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 On]  |  [Register]  |  Gmail  |  yahoo!mail  |  hotmail  |  qq  |  雅虎天气  |  本页二维码
cclife
他使我的灵魂苏醒
———得救是本乎恩
2018/1/9 16:34:20
读者:25180
■谢恩

生命与信仰  第33期 2017年10月

他使我的灵魂苏醒—得救是本乎恩

文/谢恩

《生命与信仰》第33期

初次听福音

我的出生和成长皆是在一个边远山区的那祖祖辈辈深受传统迷信思想影响的农民家庭中,从小就受到所谓算命、拜祖宗、请大神等诸多迷信活动的影响,一直活在这种阴影下。一方面迷信于民间传统的鬼神,对其有其依赖,但另一方面又感觉到这种东西不能满足人心灵的诉求,在这样一个矛盾中的表现就是,对原来的东西,不问理由的自然接受,但对于新东西却多少存有拒绝排斥的态度。

 

记得在十岁前跟同龄的伙伴们一起玩耍,我就会跟他们分享我对人生的思考:“我希望一直停留在孩子的状态,不要长大,我觉得人长大了并不好,因为我眼中看到的大人们是活在一种忙碌、忧虑、愁苦、竞争的状态中,只有孩子们还存有天真、无虑。”但事实是人不可能永远停留在孩子的状态,成长是人生命的必然规律。

 

我17岁那年,正是人生的黄金时期,对自己的人生充满着各种幻想、期待、憧憬等,但伟大的上帝此时向我展开了他为我设计的人生画卷,因为上帝此时向我伸出了温柔的双手,向我发出了慈声的呼唤,为要将我寻找拯救,因为人子来,为要寻找、拯救失丧的人(路19:10)。在我的家族中,上帝使我的大哥先听到了福音,他和他的妻子同时接受了福音,在他们相信福音几个月后,他们带着满腔的热情和迫切的心情向周围的人传讲福音。他们当时给我讲信仰,我就无理取闹、故意刁难、排斥、拒绝、甚至毁谤等。当然,他们也是初信,讲的福音也不会太完整、太系统,缺乏整体性和连贯性,不过,倒是讲得很直接,例如:我们都是有罪的人,我们都会死亡,死后会有审判,只有耶稣能赦免我们的罪,只有耶稣是唯一的救主。其余的大概也讲了一些见证之类的,印象中他们讲的见证几乎都是一些神迹奇事之类的,这样的见证除了具有吸引力之外,也具有一定的渲染效果。不过,这些见证只是激发我的好奇心而已,但福音的内容却再次引发我对人生的思考。

圣经的力量

我不知道为什么不能谦卑地聆听、虚心地受教,而是只想到拒绝、抵挡和毁谤。但后来归信以后,才从圣经知道,在罪中堕落且全然败坏的人,是不可能正确地回应神的,除非被圣灵光照且感动。我的亲身感受是,若上帝定意要拯救的人,没有一个他不能救的人,而且,上帝拯救每一个人的方式都是千奇百样的,但拯救的原理则是一样的。拥有绝对至高主权的上帝,他愿意使用环境中每一样最最普通的人和事来使一个罪人归正,当然,真正使一个罪人归正的乃是圣灵和圣经(神的话)。就在一个普通的晚上,我大哥让我尝试着读一读圣经,以此来接触和了解信仰。大哥告诉我先从新约开始读,那当然就是从马太福音开始读起。奇妙的事情就发生在了这个普通的夜晚。在我阅读的过程中,我的思想及观念就在发生变化,这种变化来自于一种莫名的力量、难以言状的力量在征服我的意志,在掳获我的情感,在归正我的理性。首先,我觉得之前对基督教信仰的诬蔑和藐视都是不客观的,都是先入为主的观念和自以为是的偏见。马太福音里耶稣的教训和事迹,一一地打动我的心,感动我的心,开启我的心。耶稣对穷人的怜悯和医治,耶稣所传讲的福音的超越性和奥秘性也在刺激我的思考和激发我的探索。虽然,我还不可能正确的理解马太福音的内容,但圣灵借着圣经—上帝的话在呼召我。我被耶稣的品格、教训、言行及为罪人而死的精神所征服了,其实,我还是没有抓到信仰的核心或关键,我只是看到耶稣的伟大人格,但是,奇妙的是我的心降服下来了,不再质疑了,不再抵挡了,不再批判了,开始认真的去考虑了。虽然我还没有认识到耶稣为罪人死的救赎性意义,不过,我的心已经被征服了。上帝借着圣经来开导我愚蒙的心灵,正如保罗在对提摩太所说的:“圣经能使你因信基督耶稣有得救的智慧”(提前3:15)。虽然,我对马太福音的认识还是朦胧的、一知半解的、肤浅的、甚至有很多是出于人意理解的,但关键的是我放下了自我,我不再持怀疑和敌对的态度,我被降服了,我愿意去寻求、去理解、去探索、去追问等,这一切的转变都是圣灵借着圣经在我里面所动的工。

神圣的经历

当我的心被降服之后,在大哥的带领下,就照他们的指示和方法做了接受耶稣的祷告(就是人们通常所说的决志祷告)。其实,在当时我真没有什么充足的理由一定要相信耶稣,但是也没有一个更充分的理由不信耶稣,于是,接受耶稣进驻我心,就是理所当然的了。当时做决志祷告的方式是比较形式化和宗教化的,不过,他们特别的强调了几个点,却是相当重要的,即,一定要承认自己是个罪人,且要在主前一一认罪;其次,是要确信基督能赦免你的罪;其三,就是诚心打开你的心,邀请耶稣进驻。当然,已被降服的我,不再有抵抗的力量了。奇妙的是,当我跪下去的时候,真诚的敞开我的心的时候,奇妙的事情发生了。我的心灵中真是充满了无法言喻的喜乐平安,那种喜乐真是人间的言语难以形容的,感觉像刚卸下沉重的担子一样的轻松;感觉比跟恋人情话绵绵的时刻还要更加幸福;感觉我已身临天堂而不在尘寰一般;感觉我像是逃离了嘈杂的喧嚣而置身于一片祥和的宁静之中;感觉我已不再是跪在潮湿而冰凉的地板上,却像是已被提到有天使环绕的天上的众圣徒的团契之中。我当时虽然无法解释那种奇妙的经历,但这经历是强烈的,是真实的,是具体的,当然更是无法言喻的。

 

我那时想到的就是:这信仰虽然我还说不清楚,但却亲身经历到了,体会到了,这还要什么可说的呢?所以,上帝通常被哲学家们想像成高不可攀、遥不可及、无法认知、难以想像的,但其实,上帝除了超越性之外,他还有临在性。不但圣经中记载了诸多的圣徒经历到上帝的临在,而且,在两千年的教会历史中,也有无以计数的基督徒们能详尽述说上帝在他们生命中的临在。

在主前认罪

基督信仰最为关键而不可忽略的却是关于罪得赦免的教义。因为人类的愁苦是因罪而致,人类的死亡是因罪而来。若不谈罪,就不能正确的阐述基督信仰。罪,这个名词或概念并非我从圣经首次获知,但我之前对罪的界定,皆是指向人与人之间的道德伦理,是从国家的法律来定论的。但圣经对罪的界定,乃是从上帝的角度来定论的。因为只有以上帝的话语或律法为绝对的标准,违背上帝的律法就是犯罪(约一3:4),如此,才是对罪的正确阐述。

 

纯正的基督信仰在传福音的时候都要讲到罪,我也毫无例外的听到了“你是一个罪人”这样的定论。当我听到这样的说法,并没有吃惊,也没有否认,更没有试图辩护,因为自己深知自己的言语、行为、心思、意念等肯定有不洁性质和不纯的动机等。但不同的是,现在不是用人的标准和律法来评判,乃是根据上帝的律法来评判;不是以人与人的比较来衡量,乃是以上帝绝对的标准,即上帝的律法来衡量。

 

除了在身份上需承认自己是罪人之外,实际上还需要在主面前认罪,那我也不知道如何认罪。还好,当时教会有人整理的认罪的方法,在这小册子里,作者将人的罪细分为三十二个方面,我就是以此为指引来逐条认罪的。现在回看当时的认罪方式的确有形式主义和律法主义的嫌疑,不过,上帝的怜悯总是会借着一些有瑕疵的方式来临到我们。除了照本宣科式的认罪形式之外,有几次印象深刻的记忆乃是特别被圣灵光照的认罪,在一次次祈祷的过程中,圣灵的感动让我想起了自己已忘记的所做所为,如播放视频一样,一幕一幕的出现在自己的脑海中。圣灵的光照真是势不可挡、切中要害,使你无所遁形,不得不就范。因为圣灵来,就要叫世人为罪、为义、为审判,自己责备自己(约16:8)。当然,比认罪的过程更加重要的是我认识到自己曾在亚当里堕落的事实,因此自己还未出生就已经是一个罪人。而且,认罪并非是单出于对上帝的惧怕,而是出于寻求基督里的赦免,那认罪的前提就应当是出于信心。

因信受逼迫

信仰并不总是一帆风顺的,当家人都知道我信了耶稣时,全家人都高度地、紧密地团结了起来,群起而攻之,把这信仰看成瘟疫似的,生怕传染到他们身上。特别是作为一家之长的父亲反对得更加厉害,这个时候,我又开始了新的思考:相信耶稣这么好,他们为什么要反对?这时我的心中就产生了挣扎,是坚持抑或放弃?但这时我的心中闪过一个想法,认为他们的反对就像我之前还没读圣经一样的,是因对信仰的不了解,这应该是个误会而已,我相信时间会证明一切的。我想,既然我认定是好的信仰,是对的信仰,那就应该坚持。当我表明仍要坚持信仰时,家里的逼迫就更加强烈。当然,我既要坚持信仰,又不希望发生冲突,这就限于两难之间。

 

既然家人强烈反对,我就不能公开和正式地到教会去参加礼拜和查经等。在这一段时间里,我只能在家里偷偷地读圣经(简直就像作贼一样),或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或找一个偏僻的地方,读经、祈祷,享受与神同在的甘甜。那时候读圣经的过程是一个很美的享受,真是如同久旱的地土得到清晨的雨露;昏昧的心灵得到明光的照耀;迷茫的人生得到智慧的指引。上帝的圣言既深奥又浅白;既隐晦又清晰;既抽象又具体;既指向永恒又面对今生;既有公义的审判又有仁慈的救赎,真是奇妙至极。圣经的经文就像一道道强烈的光照在我那空虚、混沌的心灵之中。

 

为了操练祷告,我将诗篇里的经文大段大段的抄写下来,不断地背诵。除了阅读圣经之外,也读属灵书籍,但此类书籍实在不多,当时所能得到的,就一两本而已。而张郁岚的《认识真理》一书,帮助我奠定了基本的对信仰的认识。

拦阻被挪开

家里的气氛还是那样的凝重,真是剑拔弩张,一触即发。但一切也都在上帝的掌管之中。我接受福音后数月后的一天,父亲在吃饭的时候,脸部突然发生抽搐,口眼歪斜,是轻微的中风。虽然不是很严重,但父亲还是就有了一定的危机感。于是,我鼓足勇气大胆地向他传福音,他也曾有过要接受信仰的想法,但因未经历到他所期望的神迹般的医治,于是也就搁置不谈了。不过,他从医院治疗回家后,也就不再拦阻我去教会,不再公开反对信仰了,这真是上帝奇妙的作为。当然更值得感恩的是,多年后,父亲在我自己建立的教会真正归信基督了,且是他主动表白信仰意愿的。

全新的人生

童年时期对人生的思索终于在耶稣基督的福音里得到了满意的答案。人因为罪的缘故而迷失方向;因为罪而必须面对死亡,死后且有审判。唯有悔改、信耶稣才能罪得赦免,脱离了罪和死的捆绑,在基督里获得新生命。也在基督的福音里明白了人生的意义。重生了的我不再为自己而活的,乃是要为那创造我、救赎我的基督而活。

 

感谢上帝,他使我的灵魂苏醒!是他拣选了我,是他呼召了我,是他拯救了我,是他怜悯了我,是他光照了我,是他感动了我。正如使徒保罗所说:“我们得救是本乎恩,也因着信,这并不是出于自己,乃是神所赐的,也不是出于行为,免得有人自夸。”(弗2:8)

 

谢恩 来自中国大陆,现在美国读神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