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 On]  |  [Register]  |  Gmail  |  yahoo!mail  |  hotmail  |  qq  |  雅虎天气  |  本页二维码
cclife
故乡宣教路
2015/5/30 19:45:28
读者:3331
■长青树
生命季刊 第24期 2002年12月
 
    我于1999年在罗马尼亚受洗归主。20007月,我决定放弃前往英国读神学的机会,而选择回中国大陆上神学。那时,许多人为我感到惋惜。教会的牧师也担心在大陆不能受到纯正的神学训练,但我抹不去上帝在我心中的感动:回国去!神应许∶“你要专心仰赖耶和华,不可倚靠自己的聪明,在你一切所行的事上,都要认定他,他必指引你的路。”(箴言3:5-6)
 
    “主啊,唯愿你的话语成就在我身上!”
 
    带着牧者的细细叮咛和弟兄姊妹的祝福,经过二十多个小时的空中跋涉,终于回到离别了两年多的故乡。当我重遇亲朋好友,向他们诉说上帝怎样改变我的生命时,他们一方面惊讶,另一方面却带着讥笑的眼光看我。那时,才发觉要在伦理道德日益败坏的中国传扬福音,比想像中还要困难!这片自幼熟悉之地,今却变得陌生起来。孩童时的朋友已离开我,没有弟兄姊妹可以交通(因我是出国后才信主的);万里之外的母会也逐渐失去联系;上神学的事也杳无音信;此时,我犹如一只离群的小羊,孤单无助。在黑夜里,我无数次祈求∶“主啊,帮助我,因你是我的力量,是我的避难所,是我所倚靠的。”感谢主!天父并没有遗弃我和我家。
 
    “主啊,愿你的救恩临到千千万万失丧的骨肉同胞。因你不愿一人沉沦,乃愿人人都悔改。”
 
    十月,一位非常爱主的伯母从美国回来,为我办理上神学的事。当我带着行李到K市的“三自”委员会报到时,被告知这只是一个“为期两个月的全省义工神学培训班”。那夜,我久不能眠,想不明白主为我预备的两年神学造就,怎么一下子变成两个月的培训班?是因我自己的愚昧而选择错了吗?我向主祷告∶“主啊,现在所发生的事情,我不明白,但愿意学习顺服,相信你的信实和慈爱,因凡事都有你的美意,求主让我看见,阿们!”
 
    由于国内宗教政策的限制,加上我没有办任何入学的手续,伯母的朋友告诫我不要随便对别人讲述母会的背景。于是,许多同学都感到很奇怪,以为我是来自家庭教会,所以不敢公开身份。那时候,才知道什么是“三自”委员会。后来,观察到有部份在“三自”里任职长老和牧师的,竟然是神国福音的绊脚石;一位牧师在讲课中讲“上帝造人为一个半成品”和“圣经有误论”,这使我无法接受。当时,我质问他∶“怎样解释上帝照着自己的形象造人?倘若圣经有误,我们为何还读圣经?”他没有解答。有同学指出,他所讲的是“丁光训神学思想”,这是我第一次风闻“丁光训”的名字。圣经上说∶“从前在百姓中有假先知起来,将来在你们中间也必有假师傅,私自引进陷害人的异端,连买他们的主他们也不承认,自取速速的灭亡。”(彼得后书2:1)
 
    “主啊,在这末后邪恶的世代里,求你保守我起初所领受的福音真理,让我有分辨诸灵的能力。”
 
    感谢上帝,借着那次课堂的提问,许多同学认为我是一个勇于讲真话的人,开始愿意与我交通。虽然我仍隐瞒着母会的背景,但他们已接纳我了。之后,才渐渐明了神把我带到这个学习班的美意——让我有机会认识来自全省各地的基层农村传道人,透过他们的帮助能够在农村学习事奉。耶和华说∶“我的意念非同你们的意念,我的道路非同你们的道路。”(以赛亚书55:8
 
    20013月,我第一次被邀到一所农村教会证道。我被领到一个破旧的瓦房前,这里就是教会了!弟兄姊妹说,因为房顶破漏,每当下雨时,传道人在台上讲道,旁边需要另一个人替他撑伞遮雨。当我结束一个多小时的讲道时,台下的弟兄姊妹却不让下讲台。因为难得有外地传道人到来,所以希望我能多讲一会儿。看着那一双双渴慕的眼睛,我感到沉重的福音使命。
 
    4月,当最后一期培训班结业时,几位X县农村教会的同学请我参加她们教会的献堂典礼,使我再一次看到神在事奉路上的奇妙带领。这教会的信徒大部分是附近一家军工厂的职工。前几年,军工厂规定信徒不可以在厂内聚会,把他们赶到厂区外边。于是,弟兄姊妹找了一片露天的空地继续敬拜。厂里又派人把电切断,寒冬的夜里飘着雪花,弟兄姊妹仍然穿着大棉衣在露天的空地聚会,一人拿手电筒,一人翻看圣经。聚会结束时,大家仆在地上放声大哭,求主怜悯。感谢神垂听了他们的祷告,借着这些在世人眼中看为愚拙的人来彰显他的荣耀,他们后来建了一间宽敞明亮的教堂,传扬福音!
 
    “主啊,若不是你奇妙的带领,我还在国外那些有空调暖气的教堂里自我陶醉,而没法体会国内弟兄姊妹为主所受的逼迫和灵命的渴求,也看不见你在中华大地施行的荣耀作为!”
 
    后来,这所教会成为我在农村传道中的一个主要落脚点。他们虽然是“三自”教会,却没有理会“三自”委员会不允许跨地区传道的限制,热心地接待和支持我的事奉。
 
    结束X县的工作,我又赶往W县一个农村教会参加在那里举办的三天奋兴会。教会组长告诉我,当她最初拿到宗教场所登记许可证和土地使用证要准备建殿时,教会仅有人民币50元(6美元)。而村里批给他们的地是一个很大的深坑,需要很多的泥土来填平。有些信徒一看便转身离开,认为要在这深坑上建教堂是不可能的。而那些烧香拜偶像的人更是天天蹲在坑边嘲讽要建殿的信徒。但主一直感动他们,当他们每天凭着信心祈求主供应所需的材料时,神就借着不同的途径、各地弟兄姊妹的帮助,使一座可供900人聚会的教堂在毫无延误下完工,神的作为何等奇妙!
 
    奋兴会的第一天早晨,时间已八时多,仍不见信徒的影子。但神必会完全为他的工作负责任。结果当天参加聚会的人数有两百多人,第二天超过四百人,第三天更超过六百人,而且多人悔改。教堂内没有麦克风和音响,也没有乐器伴奏,但神却在这儿荣耀他的名。
 
    上帝就是这样一步步带领我开始在全省各地的农村教会学习事奉。记得刚信主时,我曾与牧师分享希望有一天能回中国的农村传福音,没想到三年后的今天,主竟按着他的旨意,将我的愿望成就了。当我孤身一人顶着烈日或淋着细雨,走在乡间弯曲不平的小路上时,都禁不住感谢上帝。神在异国拣选了我,并把我放在充满爱的教会中成长,使我受到牧者生命的栽培和弟兄姊妹爱心的呵护,得以在信仰上扎根。然后,上帝按着他所定的时候,把我带回中国——一处对基督信仰封闭的荒漠,试炼我如精金一般,合乎主用。
 
    在实际的事奉中,神让我经历圣灵的大能。一次我到X县教会服事,邻近另一个教会邀请我在星期二讲道,分享近两小时后,我的嗓子已有点嘶哑。但另一个村庄的信徒又邀请我到他家带领晚上的家庭聚会。吃晚饭时,不慎吃了一些刺激性的食物,令喉咙发炎咳嗽,但是看到弟兄姊妹对真理的渴慕,便坚持继续分享信息。第二天喉咙疼痛,不能再讲话,我就回到X县农村教会休息。星期六晚上,信徒又极力请我参加一个灯下聚会。我实在难以推辞,只有祷告,求主帮助完成工作。当我带完这个聚会时,剧烈的咳嗽使我喘不过气来。我知道明天主日无法证道了。第二天早上,我告诉教会的负责人喉咙问题,请她找人替代,但她却坚定地说∶“我为你祷告!”之后便走了。过了一会儿,又有四位弟兄姊妹来看我,我把情况告诉他们,希望有人能替代。他们说∶“我们跪下祷告,看圣灵怎样带领。”然后,我们五人围成一圈开始祷告。当我开口祷告时,内心有责备的声音说∶“你常说愿意为主舍命,现在只是喉咙发炎,你就退缩吗?”我听见后便放声大哭,求主再次将我破碎倒空,使用我来荣耀他的名。祷告完了,主已开了我的口,便告诉弟兄姊妹我可以作工。他们说∶“那你去吧,我们为你祷告。”后来的一个半小时的证道快要顺利结束时,曾有两分钟剧烈地咳嗽,使讲道一度中断。等到礼拜结束了,为我祷告的其中一位姊妹说∶“那中断的两分钟,是因为我以为你的信息已结束,就停止祈祷。后来发现不对,便再继续祷告直至完结。”在这次属灵的争战中,虽然肉体受了损伤,但后来知道那次聚会有多人悔改,哈利路亚!
 
    主说∶“若是你们中间有两个人在地上同心合意地求什么事,我在天上的父必为他们成全。”(马太福音18:19
 
    8月,结束在X县教会的工作,便回家等待九月份入读两年制神学的课程。当时美国的伯母已为我安排一切,所有人都认为我能顺利上神学院了。可是偏偏又出现了问题:我家所住的城市“三自”委员会因为内部不和,不给我开介绍信,这是在国内上神学院的必备条件。后来,有人告诉我,只要给“三自”委员会的牧师送礼,便能获介绍信,但我坚决不作神不喜悦的事。后来,神学院的校长因透过美国的伯母知道我的背景,便致电叫我直接去学校报到。但当我到学校后,校长却拒绝接纳我,因曾有人威胁他如录取我,便会上告政府,说学校与国外教会有联系。后来通过另一个渠道,我被介绍到另一所神学院,但他们同样因为没有介绍信而婉言相拒。在那段日子,我在痛苦和失落中挣扎,无数次地问神∶“为何会这样?不是你叫我回国上学的吗?”
 
    奇妙的事情发生了!一位不相识的弟兄站在门前向我招手,我走过去,他问∶“你真的愿意奉献读神学吗?”“是的。”“或许我可以帮助你去一所学校,现在你回家反覆读圣经,等我消息。”我留下电话给他,便回家去。9月底,读了八遍新约后,他真的致电通知我准备上学。几经转折,最后上帝竟借着这位素不相识的弟兄,带我到这所不要我任何介绍信的两年制学校。上帝再次让我学习信靠他走事奉的道路。
 
    万军之耶和华说∶“不是倚靠势力,不是倚靠才能,乃是倚靠我的灵方能成事。”(撒迦利亚书4:6
 
    在学校的紧张学习中,有一天,几位B县的弟兄姊妹找我交通。他们谈到他们那地方“三自”的牧师怎样独揽大权,辖制下面农村教会的发展;信徒有病了,牧师说是因为信徒没有向“三自”委员会奉献金钱;信徒去世,如果不穿牧师祝圣过的衣服安葬,就不得救;教会事奉的工人,如果不顺从“三自”委员会,讲道只讲圣经不讲“三自”的话,便不允许在教会中事奉,有的甚至被定为异端。他们不允许外地传道人去传真理,如果发现,便要下监。许多信徒因此不信,许多传道人不再传道而迷恋世俗。当我听到这些消息后,心中无比悲愤,先知以西结的话回响在耳边∶
 
    “祸哉!以色列的牧人,只知牧养自己。牧人岂不当牧养群羊吗?你们吃脂油、穿羊毛、宰肥壮的,却不牧养群羊。瘦弱的,你们没有养它;有病的,你们没有医治;受伤的,你们没有缠裹;被逐的,你们没有领回;失丧的,你们没有寻找。但用强暴严严地辖制,因无牧人羊就分散,既分散,便作了一切野兽的食物。我的羊在诸山间,在各高冈上流离,在全地上分散,无人去寻,无人去找。”(以西结书34:2-6
 
    之后,弟兄姊妹说∶“我们为你祷告,求主使你听到马其顿的呼声,去传真理的信息。”
 
    在以后的几天里,上帝一直用约书亚记19节感动我到那危险的地方去为他作见证:“我岂没有吩咐你吗?你当刚强壮胆,不要惧怕,也不要惊惶,因为你无论往那里去,耶和华你的神必与你同在。”不久,在学校放暑假时,我和B县的弟兄姊妹秘密地去到一个村庄聚会点。第一天晚上,正要聚会讲道时,有弟兄得知村里“三自”的小组长要来参加聚会。弟兄姐妹一听便马上把我转移到村外一个弟兄那里去暂住。几天后,我们在晚上的秘密聚会中,痛哭流涕地祷告主,求神怜悯眷顾羊群,兴起教会的守望者。我也求主用我这卑微的器皿传扬真理,坚固安慰弟兄姊妹的信心。离开那里之后,我久未能忘怀弟兄姊妹立志奉献的声音和依依不舍的眼神。主啊,请你感动更多的工人听到马其顿的呼声,差遣更多忠心的仆人牧养羊群。
 
    一位“三自”委员会的牧师听说我自由跨区传道,对信徒说∶“这是一个不守规矩的人,不要学他。”我只能对主说∶“求你鉴察!”今天正因为有许多单听从人而不听从神命令的所谓“仆人”、“使女”,使中国内地教会变成一潭死水,没有生命、没有圣灵能力的彰显、没有传福音的异象,基督信仰在他们的手里成了没有盼望的宗教,以致异端邪教猖狂横行,教会四分五裂,假先知到处迷惑和掳掠群羊。
 
    “主啊,求你唤醒和复兴中国的教会!”
 
    在学习中,我结识了一个韩国福音团队,他们在中国开展宣教事工已有十多年。佳美的脚踪踏遍了中国每一个省份,他们为了传扬主的真理,远离亲人,来到陌生的中国——这片迫切需要福音的广大禾场。他们努力学习汉语,为中国的教会培训传道人,并组成多个福音分队,日夜奔波。当听完他们事工见证时,我扪心自问∶“外国的弟兄姐妹尚且看到中华民族千千万万灵魂的需要而殷勤地为主作工,我作为中国人,如果不能为自己骨肉同胞完全摆上,到见主面时,将会是何等羞愧!”
 
    我要带着使命向前走,要唤醒沉睡的中国。纵然流血的时候,我也永远不回头┅┅
 
 
 
长青树 现居中国大陆,边读神学,边在教会事奉。

---------------------------------------------------------------------------------------------------------------

    本刊保留所有文章及图片版权。欢迎转载。转载本刊电子版文章时,敬请注明文章转自www.cclifefl.org,并请注意在转载时,不得对本刊文章进行任何删改。本刊的印刷版(Printed copies)图文并茂,印刷精美,欢迎个人或团体订阅。请参考回应单。若需书面转载本刊文章,请先征得本刊书面许可。

    本网页由生命季刊设计维护,请尊重本刊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