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 On]  |  [Register]  |  Gmail  |  yahoo!mail  |  hotmail  |  qq  |  雅虎天气  |  本页二维码
cclife
活在祷告中
2015/5/30 18:08:02
读者:3813
■于力工
生命季刊 第24期 2002年12月
 
 
    我们的主耶稣在世上的日子,表明他是一个祷告的人。保罗的书信,多是以劝勉人祷告来结束的。保罗说“不住地祷告,凡事谢恩”(帖撒罗尼迦前书5:17, 18),“不住”的意思是指一个不间断的“操作”。又说“我们昼夜切切地祈求”(同上,3:10),是讲白天黑夜都在祷告,24小时祷告。而且是“靠着圣灵,随时多方祷告祈求;并要在此警醒不倦,为众圣徒代求”(以弗所书6:18),这是教导我们在时间、空间中被祷告所充满。
 
    在这个弯曲悖谬的世代,在主再来之前的这一个时期,我们需要在抢救灵魂、战胜撒但权势、保守自己过圣洁生活各个方面,彼此代祷。我们的主耶稣今天也坐在父的右边,他“长远活着”,替我们“祈求”(罗马书8:34;希伯来书7:25)。
 
我的祷告生活
 
    祷告是基督徒的人生。我愿意在这里与弟兄姊妹分享我的祷告生活。
 
    谈到我的祷告生活,要从我如何蒙恩说起。我十一岁那年蒙恩。那一次蒙恩的地点和过程,对我的一生来说不仅是得救,也是祷告上的认识和祷告上的操练。那时正是山东大复兴如火如荼的时代。我蒙恩的地点是在山东昌乐县一家长老会的礼拜堂(不大,建筑并不辉煌)。山东大复兴的聚会方式和我们现在的聚会的方式不大一样,开始先唱诗,是把一首诗唱很多遍,唱个不停,大家非常虔诚,闭目而唱。主席摇铃,停止唱诗,然后宣布祷告,大家一齐开口祷告。一段祷告的时间后,开始一个一个的上台认罪,完了之后才是传信息。会后已是半夜,大家不能回城内(因有城墙),就都留在教会,作长夜的祷告。我一连参加了四夜,起先我不会祷告,多祷告之后竟也会祷告了。那四夜中,半夜因困倦也会睡在长板凳上。在那夜中,我亲眼看见了圣灵的工作。
 
    七年后,我已是十八岁的青年人,圣灵引导我跟我的父亲和大哥(于中一牧师),先是走了一条亚伯拉罕式的信心之路;路途中参加了一些农村教会的聚会,祷告的风气充满了各处的聚会。由于大家肯认罪悔改,肯恳切的祷告,也是因为讲道的人少,大家便以祷告来“打发”讲道的时间,他们反而受益。这才是教会的复兴。教会成了祷告的教会。弟兄姐妹无形中用祷告的话语形成了信息。
 
在圣灵里祷告
 
    由于十一岁时蒙恩,借祷告而启蒙,加上那一年,我自己在灵修(读经祷告)时,不知不觉间,蒙圣灵浇灌,逐渐明白何为在圣灵中祷告。我照保罗教导的话(林前14:15),自己在祷告时用灵祷告,也用悟性祷告。起先开口出声说出来,逐渐在默念中,自己用灵言灵语在默祷、默念中思想神的话,念及主耶稣。这样的操练常常是在坐飞机、行路或坐车时,不知觉间进入了默念,也进入了悟性的代祷,并养成代祷的习惯。
 
代祷的习惯
 
    由于活在祷告里,“感谢主”、“赞美主”、“哈利路亚”、“阿们”常脱口而出(不是在人群中大喊大叫)。有时听见救护车经过,发出喇叭警声,不禁脱口而出∶“主啊!怜悯车中的病人,受伤的人,阿们。”读报纸新闻报道,地震,风灾,火灾,水淹┅┅,我便祷告:“主啊!求你怜悯,求主怜悯施恩给他们┅┅”代祷不仅在教会和教会的祷告会中。这是我在青年时(已经作了传道人)听了一位教师讲述他的祷告经历,如此的随时代祷,而学得来的。而终身的随时代祷的运作,我不知别人得了些什么,我却知道自己受益不浅,蒙福甚多。
 
祷告的话语
 
    由于教圣经,讲圣经,传神的话,经常读经,我在灵修时的祷告,就是根据神的话。读了某一章,某一段,某一节,便用那一章,那一段,那一句话来和神谈话的。这样的祷告,而得出了一些亮光,竟成了我传信息的内容。
 
    在我主持基督工人神学院的年代中,我除了教“祷告和祷告学”这一门课外,还经常报告若是任何一位同学需要我和你早晨来祷告,三时、四时、五时、六时┅┅都可以。当然我自己先要作一个祷告的人,立下榜样。在我壮年五十岁到六十五岁的那一段时间里,我每天四时(有时晨三时)去神学院灵修,作我个人与神亲近的时间。晨起后,晚睡前,总是和神亲近,祷告一刻之后,才休息和起作。我深信这是一般信徒,神的工人所应有的操练。
 
祷告的人生和生活
 
    自从作全时间传道人(1939年开始)以来,除了自己的祷告以外,开始带领人祷告,教导人祷告。如何带领祷告聚会,长夜祷告,大型聚会的祷告(指二百以上的人)呢?在未带领之前,我就为这样的工作祷告,准备材料,也准备心。这时我们就面对一个切身的问题,就是“我是不是一个祷告的人?”我不是教别人祷告而自己不祷告,这才感受到人生就是一个祷告,时刻都要祷告。因为祷告是与神同在(参马太福音1:25; 28:19-20)。我整个的人是24小时(每天)活在祷告中,与神同在之中。这就变成了我的人生观。既然如此,我的人生乃是一个祷告的生活。有了这个认识之后,我每天活在祷告中(与神同在之中),就会常常提醒自己在作每一件事之前,事后(结束)有没有祷告,有没有在祷告里经历以马内利(神同在)。
 
    也因为这些缘故,凡是教会的祷告会,我就快快乐乐地参加,不觉得这是一种工作,一方面勉励自己,也鼓励别人。只要有机会便开口祷告,用赞美,感谢来敬拜,用神的话来反复述说而敬拜,这才用代祷来和神说话。
 
    我个人的祷告生活,像是劳伦斯弟兄的话说:“我在煮饭时,好像在祷告一样。”随时随地开口(不一定闭眼),随事随地向着主开口。除了个人是这样,同时也能和别人联合在一起祷告,或接棒,或连锁,24小时,40天地同心合意的祷告,我们的心,我们教会无形中成为神的国,神的义。这是何等的好,何等的美啊!
 
 
于力工 资深牧师,曾任美国工人神学院院长,现为美国达拉斯恩友堂主任牧师。


---------------------------------------------------------------------------------------------------------------

    本刊保留所有文章及图片版权。欢迎转载。转载本刊电子版文章时,敬请注明文章转自www.cclifefl.org,并请注意在转载时,不得对本刊文章进行任何删改。本刊的印刷版(Printed copies)图文并茂,印刷精美,欢迎个人或团体订阅。请参考回应单。若需书面转载本刊文章,请先征得本刊书面许可。

    本网页由生命季刊设计维护,请尊重本刊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