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 On]  |  [Register]  |  Gmail  |  yahoo!mail  |  hotmail  |  qq  |  雅虎天气  |  本页二维码
cclife
从麻将桌到查经聚会
——“福州人说见证”之三
2016/7/29 17:54:49
读者:3621
■中灵
生命季刊 第21期 2002年3月
 
 
编者按:本文为“福州人说见证”系列之三。作者中灵弟兄的另两篇文章∶“福州人说见证”发表在本刊总第15期(2000年9月号),“我的另一半”发表在总第19期(2001年9月号)。盼望更多的来自福州的弟兄姊妹参与服事福州人的事工,也盼望更多的“福州人”站起来为主作美好的见证。
 
    感谢主的恩典与怜悯,如果不是主的恩典,我现在还在麻将桌上打麻将,并且认为是人生一大乐事。
 
    九二年我妻子和女儿获批准来美,一家团聚。她们来之前,我就去家具公司买家具。买完之后,因为买得多,便可以多得一件家具,我不加思索就要了一张麻将桌与四把椅子。
 
    在我们的圈子里,朋友、亲戚来,最好的待人之道是:大吃大喝,麻将娱乐,海阔天空的聊;若对方不会打麻将,那就看连续剧吧,这就是我们的“最高境界”。因为除此外,我们没有别的兴趣,也没有别的追求。
 
    当我认识主之后,我就开始渴慕主的话语,原来我的追求,我的理想,我的最高境界在这里——在神的话里。所以,打麻将,这陪伴我二十五年之久的“麻将”兄弟,就轻而易举地戒掉了。但麻将桌还在,神造万物为人所用,不要浪费掉,暂时就放在家中摆东西用。
 
    我工作的邮政局距离家中五十哩,如每天来回跑,光在路上就要三、四个小时。所以,我就在工作的地方附近租了一间房子,周日住方便上班,周末才回家。
在我住的地方,十分钟车程之内,有十家左右福州人开的外卖餐馆。他们大多数是家庭式的,有的请一两个工人,除了感恩节,一年三百六十四天开门。他们也大多数是从乡下出来的,迷信拜神明。只有一家外卖店的老板夫妇是信主的,但说了你都不会相信,他们十年没有去过教会,甚至连圣诞节、感恩节、复活节都不去。
 
    两个月后的一天,分租给我住房的外国人跟我说,正房东不让他租给别人,叫我准备地方一个星期后搬走。我说好,没有问题。我就去找房子,都找不到。但我想,神既然让我住在这里附近,就必有预备,所以我还是充满喜乐、平安,读经、祷告,有机会就传福音,一点也看不出我面临的事。《我的另一半》那篇文章就是在这个时候写的。
 
    感谢主,我那个朋友的表弟也是一个外卖餐馆的老板,他介绍我说有一个房间是车房改建的,应该可以租到。当我去看这个房间的时候,我不禁再次惊叹,感谢赞美主!主是何等的奇妙,虽然住的地方不是那么好,冬天没有暖气,但是房租很便宜,每月一百七十五元。更奇妙的是隔壁住着两个福州人,是另外一家餐馆的工人。我们不是要传福音吗?我们不是爱自己的同胞吗?现在,主已把人放在我的面前了,我要怎么办呢?
 
    这个房间刚好没有桌子,我就把麻将桌搬来,读经写字用。
 
    我与他们工作的时间不一样,我是正常时间,早上八点半到晚上五点半,他们是早上十一点到晚上十点半。他们回来的时候我已经睡了,我起床他们还在梦乡中。我需要调整这个时间。五点半下班回家,洗完澡,就先休息一个多钟头,然后起来,晚上就等他们,与他们做朋友,传讲耶稣基督的爱。只有这样,我才能与他们谈话,我那个朋友的表弟也住在附近,还有他的内弟一家人。
 
    半年之后,有一天晚上,我睡到半夜起来,想起陈召清牧师在讲道的时候说过,他与师母每天早上六点跪在神面前祷告,“让更多的福州人听到福音,得着这永恒的生命。也祈求神,使有福州人餐馆的地方,都有查经班。”我也没有想过我能做什么,何况我不是在餐馆工作。
 
    突然一句主耶稣的话从我脑中闪过,“因为无论在哪里,有两三个人奉我的名聚会,哪里就有我在他们中间。”(马太福音18:20)
 
    又有一个声音对我说,“已经有四个人了!你现在就可以开始。”我看看时间凌晨三点钟,我马上跪下祷告,“主啊!我行吗?既然是你的吩咐,主啊,我实在无能,求主帮助,求主给我聪明智慧,能明白你的真理。阿们。”
 
    我就去买了圣经与几张椅子。二零零一年六月十二日星期一晚上十一点半,就在我的住处的麻将桌上,开始了查经聚会。以后改为每星期一夜十二点开始。我在纽约的家中,六月二十日开始了每月一次的聚会。
 
    亲爱的弟兄姐妹,只要我们存着敬畏神的心与遵行神的一切旨意的心志,无论你是什么职位,神都能使用你。我是从小到大麻将桌上的赌徒,神照样可以使用我。我们在麻将桌上查经,麻将桌没有改变,改变的是我们的心。感谢主,祂洗净我们一切的不义,并要带领我们走向成圣的道路。
 
    过了八个星期,我想如果全家搬进来,租一个两房一厅的宿舍,客厅大一点的,这样,晚上聚会时,我开车去接人来,再送人回家,估计会有十几个人,岂不更好。我就去问房租,两房一厅的房租,大概在一千二百美元左右,但现在我两边租房出的价钱不止这个数字,而这样全家还可以天天在一起。
 
    这时一个慈爱的声音说,“为什么不去买一幢呢?”
 
    怎么可能,我连想都没有想过。我连一分剩余的钱都没有,而一幢适合家庭居住的房子在十六万左右,头款至少也要在三万到四万之间,我从哪儿弄到这笔钱啊?更重要的是,买房子,就是说我不调回去了,一直在这里工作下去。
 
    这个声音继续:“如果我让你在这里,你还要调回去吗?”
 
    我们人很多时候就是这样。就说我吧,从做邮政局的第一天起,就是想调回去。无论是我自己,还是家人、亲戚朋友,主内的弟兄姐妹,他们经常问的一句话就是,“怎么还没有调回来?”如果我知道不能调回去,也许当初不会做这份工。
 
    我们祷告的时候,经常这样说,“主啊!什么时候让我调回去?主啊!你是全能的主,在你没有难成的事,什么时候给我成就?”我们根本没有寻求主的旨意,而是在命令主。当我听到这句话的时候,我说:“主啊!如果是你让我留下来,我愿意顺服!因为这一切都有你的美意。”
 
    “那你应该买一幢房子,好开查经聚会,就在这附近。”是的,已有两家外卖店的老板在这儿买了房子,还有两家在看房,他们也要搬过来了。如果为了我自己方便,我会在属于我的那个地区买房子,但我顺服主的旨意。
 
    “主啊,我也想买,但是没有钱!”
 
    “肯不肯在你,能不能在我,在我难道还有办不成的事?”当主带领我去经历祂的同在与智慧时,我开始渐渐明白了,我们的主是使无变有的主,没有钱,一样可以买房子,只是我还没有百分之百的信心。
 
    过了几天,我去费城朋友家,李美芳姐妹也住在附近,她带我去参加星期四的查经聚会。聚会完,我回到朋友家里,晚上很多客人,他们都还没有信主。
 
    趁有机会我就向他们传讲耶稣基督的爱与救恩并人类的罪性,人不能自救,还有我们在美国得了多少基督的恩典却不认识祂,包括公元的来历,美元上的字,礼拜天,圣诞节,复活节的来源等。
 
    他们就问我一个问题,那主为什么不赐给你一个男孩子呢?你为什么不向主求一个男孩子呢?
 
    这就是他们的最高境界,这就是他们最大的目标,这就是他们日夜梦寐以求的目的,生男孩子,买房子,开店,买车。不是说我们信主不能有这些,我们一样有,但不是我们的目标。
 
    我就回答他们,“这是你们的目标,不是我的目标,所以,我根本没有向主求,因为圣经没有说过,生男孩子可以得永生。”
 
    我告诉他们,“现在我知道为什么活着,我自己得了永恒的生命,也盼望你们得永生。如果真有永生,你们拿什么换永生呢?你们每天在属世的圈子里团团转,就是为了买房子,一幢、两幢、三幢,还不够。我呢,凡事遵主为大,如果我真的需要房子,就是没有钱,主也会赐给我房子。你们信不信?”他们一笑置之。
 
    晚上十二点,上楼休息。我在想,既然说了,如果没有成就,岂不是说大话。我还在犹豫,但休息前,我也没有忘记灵修。当我读到以赛亚书四十五章二、三节时,主亲自对我说话,
 
    “我必在你前面行,修平崎岖之地,我必打破铜门,砍断铁闩。我要将暗中的宝物和隐密的财宝赐给你,使你知道提名召你的,就是我耶和华,以色列的神。”
感谢神,哈利路亚,我们的神是又真又活的神!当我读到这里,我简直要跳起来,我是唱着歌进入梦乡的。这段经文我会挂在客厅里。
 
    希伯来书十一章一节:信就是所望之事的实底,是未见之事的确据。今天,我总算经历了,所以,房子还没有买好,我就开始写这个见证了。
 
    二零零一年八月一日,我开始申请贷款;之后,房子顺利过户。十二月二十八日,我们搬到新家。二零零二年元旦,星期二晚上十一点半正式开始聚会。圣经说,你们不可停止聚会,并说,无论得时不得时,务要传道,总要专心。我也立定心志,只要有一个人来,我都不灰心。因为如果让一个赌徒变成圣徒,这不是改变一个人,而是改变很多很多的人。
 
    我是神的儿女,神让我生为一个福州人,又赐我房子、使我住进这个地区,难道是徒然的吗?
 
    二零零一年十一月的一天,在纽约唐人街的一处宿舍,两位福州人因为一百元的房租问题发生争吵,最后,其中一位去叫了几个弟兄,将另一位仅二十四岁的年轻人活活打死。
 
    又是十一月份,在纽约长岛的一间外卖餐馆,两位厨房工作的员工,同是福州人,因口角发生争吵,一个拿起菜刀,将另一个二十五岁的年轻人乱刀劈死。
 
    在布碌仑八大道四十二街,在一个地下赌场,因赌钱纠纷,一个人拿着一把手枪,走进赌场,把一个二十七岁的年轻人当场打死。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他们怀着美丽的淘金梦,怀着为下一代创造一个更美好的生活环境的愿望,离别新婚的妻子或幼小的孩子,冒着生命的危险,又付上几万美元高利贷的代价,来到这个心目中的“人间天堂”美国,竟然是自己的葬身之地!为什么?因为我们离开了神,离开了独一的真神,我与我家都有罪了,因为我们不认识主耶稣基督,生命的源头,爱的源头。
 
    因为他们困苦流离,如同羊没有牧人一般(马太福音9:36)。感谢天父的恩典与怜悯,把我从死亡过犯之中拯救出来,成为天父的儿女,并有永生的盼望,又把大使命交托了我们,又赐给我们一个新家,作为查经聚会用。
 
    我能对自己的同族同胞无动于衷吗?难道我能不把这宝贵的福音传给他们吗?神已经把我放在事奉的岗位上,我岂能不忠心地做神让我做的工吗?
 
    我们决定把麻将桌上的查经聚会正式更名为“闽恩恩典团契”,每星期三晚上十一点半开始聚会。感谢神,赐给我一个能一同事奉祂的妻子。家庭有聚会,她就辛苦很多。星期三这一天要到凌晨一点才能睡觉,有时她睡觉时间已过,到很迟她才能睡着。我们人不能做什么,但是神能。她不但已经胜过,感谢神,有时,她还煮宵夜给弟兄姐妹与朋友们吃。她能祷告,也能唱福州话诗歌。
 
    感谢主,自从我们开始聚会后,现在已有三个人信主了。因有些家庭是有孩子的,所以,我们决定星期五晚上八点半,另开始一个家庭的聚会,让孩子们从小就认识主耶稣。
 
    我愿意分享我们查经聚会的故事,请弟兄姊妹为我们代祷。
 
    当我开始在麻将桌上查经聚会后,每次都有四个人来,其中一位逢星期三休息。我问他说,“你休息这一天,去哪里?”
 
    他说:“去麻将馆打麻将。”
 
    “一年下来,输还是赢?”
 
    “没有输赢,但还是赔了一千多到两千元,因为每打四圈要交给麻将馆三元钱。”
 
    “那你太太为什么都不说你?”
 
    “因她也喜欢打麻将,大家扯平了,都不说。我们没有其他的娱乐。”
 
    我跟他说,如果我还没有信耶稣,我们现在在一起一定不是查经聚会,而是打麻将;感谢神的恩典,祂改变了我,我相信,祂也能改变你。
 
    三个月后的一天,他对我说,现在我都没有去打麻将了,而且我太太也不打了。真是感谢主!
 
    另一位弟兄与妻子在餐馆工作。除感恩节外,一年三百六十四天工作。夫妻除了炉头,就是枕头,经常为了一些生意上的事争吵,弄得不开心。自从参加麻将桌上的聚会后,明显改变,当妻子再吵的时候,他还是笑嘻嘻的。我搬到新家后,他妻子也来参加聚会,现在全家归主,喜乐融融。
 
    还有一位弟兄,因为长得不够英俊潇洒,三十岁了还找不到妻子。相亲十次,八次是女孩子不喜欢他。他工作是开车送外卖,脾气变得非常暴躁,如果客人不给小费,或给得少,他就会大骂起来。自从参加麻将桌上的聚会后,性情改变了,现在没有小费,还是谢谢人家,也接受主了。主也赐给他一个妻子,虽然是迷信的,但现在也来参加聚会了。我们不能做什么,但是主能。
 
这里附近的餐馆的工人流动性很大,我就努力把福音传给他们,让他们认识主耶稣。所谓撒种有时,收割也有时。愿荣耀归给我们在天上的父。
 
    我真是不配,我是每天都需要牧者牧养的羊,但是,也有很多需要我牧养的小羊。
 
    请弟兄姐妹继续为我们一家祷告。
 
 
 
中灵 来自中国大陆,现居纽约。

 

---------------------------------------------------------------------------------------------------------------

    本刊保留所有文章及图片版权。欢迎转载。转载本刊电子版文章时,敬请注明文章转自www.cclifefl.org,并请注意在转载时,不得对本刊文章进行任何删改。本刊的印刷版(Printed copies)图文并茂,印刷精美,欢迎个人或团体订阅。请参考回应单。若需书面转载本刊文章,请先征得本刊书面许可。

    本网页由生命季刊设计维护,请尊重本刊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