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 On]  |  [Register]  |  Gmail  |  yahoo!mail  |  hotmail  |  qq  |  雅虎天气  |  本页二维码
cclife
风暴来临时,像橡树一样深深扎根
2018/9/26 13:39:17
读者:298
■周晓勤

生命季刊 第87期 2018年9月

风暴来临时,像橡树一样深深扎根

 

文/周晓勤

 

《生命季刊》第87

 

小时候住在湖北的一座小城,我们家和爷爷小叔小姑的家,公用一个院子,家人在院子里种了一棵泡桐树。泡桐树真是疯长啊!看着看着,它噌噌噌地往上冲,噌噌噌地向外闯。几年后,在我印象里,泡桐树成了参天大树。粗壮的树干,拔地而起,在高空向四围展开枝干,摇曳着苍郁肥硕的巨叶。烈日下,它像一把巨伞,遮荫了大半个院子。光滑圆润的树皮,显得年轻饱满,不像其它树,树皮皱巴皱巴的。那时我想,泡桐树真是树中的美男子啊。大概天下的父母,巴不得自己的孩子,都生长如泡桐树,又快又直又粗又俊美。

直到有一天,不知什么原因,家人把泡桐树砍了。我暗自思忖,大人们是不是需要它做家俱?那个年代的家俱,都是自己准备木材,请木匠师傅住在家里做。没想到他们把泡桐树锯成了一小段一小段的,像平时做饭烧的木柴。我好生纳闷,凑过去一看,原来泡桐树干都是空心的。空心的体积还不小,不能做家俱。

后来,时不时听说二三十年老的泡桐树,被暴风雨折断了枝子或树身,不是砸坏房屋电线,就是伤着人畜。小时候对泡桐树的好印象,这样几下子就消失了。原来泡桐树秀外絮中,经不起时间和风暴的考验啊!

来美国后,在寒冷的北方,一住就是二十多年,渐渐爱上了北方的橡树。以前的家门口,就是一棵15年的橡树。它看着并不起眼,灰黄相间斑驳的树皮,像饱经沧桑的老人脸。树体单薄,枝叶稀疏,比后院同样年纪的梨花树和枫树寒碜多了。

我们这儿是一望无际的平原,没有天然的屏障。春夏之际,暴风骤雨横冲直闯,肆无忌惮,所到之处,尽兴摧残毁坏。立在窗前,看着橡树,被狂风催逼的摇摇晃晃,苦苦挣扎。我知道在痛苦中,它正在拼命地往下扩展根系,紧紧地抓住它依赖的大地。

橡树有一个特点,埋在土里的橡树果子,刚开始发芽时,花大量的功夫发展根系。一棵成熟橡树的根系,可以横跨几百英里。附近的橡树们,根系在地底下,互相缠绕,彼此扶持。难怪它们那么坚韧不拔,长寿,能够抵抗各种险恶天气。

橡树长的慢,尤其在寒冷的冬天,赤裸裸的暴露在冰雪中。似乎休克了,其实它正在更加慎密的,一丝不苟的,垒砌着纤维细胞。每年冬天的那一层纤维,就是每一圈年轮的厚重分界线。而其它树,太在意人前的表现,一开始就急忙发展地面上高大上的树体,忽略了根系和质地的培养。风平浪静时,得意洋洋,恶劣天气时,才见分晓。

我现在住的小区,绿树成荫,各种树木竞相攀比。最醒目的,是几棵百年老橡树。它们巍然耸立,直插云霄,枝叶茂盛。每年静静的结出大量的橡果,滋养着小区的松鼠们。有时我想,假如橡树有脑子,它们是不是在寻思:年轻时,我们身边那么多吸人眼球的速成树,现在在哪里呢?作为母亲,巴不得我的孩子们生长如橡树,可能起始慢,但扎扎实实,长长久久。

圣经描述上帝的好儿女,像扎根水源的树(参诗1:2-3)。惟愿弟兄姊妹们,生长如北方的橡树。在狂风暴雨的催逼捶打下,虽肉眼所见的外表,看着可怜兮兮。但根部,更要借着读背默想祷告和遵循圣经,深刻牢固地驻扎在上帝的话语里。极力追求认识耶稣,直接从上帝那里吸取力量和智慧。弟兄姊妹们互相鼓励,彼此扶持,携手天路,像橡树根在地底下的交流缠绕,也像橡树枝叶在空中的连接依偎。教会不是建筑物,而是一群顺服耶稣的基督徒(参来10:23-25)。教堂可以被摧毁,但教会不会。

暴风雨来袭,是上帝容许的,为了成就祂的美意,为了锻造祂的儿女(罗8:28-29)。任凭残忍的暴风雨吹去枯叶枯枝,洗掉尘埃污垢,虽然疼痛,但暴风雨的催逼,只会使橡树更加纯净茁壮。

暴风雨可以摧毁教会的建筑物,可以吹去教会的物品(如桌椅书籍,锅碗瓢盆等等),但吹不去对耶稣基督真正的信仰,反而促使信仰更加坚固深刻。让暴风雨吹去基督徒身上对世界的贪恋,吹去对上帝有偏差的认识,吹洗去身上一切不讨上帝喜悦的东西,单单留下对上帝纯洁端正的爱和认识。

暴风雨来袭,也是上帝用来区分祂的子民与非子民的。暴风雨横扫过去后,深根建造的橡树,屹然不动,而无根或浅根的东西,早已消失或凌乱不堪((诗1)。

暴风雨虽然凶猛狰狞,但不会嚣张太久,很快就会消失的。 “因为作恶的必被剪除;惟有等候耶和华的必承受地土。还有片时,恶人要归于无有;你就是细察他的住处也要归于无有。”(诗37:9-10)

 

 

周晓勤  来自中国大陆,现全时间事奉,协助先生牧养一实体教会,参与生命季刊的事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