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 On]  |  [Register]  |  Gmail  |  yahoo!mail  |  hotmail  |  qq  |  雅虎天气  |  本页二维码
我们的婚姻见证:从“势均力敌”到“同心而行”
——从“势均力敌”到“同心而行” ——我们的婚姻见证(1)
2018/12/12 4:32:02
读者:453
■芷蕙
我们的婚姻见证:从“势均力敌”到“同心而行”
 

从“势均力敌”到“同心而行”

——我们的婚姻见证(1)

 

文/芷蕙

生命季刊微信专稿 

 

1

 

高中的时候,我很向往爱情。偶尔读的言情小说,使自己心中隐约的构建起另一半的形象:他大概会是在专业领域内微有建树的男人,可以让我一直崇拜。于是,“只有自己优秀了,才能遇见更优秀的人”这句教导,支撑着我走过晦暗而艰辛的高中时代。

 

所以我要找一个势均力敌的男朋友,当然不势均力敌也行,男高女低,才是标配嘛。但是不管怎么样,他都要非常爱我。

 

讽刺的是,带着这样的爱情观根基,我在本科毕业不久,和前男朋友分了手。

 

现在回想起来,那真是一段极其痛苦的撕扯时光,我和他都极其骄傲,除了要求势均力敌以外,我又被一些奇奇怪怪的恋爱观捆绑,认为我不这样他就不会爱我,认为我不那样他就不会一直爱我;认为他不这样就是不爱我,认为他不那样就是不够爱我。我们最终都在这场力不能胜的拔河角逐之中伤痕累累。

 

在我无止境的证明求证中,原本就脆弱的恋爱关系走到了尽头。我痛悔非常,大病一场,因为他是高中同学的缘故,我差点和自己的那段年华断绝关系。

 

我开始觉得全是自己的错,自我价值感也跌至谷底,自杀的念头常常缠上我。

 

2

 

然而有一天,表姐打来电话,我清清楚楚的记得,她说:“其实这个世界是有一个神的,而且祂爱你。”

 

结束的时候她说到我的恋爱问题,具体情况她并不是很清楚,但是她电话中的最后一句话,让现在的我无比的认同,她说:“等你进入婚姻,你会发现,这是一件好的无比的事情。”

 

我当时正处于崩溃的边缘,对这句话充满了怀疑,但是因着对表姐的信任,我把这句话放在了心里。

 

我本科是学文学的,我原本以为真的是“腹有诗书气自华”,所以我很喜欢读书,也喜欢写一写文章,但是我在我所看的那些书里,没有找到平安,反而有些神经质了,并且总是抑抑郁郁的。

 

我的前男友也对我常常拿着文学理论去论断他很反感,也很无奈,同时觉得我很矫情。当时我也接触过主内的人,对她们脸上展露出的,喜乐平安的荣光非常神往。

 

表姐打电话来的时候,我正觉得,我的爱情和我的专业都崩塌了。我在这样的失败之后,立刻愿意相信有一位爱我的神,但是这只是心愿,当时的我在心里实在不能相信。表姐带来的,是真正的好消息,试想:如果爱世人的神是真的,那么人生就绝非实苦。但我的内心却深受进化论和无神论的影响,无论如何都觉得“耶稣再来”和“罪人受审判”的信息带有太强烈的宗教意味,书上不是说“宗教本质上是一种精神寄托和终极关怀”吗?但是因为我是一个很不会拒绝的人,更何况我知道表姐完全是出于好意,并且我在极大的痛苦中,想要让自己的心被任何的事情麻痹,所以我跟着表姐做了决志祷告。

 

那时的我,绝想不到五年后的我会多么的感恩那一时刻。

 

3

 

那段时间我正因病休养在家,很快我就去教会买了《圣经》。之后的两年我就很少读文学方面的书了,不仅仅是因为我在那些书里尝到了失败,还因为通过《圣经》,我觉得我的眼开了,我的位置归正了,不再过高地估量自己,也不再轻易地轻贱自己了。我也开始用圣经的教导去假设、解决这个世上的悲剧,发现这些悲剧百分之八九十都会消失。

 

圣经成了我的枕边书,我开始用圣经去搜找婚恋技巧、教育常识,开始用圣经去归正我的价值观、世界观和人生观,我如获至宝,痛悔非常,觉得自己如果能早接触圣经,并将书中的教导当成准则,自己就能少走很多弯路。

 

现在我因为工作的问题还会看很多的文学哲学类书籍,但是我有了自己的评判,不会跟着文章书籍左右摇摆了,更不会像之前一样沉浸于文学的悲剧美和哲学的虚无观中了。

 

因为以赛亚书49:4中说:“我劳碌是徒然,我尽力是虚无虚空;然而,我当得的理必在耶和华那里,我的赏赐必在我神那里。”这是一种对虚无观的超越,它给悲剧美一个幻灭。

 

有时候看着沉浸在书籍中、发表了不少文章却依然沉迷于悲剧美、并且面容憔悴的同事,再想到顾城和海子,自己竟然有种走出牢笼的庆幸。

 

在这分手的时光中,我也被几个人追过,但是觉得实在跟自己心中的爱情相差甚远。也见过一些很不体面的爱情闹剧,所以我对和我一样走世俗路的男生产生厌倦的情绪,厌倦了比较,厌倦了条件的对换,也厌倦了无休止的较力。

 

因为对自己健康的担忧,也因为一些错误的爱情观,例如:“婚姻是爱情的坟墓”,“要很多很多的爱,才能渡过婚姻里的艰难险阻”,还没有被归正,又加上恋爱失败的经历让我太过于痛苦,我觉得自己接受不了勉为其难,接受不了糊里糊涂,更接受不了成为别人家的免费保姆,所以开始认为也许自己不适合结婚。

 

也因为见多了周围模棱两可的爱情,我开始故作深沉的说,真爱是一个传说。

 

4

 

那个时候我因为一些原因,没有去教会,一直是自己读经,自己听收音机上的讲道,我开始慢慢地相信神是真的;我开始知道,信靠耶稣基督绝不是宗教这么简单,因为圣经的严密性实在是让人无可推诿。我也会照着讲道人讲的,认自己的罪,撒谎、恨恶、嫉妒……但是,那时候的我,大概就像一个茫然不知所措的孩子,生活失去重心之后,想要用听话的方式讨得主的开心,以此来换得主的爱和赏赐,而我想要的这些赏赐,有多么的至暂至轻,我也是现在才知道。

 

在自己的痛苦中,在圣经中,我看到了耶稣基督对人类真实的爱。

 

我之前坚定地认为,有价值的人才值得被爱,无论是我,还是对方。但是上帝祂竟然爱我,在我还沉溺在罪中并洋洋自得的时候就爱了我。

 

罗马书5:8 :唯有基督在我们还作罪人的时候为我们死,神的爱就在此向我们显明了。

 

然后我看到了在基督里如云的真爱见证。而且我也看到自己恋爱中极大的过错,我以前以为的爱情其实都只是被爱,我从来也没有想过自己要怎么付出。

 

而真正的爱应该是圣经上的话,哥林多前书13:4-7节:

 

爱是恒久忍耐,又有恩慈。爱是不嫉妒。爱是不自夸,不张狂,不作害羞的事。不求自己的益处,不轻易发怒。不计算人的恶,不喜欢不义,只喜欢真理。凡事包容,凡事相信,凡事盼望,凡事忍耐。

 

于是我就想,如果要结婚有爱情,应该是和一个真信的人,然后我们共同邀请耶稣做我们家的主。那时候看到一对外国人在结婚当天祷告的图片:当地的习俗,婚礼前不能见面。婚礼之前,他们就坐在拐角处,背对背拉手闭目祷告。我看了会流泪,他们一同在至圣的上帝面前立约,让我觉得这样的爱情极其纯净,胜过这世上所有的。

 

我开始试着去为我的另一半向主祷告。

 

我开始觉得学历不重要。

 

学历真的不重要,其实当时确定这个想法的时候,我并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我只是觉得一个人真正的相信主耶稣、相信《圣经》上的话,那么他的眼界一定不错,境界一定不低,他一定很会做爸爸,他一定很有爱心,他一定看重陪伴,他一定品行端洁,他一定很会时间管理、不会让光阴虚度。

 

而如果有了这些,他要胜过多少高学历的人啊,他似乎更在乎生命本身了,而不是别的什么。感谢主。虽然目前看来,这些看法有些微的偏差,因为灵命再好的基督徒也会有软弱的时候,但正是带着这样的信心,我才可能跳出自己的圈子去试着接纳光明。

 

5

 

然后,我遇见了光明。

 

他真正震动我的,是他演的一个音乐剧。他演一个堕落的人,节目的最后,其他的演员把各种各样的罪的牌子挂到他的脖子上,坐在下面的我看到了他脸上的泪,他的泪被灯光照着,更显得肆意。

 

那时候的我刚刚找到教会,心里只是觉得,他怎么跟我认识的男生那么的不一样呢?

 

就说最直接的:男人不应该是把脆弱深藏,把优点全亮,用骄傲傍身的吗?

 

我在那天晚上看到了,主内弟兄的谦卑自省。

 

但是和光明在一起的路程还是特别的坎坷,虽然我们的名字看起来都这么的相配。

 

我和光明在很多的地方不一样。

 

他上三加二大专,之后读神学,后来去青海、去东北朝鲜族聚集的地方传福音,带着感动花极少的钱,尽量缩衣节食。

 

而我在一所升学率很高的高中读书,周围牛人如云,之后上四年制大学,然后学校里给了名额可以上研究生。

 

我们在一起的时候,他没有积蓄不爱旅游,不在商场里买衣服,很多东西没吃过,很多东西没见过,很多东西不知道。

 

而我,有一些积蓄,最爱旅行。因为不会讲价,衣服尽量买品牌的;是个吃货,最爱尝试新鲜不一样的吃食。最喜欢看纪录片,因为可以知道很多新鲜的东西,书也读了一点点。

 

然而这都是很后来才发现的。最开始的时候,我们的微信聊天常常是:我们同时向对方发送完全一样的话。感谢主。

 

虽然有着这些种种的不同,但是我知道光明有着很多极其难得的品德,他谦卑正直善于自省,并且一直在向着标杆直跑,他跟我原本圈子里接触过的男生都不一样。

 

但是跟家里人介绍他,跟同学同事介绍他,对我来说都是挑战。因为我特别的爱面子。当时信心很软弱,我在世界的追求和属灵的追求上左右摇摆。

 

而且我从来没有接触过他这样的人。恋爱的时候,我已经基本不跟他说一些专业方面的知识,可是每每遇到我认为天下人都知道的常识性知识、而他不知道的时候,我总是先表示诧异,然后钻起牛角尖,认为我们实在是太不合适了。

 

有时候转身看看我的同学都在各自的领域里风生水起,我也会心情酸楚,虽然我知道技巧、专业、聪明,和属灵的智慧相比,都是这个世上的小学,但是我却很难让这些搅扰我的念头消失。

 

我在这样的事情上纠结,也同样在之前生的那场病上纠结,纠结着我能不能给光明带来幸福,也纠结着光明能不能给我带来幸福。

 

但是我们还是订婚了。

 

这时候的我不知道,一场灾难也同样是祝福,正悄然逼近,差点将我们的关系连同我自己的生命连根拔起。但是,感谢主,耶稣得胜了。(将在下篇细述:我们的婚姻见证(2):如果是癌症,我们是不是只能分手)

 

6

然后我们结婚了。

 

势均力敌的念头慢慢地被主淘洗干净,因为两个人同心而行,胜过一切。

 

没有一个世俗上的福贵人能比得上主内的王子尊贵。有衣有食就当知足,一个人在世上需要的很少,没有什么能比得上心灵的安宁。

 

结婚一年之久,我确实曾经因为光明的工作乃至迁怒学历,但是我也常常会感恩:上帝给了我一个多么适合我的丈夫!

 

我是一个安全感特别差的人,常常要证明对方对我的爱。光明脾气很好,每当我大喊大叫、怒气冲冲要证明他爱我的时候,他总是会说我爱你,再不行,就拉着我祷告,我知道他对着神是没办法撒谎的,所以我会在他的祷告中安静下来。

 

我知道作为人我有可能选错,但是上帝是绝不会错的。

 

有时候莫名其妙地会想,如果我的家里没有神,我也没有找一位信主的丈夫会怎样?结论是:不知道该是怎样的人间地狱。

 

感谢主,把我从罪中拯救出来,又带领我遇见这么好的弟兄。(待续)

 

蕙 中国大陆基督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