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 On]  |  [Register]  |  Gmail  |  yahoo!mail  |  hotmail  |  qq  |  雅虎天气  |  本页二维码
cclife
基督徒当如何看待“基因编辑婴儿”?
2018/12/5 0:46:56
读者:39
■周晓勤

基督徒当如何看待“基因编辑婴儿”?

 

/周晓勤

生命季刊微信专稿

 

据报道,南方科技大学生物系副教授贺建奎宣布,他的实验室,利用CRISPR-Cas9基因编辑技术,在至少七对夫妇的受精卵上,修改一个叫CCR5的基因。这个基因修改,被认为可以使婴儿获得对艾滋病的天然免疫力。并且,其中一对名为露露和娜娜的基因编辑婴儿双胞胎,于11月在中国诞生。如果属实,这是世界首例基因编辑婴儿。

 

随后,中国122位科学家,联合签署声明,对此项研究表示坚决反对和强烈谴责。

 

以下为声明原文摘要:

 

……这项所谓研究的生物医学伦理审查形同虚设。直接进行人体实验,只能用疯狂形容。CRISPR基因编辑技术的脱靶问题不解决,直接进行人胚胎改造并试图产生婴儿的任何尝试都存在巨大风险。此项技术早就可以做,没有任何创新,但是全球的生物医学科学家们不去做、不敢做,就是因为脱靶的不确定性、其他巨大风险以及更重要的伦理。这些不确定性的可遗传的遗传物质改造,一旦作出活人就不可避免的会混入人类的基因池,将会带来什么样的影响,没有人能预知。确实不排除可能性此次生出来的孩子一段时间内基本健康,但是程序不正义和将来继续执行带来的对人类群体的潜在风险和危害是不可估量的。……

 

国家一定要迅速立法严格监管,潘多拉魔盒已经打开,我们可能还有一线机会在不可挽回前,关上它。……

 

另有媒体报道:

 

中国深圳南方科技大学副教授贺建奎将基因编辑应用于人类的事件震惊了国人,继逾百科学家联名谴责这项研究破坏了人类伦理底线并存在巨大潜在的危害与风险后,又有数十名中国律师联名发表声明,建议司法机关追究相关方的法律责任,并对这项违法的人体胚胎实验采取强制措施。

 

……而在一些研究者看来,贺建奎希望让感染艾滋病的夫妇生育健康的孩子的目的可能也无需如此大费周折。张林琦称,现在母婴阻断技术非常有效,高达98%以上,可以阻止新生儿不被艾滋感染。HIV感染的父亲,和健康的母亲,100%可以生个健康和可爱的孩子,根本无需进行CCR5编辑(参1)

 

作为相信圣经的基督徒,我们严厉谴责这种编辑人类基因的行为,理由如下。

 

1.  从圣经角度看基因编辑

 

按照圣经的教训,基督徒认为,所谓的基因编辑,是一种无神的和反神的犯罪行为。

 

人的头脑中,一旦被无神的观念所充满,一旦像愚顽人那样,心里说没有神(诗篇531)的时候,即便是所谓的科学家,他也会肆无忌惮地做出背乎伦常的事情。人类的基因,来自于上帝的创作。任何试图修改编辑人类基因的做法,都是对上帝创造秩序的反叛,是一种想从被造者成为造物主的悖逆行为。圣经清楚地教导说,人是神所创造的,而神的创造是完美的(创世记131)。正是人的犯罪堕落,导致了人与神的隔绝,进而导致人落入了无休无止的苦难。而人类疾病,正是人类苦难状况之一种。人类若想消除苦难,唯一的途径,就是与神和好,进而带来人与人之间的和好,以及人与大自然的和好。离开这条正路,人类企图掌管自己命运的努力,都不可有好的结果。比如这种修改和编辑人类基因的做法,美其名曰是要使婴儿获得对艾滋病的天然免疫力,最终可能使人类陷入更大的混乱,落入更深的苦难。

 

2. “基因编辑带来的巨大危害:

 

在受精卵的一条基因链上,修改一个基因,就像站在远处,对准一堆珍珠项链射箭,目标是射中其中一颗珍珠。失误的可能性很大,每次100%击中目标珍珠,是不可能的。有可能没有射中目标珍珠,却射中其它珍珠,产生一个失误基因变异的受精卵。有可能射中了目标珍珠,同时也损伤了其它珍珠,产生另外一个失误基因变异的受精卵……

 

因此,相信露露和娜娜的爸爸妈妈,远远不止提供了两颗受精卵。露露和娜娜,应该只是诸多接受编辑的受精卵中,成功的两个。那么,那些失误基因变异的受精卵,怎么处理?毁掉受精卵,等于早期堕胎,这是上帝恨恶的谋杀生命行为。因为人的生命,从受精卵开始。受精卵是单细胞的生命,是胚胎的开始。如果留下受精卵,这样发育出来的孩子,可能有严重的先天缺陷,这种缺陷可能比患艾滋病更糟糕。

 

即使每次100%的击中基因目标,也非常危险的。科学家对人类基因的了解,最近几十年虽然突飞猛进。但如同画一个圆圈,圆圈里面代表现在我们对人类基因的认知,圆圈外面代表我们不知道的基因信息。圆圈外面无限大,我们很难知道我们到底不知道什么。我们并不完全知道,那个基因的改变,对未来有什么样深远的影响。

 

药物在人体,一般是暂时的,几天或一段时间后,就会排出体外。而基因改变,是永远的。不光是永远停留在受者的身体里,还会借着生育孩子,进入人类共同的基因库。即使露露和娜娜现在看着正常,我们不知道改变的基因对她们将来有什么影响,也不知道对她们的后代,甚至对人类共同的基因库,有什么影响。

 

一种新药的产生过程是这样的:在人体里短暂停留的药物,被正式用来治病之前,必须经过大量的动物实验,再经过一期、二期及三期临床实验等,前后跨越好些年。这期间,医药公司多次把实验进展及结果,申报给美国联邦医药食物总局。这些报告,被各个领域的专家审核评判。很多药在审核过程中被枪毙,哪怕已经投资了上亿美元。如果任何人把没有被许可的药,擅自用于他人体内,会受到严厉的法律制裁。

 

而这个永久性基因改变,可能祸及多代的基因改变,这么容易就直接做到人身上了!如科学家王立铭所指出:

 

请注意,在今天的新闻中,科学家们在受精卵当中修改基因之后,这些修改将可能进入婴儿的所有细胞——包括生殖细胞。也就是说,这一次基因编辑的结果不光会影响这几个孩子,还会传递给他们的儿子女儿,他们的孙子孙女,他们的所有的子孙后代!(参2

 

那些接受实验的“志愿者”可能无知,不懂科学及后果。但是,那些牽涉其中的科学家们,医生们,大学研究所及医院的负责人,政府机构负责人等,都干什么去了!?不敬畏上帝的人,真是为所欲为,没有道德底线。

 

3. 解决问题的出路:

 

防止艾滋病,不需要改变基因,有更符合圣经真理的办法。艾滋病的高危人群,是男同性恋人群,拥有多个性伙伴的人群,共用针头注射毒品的人群,艾滋病母亲传给胎儿的人群。发生在无辜人身上的案例也有,均属人为错误造成的:如给艾滋病患者治疗的医护人员不小心被感染,输血时接受了艾滋病人献血的人,及90年代发生的因为卖血而感染HIV的事件等。这些人为的错误都是可以纠正及避免的。如果遵循圣经真理,尊重一男一女一夫一妻一生一世的婚姻,杜绝一切婚前婚外性行为,一般不太可能染上艾滋病。况且,即使基因编辑100%按照预期成功,没有其它恶果,也不能保证一定不得艾滋病。

 

非洲国家乌干达,曾经是艾滋病的重灾区。该国政府极力宣传推广在性生活上自律,人民实行自律性行为一段时间后,艾滋病发病率大幅度下降,成为世界卫生组织预防艾滋病的经典模范(参3

 

 

参考资料

1.http://ca.ntdtv.com/xtr/gb/2018/11/27/a1400936.html

2. https://www.huoxing24.com/newsdetail/20181126213916851519.html

3.EdwardC.Green,DanielT.Halperin,VinandNantulya,andJaniceA.Hogle.“Uganda'sHIVPreventionSuccess:TheRoleofSexualBehaviorChangeandtheNationalResponse”.AIDSBehav.2006Jul;10(4):335–346.

https://www.ncbi.nlm.nih.gov/pmc/articles/PMC1544373/

 

周晓勤 来自中国大陆。美国明尼苏达大学化学博士,圣经辅导硕士。曾在美国医药及医疗器械业做研发工作20年,现全时间事奉,协助先生牧养一实体教会,参与生命季刊的事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