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 On]  |  [Register]  |  Gmail  |  yahoo!mail  |  hotmail  |  qq  |  雅虎天气  |  本页二维码
cclife
基督、生命和宗教
2015/5/30 20:22:03
读者:3530
■厉未
生命季刊 第25期 2003年3月

 

 

    在我们周围可能有许多这样的基督徒,信主许多年了,也真是从心里相信全备的救恩,也读经、祷告、聚会,也在教会作圣工,圣经的话也知道很多,但就是在生活中没有好行为见证主,就是缺乏胜过罪恶的能力。老我的脾气似乎也改了一些,但试探一来,犹如火山爆发;自己也不是不想悔改,但就是改不了。祷告也常常痛哭认罪,但就是不见悔改的果效。明知道和神之间本无任何阻隔,但就是缺乏那种基督里的喜乐和平安,常常灰心,怀疑自己的得救;但一到教会,自己似乎又觉得在信徒中又是较有灵命之人,祷告话语流利,交通侃侃而谈,简直是变了一个人。相信这样的人你见过不少,或许你我就是这种光景。这样的基督徒在信仰上出了什么问题呢?
 
    让我们看一段圣经:
 
    “我厌恶你们的节期,也不喜悦你们的严肃会。你们虽然向我献燔祭和素祭,我却不悦纳,也不顾你们用肥畜献的平安祭。要使你们歌唱的声音远离我,因为我不听你们弹琴的响声。唯愿公平如大水滚滚,使公义如江河滔滔!以色列家啊,你们在旷野四十年,岂是将祭物和供物献给我呢?你们抬着为自己所造之神摩洛的帐幕和偶像的龛,并你们的神星。所以我要把你们掳到大马色以外。”这是耶和华名为万军之神说的。(阿摩司书5:21-27)
 
    当年阿摩司先知在传讲神这段信息的时候,我想会引起以色列人相当的困惑。节期、严肃会、燔祭、素祭和平安祭这些条例,都是神自己所定并吩咐以色列人遵守的,为什么今天他又不喜悦呢?“鼓瑟弹琴赞美神”是神所要求的(见诗篇150 篇),为什么今天他又说“不听你们弹琴的响声”?这是因为以色列人把神的这些吩咐变成了仪式、变成了宗教,表面上也在献祭悔改,而内心深处仍然“抬着为自己所造之摩洛的帐幕和偶像的龛”。神多么希望他们能从心里把这祭物献上(“你们要将心里的污秽除掉,不可再硬着颈项。”申命记10:16;“我儿,要将你的心归我。”箴言23:26)。但以色列人只是将其做在外表的仪式上(“他们口是与你亲近,心确与你远离。”耶利米书12:2),内在生命没有改变,光认罪不悔改,仍然陷在偶像的淫乱之中,遭神离弃。可他们通过献祭歌唱这些宗教仪式,仍然觉得自己是神的选民,及至神亲自道成肉身来到他们中间,指出人内心的罪恶,但他们为了维护这些外表的宗教,刚硬不肯悔改,生怕耶稣揭去这层宗教外衣,所以一心要除掉耶稣。
 
    以色列人的失败是否也反映出我们今天的信仰状况呢?为什么我们的信仰会落入前面的那些光景?有的信徒聚会很是火热,而且到处做工,甚至在教会中身负要职,甚至被按立,祷告也很是下工夫,常常禁食,但就是从他身上看不出生命的长进,找不到圣灵的果子。什么原因呢?和以色列人一样,把聚会读经祷告仪式化、宗教化。用这种宗教的情感和事奉的火热掩盖了内心的空虚,不去和主建立起生命的联系。虽然也常常痛哭流涕地认罪,认的只是外表:“我又动怒了、我又和人吵架了、我又说污秽的话了、我又论断人了┅┅。”但内心深处的贪婪、淫乱、狂傲被这宗教的外衣厚厚包裹,不肯向主敞开,基督那丰盛的生命无法流入。但因为那些外表的事奉,还认为自己信得不错,失去了彻底悔改的心志,这就是宗教的害处。
 
    我们多数基督徒包括传道人虽然都是重生得救的,都愿意把一切的罪摆在主的面前,求他洗涤;但是,为什么那么多时候我们离神那么远,有时再被某样罪辖制难以挣脱,有时觉得没犯什么罪,但就是祷告没有感动,事奉没有果效,读经没有亮光,生活失去见证?我们极力地省察,刻苦己心,却收效甚微,这说明我们和神之间还有罪的阻隔,那为什么我们省察不出来呢?就是因为我们的信仰里也有了宗教,我们的一些罪被它所包裹,“不让基督荣耀的光照进去”,以致于我们查不出,看不到。
 
    我是一个农村家庭教会的传道人,又在某大学教书。家就住在教会所在的小城镇,所以每次上班都须坐几个小时的火车或汽车。刚强时十分感谢神给的这种生活,又充足又喜乐;软弱时就觉得劳累疲乏,也想搬进大城市去享安逸,但几次都遭神拦阻。和妻子谈及此事时,开始时怨言四起,其势头不亚于当年旷野的以色列人,后悔当初为什么不努力要住房,不早点把家搬去,弄得现在工资全搭在路费上;后来也明明晓得这是神明确的带领,心里有些受责备,于是便用几句属灵的话结束:“相信神给的钱一定够用,相信神的带领一定正确。”几句话仿佛一下子又回到属灵的光景之中。
 
    上述的经历中似乎看不出什么毛病,其实,就在这短短的交谈中,我们的信仰已经落入“叫人死的”宗教当中了。“察验肺腑人心的神”(耶利米书11:20)照出我里面的黑暗,其实我现在的生活并非贫乏,身体也并非劳累得难以支撑,那我为何要厌弃现在的生活呢?大家都知道现在的城乡差别,我是有些羡慕城里人那种宴乐,羡慕同事们那种奢华,有些羡慕那灯光闪耀的城市夜景,甚至有些羡慕那里灯红酒绿的罪恶——说白了,就是心里有些爱世界了。
 
    但这不是最可怕的,因为主凡事都受过试探,他会体恤我们;我们受圣灵责备后若立即悔改,他会赦免我们,而且给我们胜过世界的力量和生命,叫我们得胜有余。最可怕的就是后面那两句看似属灵的话,这是我们讲道时、在交通中常劝勉别人的话,但对我们自己不知不觉便形成了自我标榜。在这等软弱犯罪的时候,因着这两句宗教上的话语,我们仿佛一下子被“提升”起来;本来应该在受圣灵责备后立即省察、认罪悔改,现在反而根本想不起来必须认罪悔改了。虚假的宗教外表是何等的可恶,使我们失去了得赦免、得恩典、得能力、得生命的机会。所以主耶稣对法利赛人说:“你们若瞎了眼,就没有罪了;但如今你们说:‘我们能看见’,所以你们的罪还在。”外表上的宗教事奉,正是让人明明是瞎眼,却还认为能看见;明明是软弱,却还认为是刚强;明明是在罪中,却还认为自己是圣洁;明明是婴孩却认为自己已成人;明明是没有重生,却能为主大发热心地做工。
 
    以色列人宗教仪式的献祭、守节为神所厌恶,今天我们在宗教上的事奉,也不会使我们与神建立任何联系,反倒与神隔绝,我们若只活在这上面,自然不会结出圣灵的果子,发出基督的馨香。就像那一盆盆用塑料制做的假花一样,只是外表好看,但却是没有生命,没有花香。
 
    记得一个传道人,在文革时被公安抓去审问,问他是否信基督教,他回答:“我从来不信基督教,但我一天不能没有耶稣!”外邦人自是不懂,但我们应该深深知道这句话的含义。我们今天成为基督徒,不是因为我们外表去聚会,去灵修,而是因着我们真是要悔改、要扭转我们的人生方向,相信接受耶稣基督的救恩,以前为己活,为自己的家活,为这世上的生活活,为罪中的享乐活,从今后只为主活,为永生活。尽管我们不可能一下子做到,但我们必须有这样的心志。如果我们到教会里来,不是为了这些,那我们只是在过一种宗教生活而已。我们若只在今生有指望,那就会比众人更可怜(哥林多前书15:9)。
 
    生命真正的长进要求我们不断地认罪悔改,让十字架钉死老我。我们所说的认罪悔改,决不是外表的仪式,痛哭的感觉。有位哲人说过:“眼泪并不表明一个人的诚意。”我们应当把我们摆在神的面前,求他光照我们,“我们当深深考察自己的行为,再归向耶和华”(耶利米哀歌3:40)。往往我们有些罪容易发现,也容易认,像发怒、争吵、撒谎等等,但一些内心深处的罪却不容易发现也不容易认,特别是老信徒和神的工人,经过多年宗教的事奉,觉得悔改只是新信徒的事。这种想法是要不得的。我告诉你,无论我们是信了多少年的信徒,或是传道、牧师、长老、执事,内心深处仍可能存着骄傲、贪财、淫乱、诡诈等样的罪恶,不信我们仔细想想,我们为什么和人争吵、发怒、为什么撒谎?特别是骄傲的罪,越是随着时间经历的增加和事奉的增多,就越是在我们心里根深蒂固。所以认罪千万不要只在浮皮潦草,更不要在宗教的外表,要进“内屋”,把心底的隐情向神述说,神向我们所要的是“忧伤痛悔的心”,神必要在内心洗净我们,把他的生命放在里面。
 
    “用心灵和诚实敬拜神”,这几乎是每一个基督徒都知道的。但正像哥林多前书8章2节所说:“若有人以为自己知道什么,按他所当知道的,他仍是不知道。”我们有多少时候真正地是用心灵诚实敬拜神,比如我们聚会前带着忧愁重担来在神面前,散会后仍然带着重担忧忧愁愁地离开,像那个少年财主,如果我们真是用心灵诚实来敬拜神,神怎么会不照着他的应许,挪去我们的一切重担,让我们得喜乐享安息?所以这时的聚会只是走走过场,只是一次宗教活动。再比如我们为某一件事情担心,向神祷告,祷告时不知说了多少句:“全能的主,我相信你┅┅我相信你┅┅”;祷告后却仍然挂在心怀,还是要用人的方法去解决。试想,这哪里是出于诚实?像犹大国,外表依靠神,实际仍然依靠的是亚述和埃及。当先知责备他们的时候,他们因着自己已经在遵从某些宗教的仪式而对先知的话不屑一顾。我们真要引以为戒,用心灵来敬拜主,从心里相信主,如果我们信心不足也不要紧,就诚实地向主说:“主啊,我信,但我信不足,求主帮助!”(马可福音10:24)千万不要用宗教的外表来掩盖隐藏不信的心,“总要存心诚实敬畏主”(歌罗西书3:22)。
 
    保罗称神是他“用心灵所事奉的神”,这是我们事奉最根本的动机,我们所做的一切就是一个目标:“讨主喜悦”,而不是讨人喜悦,更不是要讨己喜悦;否则那就是宗教的事奉。众所周知,有的教会竖立着高高的十字架,耸立着巍然的礼拜堂,上百人的诗班,上万人聚会,金银成山,富丽堂皇,一对对带着红袖标的保卫穿梭于人群中间,好不气派。但人到这里来得不着安慰,得不着满足,更不会有改变,为什么?那是一个宗教场所,举行的是宗教仪式,和以色列人当年在宏伟的圣殿前的献祭仪式一样。但有的教会虽然人很少,房屋很简陋,金银都没有,但却能奉耶稣的名叫一个个软弱瘫痪的站立起来,为什么?因为那里的人是在用心灵事奉神。所以,各位同工们,千万不要把我们的教会变成“按名是活的,实际是死的”宗教。
 
    我们是追求里面的,还是追求外面的?里面的是生命,外面的是宗教;里面是神的命令,外面是人的声音;里面的是神的夸奖,外面是人的荣耀。虽然顺从神的带领,不一定看见什么果效,像以西结,明知道自己去的地方是“悖逆之家”,没人会听他的传讲,但若干年后,因他的传讲使一个形如枯骨的以色列再次复生,这就是心灵的事奉,生命的事奉。相反,像参孙,他因神给他的能力击杀非利士人,外表好像是在事奉神,帮助以色列人,但其实质乃是为了自己的虚荣和好色,正在得意之中被非利士人捆住,“参孙从睡中醒来,心里说,我要像前几次出去活动身体,他却不知道耶和华已经离开他了”(士师记16:20)。
 
    有的人一生做得轰轰烈烈,大有荣耀,最后却因罪身败名裂,无颜见主;因为他们虽然做得很大,但那是宗教,当魔鬼带着罪恶袭来的时候,无力抵挡,因神已经离开他了。宗教并不能使我们和主联在一起。因此我们一定要纠正我们的事奉观,我们事奉主要像保罗一样,“不是要求人的荣耀”(帖撒罗尼迦前书2:6),“不是希图外貌的体面”(加拉太书6:12),不是为了自己的利益(哥林多后书11:7),更不是为了自己在神面前赚取什么称义的条件(罗马书3:25)。我们做的工再大再多,不能遮盖我们一丝一毫的罪,靠立功得救那更是叫人死的宗教。那我们事奉的目的是什么呢?就是为了完成主对我们的托付,就是为了将来那句“忠心良仆”的夸奖,就是为了那存到永远的公义的冠冕。
 
    然而,这种完全合神心意的事奉观很难从我们这些软弱的、习惯于听取颂扬称赞的罪人心底自发产生,所以神就常常用他的杖和竿,把我们拉回羞辱、鄙视、孤单、逼迫的事奉之路,当我们发现这正是我们的主所走过的路时,我们才会感到无比的快乐和甘甜,才会心里漠视那些夸奖之声,厌烦那些虚浮的宗教上的荣耀,才会用心灵唱出“十字架永是我的荣耀”。下面简单见证一下我事奉中的一些经历。
 
    我刚讲道时是在一个比较大的三自教会,当每次借神给的一点恩赐工作后,面对那些夸奖称赞之声,虽然嘴上说着“都是神自己做的”、“我是卑微无用的瓦器”这些属灵词汇,心里早就昏昏然自得起来。所以今天我一直认为那不是蒙召,那是神给我机会来认识自己作为一个人的罪性和软弱。及至以后被逐,来到一个农村教会(也是三自),踌躇满志的我自以为凭着那点宗教热情和知识就会造福一方,满脑子想的就是“盖房子、立十架、弄门脸”,可几年过后教会几乎无一人增长,许多回讲道就是面对三四个人和一个空荡荡的房间。我今天真是为那时的失败感谢神,在人看起来那是失败,岂不知那是爱我的主在给我反覆讲述一个我自以为熟知的道理:“我是葡萄树,你们是枝子,离了我,你们就不能做什么。”
 
    后来当神真正的呼召开始时,我心灵深处才感到震撼,那是主满有能力的声音:“来,跟从我!”(马太福音4:19)原先我也常讲这段经文,讲彼得、安得烈等如何顺服,撇下网、船跟从主走天路。其实当时的彼得等人并没有那样的灵性境界。那乃是神话语的能力,是神在受造物上绝对权柄的实施。神呼召我们不是先完成什么宗教仪式,乃是先要让我们去经历风浪。当我们教会奇妙地蒙神从原来的地方带出,走上正路之时,一下子四面楚歌,狂风骤起,眼看教会已不可能有一丝继续存留的余地。这时我才似乎懂得事奉的真正含义。在我们“奋力摇橹也无济于事”,没有一点办法的时侯,我们的祷告再也没有那些宗教词语,只有从心里切切发出:“主啊,这教会若是你喜悦的,求你保守,使之存留!”这时神迹出现了,我们至今都不敢相信第二天所发生的一切。
 
    此后不久,神再次让火的试炼临到我们。由于本地异端对我们极其仇恨,竟两次向我们的礼拜堂——三间旧的草土房放火,企图烧毁我们的聚会,甚至烧死住在里面的姐妹。是烧着的《圣经》的烟呛醒了姊妹。就在这时使我们又一次经历了神的全能,整整燃烧了四十分钟的大火(当晚风又很大),竟然没把胳膊细的小檩子烧坏一根,仅是把房上的草烧坏一点。第二天在清理时,有个弟兄试着用小刀削一下被熏得漆黑的小檩子,竟露出白白的木质。九九年除夕夜,放火之人这次干脆趁弟兄姐妹不在,撬门进屋,撒上柴油来烧,火只是把棚烧个窟窿,脆弱的小草房依然没被破坏,两次修房不到一百元钱。相反,两次火却把许多弟兄姐妹的冷淡的心烧得火热起来。教会竟然从此复兴起来,如果用人的方法,谁也不会用这种方法来让教会复兴。
 
    所以,神做事总是和我们人不一样,总是高过我们的道路,高过我们的意念。我从《上山之钥》一书中看到摩西事奉的秘诀,那就是只要一有事,便伏在耶和华的脚前,向神交托。确实是这样,我们与神同工,我们所做的不是用人的办法建立宗教上的仪式陈规,用人的办法把外表做得轰轰烈烈。相反,你越是少用人的办法,神的荣耀就越多多彰显;弟兄姐妹就越多多经历主的同在,生命就越长进。我们从心里完全顺服主,这才是完全的事奉。我们需要把我们的信仰,把我们的事奉,把我们的一切都从外表转回来,转到我们的心灵,使那里成为神永远的居所。
 
 
 
厉未  现居中国大陆,一面在大学教书,一面在家庭教会传道。

---------------------------------------------------------------------------------------------------------------

    本刊保留所有文章及图片版权。欢迎转载。转载本刊电子版文章时,敬请注明文章转自www.cclifefl.org,并请注意在转载时,不得对本刊文章进行任何删改。本刊的印刷版(Printed copies)图文并茂,印刷精美,欢迎个人或团体订阅。请参考回应单。若需书面转载本刊文章,请先征得本刊书面许可。

    本网页由生命季刊设计维护,请尊重本刊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