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 On]  |  [Register]  |  Gmail  |  yahoo!mail  |  hotmail  |  qq  |  雅虎天气  |  本页二维码
cclife
也谈今日的教会音乐
——回应程时《当敬拜主你的神》与唐佑之《谈今日的教会音乐》二文
2015/5/30 16:56:55
读者:3973
■陈慕川

生命季刊 第22期 2002年6月
 
    《生命季刊》总第21期刊(2002年3月号)有两篇有关敬拜与教会音乐的文章,诚然道出北美华人教会今日在崇拜中所处的状况。程文说出领诗者的彷徨,并渴慕寻求事奉的引导。唐文指出圣乐在今代教会的使用,是有不变的信仰原则,无论教牧同工和信徒对圣乐认识的程度如何,文中的原则都可作为事奉上很好的参考。
 
    基督教向来被称为歌唱的宗教。但现今的基督教出版界所推销的乐谱、视听产品以及各教会所选用的诗歌,真是五花八门,令人莫衷一是。北美华人教会为了某些原因,渐把娱乐性的港式气氛渗入讲坛,讲台上有主唱,后面有两三人陪唱。而西方教会崇拜仪式把电视综艺节目的场景,部分加以利用,达到轻松娱乐的排场,每个主日好像都在举办狂欢晚会。这也无他,为要吸引更多的人归向主呀。若是闭目养神地坐在那里欣赏,还以为自己在歌厅或夜总会里。怪不得1996年8月号的大西洋月刊(Atlantic Monthly)的封面标题是∶“另类教会”(The Next Church),小标题是∶“拥有全套服务的超型教会以流行文化包装赢得数以千万的顾客”。作者指出这些大型教会的特征有十五项的“无”∶无十字架、无跪垫、无长篇讲道、无祈祷文、无圣诗、无奉献┅┅
 
    回顾第二次世界大战前后,原是非洲黑人的爵士乐(Jazz)在美国流行几乎到繁盛时期,先是从路易斯安那州的纽奥尔良市(New Orleans, Louisiana)一间小酒吧开始,渐渐流行到堪萨斯(Kansas)而至全国各大都市。演奏中又加上一些舞踏的摇摆姿势,当时的“猫王”便被称为“摇滚之王”。原来,“摇滚”的来源,有它的一段史话。在1953年,芝加哥某广播电台主持人为了要找一个引人注目、不易忘记的名词,来推销这与众不同的新潮爵士乐,他选了“摇和滚”(Rock and Roll,这是芝加哥黑市风化区黑人妓女使用的暗语。当她们遇见一些流连街头的男士走过,便趋近他们身边兜生意说∶“你要摇和滚吗?”)就这样,“摇滚乐”借广播再经过报章的宣传,一举成名。多年来加上疯狂的演奏,奇装的扮相,灯光布景,逐渐演变成有不同的名称。如今西方教会也要跟着他们,追上潮流,配上属灵的字眼,称它为“福音摇滚乐”,有避免用“摇滚”者,便美其名为“福音流行音乐”。这岂不是中了撒但的诡计,同流合污吗?
 
    当下我华人教会中尚有多人为此新型流行“圣乐”持冠冕堂皇的意见,认为这类摇滚“圣诗”可迎合青少年人的爱好,容易带领他们进入教会,期望他们信主。试想他们信主是出于“福音摇滚乐”呢,还是出于神的话?难道前一代的教会就没有青年人吗?那时候的青年人是否是沉默的一代?《时代周刊》明说“与这类音乐相伴随的是吸毒、裸露、亵渎、性开放┅┅”。《电视周刊》早就称它为“色情音乐了”。
 
    其实,音乐本身是没有“圣”与“俗”之分,只是看你怎样使用。水可载舟,亦可复舟。圣乐与俗乐在以前的分野,只在内容和运用上的不同。在结构、曲式各有不同优秀的范畴。试读西洋音乐史,你将发现俗乐常常和教会音乐有密切的关系。在所有传统的和现代的圣诗中也有很多可称为佳作,对个人和教会均有莫大的鼓励。今天由于科技的发达,要印刷出版一本圣诗集,是轻而易举的事,所以面对着许多彩色封面的诗集,看得眼花撩乱,有线谱,简谱,吉他谱,外加CD,录音带,一时无从下手。选择合用的圣诗,已变成一套学问了。
 
    圣经中有“唱新歌”一说。新歌并非现代人新创作的口语化的白话诗。圣诗,也要有基本传统的基础,才渐渐转化为新诗的面貌,可称为转化的创造,并非无中生有地随自己的“感动”而写出新诗。我们以前所用的圣诗,多是译自英文,而英文圣诗是有韵律的(或称格律metre),每句的字数要有一定的音节(syllable)。如四句的音节,有6、6、8、6┅┅,称为SM(short metre),如“Biest Be The Tie”。有8、6、8、6┅┅,称为CM,例如“Amazing Grace”。而音节与音节之间,又要讲究重音和轻音(或称扬抑accent)。如∶重、轻、重、轻┅┅,为扬抑格(trochaic),这类圣诗有“Joyful, Joyful”,“We Adore Thee”。如∶轻、重、轻、重┅┅,为抑扬格(iambic),例如“O, God, Our Help In Ages Past”。许多圣诗皆按以上规则再加以变化而创新。所以英文译中文的圣诗,并不是按音节凑上相等的中文就算了事。译诗时,如果能注意到“平仄”和平上去入“四声”,朗诵或歌唱时,甚至会比英文原诗更美;因为旋律节奏和诗句中的“顿”(或称“逗”)若可以配合得天衣无缝,就更能感动人心。
 
    新潮派的流行曲,其表达方式无疑是重视个人感情的流露,顺应世界时尚的潮流,成为人文主义的倡导者,越过信仰的界限,渐渐变为个人化、世俗化、商业化,最终,圣乐被污染而不自觉。“污染”,不是立竿见影,是在无意之中渐渐被侵蚀的。
 
    我们当以慎思明辨的心态,祈求圣灵指引我们该走的方向。
 
 
 
陈慕川 美南浸信会牧师,已退休,现居加拿大。


---------------------------------------------------------------------------------------------------------------

    本刊保留所有文章及图片版权。欢迎转载。转载本刊电子版文章时,敬请注明文章转自www.cclifefl.org,并请注意在转载时,不得对本刊文章进行任何删改。本刊的印刷版(Printed copies)图文并茂,印刷精美,欢迎个人或团体订阅。请参考回应单。若需书面转载本刊文章,请先征得本刊书面许可。

    本网页由生命季刊设计维护,请尊重本刊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