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 On]  |  [Register]  |  Gmail  |  yahoo!mail  |  hotmail  |  qq  |  雅虎天气  |  本页二维码
cclife
世界的殘酷与上帝的救助
2018/6/27 14:25:41
读者:259
■赵征

《生命与信仰》  第34期 2018年6月

世界的殘酷与上帝的救助

文/赵征

 

最近,读到高中班主任钱老师转发的一个贴:《这就是阶层—你根本不知道世界有多么残酷》。作者详述了社会贫富分化,以及底层人难以成功的残酷现实,表达了社会底层穷人的无奈:“我穷,并不是因为不努力。而是我根本就无法选择你所在的圈子和环境”;也吐槽了对有钱人的羡慕和不满:“你会看到很多有钱人,他们显得那样的毫不费力,那是因为他们根本不需要努力。”文章的中心论点就是人类社会有一个“穷者更穷,富者更富”的自然趋势。作者称之为世界上无处不在的、最冰冷的“马太效应”。因为这个效应,生长在社会底层的人无力得到好的教育和机会,从而很难有机会获得成功、成为上层人。

钱老师在文章下面点名让我这个基督徒学生回答一个很大的题目“上帝怎样救助这些穷人?”我看到这个题目,感到很惊喜。因为在面对世界的苦难时,无神论者会认为苦难的起因和解决方法都与上帝无关;而有神论者会有多种反应:(1)上帝存在,但是没有能力拯救(2)上帝存在也有能力,但是不愿意拯救(3)苦难本身就是上帝造成的(4)上帝会拯救。钱老师的问题是基于“上帝会拯救”的世界观上,这是我惊喜的原因。恰好我从基督信仰的角度对贫富分化的问题也有过一些思考,借着这个机会和钱老师和各位朋友进行探讨。

我完全同意这篇文章的作者提到的社会贫富差异不断增长和社会阶层固化的趋势。也感谢作者把这个困扰人类社会几千年的痼疾再次曝光。但是,我和作者对于导致这个问题的原因以及解决这个问题的出路有截然不同的看法。作者似乎把问题的原因归结给上帝,而把解决的方法寄托于人。我则把问题的根源归结于人,而把解决的方法溯求于上帝。

一.  导致贫富分化的原因

对于贫富分化的原因,作者没有做深度探讨,只是引用了《圣经.马太福音》25:29中耶稣说的一段话:“凡有的,还要加倍给他,叫他有余;没有的,连他所有的也要夺过来。”并感叹道:这个“马太效应”是世界上最冰冷,却又无处不在的规则。作者把这段《圣经》里的话断章取义地放在贫富阶层分化的论题中,给不了解基督信仰的读者带来一个直接联想就是:社会的不公平和的残酷是上帝的法则决定的,似乎上帝的贫富分化的制造者。(即便这可能不是作者的本意,但是为了防止对读者《圣经》的误解,我必须在此澄清正歧。)

被俗称“马太效应”的这段经文真的是用来解释贫富分化增益的原因吗?

不论你对《圣经》有多少了解,只要自己仔细读一遍《圣经.马太福音》25章(附在此文最后),就可根据上下文知道:耶稣在29节中讲的“马太效应”不是现世的规则,而是天国的法则,和人类社会中物质财富的贫富分化毫无关系。耶稣讲的是一个仆人如何使用主人给他的恩赐来完成主人给他的使命的比喻。他借着这个比喻告诫人们要好好使用上帝给的恩赐去完成他给人的最大的诫命—就是爱上帝、爱他人。上帝给人的恩赐虽然多少有别,但是,如果人尽心尽力地使用了上帝的恩赐来行上帝的旨意,无论产生多少成效,上帝都同样赞许悦纳。反之,如果人没有使用上帝给的各种恩赐去爱上帝爱人,上帝就把给他的恩赐拿去,加给那些愿意去忠心行上帝旨意的人们。

上帝是冰冷无情的吗?

仰望星空,想想我们生存的这个奇妙的星球,是如何在洪荒的宇宙中精准地维持生命的存在的一切条件;看看自己,想想我们每个人身上37万亿个细胞和每个细胞里的30亿个DNA碱基对,是如何精确地新陈代谢、相互配合、完成千万种不同的生命功能。若不是出于上帝的大爱和大能,谁会创造并维系我们的生命气息?《圣经》里面启示出上帝的最大的特征就是爱。上帝爱世人,他因着爱创造宇宙和人类。而上帝对人的最大的旨意就是爱上帝、并彼此相爱。

贫富分化的真正原因是什么?

这个世界的确是非常残酷,但是这绝不是因为上帝的旨意使然。恰恰相反,是因人们就像“马太效应”里面讲到的那个恶仆一样悖逆了上帝的旨意,不愿爱上帝、并彼此相爱,从而贪婪争竞,以强凌弱,才让这个世界变得冰冷残酷。《中庸》里面记载一段孔子的话:“射有似乎君子。失诸正鹄,反求诸其身。”君子射箭偏离目标,没有射中,他会自我反省,认识到偏差出在自己。非常巧,人的“原罪(sin)”一词在《圣经》的希腊原文中就是“射箭偏离靶心”的意思。《圣经.罗马书》1:28-32给我们每个人的心灵做了一个深度透视,让我们看到罪性的由来和表现:

他们既然故意不认识上帝,上帝就任凭他们存邪僻的心,行那些不合理的事:装满了各样不义、邪恶、贪婪、恶毒;满心是嫉妒、凶杀、争竞、诡诈、毒恨;又是谗毁的、背后说人的、怨恨上帝的、侮慢人的、狂傲的、自夸的、捏造恶事的、违背父母的、无知的、背约的、无亲情的、不怜悯人的。他们虽知道上帝判定行这样事的人是当死的,然而他们不但自己去行,还喜欢别人去行。

这世界上,恐怕没有一个人能够诚实地说自己没有上面所列的问题里面的任何一个。造成贫富差距不断增长和阶层固化的就是人心里面因为故意不认识上帝而产生的如贪婪、嫉妒、争竞、不怜悯人,等等的罪及罪的倾向。《这就是阶层》一文的作者也看到了富人的问题:欺压底层人民。对不帮穷很理直气壮。还要指责穷人不努力。所以,对于世界的残酷现实,我们不要怨天尤人。问题的根源就在我们自己,需要改变的正是我们自己。

二.  解决贫富分化的方法

人类能够解决自身的问题吗?

由于贫富分化所带来的社会阶层固化的问题是源于人的本性,解决这个痼疾是很难的,因为“江山易改,本性难移”。自古至今,多少智者著书立说,试图教化人心、改良制度;多少领袖揭竿革命,改朝换代,开展阶级斗争,重构社会阶层。这些人的办法既没有彻底治标,更没有治本。

让我们看看上帝是怎么救助的吧!

《圣经》是创造人类的上帝写给人类的“使用说明书”。无论是旧约还是新约都向人类显出上帝亘古不变的、浩大奇妙的真理和智慧。因为上帝知道人的原罪和由于原罪而带来的苦难,他出于爱,早在三千五百年前就在通过摩西昭示人类了一个绝妙的经济制度—有低保制度和均贫富周期的私有制。

私有制

在摩西颁布的上帝的“十诫”里面,就有不能侵犯他人财产的诫命。这是对私有产权的神圣保障。上帝知道,因着人的贪婪自私和懒惰的罪性,公有制是行不通的。绝对的平均主义和产权缺失会导致生产积极性的丧失。公有制看似崇高正义,也能缩小贫富差距,但是其结果是使所有人的生存质量都整体下降。这个道理是多少共产主义者通过殃及了半个地球、历经了半个多世纪的社会实验的失败,付出了巨大的生命代价及社会资源的损失才搞明白的。

尽管私有制可以保障人的基本物质权利,并给人以创造价值的积极性,私有制本身也有问题—就是贫富不断分化的倾向,因为资本和回报是有累积性的。加上人的贪婪、自私、和嫉妒,私有制会使贫富差异加剧,并带来社会动荡。

如何避免贫富过度悬殊,而又不消灭私有制所保障的基本人权和劳动积极性?上帝在《圣经》里给了人类两个补偿方案:就是低保制度和周期性的贫富均衡制度。

低保制度

最有代表性的低保条例记录在《圣经.利未记》23:22:“在你们的地收割庄稼,不可割尽田角,也不可拾取所遗落的,要留给穷人和寄居的。我是耶和华你们的上帝。”这个拾荒制度一直到近代还在欧洲一些国家实行。除此之外,圣经里还有很多救济穷人和保护弱势群体的规定。

就在紧接着“马太效应”后面的那一段(《马太福音》25:31-46),我们可以看到耶稣对扶助贫弱的最震撼人心的教导:耶稣把帮扶最弱小卑微的人等同与服事他自己,并说这样做的人可以承受天国和永生,这是多么大的奖赏!耶稣把忽视最弱小卑微的人的需要等同于忽视他自己,并说这样的人要落在与上帝隔绝的永刑里!上帝把扶弱济贫的低保使命看得如此重要,甚至将其与永恒的公义奖罚联系在一起。如果说“马太效应”的教导是提醒人忠心地行上帝的爱人如己的诫命,这一段则着重指出要把爱人如己具体落实在扶助弱势群体的行动上。

正是耶稣的这段话激励很多像特蕾莎修女那样的基督徒到世界最卑微弱势的人群中去服事照顾他们,因为这些基督徒知道,他们在服事弱者的时候,就是在服事耶稣基督自己。

均贫富周期

为了打破通过时间积累的贫富差距,《圣经》里面规定了两个均贫富的时间节点:一个是每七年一次的“安息年”,另一个是每隔四十九年一次的“禧年”。在每七年一次的安息年,上帝规定以色列人要给买来的奴隶自由,让他们白白地回去。而且在这一年要让土地休耕,不耕不种。并允许民中的穷人到他人田地里取用自生自长的粮食。在每隔49年的禧年,上帝要求人们把这一年分别为圣,向全地所有居民宣布自由, 各人要归回自己的地业,归回自己的父家。不可耕种,也不可收割自然生长的,也不可采摘没有修剪的葡萄树果子。(参见出埃及记21,23章,利未记25章,申命记15,31章)。

这个周期性的安排不仅给穷人以无偿的粮食,给奴隶无偿的自由,而且对于拥有田产的富人也有益处:他不会过度贪婪积累,因为知道过一段时间就要分出去给穷人;他也不会失去劳动的积极性,因为每一个安息年之后,他有六年的时间可以享有自己田里的出产。

需要说明一点:均贫富周期并不彻底消除贫富差异,而是通过周期性调整,使贫富差距和其正反面的作用都被控制在一个最佳范围内。

可持续发展

更加奇妙的是,这个周期安排不仅照顾到了穷人和富人的利益,也照顾到了自然资源的可持续利用。安息年和禧年的休耕是最早的可持续经济发展的措施。可惜,人们直到三千多年后的今日才认识到可持续发展的重要性。上帝的智慧真是远远超过目光狭隘而短浅的人类。

虽然当今社会似乎没有哪个国家使用“安息年”和“禧年”的制度来均贫富,但有趣的是,一些国家会按一定的选举周期来变换经济政策:在(1)强调通过减税刺激生产积极性和(2)强调通过增税来保障底层人生活质量的两极之间进行往复更替。而这个周期往往在四到八年左右,与安息年周期相差不多。

经过人类在过去一百年里对各种社会和经济制度的实践,不难看出,只有接近上帝赐给人类的“有低保底线和均贫富周期的私有制”的社会经济制度,才能给人类社会带来持久的繁荣和稳定。历史证明,上帝的制度是最好的,没有“之一”!《圣经》不仅不古老过时,而且前瞻深远,是任何人间的理论思想、意识形态都无法比拟的。

上帝对社会痼疾的根治

对于几千年来人类无法解决的社会问题,上帝的救助不仅体现在从经济制度上治标,更体现在从人心里治本。因为今生今世的社会问题是表面的、短暂的,而人心的归向是根本的、永恒的。

如果说上帝在3500年前通过摩西颁布的“有低保制度和均贫富周期的私有制”是让有原罪的人所构成的人类社会能够维持基本的社会和经济秩序,那么在2000年前耶稣基督的道成肉身、亲临残酷的人类社会,就是要彻底根治人心的原罪—这是上帝对人类的终极救助!

耶稣对人类普遍看重的贫富贵贱的阶层等级毫不在意。当人类执着于从底层向上层奋斗、追求出人头地、做人上人的人时,耶稣却主动舍弃至高上帝的地位,降卑为人,而且是以社会最底层的身份来到人间。他在人间三十三年,正是罗马占领压迫犹太人的时期,但他没有带领社会底层的、受压迫的犹太人揭竿起义,也没有帮助他的那些来自社会底层的门徒发财致富。相反,他让本来很有钱的税吏马太(对,就是写《马太福音》的那个马太)放下“金饭碗”来跟随他作门徒。因为耶稣知道,如果人心不改,穷人一旦成了富人也会“为富不仁”,人与人之间、阶层与阶层之间的争斗永远不会止息。

那么,耶稣如何改变人心?

人心何其难改! 一切外在的制度、法律、宣传、教育、武力都无法彻底改变人心。能够改变人心的只有爱,而且是无限、终极的大爱—上帝亲自为罪人舍命赎罪的爱—就是耶稣基督在十字架上彰显出来的无法思议的爱。当我们仰望在十字架上为我们受难的基督,我们原来冷硬如石的心灵就被他的爱融化激活,能够感受到上帝的爱,也能够看到自己悖逆上帝的罪,从而发自内心、自觉自愿地悔改和转变:从对上帝的排斥否认,到对上帝的渴望和归向。

我们心灵接受并归向上帝后,还有一个不断跟随上帝、被上帝塑造改变的漫长的过程,这个过程持续一生。在这个过程中,我们仍然会软弱失败,但是只要我们愿意被上帝改变,使自己的心越来越像基督的心,上帝就会通过圣灵在我们心里动工,使我们摆脱贪欲嫉妒之心,不再追求出人头地,不再与他人攀比竞争那些生不带来死不带走的财物,从而知足感恩,并发自内心地乐意帮扶弱势群体。上帝也会通过圣灵把他的爱不断浇灌在我们心里,使我们由衷地爱他所造、所爱、并为之牺牲的人们。当人们能够共享上帝的大爱,并且彼此相爱,人间的彼此相争就被彻底地从本源上根除了,我们就可以预尝天国的滋味了。

是的,这个世界可以不残酷,而且非常美好,如果你我愿意认识上帝,被上帝改变。

最后,让我以《圣经.提摩太前书》6章:6-10,17-19与您共勉:

然而,敬虔加上知足的心便是大利了。因为我们没有带什么到世上来,也不能带什么去。只要有衣有食,就当知足。

但那些想要发财的人,就陷在迷惑,落在网罗和许多无知有害的私欲里,叫人沉在败坏和灭亡中。贪财是万恶之根。有人贪恋钱财,就被引诱离了真道,用许多愁苦把自己刺透了。

你要嘱咐那些今世富足的人,不要自高,也不要倚靠无定的钱财,只要倚靠那厚赐百物给我们享受的上帝。又要嘱咐他们行善,在好事上富足,甘心施舍,乐意供给人,为自己积成美好的根基,预备将来,叫他们持定那真正的生命。

 

赵征 1990年清华大学汽车工程系毕业,1995年获得美国Oklahoma大学机械工程硕士,2005年获得美国Michigan大学管理学博士。目前在美国Kansas大学任教,与先生一起参与校园福音事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