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 On]  |  [Register]  |  Gmail  |  yahoo!mail  |  hotmail  |  qq  |  雅虎天气  |  本页二维码
cclife
医院里的福音
2015/5/29 16:48:54
读者:3359
■世选
生命季刊 第20期 2001年12月
 
 
一、第一次住院
 
    2000年12月24日,我到医院去拔个牙,再配点胆宁片,没有打算住院开刀的,因为胆结石也没有怎么发过,顶多有些腹胀而已,想不到外科医生顺口说∶“开刀吧。”切除胆囊?四十多岁的人了,从来没有住过院,我沉吟片刻,就问道∶“现在有床位吗?”我知道,各医院在年前都是人满为患的。他说∶“有。”就这样,我接过了医生开的住院单,心里非常平安。
 
    第二天早晨来到住院登记处,已经排了很长的队,有的排了几天,有的早晨三点多就来了,因为床位有限。我想,反正已经交给主了,没有就没有,我也怕开刀。可恰恰排到我,电话打上去,答话说可以接受。这样,我就身不由己地住了进去。
 
    我住在三人一间的病房,室内有卫生间,又是在新大楼里面,有暖气,各样的设施齐全,条件非常好。我在十一床,与我同一天住院的是十二床,小我一岁。他胃疼只有几个月,后来一查竟然发现是晚期胃癌了!医生说没有救了。他本人不知道,总盼着开完刀回家过年呢。家里人急得四处投医,这里的医生知道开刀也无济于事,就得过且过地拖着。十三床是个六十八岁的老人,他的太太以前在这家医院做事,现在退休了,在这里人头熟些。他也是晚期胃癌,癌细胞已经侵入肝胰脏,请了最好的教授给他开刀,腹腔打开后,发现根本无法切,请家属进去看过之后,就再缝上了。因为是医院的眷属,医院同意让他就在医院住着。老人并不知道,还以为开刀开好了呢。
 
    就这样,主把我放在了一个充满死亡意味的地方。
 
    住院第一天,心里就有传福音的负担,我求主给这个病房制造点环境。祷告没多时,就进来两个人,是来看望十三床的。我抬头一看,竟然有一位认识的姊妹!原来十三床有个儿子,是这位姊妹在多伦多教会里的一位弟兄。去年老人到加拿大去探亲的时候,就与她相识了。我上次见到这位姊妹,是在她的家里,大家一起在灵里有美好的交通,一别之后,想不到会在这个地方相见!我上前去,笑着和这位姊妹打招呼。大家的喜乐之情,真是难以形容,我们就在十三床边开始了这个病房的祷告生活。老人的儿子是位非常爱主的弟兄,从加拿大回来照顾老人,他常守候在父亲身边。他除了祷告,就是传福音,常给住院的人发福音单张。从这一天起,主的灵与我们同在,让我饱享了与主同在的喜乐。我天天被神的灵感动,祷告,读经,用“随身听”听道,给病友们传福音,病房的生活十分充实,没有哀愁,反而是满了喜乐。
 
    十二床的弟弟妹妹都来了,他们非常爱哥哥,想方设法为他寻医,他的妻子女儿也是一天到晚以泪洗面。到了晚上,邻床的两位病人都痛得不得了,叫医生打止痛针也不顶用,病房里总是唉哼声不断。那天,我们团契的一位姊妹来看我,就把这些事带回去和弟兄姊妹们一同祷告。后来,有许多弟兄姊妹到病房来,同心为十二床、十三床大声祷告,我也向病友们和他们的亲人们传福音。
 
    至于我本人,一进医院,就定意把自己交在主的手中,不交在医生手中。我妻子曾犹豫过是否要给医生送点礼什么的,团契的一位姊妹听了非常不安,说万万不可如此。以这里的风气,找医生开刀不送礼是闻所未闻的,人一进医院都要找熟人,开刀要找主任、教授,并以此夸口。我们什么都不靠,惟有信靠主耶稣。开刀的前几天,我好像被遗忘在这里似的,没有一个医生来看过一下,哪怕是问问病情什么的。到十二月二十七日,医生才差护士来通知了一下,“你明天要开刀,做一些开刀前的准备工作吧。”
 
    医生办公室就在我的病房对面,但我们不去送礼。不是我们没钱,而是我们不敢得罪主。我和妻子就在病床边,等医生来叫家属去签字,内心的争战非常激烈。如果我们送礼,马上就可以扬眉吐气,如今却是羞愧难当,好像是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周围的人不知道我内心的挣扎,以为我明天要开刀了,因为惧怕而脸色严峻。但十三床的儿子,那位爱主的弟兄,走过来和我一同祷告,并且告诉我,明天我进手术室,他会送我到门口的,给我不少安慰。
 
    妻子七点半要去上夜班,等到六点多,一点动静都没有,我们俩依然默然无声。一直等到快七点,医生才进来,打招呼说实在太忙了,然后问了病史,按了按腹腔,叫我妻子到办公室去签字。这时,我里面深深地知道,我们若是在人面前屈膝,就没有办法在神面前屈膝;我们的脸若光彩,主的名就蒙羞。医生和妻子谈了手术情况,并指定一位女主治医生主刀。等妻子从办公室签了字出来,我们俩好像战场上得胜归来的勇士一般欢呼跳跃,邻床的人莫名其妙。这一关终于闯过来了,开刀好像成了次要的事。
 
    开刀的时候,我看到右边是女主治医生,左边竟然是外科主任!主差了这病区两个最好的医生一同为我开刀,感谢神的保守和怜悯!开刀后,医生变得待我格外好,外科主任每次查房,还没进门,就问十一床好不好,弄得护士说我们肯定认识他。我住院时的护士,是从安徽来的,护理我十一天。她问我∶“你们没有送礼,主任怎么会为你开刀呢?”我说∶“主耶稣叫他们来,他们就只好来了。你知道我们是什么身份吗?”我就向她传福音。
 
    住院的最后两天,也就是一月六号、七号,我们实在看见了主在做工。十二床的妻子首先接受了主,我们带领她作了祷告,把她交在主的手中。第二天,他的两个妹妹、一个弟弟,也被我们的祷告所感动,表示要信耶稣。整个病房里,死亡的阴影被一扫而空,病房的夜晚不再是哀声四起,我们一祷告,一个晚上病房都是静悄悄的。白天,他们也吃得下饭了,也没有疼痛了。我们的主实在是听了我们的祷告,叫我们经历了与主同在的喜乐。后来,我的护士也愿意信主了,因为她实在看见了许多的奇事。
 
二、又一次试炼
 
    一月八日,我出院回家,发现十二岁的儿子变了不少,十分听话,祷告也真长,处处看见主的祝福。我住院期间,主内的弟兄姊妹们也同心合意地祷告、聚会。十二月三十一日,他们整天聚会。晚上大家一起献诗给主,颂扬主恩,据说是我的儿子发起的。后来,儿子告诉我,他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完全被主的灵所感动了,一首又一首地接着唱诗歌,弟兄姊妹们都惊讶,他怎么都会唱!我心里充满了感恩。
 
    一月十四日,弟兄姊妹们来家中掰饼聚会。聚会后,我起身上卫生间,发现血尿不止。妻子和另一位姊妹一起送我到医院急诊,检查出膀胱内有多处肿瘤,医生当即建议做膀胱切除手术。众人心情沉重,恳切地禁食祷告。一位老弟兄似乎早已知道我有此难,在我未作检查时就拿来钱,经文短歌磁带,还给我写了一封信,用他的见证激励我,他五年前得脑瘤、三年前得血液病,都是被医生判了死刑的,主还是把他带过来了。老弟兄说∶“只要明白了主想要告诉我们的,事情就过去了。”
 
    在寻求等候主的日子里,有几处经文摸着了我。出埃及记4章24-26节记载,神要在半路击杀遵命前去领以色列民出埃及的摩西,直到神看见“因割礼就是血郎了”的现实才放了他。我想,虽然神常需要人与它同工,人有时也有为主做工的心,但当人真要承担神的使命时,因着器皿的不洁,是要坏神的事的。这常常就是我们在神面前的难处。圣经里的割礼对我们是有重大意义的,因着割礼,也就是十字架,我们可以除去肉体的情欲,可以洁净我们这个器皿,合乎主用。以赛亚书6章6-8节更清楚地描绘了这个情景∶沾以赛亚的口的红炭是撒拉弗用火剪从圣坛上取下来的,并说∶“看哪!这炭沾了你的嘴,你的罪孽便除掉,你的罪恶就赦免了。”接下来是主的声音∶“我可以差遣谁呢?谁肯为我们去呢?”以赛亚说∶“我在这里,请差遣我!”一个嘴唇不洁又住在嘴唇不洁的民中灭亡之人竟能回应主的呼召,关键在于接受了从坛上取下的红炭的洁净!我相信神借着这些经文向我说话,里面有了平安。没有坛,就没有敬拜,没有十字架,就没有生命,除了主耶稣并他钉十字架,我们就不能与神亲近。
 
    我一面因主的话语而刚强壮胆,一面又想起将临的事而软弱惊恐,只有切切祷告,求主加添力量。一月二十一日,我们聚会祷告时,大家齐心寻求神的旨意,求神在环境上显明是要我开刀还是保守治疗,不要照我的意思,要照神的意思。结果,第二天下午,一对主内的老夫妇,原是我们不认识的,就以不容置疑的口气,急得像是他们的儿子生了病一样,打电话来催我到另一家医院去。相信主是借一对不认识的夫妇印证了他的旨意。老弟兄向我说的几句话也叫我希奇,他说,当我们得救后主赦免了我们一切的罪,使我们不在罪人的地位上,但我们的罪性还在,罪根还在里面,主要洁净我们借着什么?就是“开刀”!钉十字架!舍己跟从主背十字架!然后讲了一些他人生的经历。这几句话也实在说到了我心里,与我领受的几处圣经吻合。这不就是主在环境上的引导吗?
 
    当天晚上,我就住进了医院。
 
三、第二次住院
 
    没想到,仅仅两个星期,我竟然又一次躺在医院的病床上了。虽然眼泪汪汪,但一想起主的旨意只能俯伏敬拜。单位的同事,甚至一些弟兄姊妹们都惊讶我这么快就又住进了医院。
 
    上次入院,病房里三个人,我的病是最轻的,另两个人都是无指望的癌症病人,我是悲天悯人,传福音给人,没想到我那时已经和他们是一样的病了,只是不知道罢了。这次入院情形完全不同∶同病房的四个人,二位已临近出院,春风得意,一位老先生是前列腺肥大等开刀,惟有我患的是膀胱癌,一个被可怜的对像。
 
    一月二十三日,除夕的上午,医院指定一名来自边疆少数民族的实习医生向我询问病史,他的话我听不懂,字也写不好,看着这样的医生,我心里一阵阵发毛。我几乎要发怒,回答也不耐烦。过后,我深深地自责,不是说要把自己交在主的手中而不是医生手中吗,一个实习医生就把你吓成这样了!这个实习医生实在是主差遣的,对我的信心是一个考验(以后的治疗过程中,他再也没有出现过)。
 
    除夕夜,医院准我几天的假,回家过年。那几天,我就和弟兄姊妹们一起,天天读经、祷告、聚会。年初一的聚会,大家在交通中似乎对我这么快入院有措手不及的感觉。一位老弟兄坚信,靠神的话语必能得救;一位姊妹在祷告中清楚地看见,神不会把不能担的担子加给我们;也有一位姊妹比较悲观┅┅。这时候,一位灵命比较成熟的姊妹站起来说,我们在主面前不能摇摆不定,心怀二意的人不要想从主那里得着什么(雅各书1:6-8),只能认定主所安排的路,齐心合意地祷告,愿主的旨意成就,结果都在主的手中。主所看重的是事件的整个过程,通过这过程,我们都被主改变。弟兄姊妹们的话实在激励了我,真是饱享了主的供应。主实在是恩待了我,给我预备了很好的属灵伙伴。
 
    一月二十八日,年初五,在我家里掰饼聚会。聚会后,妻子和两位姊妹一起把我送回医院。一进医院的门,妻子就眼泪止不住地往外流,同病房的人也看到了,我们都默默无声,既悲壮又凄凉,只有心里喊着∶主啊,主啊!我们祷告了!我们要大声祷告!我们要感谢主!感谢你把我们带到了这里,你的名要得荣耀,要被高举,你必荣耀你的名!我们又成了一台戏,导演是谁,惟有我们知道。
 
    病房生活实在是亲近神的好时机,读经、祷告、默想、听道、唱诗,没有分心的事,比起周围苦闷、无聊、无奈的病友来,我们实在生活在天堂。这种时候诗篇特别打动我,神借着苦难开通我们的耳朵。我常被灵所感动,泪水湿透了被褥和袖口,终日享受主的同在。虽然我在病房里是病情最严重的人,是最可怜的人,主却使我们在基督里夸胜,并借着我们在各处显扬那因认识基督而有的香气(哥林多后书2:14)。
 
    住在我邻床和对面床位的病友出院了,只有住在六床的患前列腺肥大的老先生还在等着做手术。很快,就又有两位新的患者住了进来,一位是老先生,住在我对面的七床,一位是小青年,住在我旁边的五床。
 
    小青年是从浙江来的,才二十四岁,一进病房就连声说,这辈子完了。他得了一种几百万人才有一例的前列腺肉瘤,小便都是血,而且撒不出来,是插了导尿管住进医院来的。这病医院总共才接触过十几例,医生告诉他要将膀胱、前列腺全部切除,并改变尿道,从肚子上挂尿袋,以后也无法结婚生育。小青年的痛苦可想而知,家里又困难,全部自费,父母也痛不欲生。我首先向这个小青年传福音,后来,团契的弟兄姊妹们来,就在病房里带他一同祷告。有一天,他的母亲远道来看望他,晚上要找住宿,我妻子便主动带她回家住了一宿,找机会把福音传给她,带她一同祷告,并告诉她一定要回去叫丈夫一同信耶稣,然后全家同心合意为儿子的病祷告,求主耶稣拯救。我们实实在在地看见了主恩是如何一点点渗入这个悲惨之家的,主的作为真是奇妙,给他们带来了平安。
 
    我的手术是安排在二月二日。从我住院到做手术的四天之间,我妻子又经历了一次试炼,因为在这个医院里有她的老熟人,是否要去找他们?上次是胆结石,这次是性命攸关的病,加上有人对她讲,我们要靠主,也要尽上人的本份,一定要找个好大夫。我因有上次开刀的经历,不敢尽这个“本份”。妻子心里烦闷,整天思想此事,无法安静。弟兄姊妹也没有给她压力,只让她到主面前去寻求。妻子在主面前祷告∶“主啊!你若不要我去找熟人,明天就让我完全忘记此事!”真是奇妙,第二天一整天,她就像患了健忘症似的,一分钟也没有想起这件事,直到晚上八点,才想起来。妻子惊喜地说∶“太奇妙了,主让我忘记了这件事!主要我完全依靠他!”就这样,主又带领我们走过了这一关。
 
    妻子的信心大大地向前走了一步,从一开始的眼泪汪汪到后来的喜乐充满,在聚会中见证大有能力,主的恩典实在与他的儿女同在。按人看,她的担子有多重呢,家里有老有小,自己还要上班,还要天天换乘两部车跑医院,还有心理上的压力┅┅她实在是主赐给我的帮助。
 
    手术前,我心里已经知道这次不会开刀了。有一位老弟兄在读经时,读到使徒行传4章22 节,“原来借着神迹医好的那人有四十多岁了”,就停在这句话上,连读几遍,忽然受感动,泪流不止,说∶“世选有救了!”连我的邻床病友,那位刚刚听到福音的小青年也说∶“耶稣一定会保佑他的!”手术那天,按原定方案,以膀胱部切麻醉准备,先做电烫,万一失败再剖腹。医院的主任医生和两位副主任医生为我做膀胱镜手术。这又是一个奇迹,神实在眷顾我,向我们证明了他的慈爱和信实永不动摇。由于膀胱镜手术成功,免去了剖腹部分切除膀胱的手术,整个手术只有一个小时。我出手术室时,弟兄姊妹们一起赞美神,感谢神的怜悯和保守!
 
    二月十二日,我出院那天的早晨,妻子去结账的时候,我与对面七床的老先生话别,正好他的妻子也来陪他,我就带老夫妻俩祷告,我流泪,老先生也流泪,愿意接受耶稣基督为救主。想不到,这个祷告也感动了六床的老先生。我原以为,六床是最不可能信的,因为看起来比较自义,没想到过去的两周中,这位老先生看见我们的弟兄姊妹们进进出出,一举一动都与众不同,感到希奇,圣灵已经在他里面动工了。感谢神,六床也表示愿意信主了。当妻子结账回来,我告诉她这病房里的人都愿意信主时,她真是惊讶不已。
 
    我出院后两天,五床的小青年做手术,团契的一位姊妹去看望他,小青年的父亲说∶“我绝对信耶稣!”他的母亲也拼命祷告,结果五个小时开刀,保住了膀胱,一切比预料的好得多。全家人满心欢喜,小青年见到我们的姊妹,第一句话就是“是耶稣帮助了我”!后来,我和妻子一同去医院看他们,他们全家都是满口感谢主耶稣。他母亲一扫以前的愁容,一直笑眯眯的。小青年说以后要去当地教会为主做点工作,已经想到要报答主了。我送了他们圣经、书籍及捐款,看见主拯救了这一家,实在让我们喜乐。
 
    我看到,六床的老先生和我刚进医院时像是变了一个人,谦谦卑卑的,一句狂话也没有。一月十九日,有团契的姊妹去看望他,带领他做了接受祷告,我们都喜乐得不得了。二十一日,七床开刀,他的老伴提前两天打电话给我,我妻子就去看望他们,给了他们许多的劝勉。
 
    我这次入院和第一次不同,多少有点儿自卑,生怕我向别的病友发福音单张,不愿信的就说,你说你信好,不也患了和我们一样的病吗?我能怎么说呢?所以这次我说得少,但圣灵自己动工,拯救他要救的人。我们因神的作为,就大得激励。还有一位护士,也很顺服,一传就信了,我们也送了圣经和书给她。她姐妹仨都在这医院做护士,亲眼看到多少人间惨剧,这样的人若是基督徒,将来可以向多少困苦人传福音啊!福音真是神的大能,要救一切相信的人。
 
    这两次传福音的经历,真让我们看见了神的奇妙作为。完全是圣灵自己做工,并把这奇妙的事演在我们眼前,是我们想都想不到的。而我和弟兄姊妹们不过是一个器皿,一个福音的管道,有这样的福分为神所用。连我的病,也有幸为神所用了。这世上有多少人在生病,在挣扎,在苦难中,但惟有神的儿女的病在神手中,可以成全神的美意,可以使人尊主的名为圣,可以把神的旨意带到地上,也把他的国度带到我们中间,这就是十字架上拿撒勒人耶稣所成就的天地间最奥秘的事!
 
    主耶和华啊,你是我们的山寨,是我们的磐石!是我们在患难中随时的帮助!每一次,你让我们遇见患难和疾病,只能叫你照常显大,只能叫仇敌蒙羞,只能叫更多的人归向你,只能叫你的儿女生命长大成熟!只能使你的国度建立在你的儿女中间!只能叫你的名被高举,叫你得荣耀!让我们在你奇妙的恩典里,个个都有你仆人迦勒的“另一个心志”(民数记14:24)吧!奉主耶基督的名,阿们!
 
    (2001年11月,世选弟兄去医院复查,没有发现癌细胞,神大能的手已经医治了他,目前他已正常上班。荣耀归于爱我们的父神!本文由海燕根据世选弟兄的几封家书整理而成。在整理的过程中,整理者曾多次向世选弟兄的父母详细核准了本文的细节,特此致谢。)
 
 
 
世选 中国大陆基督徒。


---------------------------------------------------------------------------------------------------------------

    本刊保留所有文章及图片版权。欢迎转载。转载本刊电子版文章时,敬请注明文章转自www.cclifefl.org,并请注意在转载时,不得对本刊文章进行任何删改。本刊的印刷版(Printed copies)图文并茂,印刷精美,欢迎个人或团体订阅。请参考回应单。若需书面转载本刊文章,请先征得本刊书面许可。

    本网页由生命季刊设计维护,请尊重本刊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