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 On]  |  [Register]  |  Gmail  |  yahoo!mail  |  hotmail  |  qq  |  雅虎天气  |  本页二维码
cclife
旷野的试探
2016/8/3 10:48:59
读者:3973
■刘瑞洁

生命季刊 第22期 2002年6月

 

 
 

旷野的试探

 

/刘瑞洁

 

《生命季刊》第22期

 
一、禁食
 
    信主后,洗礼前,两个月的时间,耶稣的话语反复在我脑中回旋∶人活着,不是单靠食物,乃是靠神口里所出的一切话。
 
    这话对我触动很深。信主前二十多年,我一直以为人活着是靠食物;为此,我沦为食物的奴隶。现在,第一次知道,我活着,乃是由于上帝权能的话语。
 
    洗礼前,我决定三天不吃饭,以纪念在基督里的新自由。
 
    我从礼拜四中午开始禁食,礼拜天下午,洗礼之后,恢复正常饮食。这实在是一个奇妙的经历!
 
    我发现,不吃饭原来并不可怕,饥饿也不是什么致命的痛苦。心灵处之泰然了,肉体也就服了下来。每到用餐时间,我就读经、祷告,感谢天父。我对他说∶“你是我的生命,你的话语就是我的食物。”——这食物是何等地清洁,这生命是何等地宽广啊!
 
    洗礼,如同新婚庆典,标志着天人的联姻。洗礼的水中,有浪子归家的泪吗?静止的水面,是生与死的地平线吗?沉下去吧,败坏的旧我!升起来吧,新生命的太阳!
 
    洗礼后,我上台做了五分钟见证,喊着说∶“光明!全是光明!无边无际的光明啊!——”
 
二、意外
 
    次日,礼拜一下午,给本科生上实验课。
 
    忽然,眼前的仪器消失了,白茫茫的,一无所见。只得住手,心中向上帝迫切祷告∶“主啊!求你医治我!使我看见。父啊!求你此刻就医治我!”然而,视力恍惚,依然像在云雾中。我离开实验室,去找监督。监督找了一位助理讲师(Teaching Assistant)帮我代课;然后,开车送我回家。
 
    回到家里,我扑倒在地,放声大哭。
 
    洗礼后第一天,出此意外,在我看来,不啻奇耻大辱。更令人难以释怀的是,急难之时,向上帝呼求,他竟充耳不闻!我不负他,他何以负我?
 
    既羞且忿,这一夜,在哭泣中,进入了梦乡——
 
    我在校园里行走,见到一窝雏鸟。忽然,一只掉在地上,摇摇摆摆,状如雏鸭。一条大狗坐着,左右顾盼——“如果狗看见小鸟,岂不把它吃掉?那可就惨了!”
 
    正在担忧,忽然醒来,发现是南柯一梦,不禁惊异道∶咦,何以梦见了小鸟呢?
 
    我生长在山区,从幼年起,就极爱小鸟。一到野外,常常满山遍野,寻找鸟窝。也许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夜间,每每梦见鸟窝、鸟蛋,十分开心。成年后,依然常做这类梦,但奇怪的是,我从未梦见过小鸟。而今,忽然小鸟入梦,这是什么意思呢?
 
    琢磨良久,依稀觉得,上帝在安慰我。整个上午,我深受感动,认为昨日事件,纯属黑暗势力导致。耶稣受洗后,禁食四十天,尚且受魔鬼试探呢!可见,爱上帝、行他的旨意,不是一件容易事。不过,既然他肯眷顾我,一切苦难,也就不足挂虑了。
 
    数年来,我没有写日记的习惯了,在笔记本的背面,却记下了这个梦,又写道∶“做基督徒,可能比以往的日子更艰难。但我是无悔的,为了所爱的一切┅┅”
三、试探
 
    谁能测度上帝长阔高深的爱?谁能认识自我的软弱呢?我没有料到,日头刚过中午,昨夜之梦远离,实验室事件再现眼前,我的心态,竟然完全改变!
 
    我感觉,在他眼中,我只是外邦人的女儿,罪恶深重,猪狗不如。他是因为不爱我,不想要我,在实验室里,才没有即刻医治我。他不再是“我的”上帝,不再是那位无限慈爱的爸爸了。
 
    热烈的爱,从我心里熄灭了。继之而来的,是敬,是畏,还有控告和不服。
 
    我勉力恢复旧日的生活,但,已经往事不再了。我既不能退回信上帝前,依靠自己的状态,也不能退回受洗前,专心依靠上帝的状态。认识了他,又从恩典中坠落,这是怎样的悲哀啊!
 
    坐在图书馆,面对书本,我的泪水,如泉源一般,涌流不止。
 
    哦!我知道,上帝是存在的,天地和其中所充满的,都是他造的,我也是他造的。可是,我却与他分开了!
 
    洗礼后第一个礼拜天早晨,我说∶“我不去主日崇拜了。”
 
    丈夫说∶“我信了,就信了。做基督徒,就好好地做。不像你,忽冷忽热。你跟我走!”不由分说,把我拉去了。
 
    教会里,唱诗、赞美、祷告、感恩——敬拜在进行。我垂首静默,如同囚犯。
 
    恩雨撒落,善人、恶人同蒙恩惠。上帝的灵,静静运行,宛如细雨飘撒,滋润大地∶抚慰忧伤的灵魂,将跌倒的扶起,使受伤的得医治——
 
    静寂中,爱,如同雨雾,弥漫在心灵深处,使枯木复苏——不知道是上帝的爱,还是我的爱。比起七天前,那欢天喜地的日子,这忧伤的静寂,反而有一股更强大的力量,使我的喧闹、悖逆变为了恬静、柔顺。
 
    崇拜结束后,许多人走来,夸我上个礼拜的见证很好。有一位老人,握着我的手,说∶“上帝拣选了你!你是有福的,有福的!”
 
    洗礼,已经那么遥远;热情洋溢的见证,在我心里,已经踪影全无。不料,在别人的记忆中,还是那么新鲜,好像我还是那一位见证人!
 
四、旷野
 
    有一天,大雪之后,雪花再度飘落。我只身一人,走在路上。天地间,白茫茫一片,除了那铺天盖地的白雪,不见别物。
 
    我有些惧怕,想道∶“到底有上帝好,还是没有上帝好呢?”——答案是显然的,有上帝可以看视人间,比没人看视要好。
 
    “如果上帝喜欢别人,不喜欢你,要别人上天堂,要你下地狱,那时,有他好,还是没有他好?”我自问。“还是有他好!”——在地狱里,知道自己罪有应得,受永永远远的火刑,也甘心认命。但若没有上帝,强人横行,弱者受欺,有何公义可言?受苦而不服,那才怨气冲天呢!
 
    白雪茫茫,天地空阔,我像一个小虫,在地上蠕动。这时,我忽然看见自己的渺小,和造物主的伟大。我想∶“你是谁?竟敢与你的创造者争辩?喜欢谁,不是上帝的主权吗?事情如何成就,不是凭他的旨意吗?难道要你指手画脚?”
 
    既然如此,我就认命了。上帝是值得敬拜的,基督徒也还要做。即使一辈子与他隔漠,不冷不热,也还要跟随他。无论上天堂还是下地狱,也还要爱他,做他所喜悦的事,——毕竟,他是造我的主啊!我何必玷污父亲的名字,使造我的蒙羞呢?
 
    洗礼后四十天,在一次家庭聚会中,我说∶“耶稣受洗后,四十天受魔鬼的试探,我的试探是不是也该结束了?”
 
    众人都惊异地看着我,似乎不明所以。我就闭口,没有再讲了。
 
    只是,四十天过去了,四十一天也过去了——我的情形依旧。我想,大概我注定终生如此了。
 
五、回家
 
    有一夜,睡梦中,见到一丛灌木,探头一看,发现里面有一窝完完整整的小鸟——
 
    次日,洗礼后六十天,早晨醒来,回忆梦中所见,不禁惊异道∶“咦,这个梦真的变了!”略一琢磨,旋即意识到∶这梦,本该如此!我喜欢小鸟,跟蛋有什么关系?——那么,这二十多年,是谁不许小鸟入梦?是谁,在我受洗后,改变了它?
 
    是他,造天地的主;清清楚楚,明明白白,这是他手的工作!
 
    预先设下这一伏笔,又在洗礼后改变。那意味着,他早就认识我了。不但认识,从幼年开始,他也掌管我的生命了。我虽然渺小,不及一粒微尘,造天地的主却认识我!这是何等大的荣耀啊!
 
    出其不意的“神”来一笔,温暖了我的心,将坚冰融化,使我顷刻之间,心意回转。
 
    第二次归家,对天父,我才有了真正敬畏的心,愿意服在他手下,洗心革面,重新做人。我不再把他当作一位普通朋友——可以平起平坐,任意而待;他开始成为真正的上帝,有绝对的权柄和无上的威荣。我打定主意,不再怀疑上帝的爱——无论我的祷告是否蒙垂听,无论我的“感觉”如何。无论怎样,天父依然是天父,他永远在掌管一切。
 
    大喜之余,不禁惭愧。《约翰福音》三章十六节,不是明明写着“神爱世人”吗?我禁食,要单靠神的话语活着,然而,遭遇一点试探,即刻撇弃圣经,与上帝反目成仇——基督靠“经上的话”,胜过撒但;罪人依靠感觉,全然跌倒!
 
    哦!我的父,你是以怎样大能的手,拯救了我!你涂抹了我的不信,再一次将清洁的信心赐给我——我活着,且信你,不是出于你无上的恩典吗?
 
    荣耀、颂赞归于我主耶稣基督,直到世世代代,永永远远!阿们。
 
 
 
刘瑞洁  来自中国大陆,现居美国。

---------------------------------------------------------------------------------------------------------------

    本刊保留所有文章及图片版权。欢迎转载。转载本刊电子版文章时,敬请注明文章转自www.cclifefl.org,并请注意在转载时,不得对本刊文章进行任何删改。本刊的印刷版(Printed copies)图文并茂,印刷精美,欢迎个人或团体订阅。请参考回应单。若需书面转载本刊文章,请先征得本刊书面许可。

    本网页由生命季刊设计维护,请尊重本刊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