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 On]  |  [Register]  |  Gmail  |  yahoo!mail  |  hotmail  |  qq  |  雅虎天气  |  本页二维码
cclife
归回者心声
2015/5/30 18:03:25
读者:3316
■潘惠
生命季刊 第23期 2002年9月
 


那时,有我一个弟兄哈拿尼,同着几个人从犹大来。我问他们那些被掳归回剩下逃脱的犹大人,和耶路撒冷的光景。他们对我说:"那些被掳归回剩下的人,在犹大省遭大难,受凌辱;并且耶路撒冷的城墙拆毁,城门被火焚烧。"┅┅(尼希米记1:2-3)

飞机稳稳地降落在停机坪上。你的脚踏上了故土。湿热的气浪迎面扑过来,你梦魂萦绕的故乡就在你眼前┅┅

大巴在高速公路上冲撞,你睁大眼睛搜索那些长久存在你心底深处的画面┅┅你听到服务人员报出的熟悉的地名,但映入眼帘的却决不像是你曾经居住过的地方。车窗前闪动着中英双语的高速公路的指示牌,路两边是各色各样、光怪陆离的巨幅广告;远处,一栋栋拔地而起的摩天大楼环绕着这个城市,你的故乡,你的充满了现代与历史,奢华与贫困,骚动与静止,东方与西方的故乡。

你下了车,走进繁华、喧嚣的闹市街头。身旁是川流不息的人群。空气中漂浮着几乎是静止的灰尘,天是说不出的浑浑的颜色。你觉得有点窒息,抑制不住地轻轻咳嗽起来┅┅

接机的亲友已经走进了楼里。他们使劲跺了跺脚,楼道里的灯就亮了起来,你才知道这灯光是"声控"的。一层层地上楼吧,你无论如何也赶不上大家的速度。爬到七楼时,你已经气喘吁吁,满身大汗┅┅

你下意识地想到你在海外寄居地的住房,那栋两层小楼前,绿草如茵,蓝天如碧┅┅

你听到有声音问你:"你愿意回来吗?"

一支圣乐的旋律在你的心底回响:
我曾舍命为你,我血为你流出,救你从死复起,使你罪过得赎┅┅

你的泪水涌了出来,你说:"主啊,为你,我愿意!我本来就活在这污染中、住在这贫困中,这本来就是我的生活啊。主啊,为我骨肉之亲,我愿意!"



先知说:"因我百姓的损伤,我也受了损伤。我哀痛,惊惶将我抓住。在基列岂没有乳香呢?在那里岂没有医生呢?我百姓为何不得痊愈呢?"(耶利米书8:21-22)


父亲说:你去,告诉你的兄弟姐妹,"挪亚的日子怎样,人子降临也要怎样┅┅。"

你行走在人群中。巨大的现代化的商场大厦中,挤满了人、商品和噪音。无数条花花绿绿的广告条幅从高楼上悬垂下来,最大的一副赫然写着:世界将以我为中心!

你大声呼喊:尼尼微必倾覆了!却无人听见。

你大声呼喊:大洪水要来了!人照常吃喝嫁娶。

你正在想:"但愿我手中有合适的福音单张发出去"时,几张印刷精美的商品广告已经塞进了你的手中┅┅

你打开圣经阅读,盼望着像往常一样,坐在你旁边的乘客必好奇询问:你在读什么书啊?于是你便可以把福音传给他了。然而,你的邻座却不再向你张望,因为她手中拿着一份小报,花花绿绿的市井新闻、股票消息已经占据了她的心。"北大登山队失踪的人死了!"她用精心修染的红指甲指着一条新闻告诉她的同伴┅┅

你探访数年前受洗后归国的肢体,你得知他们没有聚会、没有团契,甚至没有读经、没有祷告。你听到他们说:我们心里还信啊,只是环境不允许。我们没有时间聚会。哦,世上的思虑,钱财的诱惑!谁能除去这在人心里把道挤住的荆棘呢?他的羊在诸山间,在各高岗上流离,在全地分散,谁可去寻、谁可去找?

你为你的故乡心里焦急如同火烧,你为你的同胞多多流泪,你为你的骨肉之亲恒久祷告。渐渐地,你感到心力交瘁┅┅你倍感孤军作战之苦。你在黑暗中燃烧你的生命,黑暗反而要把你吞噬了。你如将残的灯火,你今日才知道你自己是何等软弱。你如约拿在鱼腹中一样说:"你将我投下深渊,就是海的深处;大水环绕我,你的波浪洪涛,都漫过我身┅┅诸水环绕我,几乎淹没我;深渊围住我,海草缠绕我的头┅┅我心在我里面发昏的时候,我就想念耶和华┅┅"你在枯竭中大声呼求:我在天上的父啊!

在你灵里发昏时,你听到保罗的慈声:我是大有忧愁,心里时常伤痛;为我弟兄,我骨肉之亲,就是自己被咒诅,与基督分离,我也愿意。

你顿时泪如雨下,你在灵里苏醒,大声感谢神!原来你读经时不理解保罗为什么会说"自己被咒诅,与基督分离",你心中不解:怎么可能?今日,神使你体验了保罗对弟兄、对骨肉之亲的爱之深、爱之切!神使你省察:你真的爱你的弟兄、你的骨肉之亲吗?爱到了宁可自己"被咒诅,与基督分离"的地步吗?

你俯伏在神前认罪,你此时才明白自己爱心不足、信心不足。神便光照你,那将残的灯火便重新炽燃;神复兴你,那枯竭的小溪便涌出生命的活水。你再举目观看时,你看见了坐在宝座上像是被杀过的羔羊,看见那带有钉痕的手在掌管一切,你便有了信心;你再遇拦阻、遭抵挡时,你心中呼叫着主的名,那十字架上的能力就倾注在你里面,你便有平安,一如主的样式。

禾场仍然是那么广袤,牧养的需要仍是那么大;人心已经开始变得刚硬,传福音的最好时机似乎已被错过┅┅然而,你不正为此而归回吗?



那创山,造风,将心意指示人,使晨光变为幽暗,脚踏在地之高处的,他的名是耶和华万军之神。(阿摩斯书4:13)


你的脚踏在了高地。不到西北,你不知道什么叫"秦国道",什么叫"十字架的归去路",这十字架的归去路上又是怎样的"有血有泪有争战,多风多雨多险阻"。

粗犷而又贫脊的高原上,最辉煌、最瞩目的建筑物竟然是高耸入云的蘑菇形大圆顶的清真寺。你看见街上许多头缠白纱的穆斯林,和他们蒙面的女人。你看不见一间教堂,看不见一点十字架的标记。你的心在呼喊:主啊,什么时候你十字架在这里被高高举起呢?

中国早晨五点钟,从那巨大的清真寺里传出的祈祷声竟然响彻了山城!黎明前的黑暗中,你马上俯伏在地,向真神祈祷,大声赞美那三一真神、万主之主!哦,主啊,什么时候你的福音传遍这地、你的圣名在这地得你当得的荣耀呢?

你站在这地上,你听见地在对你说话;你的思绪飞回上个世纪┅┅

四十年代末的西北战场上,两军对垒,正在作殊死决战。一群蒙召的传道者在炮火纷飞、交通断绝的秦国道上,百折不挠地辗转前行;有车的地方他们就乘车,无车的地方便步行;晚上无处栖身时,就露宿旷野。经磨历劫,与自己的主同尝"狐狸有洞,天空的飞鸟有窝,人子却没有枕头的地方"的滋味。从东海之滨到西北边陲,跨过八千多里路,走了一百零五天,于一九四九年八月十五日到达了新疆,"基督教会"从此在好几个地方建立了起来┅┅

代价是逼迫,鲜血,殉道。至少在这一群人中就有六人殉道。其中文沐灵姊妹(丈夫赵西门也在狱中)殉道后,无人收葬,被抛尸荒野┅┅

你脚下的地在对你说话,因为它浸着殉道士的血;浸着血的土地上仍然回响着文姊妹生前所著的诗歌:

原是主先爱我,
非我先爱他;
是他先拣选我,
我才认识他。
粉身碎骨,难以报答。
当我被主爱化,
甘心负十架;
无论多么艰难,
不愿弃绝他。
忠贞至死,归回天家。

殉道士的歌声中,你似乎听见祭坛底下有声音对你说:"你来了吗?前仆后继!你行吗?"

你惶恐不已,你知道你自己的软弱:"除非靠着主的恩典!若无主的呼召,我什么也不能!"

站在西北高地,你的灵命直面殉道士祭坛的检验。你想到你过去的事奉,你所拥有的"属灵经验":你在扶持和赞许下服事,你在无形的鲜花和掌声中奉献,而你的奉献,你所付出的代价,只是略微放弃了一点属世的追求,你的那一点付出,也已得到了认可:你被多人称为"属灵",于是,你自己也以为你很"属灵"了。哦,你今日才知道,你过去所作的,已经得了赏赐了─人已经给了你;唯有那默默无闻为主而活且又默默为主而死的人,他们所作的才被主纪念,他们在天上的赏赐是大的!

在殉道者的祭坛前,你剥去了你属灵的外衣,你剥去了你属灵的骄傲,你看见了一个软弱无能、充满血气的自己;你看见你自认属灵,自以为有能力的罪。你因此悔改,你重新把自己─一个赤裸裸如婴孩一样、一无所有、一无所能、无善可陈的自己─献在了祭坛上。这是你真实的奉献,你这次奉献,不是因为你有能力为主作什么,而是因为你需要─你需要主洗净你、破碎你、重新塑造你,然后使用你─如若他怜悯。你从零开始,从婴孩开始。

秦国道正长,任重道远。你脱去了属灵的骄傲,你不再以为你有能力为神作什么,但你知道他的脚也踏在这地之高处,他的名是耶和华万军之神。你能作的是顺服他的带领,学他的样式,成为他的见证─每一天,每一时,每一刻;在逆境中,在黑暗中,在默默无闻中,在被世界弃绝之地,直到见主面。

当年的殉道士走过了这样的路。你要靠着主的恩典,前仆后继!

现全时间服事。
 


---------------------------------------------------------------------------------------------------------------

    本刊保留所有文章及图片版权。欢迎转载。转载本刊电子版文章时,敬请注明文章转自www.cclifefl.org,并请注意在转载时,不得对本刊文章进行任何删改。本刊的印刷版(Printed copies)图文并茂,印刷精美,欢迎个人或团体订阅。请参考回应单。若需书面转载本刊文章,请先征得本刊书面许可。

    本网页由生命季刊设计维护,请尊重本刊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