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 On]  |  [Register]  |  Gmail  |  yahoo!mail  |  hotmail  |  qq  |  雅虎天气  |  本页二维码
cclife
别再声讨原生家庭的父母了
2018/7/18 15:18:10
读者:3065
■唐小小

生命季刊 第86期 2018年6月

别再声讨原生家庭的父母了

 

文/唐小小

《生命季刊》第86

 

没有义人,连一个也没有。—罗马书3:10

从武志红老师起,原生家庭伤害这个概念已经风靡好几年了,最近又闯入公众热点里。尤其是武老师在奇葩大会上的发言,当然这是他一生中很重要的研究,就像一个有名的歌手到哪里都喜欢唱自己的成名曲一样。

武老师说,听话,是一场代代相传的骗局。

也真是巧合,就在这一代,被大家关注,并像拆穿谎言一样,有种撕裂的痛快。我也曾经深信自己会被新鲜的心理学观点所治愈。在此,就和大家分享我这个普通九零后姑娘的普通经历。但是治愈我的,肯定不是武老师或者他提出的新概念。

和大多数人一样,我的童年埋藏着种种噩梦。一个软弱的母亲,心里装着的苦难怨尤常常溢出来倾倒在比她更脆弱的我身上。一个经常醉酒甚至酒后拿砖头砸我的父亲,在家庭经济上从不负责,还拿家里不多的钱去赌博输得一塌糊涂。更可怕的是母亲的娘家有一大群人常常斥责父亲,勒令他要悔改,不然就把他绑起来毒打,而这种看似是对母亲的照顾的举动,常常使母亲更被父亲侮辱,言语攻击,精神折磨。

学习和工作方面,就更压抑了。我莫名其妙地成为家族里的乖孩子榜样,每个人都对我寄予厚望。从小为我安排无尽的补习,课外辅导,在那个年代能享受额外家教的学生算是贵族了。然而我家并不富有,我的成绩也真的很普通。常常熬夜学习,在压力下失眠。母亲带我去医院看精神科,医生开了类似安眠药的镇静剂。大学毕业,家人花了好多钱,把我送进一所专科学校当老师,而那并不是我的专业也不是我想要的。在我崩溃的边缘辞职。家人绝食相逼。一面内心承受压力,一面强迫自己不去关注家人因绝食去了几次医院,受了多少痛苦。这大概就是两败俱伤,你死我活的场面了。因为我若不辞职,也快死了。

辞职后为了证明自己是对的,找到工作后就拼了命的努力。然后,忘记了照顾身体,也没有爱在我的生活里,没多久我就癌症了。

生命陷入危机。从发现生病,就不再和任何一个家人联系,拒绝电话和探访,没有力气再做什么较量,也不想和他们说话了。我想,如果生命已剩不多,该为自己而活了。因为,生病之前,我从未为自己活过。

母亲很难过地打电话给我的丈夫,说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那时开始读武老师的《为何家会伤人》等书,感觉是写到了心坎里,更加排斥家人对我的任何干预,也被感动写了类似的声讨文章,将我当时的疾病全归于家人对我长时间的压抑。让人感觉我真是被“虐待”长大的孩子。此时想起那些幼稚的情绪倾泻真是后悔,对我的家人造成了多大的伤害啊。我都可以想象母亲一边读,一边流泪的样子。

但是当时真的把家人当做仇敌了。好多年都拒绝见面,拒绝接电话。

从书里,我只看到了自己如何受到了伤害,并且有意无意地刺激我开始仇恨家人。因为很明确的,我觉得我这一辈子都被他们毁了,不再有未来,也没有机会再真正地生活。一切都是家人害的。

直到从圣经,从神那里得到医治,生命发生转机。

回过头来想想,神并没有给我一个什么神迹使我从这样的创伤里走出来,而是单纯地用爱来医治我最根本的痛。越来越多地认识神,越来越多地读圣经,正是我被不知不觉治愈的过程。

最简单,最朴实的道理常常被我们忽视,比如空气默默支撑着我们的生命,而我们常常忽略它。同样,基督在十字架上的爱,很多人会以为理所当然,不看为宝贵。

原生家庭创伤,无论是什么方式的伤害,归根结底都是因为人不知道怎么爱,也失去了爱的能力。不管家人打着多么冠冕堂皇的爱的旗号,但他们真的不知道怎么爱。至少,我们在成长过程里并没有得到他们口里所说的,“都是为了爱你。”我们接收到的全部讯息,只是伤害。

其实不难了解到,在他们的生活中,他们在上一代的阴影里,也受到同样的对待和伤害,他们也没有真正的被爱,没有被爱的体验。

 而武老师说“听话”是代代相传的骗局。可是倘若不“听话”,那么作为基本没有独立价值观和生存能力的幼小孩子,又该去依赖谁?其实,“缺失真正的爱”才是我们受到伤害的症结所在啊。

 难对朋友们和家人解释,我是如何得到医治痊愈的。但是信耶稣的弟兄姊妹一定会明白,正是在耶稣里,当我越来越多地认识到自己的不堪和污秽时,我就越来越多地从基督那里得到了赦免。从神而来的彻底的赦免,舍命的救赎,这样完备的爱,使我的生命变得完整,不再有缺失。从小而受到的伤害,也就是从小就缺失的爱,也得到最深的满足。

 爱真的能遮掩一切过犯。 也是治愈我的唯一一剂有效的药。

此时,再听见对于原生家庭父母的讨伐,只会使我更加心疼我们这一代人的父母。他们在渐渐老去的岁月里,失去了话语权,不再被更多人关注,而我们这一代“受害者”终于长大,成了社会的主要声音。是不是可以不再那么厉声斥责这种伤害?

如果原生家庭的伤害可以代代相传,那么对父母的一味声讨会不会也被我们的孩子学了去?

以对他们新的伤害来响应我们曾经受到的伤害,真的是我们最合理的应对态度吗?

武老师很厉害了,提出这样的概念,写了很多残酷的案例,让我们知道伤害的来龙去脉,让很多人忽然醒悟。更多的人以此为警戒试图在自己的孩子身上不去延续同样伤害,给予孩子极大的自由等很积极的响应。然而,大多数人心里都会认为是自己在终止这一种“虐待”,大义凛然地彷佛做了很大牺牲去原谅父母,并坚决不让父母的教育方式延续给自己的孩子。

然而,这种所谓的“牺牲”和“爱”真的不一样。我曾经也以为自己多么了不起,牺牲了自己,内心却不可能得到医治。我在教育自己的孩子时,童年的阴影依旧影响着我,常常不自觉地走向另一种对孩子放纵的极端,以致孩子也越来越无法无天、毫无教养了。我渐渐意识到自己错了,我并不比父母优秀多少。我的“牺牲”正显露出我的匮乏,没有足够的爱的能力去接纳、去从心底里爱父母,也导致我无法心平气和地教导我的孩子。

圣经里说,没有义人,连一个也没有。除了仰望神的爱之外,我别无他路可走。也正是从耶稣里得到了最深邃的爱,我才可以毫无怨尤地去爱家人,也得着能力将这份丰盛的爱传承下去。

 

唐小小   中国大陆基督徒。

 

=================

您若有任何问题,可以直接回应或评论。生命季刊微信平台牧师团将为你解答疑惑。

生命季刊微信公众号:cclife2013g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