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 On]  |  [Register]  |  Gmail  |  yahoo!mail  |  hotmail  |  qq  |  雅虎天气  |  本页二维码
cclife
从鱼腹中出来的人
——一个从失败中起步的见证
2015/5/30 16:46:14
读者:3495
■马世光
生命季刊 第21期 2002年3月
 
 
我在《从火中抽出的一根柴》一文(见《生命季刊》总第11期)中,曾经讲过忠道的故事,这篇文章算是那个故事的续篇吧。
 
忠道离开了中国大陆,陪伴着年迈体弱的双亲,飞越万水千山,辗转来到地球的另一边──南美洲的巴西。全能的神奇妙地成就了忠道的父亲最后的心愿──离世之前终于见到他阔别多年的儿孙们。曾几何时,稚气尚存的儿女挥泪告别双亲,如今均已老成持重、鬓发斑白。当年,他们简衣陋物只身离家,现今却已儿孙成群,事业有成。忠道的父亲如同老年的雅各一般,心被恩感,扶杖向神敬拜,感谢信实和慈爱的父神。

      他老人家的身体日渐衰弱。一天,他语重心长地对忠道说:“儿啊!我没为你们留下金银财宝,但把你们兄弟们一个个都带到神的面前,到今天没有一个失落┅┅我多么希望你们兄弟之中,有人肯完全献身,终生事奉他┅┅”这是他多年来的心事,也是他久藏肺腑的心语。他虽没有明说自己的意图,但他相信忠道能明白他的意思。他知道事奉的事应出自神的呼召和个人的甘心奉献,旁人决不能勉强,更不能越俎代庖。他早已注意到神赐给忠道的属灵恩赐,也清楚知道神让忠道学习了许多属灵功课,经历他的信实。又亲眼看见神如何在危险艰难中,奇妙地保守了忠道,从狮子穴中拯救了他。神既然从火中抽出这根柴,必有他的美意,他若要使用忠道,就必亲自呼召。

      忠道心里非常明白父亲的心意,他静静听着,没表示什么。其实,忠道出国不久即已清楚得到神的呼召。只是肉体作祟,使他不愿顺服──起码目前他还想与神讨价还价。天然的人往往喜爱“世界”,它毕竟有特殊的魅力,在它那五颜六色的面具后面,隐约透现着莫名的神秘,更诱使年轻人要一探它的庐山真貌。
 
      忠道有自己的理想和抱负,他打算趁着自己年轻力壮,先为将来的生活做好安排。每当忠道看到家中弟兄们的事业成就,就暗自勉励自己:要在人生的道路上闯出一条美好的路来,决不能让别人把自己看扁了。他更有一个心愿:象父母的一生那样,在事奉之余也用财力物力服事神的教会,服事主内肢体和那些为主名受苦的神仆。他不愿意象某些传道人那样,为了工资而丧失属灵原则。连讲台信息都得“恐惧战兢”,不敢讲责备的话,更不敢大声斥责罪恶,深怕稍不当心,就刺痛台下的信徒。因此,只讲大家爱听的“你好、我好、大家好”的“和平福音”。传道人成了名符其实的“仆人”,唯(人)命是听,完全忘却了神的托付。

      一九七七年圣诞夜,忠道的父亲──终生在神家尽忠的主仆──走完人生的道路,他老人家在儿女们的诗歌声中安然归回天家。他为后代留下了美好的榜样和佳美脚踪,只愿儿孙们一生在这十架的路上奔跑。

      不多久,母亲相继去世,家变也接踵而来。忠道犹如被浇了一头冷水,心灰意懒,他原有的事奉念头就此冰封。忠道选择了所多玛的平原之路(虽然他并不打算走一辈子,但眼下希望略做尝试)。他犹如约拿一般,从神所发去尼尼微的命令中私自转离方向──逃往他施。

      忠道在圣保罗市一条商业大道上开设了一家礼品服装店,与妻子一同辛苦经营。心想不出十年,即使不能大富也是小康。然而,他没有圆成赚钱的美梦,这条通向他施的路,以狂风骇浪迎接他。几年下来,赚来的钱竟成过眼云烟,眼看着它被巴西的贬值之风吹走,妻子也累病了,花费了大笔医药费。

      信实的神并未放弃忠道,圣灵也从未停止在忠道身上的工作。神把忠道的这段历程放在他自己的手中,他要训练并雕刻忠道,成为合他所用的器皿。在这些日子里,忠道有较充裕的时间,能以专心查考圣经。从前,他曾由父亲和其他神仆身上得到许多有关圣经预言的教诲和栽培,对启示录也较有了解,但他不愿做个“人云亦云”的不知所云者。忠道不认为启示录是一部没有答案的书,他希望从众口纷纭的各种说法里,找到合乎圣经真理的确切答案。如今,他身处国外自由的环境中,有机会查阅大量属灵书籍和资料,参考众多圣经学者的著作,再结合他自己从圣经查考的心得,反覆以圣经真理加以验证核实。前后历时逾十年,经过仔细思考和认真寻求,终于从几种不同的解释里找出其中差异的原因和症结,在启示录的预言上得着神的丰富话语,也进一步明了了圣经中其他相关真理的涵义。他他到了“凡祈求的,就得着。寻找的,就寻见┅┅”之应许的甘甜。当时,忠道只为他所得的真理亮光欣喜,却尚不明白神如此的安排乃有他的美意──要建立忠道,为他将来的事奉预先打下稳固的真理基础。

      不久,他听说邻国巴拉圭好赚钱,就抱着破釜沉舟之志,决心去闯一闯。忠道把家搬到与巴拉圭东方市毗邻的小城──福斯伊瓜苏(Fozdo Iguacu)市,这里有世界闻名的大瀑布──加大拉达(Cataratas),是巴西的旅游圣地,也是人人皆知的大火炉──巴西的火焰山,夏季气温经常高达摄氏40度。

      与福斯市仅一河之隔的东方市,被誉为南美的香港。这座拥挤、肮脏、罪恶的小城,聚集着来自世界各国的冒险家和淘金者,有阿拉伯人、韩国人、中国人、日本人、巴西人┅┅从事着贩卖军火、贩毒、洗黑钱、仿冒商标、制造盗版、色情┅┅在这许多大财阀盘踞的地方,并没有为他人留下多少生存空间。一般人手中若没有十万八万美金,难以立足其间。忠道只能凭他的年龄和经验之条件,在一家电脑公司觅得仓库主管的职务。待遇虽不薄,但是工作环境恶劣:在一座大楼的地下室,三面是水泥墙,没有通风设施,终日散发着一股冲鼻的霉味。工作时间颇长,从早上八点钟一直做到晚上八点。忠道每天早上六点就得起床,匆忙吃过早餐,赶搭开往巴拉圭的公交车。若是傍晚公司到了货柜,还得清点货物,忙到晚间十点以后是常有的事。过境的末班公交车已停驶,只得拖着沉重疲乏的步伐,独自走过昏暗的国界桥。

      忠道以颇大的体力牺牲为代价,换来的却是健康的亏损。他在这碉堡式的环境里,每天象机器人一样工作着,重复着相同的动作:接(货)单,核对,发货,验货。平时每天的出货量二三十万美元,到星期六出货更多,高达五六十万。忠道和他手下的十几个工人,个个都忙得脚不落地,连吃午饭的时间都没有。老板既“俭省”,又精明,仓库里连饮水设置都不装。一方面可减低公司开销,一方面可防止工人偷懒,高效率使用工作时间。工作人员必须自备饮水,否则只好忍受酷热的煎熬。夏天的炎炽,使这地下室变成焖锅,携带的几瓶水根本无济于事。衣裳被汗水湿透,直湿到裤子大腿部,个个人都象从水里捞出来似的。空气中充斥着热气、潮气、霉气、汗酸气┅┅一天工作下来,回到家里连晚饭都不想吃,瘫在沙发上就睡着了。晚上入睡更是噩梦连绵,腾空驾云,惊出一身冷汗。

      才一年时间,因着恶劣的工作环境,终日吞吐的尽是污浊的空气,忠道患了严重的鼻窦炎,一下子又漫延成肺炎,剧烈的咳嗽使忠道肺痛欲裂,彻夜难眠。X光片显示,肺部积存了大量脓痰。当医生得知忠道的情形后,带着挖苦的口吻说:“你简直是在灰堆里生活!”医生严肃警告,必须立刻离开这种工作环境,否则后果不堪设想。忠道心里明白,他确实是在世界的“灰堆”里打滚,如今得到“灰”的回报,似乎是很公道,怨不得谁。他开始思考:我在做什么?我究竟为什么而活?耳畔仿他听到有人细语:“人若赚得全世界,却丧失生命,有什么益处呢?”更何况,赚钱的是老板,自己却赔上健康,这又何苦呢?“主若今日接我灵魂,我能坦然见他否┅┅岂可空手见天父┅┅”忠道口中不禁哼出这首熟悉的歌曲。主的光照亮他,使他看见自己的悖逆,随从肉体的私欲偏行己路。慈爱的神没有弃他于不顾,他要从灰尘里抬举他,从粪堆中提拔他。

      他毅然离开了电脑公司。神奇妙地为他预备了出路,一家基督徒经营的商店正需要人手,于是聘请忠道协助分店的业务。这项工作比电脑公司轻省得多,虽然工资较少,但工作环境好,也不需加夜班,忠道终于从时间的枷锁中得到释放。在圣灵的催促下,忠道带职参加了当地教会的事奉。

      人的肉体既顽固又难以治死,仍在苟延残喘中做最后挣扎。忠道还不死“心”,想做最后的一番尝试。他把一部分积蓄投入房地产,希望今后能按月有房租收入。又听信一个亲戚的建议,把其余积蓄交给此人做进出口生意,期盼能每年分得红利。忠道拨动着自己的如意算盘,心想虽未赚得大钱,但起码可凭目前的能力为将来铺路。他希望将来靠这些收入来维持家庭的生活,免去在事奉道路上的生计困难,能以安心为主做工。圣经说:“他不喜悦马的力大,不喜爱人的腿快。”在这件事上,他又跑在主的前面。不久,建筑公司恶性倒闭,而交给亲戚的投资也全被骗光。接二连三的打击,使忠道觉到自己被抛入深海,落入大鱼的腹中,四周一片黑暗。到这时,忠道清醒过来,知道他唯一的出路就是悔改。于是,他向神发出痛彻肺腑的祷告,他──这个曾经凭自己能力逃往他施的约拿真正悔悟了。他完全顺服下来,他看见神在他身上所要做的更新变化的工作,神要他经历什么是“信心的道路”。亚伯拉罕、摩西、大卫┅┅都从这条路上走过。神让他所遭遇的,不是让他受亏损,而是于他有益。我们的主是背着十字架走向髑髅地的。他也命令他的门徒背起自己的十字架来跟从他。我们的十字架不会重于他的十字架,更不会重于他的恩典。神要借十字架的功效除去人的自以为是,剥掉肉体的自我选择。一团陶土唯有完全服在匠人的手中,才能被塑造出合意的器皿。

      当忠道悔改后,神就把他送到“岸”上──带他走上了事奉的道路。神引领忠道回到圣保罗,他完全放下世事,在神的家中专心事奉他。

      圣保罗是巴西的第一大城,也是全国的经济中心。自一九九二年以后,从中国移民来巴西的人数与日俱增。相当多一部分人属于非法移民性质,他们当务之急就是解决口腹问题,只是苦于没有合法居留权,因此无法正当就业。因着难以取得正式营业执照,他们只好从事摊贩或提包小卖,出售一些无发票的私货。他们人生没有方向,缺乏安全感,终日活在提心吊胆之中,深怕遇见联邦警察或税警临检,又担心受黑社会帮派的敲诈。他们面临生存的困难和生命的威胁,是一群被社会遗忘的人。

      忠道举目,望见庄稼熟了┅┅此时,正是主人要差派工人到田里工作的时候。忠道清楚听见主向他发出呼召,他毫不犹豫地向主祷告说:主啊!我在这里,请差遣我。

      神知道忠道的事奉需要配偶的扶持和配搭,因此奇妙地借着某种特殊方式兴起他的妻子。一天,她阅读了史祈生牧师的《圣经中的妇女》一书,深受感动。晚上竟做了一个“梦”,见有一人领她到天上。她看到一片田地,长着绿油油的庄稼,十分可爱。她突然发现眼前有一块土地,乾裂荒芜,凄凉得很。她问领路人:“这是谁的地?”“这块地是你的。”那人回答说。她惊奇地问:“怎么会是我的呢?”那人说:“你想想看,你可曾为主做过什么!”这是她过去从未想过的问题。这时,她认真回忆,想到自己以往对主充满亏欠,终日思想的都是世界上的事,不由惭愧而伤心地哭泣起来┅┅忠道把她从梦中摇醒,她抽泣着述说了这个奇特的“梦”景。翌日,她象脱胎换骨似的,不仅发奋读主的话,也热心于教会的事工,成为忠道的属灵好帮手。

      从此,忠道与妻子二人同心在这条福音的路上奔跑,迫切为那些失丧的灵魂祷告。主不仅赐给异象,更加添他们属天的能力和够用的恩典。一只只迷羊归回神的羊圈,一颗颗软弱的心灵得到坚固,一个个肢体开始在基督的身体上尽功用┅┅

      传福音的路何等佳美,但它也是一条崎岖不平的道路,四围满布荆蒺和陷阱,前面尽是撒但的火箭,背后也有仇敌的破坏。负伤是常有的事,被藐视和厌弃也在所难免,但主的话时刻勉励鼓舞他:“当刚强壮胆!”“流泪撒种的,必欢呼收割。”他深知,信心的道路绝非坦途。艰难越大,主的能力就越增添。挫折越多,主的恩典就越丰富。路越窄小,主的亮光就越显多。忠道已深深体会到,主虽以艰难给他当饼,以困苦给他当水,为要让他得以看见他的教师。忠道已清楚听见后面有声音说:“这是正路,要行在其间。”


马世光 来自中国大陆,现居巴西圣保罗市。


---------------------------------------------------------------------------------------------------------------

    本刊保留所有文章及图片版权。欢迎转载。转载本刊电子版文章时,敬请注明文章转自www.cclifefl.org,并请注意在转载时,不得对本刊文章进行任何删改。本刊的印刷版(Printed copies)图文并茂,印刷精美,欢迎个人或团体订阅。请参考回应单。若需书面转载本刊文章,请先征得本刊书面许可。

    本网页由生命季刊设计维护,请尊重本刊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