学做研究员、教员。现在一所美国大学分校任教,常驻中东。工作谋生之上,最愿意做的事,就是与人分享耶稣的福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