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 On]  |  [Register]  |  Gmail  |  yahoo!mail  |  hotmail  |  qq  |  雅虎天气  |  本页二维码
cclife
全是神的恩典
——清华校友信仰见证
2018/12/19 16:59:56
读者:7666
■陆海明

生命与信仰  第35期 2018年11月

全是神的恩典   -- 清华校友信仰见证

文/陆海明

 

我叫陆海明,吉林长春人。1995年毕业于清华电机系,1998年来美国,2000年在俄克拉荷马州立大学信主,2002年博士毕业进入金融领域工作至今。

我出国前是百分之百的无神论者。大学时是党员,系和学校的学生会干部,笃信人生要么靠自己,要么靠朋友。自己非常骄傲,在清华大学五年也交了一大堆的朋友。当时觉得人生没有自己过不去的坎儿。1995年毕业时因为要和女朋友在一起,临时退掉了保送本系直读研究生的指标,去了青岛朗讯工作,工作了两年刚提升部门主管,又觉得没意思,跑回北京报名新东方准备考托福GRE出国。当时觉得人生路很宽,想干什么都能干成。但我不知道上帝已经在一步一步引领我。那时第一个坎坷是在考完托福准备GRE时期,因为我父亲突发心脏病,抢救后到北京301医院做心脏支架手术,我每天忙着联系医生护士,陪床,跑前跑后,没有时间准备GRE考试。最后GRE考得很差。这样的成绩不可能拿到名校的全额奖学金,而我申请的学校没有一个给我奖学金的。最后有一位在俄克拉荷马州立大学电机系的导师在申请马上就要截止的时候给了我奖学金跟他读硕士。当时一面觉得万幸,又有些不甘,觉得将来硕士毕业后如果读博士一定要拿名校的奖学金。

出国前,我父亲给我写了一封家书让我随身携带,信中的叮嘱有好多条注意事项,第一条是注意安全,第二条就是不要信奉基督教。因为他单位曾经有同事到俄克拉荷马州立大学短期访问,体会最深的是这个地方传教很厉害。所以我来美国时对基督教是极为防备的。可是一下飞机,在从机场到学校的路上,接我的师兄就跟我大谈基督信仰。然后马上发现我的导师也是一个基督徒。进了校园后教会查经班马上就开始邀请我,但是这些都没有打动我。教会我从来不去。直到几个月后,我太太陪读过来,她需要补习英语,为了省钱就去了美国教会免费的英文查经班。我也不在意,因为我知道她是挺认真的佛教徒,不大可能信耶稣。果然她去英文查经班以后,一边学英语,一边对查经班的美国女士们传佛教。别人也没有怎么跟她辩驳,但几个月后,她就成了虔诚的基督徒了。然后竟然也要拉我进教会。我就急了,跟她打了个赌,如果她信的这位神能解决她入学申请的问题和学费问题,我就跟她去查经班。因为她中学和大学外语学的是俄语,英语很差,托福很难考过,就没有办法入学。同时我的奖学金仅仅够我们的生活费,很难有额外的付她的学费。这是摆在我们面前最大的挑战。她真的跟我打赌,在学英语之外的时间出去打工,在俄克拉荷马夏日酷暑曝晒下给人除草,每个月赚70美元,她一分钱不留,全部捐给了加州的一个宣教机构。结果真的很奇妙,几个月后,她的托福考过了,而且还拿到了助教的奖学金,并且面试我们学校图书馆管理员的工作很顺利就拿到了,成了我们学校第一个在图书馆工作的中国留学生。这样的变化让我目瞪口呆,结果愿赌服输,跟她去了查经班。

真正接触了基督信仰才知道原来自己当初拒绝的蒙昧可笑,一方面对这个信仰里的真理开始逐步认识和深深佩服,另一方面被美国姊妹弟兄的爱心大大感动。查经班对我影响最大的是一对令人尊敬的老教授和两对当时比我还年轻的美国学生夫妇,一对文静,一对活泼,活泼的那一对夫妻二人信耶稣前从吸毒开始交往,在party到处鬼混。直到从戒毒所出来回到教会信了耶稣,人生一百八十度翻转,成为极为敬虔的基督徒。跟他们交往中,他们的真实、善良和热情让我不自觉地就被吸引,想成为和他们一样开心的人。这两对夫妻后来一毕业就去中东做宣教士了,从那时起到今天已经二十年了,我们再没见过,但他们的音容笑貌依然非常清晰地时时浮现在眼前,我做不了别的,只有为他们祷告与祝福。

参加查经班一年后,我在一次布道会上,牧师呼召的时候,不知为何,我心里极为伤痛,跪下流泪祷告,承认自己的有罪有限,需要他的拯救与恩典。当我起来的时候,全身都很轻松释放,过去的成功失败,骄傲自卑,好像都被洗去了。只有说不出的平安和喜乐。我知道我改变了。

信耶稣后第一个挑战就是学业,因为那时高科技公司股票暴涨,到处都招人,我的导师手下的三个博士生,要么转学去了更好的学校读博士,要么转成硕士毕业趁机去了硅谷的公司。导师的学生一下变得短缺,项目没法进行下去,他就问我可不可以跟他从硕士计划转成博士计划。我非常纠结,因为当时要么毕业找工作,要么继续申请名校读博士,在人看来都比跟他继续在这个普通州立学校读博士强。在别人纷纷跳出火坑的时候,我难道要跳进去吗?我带着这个疑问问查经班带我的老教授夫妇,他们说,第一,按人的道德标准,当年你困难,出国无望的时候是你的导师帮助你出国,现在他遇到困难,你一走了之虽然有道理,但未免不通人情。第二,按神的法则,不要权衡世间的利弊,没有一个行义的人上帝不报答他的。第三,你们夫妻自己祷告,不看环境的好坏,眼前利益的得失,找你们里面最真实最平安的答案。我听了他们的话,和太太祷告了很久还是决定转成博士计划继续跟导师学下去。导师非常高兴,也着力培养我。我硕博连读用了不到四年时间,在他的帮助下发表了七篇期刊论文,十几篇会议论文,而且还拿了IEEE的一个为我们这一领域博士生设立的很有名的奖。

可是就在我读博士期间,纳斯达克泡沫崩溃,2001年九月十一日恐怖袭击,一下子使得外国留学生找工作的形势变得异常严峻。我的博士计划是在2002年暑期毕业。本来加州有一家公司已经给了我口头的offer让我博士毕业去那里工作,但是2002年一月突然告知我公司破产倒闭,不可能雇佣我了。我那时才认真的开始继续找工作。这时才真正认识到情况的严峻—发出的简历和申请都是石沉大海,杳无音讯。这个时候真的有些后悔当初没有早一点硕士毕业工作,或者去名校读博增加就业机会。跟导师谈了我的情况,他安慰我说如果找不到工作,还可以跟他继续做博士后。我虽然不甘心,但也觉得还有退路。直到2002年六月初的一个礼拜天下午,导师突然把我叫到他办公室,通知我说因为各大公司资金紧缩,他已经没有基金资助我博士后的项目了。我需要赶快博士毕业。真是晴天霹雳!我那天浑浑噩噩回到家,跟太太说了老师的最后通牒,她也很着急。我们两个一起跟上帝祷告了很久,也没有答案。只是觉得实在不行就回国吧。但导师要求我必须在一个半月内写完博士论文答辩毕业。礼拜一早晨,正准备去实验室全力开始写论文的时候,教会的牧师打来一个电话,问我们夫妻二人可不可以做司机开教会的大客车第二天早晨出发送一群学生去德州奥斯丁的福音营。我们教会每年有一个传统带领一群学生去参加美南浸信会的福音营,我们夫妻以前去过,也做过司机驾驶教会的大车。这次本来已经告诉牧师我们临近毕业,事情很多,去不了福音营了。可是临近出发前一天,原来答应做司机的弟兄临时出了些状况,只能找我们帮忙。当时真是觉得为难,本来事事不顺,上帝还要来找麻烦。我们当时就在一起祷告,我跟上帝祷告中说,我已经焦头烂额,穷途末路了,你要是让我这时候去奥斯丁服事你,就给我一点格外的恩典,今天就给我一个工作,否则我没有力气去做这个司机。

非常奇妙,那天早晨一到实验室,就接到新墨西哥州Santa Fe的一家公司的电话,让我过去面试。这是我找工作以来接到的唯一的面试通知。我当时心里充满了感恩与赞美,知道这是上帝的安排,就跟公司定了我从奥斯丁回来马上过去面试。然后第二天一早就开车去奥斯丁参加福音营。两个礼拜后从福音营一回来,我就马不停蹄,飞到Santa Fe去面试。面试之前连这家公司做什么都没搞清楚,只是觉得上帝如此清楚的印证,一定是马到成功。可到了公司,才知道这是一家金融对冲基金公司,而我对金融一窍不通。从上午九点到下午四点,七轮面试,从数学,编程到金融知识,因为没有任何准备,面试的一塌糊涂。到后来心里充满了绝望。觉得整件事从头到尾就是上帝跟我开的一场玩笑。面试到最后,公司的COO和我谈,他是一个很和善的芬兰人,问我还有什么问题没有。我当时一心想面试结束后找一个当地的华人教会,请他们的牧师同工帮我祷告,就问他,这里有华人教会吗?他一脸诧异,笑着说,好像没有,又问我为什么问这个问题。我跟他说:“I believe it is God Who brought me here.”就跟他讲我这从过来面试的过程中的经历。他很有兴趣的听完。过了一会儿送我出门,在门口对我说,我们决定聘用你了,一个月后过来工作吧。我听了真的是绝处逢生的感觉。那天晚上,在Santa Fe的宾馆里,我整夜未眠,一直跪在地上敬拜赞美和祷告。这位上帝一定要让我这个骄傲的人看见这样一个神迹,乃是除去所有人的才干和外界事物的因素,唯独靠他才能成就。就像圣经所说,不是依靠势力,不是依靠才能,乃是靠耶和华的灵方能成事。到后来我开始工作才知道,最后面试我的那位COO是我们公司当时唯一一个敬虔的基督徒,是当地一间美国教会的长老。而他也是因为我最后跟他讲的那一段见证,力排众议,决定给我一个机会而雇下了我。上帝真是一位能使万事都互相效力的神!

来到Santa Fe,因为没有华人教会,我们就在自己家里开始了一个华人查经班,在那个小城市和为数不多的华人弟兄姊妹和朋友们每周聚会,一起度过了九年的共同成长的美好时光,在2011年我们搬到东海岸之后,他们依然继续聚会,直到今天。现在往回看,上帝的旨意绝非仅仅让我这个人在走投无路的时候找到一个工作,更是借着我们这一对刚刚信主,什么也不懂的年轻人,在那个地方开始他国度的事工,使更多的人领受他的恩典。

从2006年起,因为不同的机会,我们夫妻开始一些在中国大陆的宣教事工,神在职场上祝福我,使我在那几年每年都有二到五个月在中国大陆,服事一共二十几个城市,几十间家庭教会。见证那一段时间中国大陆城市家庭教会的飞速发展与复兴,我们自己的生命也大大地成长。神的祝福也临到我们的家人,我们在大陆所有的亲属,几乎都信了耶稣。神医治了我父亲的癌症,使这个老共产党员,无神论者现在成了一个到处宣讲福音的人,当地家庭教会很多年轻人的父母都是听了我父亲的见证跟着他信主的。我的弟弟,曾经是一家国有银行的负责几十个员工的管理人员,从一个每天应酬于酒吧夜总会的堕落的人,转变成为一个彻底悔改,热心服事主的传道人,这全是神的恩典。

这条路走到今天,虽然也有过很多艰苦、软弱、疲乏和眼泪,但是我真的知道,这是一条通天的道路,有耶稣每时刻的陪伴与同行,有上帝恩典与智慧的手的引领,必然会越走越光明,越行越轻省。愿荣耀颂赞都归给这位创造天地的主!阿们!

 

陆海明 清华大学电机系1990级;现居美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