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 On]  |  [Register]  |  Gmail  |  yahoo!mail  |  hotmail  |  qq  |  雅虎天气  |  本页二维码
cclife
从圣所前开始……
2016/8/3 10:48:29
读者:12340
■南茜·狄摩斯 著 许悯 真意 译
生命季刊 第22期 2002年6月

 
 
 
本周,我们聚集在这里,为自己的国家向神呼求。我们知道,没有一个人间的方法能阻挡这块土地上汹涌的罪恶波浪;只有属天的力量才能胜过这世代的黑暗与失丧。但是我们必需提醒自己∶有的祷告神不会听,有的严肃会他不会参加,有的禁食他不会悦纳。
 
当以色列民心手不洁而禁食祷告时,神说∶“他们虽向我耳中大声呼求,我还是不听……就是你们多多地祈祷,我也不听。”(以西结书8:18;以赛亚书1:15)事实上,经上说,若我们没有忧伤痛悔的心,神憎恶我们的祷告和禁食。
 
我们都很敏锐,我们一下子看到这个大厅之外的世界需要悔改,但我们是否意识到自己也需要悔改呢?
 
我们很轻易地看到了白宫(White House)所犯的罪,然而对我们自己家中(Our own house)的罪为什么就视而不见呢?
 
我们大声谴责这个世界上的罪恶,但在教会里却竟然容忍那同样的罪恶!
 
今夜,我们面临的危险是,我们以为是华盛顿出了问题,是旧金山、好莱坞有问题,是教会中那些挂名基督徒有问题。然而圣经告诉我们,神最严厉的指责不是对外邦人的世界,而是对神的子民。先知以赛亚大声呼喊道∶“天哪,要听!地啊,侧耳而听。因为耶和华说,我养育儿女,将他们养大,他们竟悖逆我……他们离弃耶和华,藐视以色列的圣者,与他生疏、往后退步……满头疼痛,全心发昏,从脚掌到头顶没有一处完全的,尽是伤口,青肿与新打的伤痕……可叹忠信的城变为妓女。”(以赛亚书1:2, 4-6, 21a)
 
综览旧约圣经,神时时以慈父和丈夫的心肠为他选民的悖逆忧伤,常常呼求她们悔改。而当她们硬着颈项不思悔改时,天上的新郎只好忍痛责打,以挽回那刚硬、犯罪的心。
 
在新约中,我们听见耶稣斥责当时那些以禁食祷告著称的属灵领袖,说∶“他们用嘴唇尊敬我,心却远离我。”(马可福音7:6)耶稣在地上的事奉开始时,第一个信息不是“禁食祷告”,而是“悔改”!当主耶稣升天以后,坐在高天的宝座上,俯瞰地上的众教会,他给我们的最后信息不是“去传福音”,而是“悔改”!因为一个不思悔改的教会没有心志、也没有能力承担主的大使命。
 
在启示录中,主对七教会中的第一个说∶“你把起初的爱心离弃了……所以应当回想你是从哪里坠落的,并要悔改!”(启示录2:4-5)对另一间教会说∶“按名你是活的,其实你是死的……所以你要回想你是怎样领受、怎样听见的,……并要悔改!”(启示录3:1, 3)对自鸣得意的老底嘉教会说∶“你说∶‘我……一样都不缺’,却不知道你是那困苦、可怜、贫穷、瞎眼、赤身的……所以你要发热心,也要悔改!”(3:17, 19)
 
同样,今天晚上,主耶稣基督在恳求他所爱的新妇∶“你要发热心,要悔改!不然我就临到你那里,把你的灯台从原处挪去!”(启示录2:5)
 
我的心曾一次又一次地被以西结书8至9章中的描写所震撼。神在异象中带领他的仆人到耶路撒冷的殿中,多次对以西结说∶“看!看他们的所作所为!这些可憎之事竟然在我的殿中发生!”
 
我一直求神让我们看到他眼中的美国教会。那画面实在不美,面对现实真令人痛心。然而我们必须诚实,才能求得神的关注。
 
事实是,我们与世界妥协,犯了奸淫罪。我们的生活、思想、外表、说话、行事和“事奉”,实际上与教会之外的世界一样,没有区别。
 
我们把世界上的原则和方法带进了教会。过去是教会教导这世界该如何生活,现在则正好相反。我们向文化妥协,而不是把文化引向基督。
 
因此,教会和福音机构都变成了大企业;我们更熟悉的是管理学和市场学,而不是谦卑、圣洁、信心和祷告的属灵原则。许多牧师和基督徒领袖不再是属灵的牧者,而成了CEO(行政主管)。
 
我们几乎用尽了世界的方法来吸引人,结果是既失去了信仰特色,又失去了功效。我们把事奉建筑在“白猫黑猫”的功利主义基础上,竟不能停下来反思一下我们所使用的方法是否符合神话语的原则。
 
为了说服世人信基督是轻松有趣的,我们竭尽了娱乐、逗乐之技巧。为什么基督教界的明星、喜剧演员的表演座无虚席,而参加祷告会的人却寥若晨星?难道不用摇滚乐、逗乐的话、世界的装饰就不能吸引人吗?
 
难道神不再有能力了吗?我们越来越多地依赖方法、科技、策略,而不去祷告,不仰赖圣灵!我们失去了信心,不再坚信神话语的能力能震撼人心,神的福音能催人悔改,神的灵能引人归入基督!我们只看见人的方法、人的创新、人的技术所作的事,我们知道金钱、组织及推动宣传能成就的,但我们偏偏没有看见神所能成就的!
 
我们更担心的是公共关系——是人怎样看我们,而不是神怎样看我们。我们更介意的是我们自己的声誉,而不是神的荣耀。
 
为了吸引人,我们小心翼翼,生怕得罪了来客,却不怕得罪神。我们只介意人们是否“感觉好”,却不管他们是否“正确”。我们只想让人保持“感觉良好”——对教会、对我们、对他们自己都有个好感觉,却从不介意他们已经冒犯了圣洁的神,已经处在他的谴责和愤怒之中!
 
因怕人指责我们“不宽容”、“没有爱心”,我们就回避圣经中的一些关键问题。神对于离婚、再婚有明确的教导,我们却唯唯诺诺、不敢宣讲,因我们的软弱导致诸多基督徒家庭破碎解体!事实上,我们已站在了神的反面,我们在为神所恨恶的辩护、正名。
 
为了经济利益,也为了迎合世界,我们已经把基督的福音商业化、商品化了。
 
许多时候,我们是以牺牲“纯洁”为代价而求“合一”。今天,若有人站出来指责罪,或者是指出教义中的错误,便会被戴上“搞分裂”、“没有爱心”或“律法主义”的帽子。
 
为了使这软弱的、自我中心的一代人接受基督教,我们传讲的是一个过滤后的信息,我们避而不谈罪的问题,除去了十字架的必要性,忽略了认罪与悔改。
 
为了使我们的信息“适用”,结果我们传讲的是没有福音的“另一个福音”。我们传讲信基督是一条可以达到满足的道路,却不提“背起十字架来跟从耶稣”。
 
许多时候,我们只注重教会增长的数字,而不是实际上得救的人以及信徒生命的质量。教会史上,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多登记在册、声称自己是基督徒、又能清楚说出自己何时何地“信主”,但其生命中却看不到与基督有关系的“基督徒”!
 
在教会内部,我们在许多方面没有按圣经的标准生活。像扫罗王一样,我们口称顺服神的话语,但我们如何解释自己正好与神的教训相反的行为呢?比如,我们是一个蒙了赦免却不去赦免的群体,我们生活在不能解决的冲突中——家里、教会里、同工之间、事奉中充满纷争。更有甚之,我们忽略甚至抛弃了圣经对属灵领袖的标准,我们重视恩赐过于敬虔,高举那些生命和家庭见证远远达不到圣经标准的个人。我们掩盖罪恶,哪怕它已经暴露。没有几家教会敢于执行教会纪律,犯罪又拒不悔改的人竟也能继续留在教会里。
 
“新妇”已经不知羞耻。我们犯罪不知羞耻,已经不会为罪哭泣、哀伤、痛悔。我们的语言暴露了我们的“无责任神学”∶我们说这些领袖“跌倒”了(由于事故),而不认为是他们自己选择了(负有责任)偏离真道、满足私欲的道路。
 
为了与这个末世的时代相称,女教徒们也抛弃了“过时”的观念∶美德、谦卑、女性的温柔、顺服。温柔、安静的灵已经变成了愤怒、要求、控制的灵。我们不甘心神为我们设定的“助手”的角色,偏要在家里和教会里掌权。
 
有些随随便便的教会里,几乎看不到敬畏神的气氛。多少人每周去教会听神的话却毫不感动、生命毫无改变!还有一些声称相信圣洁真神的信徒,竟能坐在自家的起居室里或旅馆的客房里,看电视,跟那些不圣洁的玩笑、生活方式、人生哲学起哄!你记得什么时候是你最后一次见到神的子民为他的话战兢吗?我们自己什么时候是最后一次因主的话而战兢呢?
 
世界拒绝我们的信息,因为我们的生命不能见证出它的真理和能力!这已经不是什么令人惊诧的事了!
 
问题的核心是我们犯有骄傲的罪。骄傲是一种狡诈的、癌症一般致命的、使人盲目的罪。我们为自己教义纯正而骄傲,为我们属灵而骄傲,为我们统计得出的资料而骄傲,为我们在道德上的立场骄傲,为我们的声誉、为我们作的奉献而骄傲。
 
骄傲导致我们自义、自满、自鸣得意。骄傲使我们盲目,我们看不到自己的真实光景和内在的需要。骄傲使我们怕人而不怕神,骄傲使我们与别人竞争、攀比。骄傲使我们把耶稣的生命赶出了我们的教会。
 
尽管我罗列出上述这些罪来,有人会说∶我们毕竟没有弃绝神的道。那么,让我分享几个最近神在问我的问题∶
 
倘若我们是与主同行的话,为什么我们没有爱灵魂的热心、没有急迫感、没有恩膏、没有烈火、没有哀痛、也没有眼泪?我们的眼睛枯干、心灵麻木,我们没有痛哭流泪、大声疾呼为主抢救灵魂!
 
有谁愿如大卫一样大声疾呼说∶“这是耶和华降罚的时候,因人废了他的律法!”(诗篇119:126)
 
有谁愿如以赛亚那样,紧抓住神,迫切祷告∶“愿主裂天而降”(以赛亚书64:1)呢?有谁愿像诗人一样呼求说∶“万军之耶和华啊,求你使我回转,使你的脸发光”(诗篇80:3)呢?有谁憎恶罪——世界上的罪、教会中的罪、人心里面的罪,而大声喊叫说∶“我见恶人离弃你的律法,就怒气发作,犹如火烧”(诗篇119:53)呢?
 
有谁愿如耶利米,为被神遗弃的子民心中伤痛,泪流成河?
 
不惜牺牲自己的声誉、愿意舍弃自己生活的保障、不怕被人弃绝,对这个世代说出当说的话的先知在哪里呢?谁能敲起警钟唤醒那沉睡的教会呢?
 
神的话不是如烈火、如粉碎岩石的铁锤吗?为什么无人传讲责罪、管教的道,无人传讲充满圣火和恩膏的道呢?
 
我们对人谈及永恒和他们沉沦的灵魂时,为什么不急迫也不庄严呢?谈到神的审判和震怒时,为什么不恐惧不战兢呢?我们传讲耶稣的慈爱、荣美、恩典时,为什么不是满怀着爱心和激情呢?难道我们是用头脑传、而不用心传吗?
 
被主祭坛上的炭火燃烧起来的热心在哪里呢?
 
在山上等候神,直到与神相遇得着他的话语,从山上走下来,脸上折射出神的荣光、心中涌出神的能力的人在哪里呢?
 
不甘心维持事奉现状,愿奉主的名走出去,巴不得看见地狱在耶稣脚前动摇的人在哪里呢?以西结在异象中见到圣殿内院中的可憎之物后,神差遣一个带着书写工具的人进入圣殿,神命令他说∶“你去走遍耶路撒冷全城,那些因城中所行可憎之事叹息哀哭的人,画记号在额上。”(以西结书9:4)神又差派其余的人进城,杀戳所有额上没有代祷印记的人。主说∶“从圣所前开始……”(9:6)。
 
今天,我们这些在此聚会的人,正如在这段经文里描述的一样,只有两种,一种是得罪神的人,一种是哀伤悔改的人,没有中间地带。
 
我们都认识那位为我们负重担的主。当他看到他的新妇披着满是污秽的婚纱时,该是何等痛心啊!他为我们成为罪,使我们在他里面成为神的义。他流出宝血为自己买赎一个圣洁没有瑕疵的新妇。当他看到他所爱的新妇被世界所玷污、与世界行淫时,他会怎样想、他该是怎样的痛心!
 
若我们的心不为神所心碎的事而碎,若我们不置身于为圣殿中的可憎之物悲哀的那群人中,我们就是在被神惩罚的那群中,我们必须悔改!
 
今晚,神呼召我们悔改。要先为自己的罪悲哀、痛悔、哭泣。若我们不自洁悔改,神不会听我们为国家的祷告,不管那祷告是多么真诚。“时候将到,审判要从神的家起首!”(彼得前书4:17)愿我们一起跪在神面前,求神鉴察我们的心。我们俯伏在神面前,请你和我一起祷告∶
 
“主啊!得罪你的,不是我的弟兄,不是我的姊妹,不是我的牧师,不是我们的长执,不是别的教会和机构——不是别人,正是我啊!主啊,求你圣洁的光照亮我心的最深处,显明我怎样犯罪得罪你,显明我怎样带来了问题而不是帮助。光照我,让我知道我当从何处悔改!”
 
圣灵光照我们,让我们谦卑、认罪、自洁,求神的赦免和恩典。
 
让我们省察自己,再归向耶和华!让我们禁食、哭泣、悲哀,一心归向神(约珥书2:12)!
 
“事奉耶和华的祭司要在廊子和祭坛中间哭泣说∶‘耶和华呀!求你顾惜你的百姓,不要使你的产业受羞辱……为何容列国的人说∶他们的神在那里呢?’”(约珥书2:17)
 
 
 
南茜·狄摩斯 (Nancy DeMoss) 美国“复兴心灵”广电台主持人,作家,美国福音机构“生命事工”负责人,常应邀在大型聚会中作讲员。本文为作者于1996年美国“禁食与祷告会议”中的信息。本刊获准翻译。
Copyright 1996 Nancy Leigh DeMoss. Used by permission. Revive Our Hearts, P.O. Box 31 Buchanan, MI 49107-0031. USA Web: www.ReviveOurHearts.com
 

 

---------------------------------------------------------------------------------------------------------------

    本刊保留所有文章及图片版权。欢迎转载。转载本刊电子版文章时,敬请注明文章转自www.cclifefl.org,并请注意在转载时,不得对本刊文章进行任何删改。本刊的印刷版(Printed copies)图文并茂,印刷精美,欢迎个人或团体订阅。请参考回应单。若需书面转载本刊文章,请先征得本刊书面许可。

    本网页由生命季刊设计维护,请尊重本刊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