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 On]  |  [Register]  |  Gmail  |  yahoo!mail  |  hotmail  |  qq  |  雅虎天气  |  本页二维码
cclife
关于赞美诗《敬拜主》的通信
2016/7/29 18:01:21
读者:5269
■本刊编辑
生命季刊 第22期 2002年6月
 
 
编者按∶本刊总第21期(2002年3月号)刊登了唐佑之牧师《谈今日的教会音乐》一文,其中提及《敬拜主》一诗中的英文歌词问题。以下是几封关于此问题的通信。
 
亲爱的生命季刊同工∶
 
    日前拜读贵刊2002年3月份第15~17页之唐佑之牧师文章《谈今日的教会音乐》,其中第16页右栏6-10行提及Jack Hayfond牧师名作“Majesty”英文歌词之错误。事实上,His Majesty在英文中并非指“主的华贵”,而是对君王的尊称,在中文字汇中可翻为“陛下”。所以这首歌的歌词并无错谬,而是唐牧师对英文用词的误会及不了解。特此向贵刊提出更正,并盼以后不会再见到如此大的误解发生。
 
一读者
5/2/2002
 
唐佑之牧师的回复
 
生命季刊同工∶
 
    His Majesty可以译为“陛下”,通常的直接称呼应该是“Your Majesty”。但“His majesty”(majesty是小写)是应该译作“他的华贵”或“他的尊贵”的。在一般诗本中,这字不是大写而是小写。
 
    特此答复,祝
 
    主恩同在!
 
唐佑之上
 
    本刊编辑又就此问题请教了一美国姊妹辛迪·莱尔和华人基督徒音乐指挥唐真姊妹,以下是她们的答复。原文为英文。
 
是特性,而不是称谓
■辛迪·莱尔
 
    关于这首诗歌,我可以提供一些个人意见,但并非是“标准”答案。
 
    Majesty在这里是指神的特性,而不是称谓。
 
    这首歌以“Majesty”(威严,尊贵)一词开头,如果它意指“His Majesty”(陛下),则不能单独使用“Majesty”,你不能称呼一个人“Majesty”,而必须冠以所有格限定词,如“His/Her/Your Majesty”。
 
    另外,第二句开头是“Majesty, kingdom authority flows from His throne……”我手中这个版本中,在“kingdom authority”后面没有逗号,但唱时你可以感觉到明显的停顿,我认为此处逗号的省略是个错误。当你读整句歌词时,很明显“kingdom authority”是用来修饰前面的那个词“Majesty”的,否则这句话就不通了。
 
    最后一句的语法问题更多——“Majesty, worship His majesty, Jesus who died, now glorified, King of all Kings.”我还是要强调用作称谓时“His Majesty”二字不可分开。所以,第一个“Majesty”应该是形容词,而在“worship His Majesty, Jesus who died┅┅”中,“His Majesty”似乎又是用作称谓的,并且其后的“Jesus”是一个修饰短语告诉我们前一个短语所指的是谁。否则,这句词应该变成“┅worship His Majesty OF Jesus who died……”
 
    几点提醒∶
 
    许多现代短歌的歌词在神学教义上是不正确的。也许这首歌也是其中之一,但至少肯定是有语法问题。
 
    另外,要慎用“圣诗”(hymn)一词。我刚刚查过字典,上面只是简单地说是“赞美或敬拜的歌”。但今天我们既有“圣诗”(hymns),又有“赞美诗”(praise songs),显而易见,这二者之间是有差别的。我怀疑《敬拜主》这首歌是否能够得上“圣诗”的标准。
 
 
圣诗与现代赞美短歌不同
 
■唐 真
 
 
    我赞成唐牧师及辛迪的意见。大部分现代流行的赞美诗不是神学教义有问题,就是措辞不当、语法有误。首先,《敬拜主》只能算“现代赞美诗”,而非圣诗。圣诗通常是有好几段歌词组成的。
 
    至于这首歌的语法问题,你若考虑到这些短歌原与民歌是同属一类的,就较易谅解这些语法错误和单一的音乐了。民歌创作者在作词时,往往会先拿出一个词或一个短语,然后再引出整个短语。┅┅《敬拜主》很可能是以此方式创作的。
 
    我所担心的最严重的问题是这些现代赞美短歌中所表达的不完备的神学教义。
 
    我并不反对所有的现代赞美诗,但现在敬拜的趋势是完全采用现代赞美诗。从某种意义上,这种状况是由于我们过去几十年的敬拜中缺少激情而导致的。这种“短歌情结”能调动起我们的情感,大多数人能立刻感到一种敬拜经验的满足。我们应尽心、尽性、尽意(悟性)爱我们的神。不错,我们需要通过从心底里发出的爱来敬拜他,但我们也需要用悟性来敬拜他。我们在领唱人的带领下,一遍又一遍反复唱一首简单的现代短歌时,我们的悟性(理性)常常会被淡化。
 
    现代赞美短歌对我来说就好像开胃菜或是饭后甜点。它们只在一定程度上对你有好处,太多吃则会影响你的健康。我敢说,现代流行短歌的内容无论如何也不能与那些历世传唱的传统圣诗的歌词相媲美,比如∶《坚固保障》(A Mighty Fortress Is Our God),《教会独一的根基》(The Church’s One Foundation),《赞美主奇妙救赎》(O For A Thousand Tongues to Sing),等许许多多传统圣诗,它们所表达的是既纯正而又有力的真理。
 
对我来说,没有人带领这一代年轻人在敬拜中颂唱《先贤之信》这样的圣诗是很痛心的事。我理解年轻人需要“他们的”音乐,但为什么许多教会几乎纷纷彻底抛弃“传统”圣诗,或只是象征性的在成人主日崇拜时用上一两首“点缀”一下?
 
    归根到底,我们敬拜时,神是我们的唯一听众。如果我们只是根据我们的喜好来选择音乐,那么我们的敬拜就成了取悦自己而非讨神的喜悦。正因为如此,我深信主日崇拜中所使用的音乐应能够帮助神的子民定睛在神的身上。歌词的信息必须要彰显出他是怎样的一位神,帮助我们记念他为我们所做的,并且告诉我们应当如何回应。重点不在于音乐的风格,而在于歌词所传递的信息及歌词与音乐的完美结合。通常现代音乐中歌词与音乐是不相配的。例如,我曾听过一首现代赞美诗用一种很轻浮的曲调来表达神的圣洁,我认为这是教义性的错误。
 
    我曾应邀在许多美国教会的讲座中讲关于圣乐的专题。《敬拜主》这首歌中的歌词问题只是整个现代短歌问题中的冰山一角。我并不反对选用现代赞美诗,但我也会采用其他各种风格的教会音乐。对我来说,歌词的内容才是决定性的因素。愿我们首先寻求那位赐智慧的主。

 

---------------------------------------------------------------------------------------------------------------

    本刊保留所有文章及图片版权。欢迎转载。转载本刊电子版文章时,敬请注明文章转自www.cclifefl.org,并请注意在转载时,不得对本刊文章进行任何删改。本刊的印刷版(Printed copies)图文并茂,印刷精美,欢迎个人或团体订阅。请参考回应单。若需书面转载本刊文章,请先征得本刊书面许可。

    本网页由生命季刊设计维护,请尊重本刊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