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 On]  |  [Register]  |  Gmail  |  yahoo!mail  |  hotmail  |  qq  |  雅虎天气  |  本页二维码
cclife
生命, 因耶稣而改变
2018/12/19 16:45:30
读者:24677
■傅芬华

生命与信仰  第35期 2018年11月

生命, 因耶稣而改变

文/傅芬华

 

我从小生长在那个灾难的年代,整个童年都是在文革中度过的。当时由于特殊的家族背景,我的父母都被分别下放到农村,接受劳动改造。

我母亲家是老家一带的名门望族,外祖父是读书人,在南京教书,早年就随大学迁移去了台湾,但我的外婆却带着年幼的三个女儿留守在福建老家。老家“解放”后,我妈妈的大姑父,一位曾经在抗日期间,慷慨支援闽北抗日游击队的民主进步人士,却在第一时间被镇压枪毙,家产全部被充公了。当外婆得知有人也要来抓她,只得匆忙接受亲友的安排,只身抛下三个未成年的女儿,跑到海边一户渔民家的小阁楼上躲藏了一个多月,然后再坐小渔船偷渡去台湾了。当时我母亲年纪最大,而我小姨还在襁褓中。我的母亲却因此吃尽苦头,她的一位至亲的表哥,才十八岁就被抓捕和枪毙了。当然,这都是我长大之后才慢慢了解到的。

而我的父亲家也好不到哪里去,爷爷是中学教师,参加过国民党又是“臭老九”。

因着这样特殊的背景,我一出生就被寄养在一个农妇家里,因为没奶饥饿哭闹,肚子被她用各种草药缠裹至溃烂,要不是妈妈想起去看我,把我抱回,命早就没了。

后来被送回城里爷爷奶奶家,记忆中目睹过多次爷爷被五花大绑拉出去挂牌批斗的场景。直至爷爷在文革中偏瘫死去,我又被送回乡下,跟妈妈住在小村子放棺材堆的祠堂里面。感染过严重的疟疾,就是那种每天或每隔一天就要发高烧的那种疾病。掉进过鱼塘,也差点被河水冲走过。到山上砍柴、采竹笋、割猪草,遇到N多危险,有次差点被毒蛇咬伤。见过一个被野兽咬得奄奄一息的人,他被人抬下山放到我们住的村子的祠堂里,让我弟弟尿尿给他喝,说是喝童子尿可以疗伤,后来还是被人抬走了,也不知道是死是活。我也时常下田干农活,种菜、插秧、割麦,有次割麦差点把整个小手指头割断。烧过窑,做砖模瓦模,放到土窑去烧,搬砖瓦,盖乡村学校,脚底心被一个生锈的大铁钉整个刺穿到脚背。

最严重的一次是开山造田种红薯,头被人用锄头锄了一锄头,那时我们住的小山村,估计方圆几百里都没有医院,只有一个所谓的“赤脚医生”。这位“赤脚医生”没有给我做任何治疗,只用纱布把我的头包了好多层,像电影里的伤兵一样。一共包了三个多月,居然没死,也没有感染,只是后脑留有一个三四公分长的疤痕。

这件事我现在想想都觉得不可思议,后来有一位做医生的朋友听说了我的故事,告诉我说可能是我从小就吃的发霉的大米和红薯丝救了我。那时我们福建吃的都是所谓的备战粮,全是发霉的,说是富含青霉素。总之记忆中,我这种九死一生的故事真是很多,那时就深深体会到人生命的脆弱。所以说我活着就是一个奇迹,不过这都是以后才明白的。

不但是生活各种危险艰难,更难过的是,因为我特殊的家庭背景,被人辱骂、吐唾沫、扔石头也是常有的事,因此心里非常刚硬,别看个子矮小瘦弱,基本属于不会哭的那一类。以致我刚刚接触福音的时候,听人讲见证,总觉得他们是在无病呻吟。

文革结束之后跟着母亲回城,靠着童年跟爷爷识字读书的那点底子,经过几年刻苦学习,居然考上了大学,而且是数一数二的名校,很是得意了一阵子。其实能一路从山沟沟走出来,现在回头看都是神迹。可是当初却不是这么认为的,觉得是自己努力的结果,虽然偶尔也心虚,因为实在知道比我努力比我好的人多了,因而觉得我还是幸运的。但当看到别人不需要努力也生活得很好时,就又心里愤愤不平,充满苦毒。大学时一度沉迷伤痕文学,对身处的世界非常悲观,心情也非常坏,身体也变得越来越不好,学业大受影响,有一度头痛欲裂,就想是因为头受过伤的缘故,对童年许多刻骨铭心的苦难遭遇更加心生怨毒。

大学毕业后,在社会上断断续续工作了几年,依然觉得了无生趣。那时正赶上留学潮,我就一心想要出国留学。在那个令人彻底绝望的事件发生之后,更加坚定了我出国留学的心。

90年夏天,我终于如愿以偿地孤身踏上了美国这片土地。可好景不长,各种语言和学业的压力,经济的压力,把本来身体就瘦弱不堪的我,彻底压垮了,第一个学期就拔了两颗大牙。睡眠非常不好,夜晚时常被可怕的梦魇惊醒,身心灵俱疲。我那时就常想:我这辈子如果寿终正寝活不过五六十岁,出去被车一撞就没了,人活着的意义是什么呢?

那时有人来挨家挨户上门给我传福音,但我却非常抵挡。首先理性上很难通过,我学的是地球物理大气科学,从小被无神论洗脑,先入为主根深蒂固,把一切宗教信仰当作是迷信。其次,在感性上也很难通过,我内心充满苦毒怨恨,虽说因看见过人性最丑陋的一面,对人性彻底绝望,但却否认自己是罪人,觉得自己人生经历多灾多难,何罪之有?我质问神:你若存在,为什么让这些事发生在我身上呢?我那时真是不信。

感谢主!在我走进人生最低谷的时候,抱着散心的目的,我去参加了那年在中部基督工人中心举办的冬令会。听了什么信息我已经完全记不得了,只是对基督徒开始有些好感,觉得他们是与我过去认知世界完全不同的一群人。我也很喜欢他们唱的诗歌,能让我心境平稳安宁。我也带回他们送我的一本圣经和一本小小的荒漠甘泉。

在一次跟我系主任(他是我们学界相当有名的一位科学家)的对话中,得知他居然是一位虔诚的基督徒,并发现我的学长和同学中也有不少信主的,这让我开始有了一些反省,骄傲的心稍微谦卑了些。

我开始花三个多月的时间把圣经,读懂读不懂的从头到尾认真读了一遍。在这个过程也不断向我周围的基督徒问问题,理性上开始有些信服(以后有机会,我会谈谈我是如何克服理性障碍的)。

然而,虽然读经过程也有很多震撼我的地方,但是还是很难去相信。直至有一天,我又开始怨天尤人,内心被深深的黑暗笼罩着,非常沉重。

当时,因为我的导师突发心脏病,他所有的研究项目都停了,我的奖学金一直没有着落,心里又急又苦。

我跟父母关系一直非常疏离,有事也从不会跟他们沟通。当然,一方面是处境的原因,要知道在二三十年前,一封信来回需要大半个月,几分钟的电话就要十几美元;另一方面也是因为我跟父母的关系本来就一直不好。我父母因为下放到不同的地方,两地分居,我小的时候在爷爷奶奶身边,回到母亲身边时已经是小学二三年级了。我母亲的性格也因着她自身的经历而非常暴躁,我被打骂是常有的事。父亲在我考上大学之后第二年才回城,他在我的生命中也几乎是完全缺席的,因而我的内心对父母一直有很深的苦毒和怨恨。

因着自己孤僻要强的个性,我的身边也几乎没有任何知心朋友。我记得自己当时被一种举目无亲、死无葬身之地的感觉笼罩着,好像整个人都在往下坠落,内心极度恐慌,我觉得自己真的要崩溃了,我就一直抱怨着。

然而,这时圣灵突然光照我,让我看到我自己里面的这个可怕的黑暗:我是一个内心充满苦毒怨恨的人;顺境时荣耀都归自己,逆境时却总是怪责社会、怪责他人、怪责环境;自小在自己周围建筑一道无形的铜墙铁壁与他人隔绝,对人完全没有信任,内心孤独冷漠,个性极其扭曲,却是无力自拔。

我过去一直怪责上帝:你若存在,为何让我遭遇患难如此之多?但是我又何时反省过自己是否值得被爱呢?看我自己这样的人,连我自己都讨厌啊。

圣经说人犯罪堕落败坏背离上帝之后,罪就进入这个世界,我所经历的苦难,不正是人堕落败坏之后的现实结果吗?正是因为人不信上帝,才会发生像文革这样的人间灾难,如果这是人自己的选择,我们有什么权利质疑上帝的爱呢?但上帝实在是爱,在我们悖逆抵挡以他为敌时,他就爱了我们。上帝之子耶稣基督道成肉身来到这个世界,为着我这样的人死了,这样的爱我为何要拒绝呢?

感谢主!我在那一刻悔改信主了。信主之后,上帝在我的生命中开始了重新塑造雕琢的工作。上帝也感动呼召我为他作见证传福音。我研究所毕业后就去读神学院。我深知我自己的败坏软弱,我需要圣经来帮助我重新建立根植于圣经的人生观,价值观。我更需要神来完全改变我这个人。

我祷告后选择圣经辅导作我的专业。我跟主说,主啊,你先来改变我。神听见了我的祷告。借着圣经辅导课,神让我对自己做一个更加全面的彻底反省。我原本个性非常扭曲:外表瘦弱,内心却跟石头一样,骄傲又自卑,对人也没有一点爱心。信主之后,上帝把我的眼光改变了,我看花看人都觉得可爱了。当我看人的时候,看到的不再是人的罪恶,因为知道我们都是罪人,都不完全,但主却甘愿为我们死,他爱每一个人。因为人有神的形象,是按他形象和样式造的。他让我要以爱报爱,用他的爱去爱主爱人。我也把我的骄傲我的自卑都带到主面前,求主帮助对付,使我成为一个身心灵都健康的人。

感谢主!若有人在基督里,就成为新造的人,旧事已过,都变成新的了。我原来很久都不会哭了,我心已不被任何东西打动,但信主后,第一件事,就是学会哭。我把我的伤痛带到主面前,我学习在神面前向神哭,我知道神听见我的每一个祷告,他的爱深深地安慰我。我的生命因耶稣而改变,开始学习发自内心的哭和笑。我心慢慢地柔软下来,我的身体也开始得到放松。我的睡眠改善了许多,不再有梦魇和半夜的惊醒。我也开始学习以神为乐。回想过去,我依靠自己最后却快要走到生命的尽头,我内心黑暗、眼睛也没有光,满了劳苦愁烦,但信主后终于走出了黑暗。

人只有知道自己真的无法救自己,才能明白耶稣十架的大爱。就好像溺水的人,他若还自己拼命挣扎,别人就不能做什么。好行为可以帮人一时,却帮不了人永远,只有带人到主耶稣面前,这个人才能得到真正的救恩。我跟人传福音,常会有人说:你是学科学的怎么会信上帝呢?你是被洗脑洗迷糊了吧!我就会回答:我很清醒,你若尝过主恩的滋味就知道他是美善。我现在的生活是我在不信主以前,做梦也没有想过会拥有的。我不需要像有些人那样用药物来麻醉自己,我只是单纯地来信靠这位造我爱我为我舍命的主。现在我拥有了幸福的婚姻,爱我的丈夫,听话可爱的孩子,虽仍会经历人生风暴和苦难,但心里有平安。这种平安,在我考上大学的时候没有,在我工作事业顺利时没有。因为心里没有爱,就没有安全感。得不到痛苦,得到了怕失去。心永远不会满足,总之一个字:累。

记得我之前说过,我这辈子如果寿终正寝活不过五六十岁,我现在早就过五奔六了,每天活着都觉得是上帝给我的额外恩典,求主在我余生可以继续使用我为他而活!感谢主!

 

傅芬华           来自中国大陆,现全时间事奉,负责网络“自杀群”福音事工及网络圣经辅导事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