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 On]  |  [Register]  |  Gmail  |  yahoo!mail  |  hotmail  |  qq  |  雅虎天气  |  本页二维码
cclife
谁主人生?
2018/6/27 13:57:02
读者:7542
■钱志群

《生命与信仰》  第34期 2018年6月

谁主人生?

文/钱志群

我们常说,人无前后眼。谁也无法追望自己的未来样式,谁也不能真正预见自己明年的光景,你甚至都“不要为明日自夸,因为一日要生何事,你尚且不能知道。”(箴言27:1) 人生的时光就是由今天丶明天和明天以后的日子串成,我们可能是这些日子里的勤奋者,但决不是这些日子的掌管者。“我的青春我作主”,只是人在青春时才有的口号和意念。等到年老回眸过去时就会清楚地知道,我也好,你也好,谁又真正主宰了自己的人生呢?

关于我

在我青春年少时,中国展望出版社出版过我的第一本书,叫《自我设计奥秘》。20岁出头的我,骄傲地拿着书逢友必送,沾沾自喜。说句公道话,出此书,除了想扬名,我也有一份真诚,就是想帮助有志的年轻人们如何把握青春,晓喻他们做自己生命主人的秘诀。

一晃这么多年过去了,那书精美的封面设计仍赏心悦目,但我再也不想翻开它;因为那里标榜的“秘诀”,不过是我涉世未深时对深邃人生的一种盲目自信和自我感慨。这么多年来,我人生的每一大步其实都不是循着自己的梦想而演绎,有太多想不到的意外成就我的人生,特别是而立之年后上帝在我生命中给了我三大意想不到的惊喜改变。我国内亲友对我说,他们想破脑袋也想不明白。

第一,没想到我成为基督徒。

我在大学读书时,是80人大班中唯一发表过两篇哲学论文的人。于是飘飘然,梦想成为哲学名流。毕业后进入教师队伍,孜孜不倦地利用业余时间写作三年,发表了一堆文字,除了得了一些稿费,并没有产生想像中的反响。在沉闷之时,却意外地被人推荐,当上了市长秘书,这在中国意味着迈上了政治的舞台,且是颇有潜在力的角色。这对毫无后台背景,从农村田埂上走出来的我,简直就好像天上掉下来的一块馅饼。两年后,进入中共中央党校接受三年装备。毕业后,转到了省长们身边忙上忙下。

按理说,我受的马列主义教育和无神论教育以及为官的环境,一辈子也没想过会成为信上帝的基督徒,但是无所不能的上帝有他的方法拣选我。正当我踌躇满志的时候,哪想到,一个难得的机会将大学里刚破格晋升副教授不久的我太太带到美国当访问学者,而且在麻州的安城华人教会信了主耶稣。后来她再次来UMASS念博士,并将年幼的女儿也接来美国。

第二年是跨世纪的2000年,我第一次来美国探望她与女儿,结识了安城华人教会的弟兄姊妹们,从此在那里受到诸般关爱,也开始了喋喋不休的圣经争论。就在三个月后归期临近时,突然灵窍顿开,静心感悟到自然非自然丶偶然非偶然丶生老病死非自我作主,由此生出信主,相信有上帝,相信自己有罪,相信主耶稣的十架替赎和死而复活,愿意接受他为自己的救主。于是忘记回国仍要为官奋斗这荐子事,毅然决志成了基督徒。接着回国,与家人好友兴奋地分享我的得救见证,不仅让他们目瞪口呆,也为我的信仰新生而惊讶。

第二,没想到我放弃中国仕途。

我并没有因为担心政治前程而遮遮掩掩信主,但是我压根儿没想到我会真的放弃中国工作。在中国到了这个从政平台上,也是很多人可遇而不可求的事,走哪里都有一种脸面和风光,加之年龄和中央党校镀过金的资本,应该有一定的发展前景。我到美国的话,政治之路已无从谈起,英文又说不到几句,虽然第一次访美后又有了一个儿子,但我打心眼里不想放弃中国。每年来两趟美国,看到安城教会祷告单上为我们全家前面方向祷告,心里就有一种忐忑。但是,圣灵在我心里一直做工,指引我要看重与妻子儿女的家庭生活以及在教会这个属灵家庭的团契生活。经过五次访美丶近三年挣扎,终于驯服上帝的引领,于2003年4月来美国与家庭团聚。虽然国内家人和亲朋熟人都百思不解,甚至连常到中国的美国友人也规劝我不要放弃中国工作,只需要做空中飞人就可以,但是圣灵让我的信心达到了一定程度,有勇气放弃世上那么一点成就,从头开始,过一种新的信心的生活。三个月后,上帝带领我们全家到了黄石公园附近的牛仔小镇,太太在一所州立大学得到副教授的差事。我几乎完全与华人隔世,孤独中被上帝冶炼。

第三,没想到我成了牧师。

虽然对圣经还一知半解,但因上帝感动,我取回在蒙大拿大学已交过的学费,自2004年开始在《海外校园》丶《生命季刊》丶《中信》丶《使者》丶《举目》丶《传》等杂志上作文字事奉,并开始了网上神学装备。当我太太探我想法,问我将来是不是要当牧师时,我甚至对她发起脾气:“不要给我压力,除非上帝给我一份全职工作才考虑当牧师,我不想让人说我没路子而去做事奉。”奇妙无比的上帝,真的让我这个英文很烂的人在太太所在的大学里Part Time教中文和绘画。2006年全家又搬到美国中部,在另一所大学里我们双双都有全职工作,我任亚洲理事会执行主任和中国项目办主任,并授中文与绘画课。2007年底,我被上帝呼召兼任美国《中信》月刊编辑和《传递生命》双月刊责任编辑,并为专栏作者,撰文写书。就在我自认为家庭丶工作和事奉都平衡时,上帝又进一步呼召我全职牧会,挣扎祷告一年之久,2011年才平安喜乐地决定全家搬到异地,开始了牧会。2016年9月又因上帝的厚爱,担任《中信》和《传》两份杂志主编,并应邀外出作讲员。

回想这些想不到的事,哪一样,会从我的《自我设计奥秘》那本书中找到影子?我需要准备明天,但我无法左右明天。地球自转带来的明天是上帝的创造,我能在一觉醒来的明天仍有呼息是上帝的恩赐,我能顺应上帝所带领的明天是上帝的祝福。我从前信心不足时的各种顾虑在“那厚赐百物给我们享受的上帝”(提前6:17)面前都是多余的,只会损耗自己的精气神,上帝的恩典对信靠他的人永远够用。被上帝拣选使用是一种抬举,是莫大的祝福。如果我执意违背上帝的心意和带领,固执在国内官场上继续打拼的话,大不了也就像那些我现在回国时接待我的身居要职的过去同事们那样,周旋应酬于文山会海,甚至还可能会像其中一些同事和熟人一样牢狱在身。我永远都会记住这句话:“我今日成了何等人,是蒙上帝的恩才成的。”(林前15:10)

关于他

不光是我,世上人谁的人生不充满很多意想不到的经历?不去例举我的亲朋好友,翻翻圣经,这样的例子不胜牧举。从他们身上处处折射着上帝的主宰作为:

第一,被上帝抬举。

以色列民族的第一位祖先亚伯拉罕,是一位身处世俗繁华丶偶像丛生之地的75岁老人,上帝却将他选召出来,并应许赐他大国丶大族丶大名丶大福:“我必叫你成为大国,我必赐福给你,叫你的名为大,你也要叫别人得福。为你祝福的,我必赐福与他。那咒诅你的,我必咒诅他,地上的万族都要因你得福。”(创世记12:1-3)这何等大的祝福是他配得的吗?是他的智商和愿望敢奢想的吗?一直未育已早过育期的他妻子怎么能让他族裔昌盛?都不是。细看下去,都是他用莫大的信心领受了上帝奇妙的作为。亚伯拉罕血缘上的以色列后代丶信心上的基督徒后代,都在续延着上帝的应许和荣耀。

约瑟是以色列先祖中一个有着传奇经历的人,他的前半生充满了坎坷,经历了被兄弟出卖丶被主母诬陷丶被酒政忘恩等不幸遭遇,但在上帝的恩典和带领之下,他蒙高举成为埃及的宰相。从衣和梦的两个道具中,就清晰地看到上帝是他人生的真正导演。他从儿时被父亲所宠而穿的彩色衣服(创37:3)到被兄弟卖往埃及穿仆人衣服(创39:12);从在酒政家穿仆人衣服到被主母陷害穿囚犯衣服(创41:14);从穿囚犯衣服到后来穿宰相紫袍(创39:1丶2丶4丶19丶20;41:14丶42丶43)。在这脱衣换袍的几个过程中,上帝借着梦来梦去的解析和兑现来完成的。

约瑟在埃及作宰相时,以色列全家族来埃及逃荒长居以至他死后世代为奴,上帝拣选了身在王宫时犯命案在身丶后外逃他乡牧羊40年丶已届80岁的摩西为领袖,难道是因为他的智慧丶知识丶阅历丶体质吗?都不是,是上帝的拣选和抬举。上帝借着摩西牧羊的拐杖行红海断流丶磐石流水丶举杖胜敌等神迹,历经40年旷野路,把一路抱怨的浩浩荡荡的以色列全族带到了上帝应许的迦南地边境。

以色列历史上第一位君王扫罗,本来出自以色列十二支派的最小支派丶最小家族,上帝借着他帮父亲寻找丢失的驴子,一直寻到上帝安排要膏抹他为王的先知撒母耳那里。被先知膏抹之后,上帝又帮助他率领民众胜了来犯的异族而树立威信,再借着公众抽签来选他成王。这一切的意外,吓得他甚至在中签后,躲藏起来。

当扫罗一再悖逆上帝时,上帝又在一个名叫耶西的七子中选王,并嘱先知撒母耳不要凭外貌和高大身材选耶西安排的六个儿子,独独叫来在家中不被看好丶还在外牧羊的小儿子大卫。牧童何曾有过为王的野心,但是我们眼中的偶然丶巧合丶运气很多时候都是自己永远凭大脑无法理解的上帝的旨意。

第二,被上帝改造。

当然,在我们的人生中,上帝不光拣选我们,也会不断借着一些人和一些事来改造我们。

以色列第三代祖先雅各在娘胎里就会抓抢,成长过程中常在抢中用骗。用一碗红豆汤,骗得哥哥的长子名份;用动物皮毛披身和假的猎物之汤骗取已眼盲父亲的长子祝福。上帝将他带到他舅舅家20年之久,让与他有一样毛病的舅舅来磨砺他。

摩西犯命案后逃亡的40年,与曾为王子的前40年岂不是有一个巨大的落差?上帝难道在这40年遗忘了他?不是,而是要磨去他自我公道的血性,磨出他不敢凭自己担事的谦卑。第三个40年,摩西的很多美好品质借着神迹,引领埃及人在艰难险阻的旷野上万里长征。

即使是一开始就相对单纯的少年约瑟和牧童大卫,光有爱上帝的心还不够,能不能在大任丶大难丶大利面前站立得稳,仍然需要上帝借着环境来磨练。约瑟历经被兄弟所卖丶背井离乡丶与父和亲弟分离丶被主母诬蔑,在埃及为奴10年之久又坐监三年才当上宰相。牧童大卫虽在15岁左右就被上帝膏立,但之后并没有立刻作王,反而上帝允许他被扫罗王追杀多年,四处逃命,处处呼求上帝的保守,直到30岁才正式为王。大卫并没有抱怨上帝,而是时刻按上帝心意仰望:“上帝阿,求你鉴察我,知道我的心思,试炼我,知道我的意念。看在我里面有什么恶行没有,引导我走永生的道路。”(诗139:23-24)

虽然苦难不是上帝允许的唯一方式,但如要得上帝重用,当舍己炼去生命中的杂质,否则一生也难有作为,上帝所恩赐的很多福份也会在不知不觉中被漏失。

第三,被上帝任凭。

如果我们在上帝面前不追寻他的旨意,反倒一意孤行,那就不只是漏去福份的问题了,上帝就会任凭我们行恶(参见罗马书1:24-32)。上帝一旦任凭,如不真心悔改,就真的无药可救了。

以色列历史上的第一个君王扫罗就是典型的例子。上帝虽然选立他作君王,但并没有否认上帝才是最高的王,上帝只是膏立合他心意的人来代表他治理众民。如果被立的君王忠于上帝,行上帝眼中看为正的事,上帝就赐他能力完成工作,祝福也会临到整个国家。如果地上君王违背上帝,行恶事,灾祸就要临到这个国家,上帝也随时可以废掉他,另立他人。先知撒母耳将上帝的主权旨意对扫罗王说得再清楚不过:“耶和华喜悦燔祭和平安祭,岂如喜悦人听从他的话呢?听命胜于献祭。顺从胜于公羊的脂油。悖逆的罪与行邪术的罪相等。顽梗的罪与拜虚神和偶像的罪相同。你既厌弃耶和华的命令,耶和华也厌弃你作王。”(撒母耳记上15:22-23)这里有对上帝“听从”丶“听命”丶“顺从”或“悖逆”丶 “顽梗”的两个态度,君王也好,我们也好,当有有明智之举。

我们的人心在他面前都是赤露敞开的,我们的人生都在他掌控之中。把自己的生命融入上帝的生命中,把自己的人生置于上帝的计划中,如同把万物生长置于阳光雨露下,如同溪水汇入了不会干涸的海洋之中。

关于你

不管你现在是不是认识主耶稣,是不是一位基督徒,你和我,和其他人一样,都是上帝的作品,都是上帝所眷顾的。

第一,你从何而来?

每当我们说人是上帝所造时,不信的人就会嗤之以鼻:我明明是我父母所生。夫妻恩爱一场,没有男女受孕规律,何来生育?上帝造出男女,让他俩成为夫妻,就祝福他们,令其生养众多。是“他从一本造出万族的人,住在全地上,并且预先定准他们的年限和所住的疆界。”(徒17:26)。上帝不光赋予夫妻的生育规律,而且用基因控制,使人基因丶长相丶指纹等各不相同。我们人不光在被造时有上帝的形象,而且被生时,生在哪国哪家丶是男是女丶何等智商丶何种基因,不是父母说了算,不一定是父母的愿望和预想。不管怎么说,我们是上帝的杰作。所以智慧者称颂上帝:“我的肺腑是你所造的;我在母腹中,你已庇护我。我要称谢你,因我受造,奇妙可畏。”(诗篇139:13-14);“我未成形的体质,你的眼早已看见了。”(诗篇139:16) “儿女是耶和华所赐的产业;所怀的胎是他所给的赏赐。”(诗篇127:3)。上帝听了多少不孕者的祷告,“他使不能生育的妇人安居家中,为多子的乐母”(诗篇113:9)。

总之,我们每个人在他那里都是富贵的丶独特的,我们不能用属世的眼光丶外在的东西来轻看自己。

第二,你为何而活?

人在世上,追名逐利,为儿为女,为情为爱,为商为官,各有各的活法,各有各的目标,各有各的路径。但从生活的层面上升到生命的层面,每个人无论地位、财富、名气有多大差别,归根到底都活在两个状态中:

一是人活在罪中。被造的人类始祖悖逆上帝而偷吃了分别善恶的果子,贪心、自私、欺骗、诡诈、仇恨、嫉妒、谎言、骄傲、忘恩、淫念等等罪性从此在遗传中落入人心,不管在世上犯法不犯法的人,在圣洁的神眼中都是罪人,上至国王名流下至凡夫俗子,无一例外。连以色列历史上的大卫王也感叹:“我是在罪孽里生的,在我母亲怀胎的时候就有了罪 。”(诗篇51:5)罪性不管发作多少,在上帝眼里不过是五十步与百步之别。你虽自律或胆小不敢伤害你恨的人,但在心里咒诅那人,甚至恨不得他被天打雷劈出车祸,这在上帝眼里已犯了杀人罪。“凡看见妇女就动淫念的,这人心里已经与她犯奸淫了。”(马太福音5:28)罪使人远离上帝,品性上已格格不入,人的形象里不再看到上帝那圣洁、公义、良善、信实、慈爱等美德了,如同浑浊的水珠折射不了太阳的光辉。“世人都犯了罪,亏缺了上帝的荣耀。”(罗马书3:23)罪使人与人不断纷争。人比你弱,你就容易骄傲。人比你强,你就容易嫉妒。人成了罪的奴仆,在罪中取乐,也在罪中伤害。人的罪性,与人特有的思想、情感和意志掺合在一起,使“人心比万物都诡诈”(耶利米书17:9)即便外表良善,里面都有自己的弯弯肠。

二是人活在死中。万事有因,万事有果,罪也一样,“罪的工价乃是死”(罗马书6:23)“罪是从一人入了世界,死又是从罪来的,于是死就临到众人,因为众人都犯了罪。”(罗马书5:12)虽然人都活在活蹦乱跳中、活在理想奋斗中,说穿了都活在死中,生出来灵就与上帝分离,活下去身体就有随时离世的可能,哪天死、怎么死,谁也无法预测。生命如云,风吹云散。死亡成了每个人挣不掉的紧箍咒。

第三,你如何重生?

上帝造天地万物时一切都美好,上帝没有造罪,罪是人对上帝悖逆不忠的结果,罪将人与生命的源头—上帝隔开。上帝也没有造死,死是人犯罪悖逆的衍生品,成了魔鬼掌控人的一个毒钩。一碟美味佳肴接触不良环境长出霉来,不能说这霉是厨师烧出来的。

死难道真是一个解不开的死结呢?多少年前,上帝的忠心仆人约伯曾问过同样问题:“人死了能再活吗?” (约伯记14:14) 无人能回答,佛教释迦牟尼不敢答,伊斯兰教默罕默德不敢答。谁还回答?任何一个宗教领袖都不敢夸这个口,因为他们自己都没有复活。只有主耶稣的声音穿越时空:“复活在我,生命也在我。”(约翰福音11:25上)。这个回答如此干脆,因为他是生命的原创者,也是生命的救赎者。

治病需要对症下药,治死也要从源头治起。旧约时,人拿动物来献祭赎罪。可是动物与人不是一个等级生命,这样的献祭是没有救赎的功能的。朋友能不能代?再好的朋友也都落在死罪中,各为各死。拼命行善积德行不行?但行善者难道没有贪心淫心等七情六欲的罪性? “有一条路,人以为正,至终成为死亡之路。”(箴言14:12,16:25)

上帝爱我们,于是差派他的独生子耶稣降世为人,解决了人人都无法解决的两大难题:耶稣在十字架上流出的宝血,涂抹了我们的过犯,我们的罪被赦免了;他又从死里复活,胜过了死亡,“吞灭死亡直到永远。”(以赛亚书25:8)凡是承认自己是罪人,愿意认罪悔改、认耶稣为救主的人,就因信而重生得救了。“因为人心里相信,就可以称义;口里承认,就可以得救。”(罗马书10:10)

十字架是奥秘的福音,但不懂的事不等于不存在的事。上帝所创造的奥秘我们不懂的太多太多。麦籽腐烂后为什么还会结出更多的麦穗?落叶如死的花卉树木为什么春天又能吐出新芽?毛毛虫为什么还能脱变各样美丽的花蝴蝶?灵界的奥秘更不是我们有限的知识和经验所能理解的。所以,上帝反复强调信心,凭信心认识他,凭信心向他悔改,就得永生。

有了上帝作主宰的人生,有了永生为归宿的人生,人从此就会有不一样的活法。在上帝的圣灵帮助下,人就能活在有上帝同在的信心中,活在平安喜乐的盼望中,活在舍己待人的爱心中。这样信望爱的人生,岂不有了全新的意义?朋友,你愿意这样拥有这样的人生吗?

 

钱志群  来自中国大陆,现为《中信》月刊和《传递生命》双月刊主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