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 On]  |  [Register]  |  Gmail  |  yahoo!mail  |  hotmail  |  qq  |  雅虎天气  |  本页二维码
cclife
守望楼中的祷告
2015/5/30 18:44:59
读者:4416
■施玮
生命季刊 第24期 2002年12月
 
    200212月初,因生命季刊的一个写作计划,我去了美国新奥尔良采访恩典院的几位老弟兄老姊妹。机票购买后我就开始全力以赴地为这次的采访祷告,当时我们家中的一切情况都还不错,灵里似乎也平安。
 
    但机票购下后仅一周,我和先生便像是登上了一条在风浪中行驶的船上。我先生的公司要裁员,他和我压力都极大,因为我们是H1H4的身份,一旦被裁员,身份都成问题。我们和教会的众弟兄姊妹虽然竭力祷告,但却看见四围的风浪更急。神似乎听了祷告却袖手旁观,一切情况全无好转反而恶化。
 
    周六的中午,我到了新奥尔良的恩典院,老弟兄、老姊妹们对我说,我此次来的第一个任务是得着主,也被主得着,其次才是完成采访任务。他们前两天都没有安排我采访,要到第三天下午才有见证分享的安排,我虽然赞同他们的说法,但心里却还是十分着急。
 
    在周六的晚祷会时,他们的祷告一下子震惊了我。在祷告声中,这群七八十岁的老人一下子成了神国军队的勇士。他们是那样大有能力地为全地的灵魂代求,为在全世界“得地”而进行着属灵的争战祷告,为神国的各种事工,及各机构、教会、工人代求。他们的祷告是那样地广大且有力,他们的代求是那样地迫切并付代价。我想到自己常参加的教会祷告会,大多是为一个很小的圈子里的人和事祷告代求,最多是为中国代求。虽然自己也曾有为全地代求的,但其心从不曾如他们这般迫切。我从来不曾为一个个名字都陌生的国家与民族的灵魂哭泣祈求过。那一天我深感自己何等不体贴天父的心,他那愿万人得救不愿一人沉沦的心并不在我的里面。当他们祷告说,自己这些又老又残又衰弱又无用的仆人与使女,愿为主去普天下“得地”,愿主能加给一些年月,去为主多得一些灵魂时,我觉得自己才是又老(全无去“得地”的斗志,没有新鲜活泼的爱主、事主之心)、又残(属灵生命和生活中处处是破口)、又衰弱(在魔鬼的攻击下常常是苟延残喘,勉强靠主托着,而不能做主的勇士、精兵)。
 
    那个晚上,我哭泣自己的无用与衰残,天父的心意突然临到了我且光照着我。我深感自己平日的读经、祷告、事奉,因为缺了以基督的心为心,而成了“照常吃喝嫁娶”。神让我看见地上许多属神的子民、属神的教会都在“照常地吃喝嫁娶”着,好像这日子永不会完结,主不会来似的。主光照我,让我看到自己在各样事的安排处理上,都表现出我的心并不深信“他来的日子近了”。那夜我为着自己里面这大罪痛悔、忧伤。
 
    我向老姊妹请教,何以能为万民祷告?如何能对全地的灵魂有真正的负担呢?她们说越祷告就会越有负担。越是进入灵里祷告,以祷告进入神的心,就越能体会神对众灵魂的忧急,就越有了代祷的负担。不能以肉体的血气来祷告,出于肉体血气的祷告负担是虚的,并不能维持多久。第二就是要抓住神的话来祷告,因为神的话、神的应许,是我们祷告的切实凭据。他们苦口婆心地对我说:要在神的话上下工夫啊!你不吃书卷,如何能明白主的心意呢?又如何能有力量,能运用主的话来进行属灵的争战?
 
    我发现他们的查经与我自己平日的查经确实不同。他们对神的话每一个字都很认真,并且对照自己。与他们一同查经时,每一段经文的字里行间都射出神的光来,令我坐立不安,如芒在脊。他们是严格地按照神的话来要求对照自己,而不是像我们通常那样把主的要求束之高阁,而只传讲一些打了折扣的道,且对不同的人打不同的折扣。好像神的要求不是绝对的,如世上的学问一样,视真理为相对的。例如以弗所书五章五节:“因为你们确定地知道:无论是淫乱的,是污秽的,是有贪心的,在基督和神的国里,都是无分的;有贪心的就与拜偶像的一样。”虽然看过这段经文,但从不曾真把贪心看成这样的大罪,总以各种说得过去的属灵的谎言来模糊自己里面的贪心之罪。想到自己里面实在是有贪心的,当我的弟兄说有衣有食就当感谢赞美神时,我心里还窃以为他“小题大做”,心里总想着要再好一点的,却不知己有的也可瞬息失去。真是地上的不可积累,手中所有的也不过是虚无。而这看似很可以理解的小小贪字却如同拜偶像,将使我们与神的国无分。
 
    我的心开始从困苦重压中醒来,在第二天周日的晨更时,切切地求主今天对我说话。果然,当我的心转向神且认罪时,他就开始不断地向我说话。先是借着使徒行传12章,主日信息中的一句话进入我心里∶“仇敌有明早,神有前夜。”接着在主日学里,借着张报恩姊妹讲的《约拿书》第一章的信息光照我五点:一、神光照我背逆神旨还心中有理,窃喜似乎亨通。二、你是一个身上有使命的人,岂能随着世上的众人上同一条船而行。三、你灵里沉睡,躲在底舱享安逸,却对将遭灭亡的众灵魂置之不顾,对神的心也视若无睹。这是自私,是苟且偷安。四、约拿宁肯死,也不顺服神旨,以死来逃避。主让我想到这些日子我也曾求死,求主接我回天家永享福乐。主说,你这生命是奉献了的,保罗是跑完了当跑的路,打了那美好的仗。你呢?我为你生,为你死,为你复活升天,你跑了你当跑的路了吗?你为我打那美好的仗了吗?你要我接你回来,你怎么来见我?这时,我里面己是羞愧得无地自容。五、主又让我看到,神要得着约拿,是为了尼尼微的众人,神的旨意必定畅通而行,拣选了约拿实在是对他的恩典。
 
    下午午休时,我的心实在是不能平静,就想到“守望楼”。在我刚来时,老弟兄老姊妹们就向我介绍过他们的守望楼。当他们回顾自己一生在守望楼里所蒙的恩典时都很激动。守望楼是从宋尚节博士成立恩典院时就有的,大家轮班在里面守望祷告。他们中有一个83岁的老姊妹从年轻时与神立了夜间祷告的约,一直持守到现在仍是不变。因为他们说在守望楼里是为神的国、为万民求,是不为地上自己的需用求的,我就一直不太想进去,怕自己一跪下难免想到面临的麻烦事。但那天里面甚有圣灵的感动,犹豫再三就在二点左右进了守望楼。进去后我就按照他们的祷告册,一项项,一个个国家地竭力尽心祷告。完了以后,还是想到了自己的事,不论是属灵的还是属世的事都让我的心甚为忧伤。主却在这时突然回答了我问他多时的问题。他说:我爱你甚于约拿,我在约帕就拦住了你。我暂时不给你孩子(我们为有个孩子祷告了逾三年,其间怀孕又流产)和绿卡,因为这是两条你想乘着逃往他施的船。听了这话,我当时就哭了。因为主实在是显出了我里面隐密的想法。这种想法我不仅不会对人说,就是对自己也是隐藏不承认的。其实我对蒙召文字事奉,且又被主放置在旷野里做不了什么,一直觉得对国内的家人朋友无法交代,对自己好像也无法交代。于是常想若有个孩子,我相夫教子,也就算尽了女人的本份。便偷偷在心里常盘算着对孩子的培养,好像我这一辈子献给主,算是完了,自己那些属世的梦想就想在孩子身上成就。另一个就是对神是否负责到底没有信心,怕神万一不用我了也不养活我了,有一个绿卡也能有条退路,干些其他的事。当主显明我表面顺服,心里想着逃往他施的恶心时,我真是敬畏神,觉得这简易的木板搭的小小守望楼何等可畏,乃是圣地。
 
    这时圣灵突然感动我唱起了“主耶稣我羡慕活在你面前”,一句一句都像是圣灵在用说不出的叹息为我祷告。因为中间有些句子记不清了,我就跑回屋里拿来了《诗歌三百首》的小册子。翻到222首边唱边流泪,心中何等羡慕单单地活在主面前,又是何其悔恨不能完全地活在他面前。想到“在早晨,在晚上,只有一世间”,人生是这样地短暂,我的年月不过是一瞬间,我却不能全然地为心爱的主而活,真是有说不出的难过。圣灵又带领我唱起了另一首歌,“除你以外,在天上我还能有谁?除你以外,在地上我也无眷恋。”我反反复复地唱着这两句。是的,我在天上只有主,但在地上我真的别无眷恋吗?我一边唱一边哭,一边哭一边向神悔改,也一边重新在主面前立志。更是求他来保守我所立的志,因为我深知自己是容易动摇的人。
 
    许久后,圣灵感动我翻到180首“时刻我需要主”,当我唱到“时刻我需要主,救主恩深,谁有柔声像你,足慰我心”时,圣灵真是以说不出的温柔来安慰了我。我在这天上来的安慰中享受着世上没有的满足。久久,久久。
 
    当我的眼泪全干了,里面也满了平安时,我已全然放下了里面的烦忧。心想不论怎样,活着就要事主,且要按他的意思而不是我的意思。我抬头看钟已是三时四十分了,因为四时我要在恩典院讲个人信主和蒙召的见证,就打算起身。正当我要合上诗歌本时,突然155页角落上的两行字神奇地扩大浮现在我面前,“你的头发已被神数算,你的重担主已替你担,你不要为前面的道路去作难,主内有真平安。”这是182首诗歌“你的头发已被神数算”。我从来不曾唱过这首歌,也从来没有注意到它。但此刻面对这两行放大了的字,心里好像听见了天父应许的声音。
 
    当天下午我打电话和我的祷告伙伴及我弟兄都分享了这一切,我们都因着主的应许大得安慰。我也与弟兄一同祷告,互勉要坚定走主道路。
 
    第二天周一,上午查经,句句光照,仍是如芒在脊,心说“这道甚难!”中午就走出那屋子给弟兄打电话,想对他说“这道甚难”,他却告诉我:
 
    上午他们公司开会,说公司决定全部关闭,包括尚有盈利的分点。整个关闭工作必须在二周内完成,所有的人都自动离职。我弟兄当时头就晕了,他大声地在心里呼求神说:“主啊!你不是昨天刚奇妙地给了应许,怎么今天我就到了绝境呢?”
 
    这时他突然听总经理在前面叫他的名子:“你不在这个名单上。”他告诉他已把他和管他的那个经理调到另一部门去了,继续干他手中的只能养活一个半人的小项目。他们两个是公司唯一留下的人。
 
    弟兄对我说神的奇妙令他大起大伏如在梦中,神借着前一天给的应许,让我们这两个小信的人牢牢地记住他的大能与信实。
 
    在这次的祷告争战中,主光照我,让我学到了宝贵的一课。因为我在这些日子的祷告中虽有争战,有赞美,有悔改,有信靠,但因着对眼见的危急之事的挂念,而放松了为教会和为灵魂的代祷与守望,其实这就是魔鬼所要的。我们是与黑暗权势和空中恶魔争战,是去全地救灵魂的神国精兵,怎可上了魔鬼的当,终日为眼见的所缠累呢?恩典院的徐一心老姊妹,重病在身,每日痛疼难当,尚且对我说:“不可自怜。”她仍每天尽职守望祷告。为神国祷告,为灵魂代求,这才是神国的精兵。真是愿主在这末世供我们勇力,使我们儆醒祷告,与主同工。
 
 
 
施玮 来自中国大陆,现居美国。


---------------------------------------------------------------------------------------------------------------

    本刊保留所有文章及图片版权。欢迎转载。转载本刊电子版文章时,敬请注明文章转自www.cclifefl.org,并请注意在转载时,不得对本刊文章进行任何删改。本刊的印刷版(Printed copies)图文并茂,印刷精美,欢迎个人或团体订阅。请参考回应单。若需书面转载本刊文章,请先征得本刊书面许可。

    本网页由生命季刊设计维护,请尊重本刊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