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 On]  |  [Register]  |  Gmail  |  yahoo!mail  |  hotmail  |  qq  |  雅虎天气  |  本页二维码
cclife
今日灵修:看看我们的主!
2018/12/1 2:43:18
读者:220
■王明道

今日灵修:看看我们的主

 

 

/王明道

 

今日经文:稣进了神的殿,赶出殿里一切作买卖的人,推倒兑换银钱的人的桌子,和卖鸽的人的凳子;对他们说,我的殿必称为祷告的殿,你倒使它成为贼窝了!”(太二十一12-13

 

们读了这一段记载或者要感希奇。那位“柔和卑”,“被不还口、受害不威吓的”的主,这次怎么竟这样大烈怒,同这些作买卖的人来?这些作买卖的人将本利,辛苦勤劳,几个钱养生,也不是容易的事。就是他当到殿里来作买卖,耶,叫他出去也就够了,何必这样厉对待他,“推倒兑换银钱的人的桌子和卖鸽子的人的凳子”呢?比这个更奇怪的就是祂,“,我的殿必称为祷告的殿;你倒使它成为贼窝了。买卖的人在圣殿中作买卖是使圣殿成为贼窝,那无异于买卖的人是,这种法更令人大惑不解了。买卖不是一种正当的职业么?敬虔的人道就不可以作买卖么?贩运了来,卖给那些需要的人,几个钱养生,道这也是犯罪么?

 

若不仔思想,也要有些问题发出来。但我如果想一下,他便知道事实不是这样的简单。圣殿中没有守殿官么?若不得他的允,这些作买卖的人能够到殿里去作买卖么?守殿官若不是受了这些商人的贿赂,能不能允到圣殿里去作买卖呢?稣说使神的殿成为贼窝不是只因在殿中作买卖,乃是因这些作买卖的人与守殿官共同私舞弊。私舞弊不是窃的行么?在圣殿里私舞弊不是使圣殿成为贼窝了么?这种可憎到了极点的行还可以容忍么?的主将这些作买卖的人的桌子凳子推倒,把他从殿里赶出去,还算太厉么?

 

,我的主是“柔和卑”的。祂“被不还口、受害不威吓的”。什么时候人逼迫祂、苦待祂,祂是和和平平的忍受。祂自己什么亏也可以吃,什么苦也甘心受;但神的殿被踏,却是祂所不能忍受的事。祂赶出这些作买卖的人,不是祂自己的好处。祂赶出他去与祂也无益,祂不赶出他去与祂也无祂自己的利益打算,还是不赶他更好一些,因祂自己既减少一些麻,还可以少遭一些人的反对,少一些仇但祂不肯这样作。祂以祂父的事念。祂的父所的,祂恨祂的父所恨的。祂的父是忌邪的神。祂的父不能容不义的事存在圣殿中。祂因忠心于祂的父,所以不顾恶人的恨和自己的安全,“赶出殿里一切作买卖的人,推倒兑换银钱的人的桌子,和卖鸽子的人的凳子”。在这里我可以明白祂这次所作的不但不与祂平日的德行相反,而且正是与祂平日的德行相合。由这件事上我更可以看出祂在神面前的服和忠心,更可以看出祂那种圣洁高尚的人生是何等的可羡慕,何等的可效法了。

 

称祂主,称祂夫子,我的人生果然像祂么?起来真是可怜又可耻。的生活不但不像祂,而且正是与祂相反。当我自己的利益名受到别人一点害的时候,我便怒冲冠,挺身而,比我的主在殿里赶出那些作买卖的人更勇敢多少倍。但到了我神的殿被恶人践踏,神的道被恶人混乱,神的名被恶人亵渎的时候,我们却噤若寒蝉,不用说不敢起来反对,甚至连一句抗议的话都不敢出口。这种象充分地表出来我的自私、怯懦、不与神同心,在神的工作上不看看我的主那种忠勇敢,不自己的利害荣辱,只知道从父命,尽忠父工的那种模范,真使我们惭愧到无地自容。

 

今日教会中可憎到极点的事只一样呢?教会的袖站在台上批,否中所的要道,公然与基督为敌,破坏圣徒的信心,这不是极可憎的事么?

 

未曾悔改,没有信仰,人格卑鄙,行不端的人,在教会中踞高位,掌大以致教会中充满了罪恶污秽,这不是极可憎的事么?

 

无神派,拜假神的,富而不仁的主,千夫所指的官,都被到教会中的特别大会台上演训词,这不是极可憎的事么?

 

一手举着基督的旗,一手拿簿式”的募捐册,到处低首下心,笑,向人伸手讨钱,嘴里还作圣工,荣耀神,这不是极可憎的么?

 

佻,装饰妖冶,品行卑鄙,没有信仰的青年男女,一群一群地走到礼拜堂的台上去奏唱歌,在有特别祝聚会的时候,甚至在台上舞蹈演剧,这不是极可憎的事么?

 

我在这里不过略几个例子,若要详细的数算,教会中可憎的事真不知道有多少。各处都有真实信主的人,但能像主那样勇敢无畏,仗义执言,将自己的利害、益、得失、荣辱,一概置之度外,不畏逼迫,不,一直向这些可憎的事攻的,究竟有几个人呢?有些信徒看一切的事也感痛心,也十分过,同人谈话时也表示些不意,但到了真用得们说话作事反对这些罪的时候,他怕得罪人,怕自己的利益名失,又口不一言了。也有的信徒因与别人意不合,或是与教会的袖有什么嫌隙,或是自己争地利益,便借题发挥,反对教会中的某种罪,好达到他报仇利己的目的。自己存心不正,他们的行为也不比他们所攻击的人更好多少,他们的言论动作自然不能使恶人畏惧顾忌。因有这种种的情形,人的胆量便越来越大,他的势力也越来越厚,教会中的情形也就越来越腐了。弱的信徒便因此跌倒退后,有心求真理的人便因此裹足不前,不信主的人看教会这种腐的情形,便看我所信的主,和我的道,自然更不容易信主了。

 

我不是有人起来反对教会中这些罪,就可以把人的势力完全除,就可以把教会中的弊病完全去掉。这是办不到的。我的主把那些作买卖的人从殿里赶出去以后,犹太人宗教方面的情形并未曾因此有什么进步,但至少可以使犹太人知道神的公义和圣洁,知道神是忌邪的神,知道神恨恶罪恶,知道怙恶不悛的人总不免受神的震怒。照样,我今日起来秉公义反对教会中的罪,向那些可憎的事攻,虽然不能将教会中人的势力尽,不能将教会中的弊病完全去掉,但至少还可以使人知道神是公义圣洁恨的,使作的人多少有些忌,不敢像平日那样肆无忌惮。同时也可以使弱的人得鼓舞,使求真理的人看一些亮光,使不信的人知道教会中不都是假冒善,利,欺世欺人的份子。

 

不过我若真要效法我的主那样不一切,反对罪,我们就必须准备遭遇我们的主所遭遇的逼迫、反对、攻击、毁谤。但我信主的应许,我不但不怕这一切,而且十分神的道主的名遭遇这一切,因主曾应许看太五11-12)。

 

算自己的利害,只以父的事念,奋不身,反对罪,我的主已经给作了极好的榜样。主的徒啊,可以起了。

 

 

王明道(1900-1991)中国家庭教会领袖。本文选自《王明道文库第2册·小径》第2章“认识主",浸宣出版社出版。本刊已获微信原创播发王明道先生文章的授权。本文欢迎弟兄姊妹转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