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 On]  |  [Register]  |  Gmail  |  yahoo!mail  |  hotmail  |  qq  |  雅虎天气
cclife
使地震动的祷告
2017/1/6 12:01:24
读者:3811
■蒙爱者 羊倌
生命季刊 第27期 2003年9月
 
   
羊倌问:伯伯,请谈谈您的祷告生活。
 
    蒙爱者:今天我们特别蒙恩的是可以藉着耶稣基督的宝血随时进到神面前。
 
    有几点,一是祷告的时候头脑不要空白,不要单纯强调安静。第二是要藉着耶稣进到神面前。最重要的是基督的宝血。父神为什么听我们的祷告?是因为我们是被耶稣基督宝血所洒的人(参西1:22,彼前3:21)。第三是要知道神愿意和我们亲近(参雅各书4:7-10)。另外我们的心要单单属于主,神不允许我们在他之外有偶像,我们的神是一位忌邪的神。
 
    祷告是在光中与主同行
 
    我是1946年重生的。1946年夏天,上海某教会的特别聚会最后是一个祷告聚会,大家都恳切求主快回来。我记得当时一位弟兄说,主回来就行审判,我们是否想到,在审判时我们中还有多少人没有离开罪,没有弃绝当弃绝的……我们中间有多少人是欢喜快乐接受赏赐,但还有很多要受斥责,受惩治的……主今天仍忍耐等候,等候你们悔改!这最后一句话扎我的心,今天主不回来就是因为我没有悔改,他天天巴望着我悔改,弃绝当弃绝的罪。我当时心中实在受不了,就跑到另外一间屋子去认罪,当时眼泪止不住地流,心如刀割,一直痛哭向神认罪。好一会儿就听到两位姐姐说:不要叫他,让他好好地向神认罪。过了很久(多长时间我不知道),突然心中大得释放,一种罪被赦免的喜乐自内心深处涌出,并且觉得一切都是新的。新天新地,新的旧桌子,新的破椅子,心中只有一句话“旧事已过,都变成新的了”(参林后5:17)。从那以后我才明白什么叫圣灵的感动,什么叫赦罪的恩典、从罪得释放的喜乐,许多原来看圣经看不懂、听道时听不明白的都明白了。
 
    1948年那一年神特别祝福我的祷告。那时我正在尹任先先生担任校长的苏州圣光中学高二学习,全校老师都是基督徒,并且受到内地会传教士的大力支持,许多英文教员都是爱主的英国牧师或教师,这些老师的爱心深深地影响了圣光的同学(至今虽然学校没有了,但是国内外同学每年都有聚会)。我当时的属灵情况很不好,祷告很简单,除了求主给我聪明、智慧、记性和悟性之外就没有别的内容(当然很小时候就知道在神面前认罪求主赦免,我那时的印象神就是一个白胡子老爷爷坐在天上,盯着看我做错了什么事)。
 
    有一次暑假我回南京,在一主日聚会里,唱完诗心中就很不安,非常想回家,于是在祷告之中偷偷走出会堂,回到家中发现一位神的仆人躺在我的床上,我问他作什么,他说:“我正求主叫你回来。”我当时很惊讶,就对他说:“你的祷告好厉害呀,我在会堂就坐不住,非常想回来。”他说:“圣灵感动我今天对你特别有负担,想和你交通,请你告诉我你是如何祷告的。”
 
    我觉得很奇怪,根本没有人问我这个问题,我在他再三追问下就只好告诉他我如何祷告,我就说:“我从小就是先认罪求主赦免,然后就求主给我智慧、聪明、记性和悟性,叫我能考上大学,并且早晚都是一样。”他就告诉我这不是祷告,祷告是和神有交通。于是从早晨十点一直交通到晚上十点多,两顿饭都是一手拿馒头,一手拿一块咸菜(顾不上吃)。圣灵也在我里面大大作工,充满了恩典的膏油,他的交通使我对祷告有了崭新认识。这位神的仆人从夏娃被蛇引诱犯罪一直到新约中关于在光中与神相交的经文都对我谈了一遍,使我非常受感动的有以下的内容:
 
    亚当违犯神的命令吃了分别善恶树的果子──当日虽然肉体没有死,但是他的灵与神的交通功能丧失,在神看就和死人一样。今天一个得救重生的人不但有了主耶稣作我们的生命,更有圣灵住在我们里面,使我们在灵里恢复与神的交通。因此祷告是一个神的儿女在灵中与神的交通,在光中与神相交的过程。
 
    每个神的儿女,一生就是要在灵里与神相交通,只有如此,我们里面的生命──新人的生命才会真正长大成人直到满有耶稣基督长成的身量。
 
    神是圣洁的灵。我们在神的光里蒙光照首先是我们的罪和神看为不对的地方,甚至是我们从来不知道的──就是大卫在诗19:12所说的,隐而未现的过错,得以被神的光显明出来(参弗5:13-14,约壹1:5-9)。
 
    神是愿意向我们显明自己心意的神,圣灵愿意充满我们的心,只要我们心里是清洁的,就必能见神。圣经上说:“清心的人有福了,因为他们必得见神。”(太5:8)
 
    我们每天祷告不要光自己说话,总要给神说话的机会,神的话就是灵,就是生命。
 
    要天天读圣经,因为圣灵常藉圣经上的话教训我们,圣灵不说与圣经相反的话。
 
    总之,虽然他讲了许多话,但以上的几方面使我永远不会忘记。从那以后,我的祷告就特别蒙神祝福。每周六的下午,周日一天都是我和神交通的时间,有时当熄灯铃一响,我就跑到校园中的草丛里去祷告,心中感到从未有过的和神甜蜜的交通,神的爱常感动得我流泪不止,在圣洁、神的话语上常蒙保守。
 
    这些在光里与神交通的宝贵经验,是保守我以后经过坎坎坷坷、风风雨雨一直没有离开主的重要原因。
 
恩主求你常在我心
 
    有些对祷告很有经历的人教我们,在祷告前先唱些诗,把自己的心里比较杂乱的东西先清除出去。他们叫我们常唱的是《诗歌》187首《恩主求你常在我心》,   “恩主求你常在我心,在你以外再无他求……”特别是最后一句:“使我终日藉着你恩更配与你相亲。”所以不是靠我们自己,像保罗说的:“我虽然觉得自己没错,但也不能因此称义。”所以我们是藉着主耶稣的宝血进到神面前,这样藉着主的宝血,你的心里平安了,才可以进到施恩的宝座前。
 
    所以我们能主动的地方在哪里呢?就是我们要主动和神亲近,然后圣灵用神的爱浇灌我们,最宝贵的是每一天你都能和主亲近,让主的爱激励你。在主的爱激励下,让基督在你的身上彰显,要在爱里觉得有亏欠,但是我们往往做得不够。
 
    那次交通后有半年的时间,我就是常常一祷告就能注意这方面。我和主关系最好的时候就是1948年暑假以后。真是感谢神,这是主的怜悯啊!我在祷告上并不是坚持得那么好,但是只要和主一亲近,哎哟,立时就被主的爱所充满啊!每次还是先唱《诗歌》187首。然后还是属灵的书籍《与神同在》、《馨香的没药》,还有《爱是最短路程》,小特瑞沙的。其中《与神同在》最好,《馨香的没药》的作者因为是贵族夫人,有的是时间,咱们可没那么多时间。《与神同在》的作者很忙,工作很多,很繁琐,但是她常常与主交通。所以一本好的属灵书籍,对你的影响会达一生之久。这本书使我一生受益。感谢主!
 
    那时我还没有觉悟的,就是要早起和主交通。
 
一边祷告一边听数学
 
    那个时候我学习老是第二,死记硬背的几乎都考一百分,我理化好一点,但是数学一般只能接近九十分,一下子就把我拉下了。那个时候我要专心致志考大学啊,所以读圣经的时间少,平常就是礼拜六下午和礼拜天,这是我和神亲近的时候。但是自己的念书和祷告是分离的,有一次在课堂上圣灵提醒我:“你不会一边祷告一边听数学啊?”啊!我说:“一边祷告一边听数学?主啊!我和你一起听数学!主啊我求你帮我学数学!”因为我的数学实在太差了。结果一边祷告一边听数学,老师讲上句,我就知道他下句要讲什么,不要复习了。另外呢,我的思维一下子就开阔了,知道举一反三。因为死记硬背只知道书本上讲的,但现在我就知道逻辑推理、总结归纳了。
 
活在祷告里
 
    1949年解放后我就上大学,那时候和神交通以后,我就觉得有一个结果是别的人不愿意干的事,我就愿意干。我愿意付出代价服事别人,那时候我身体很好。北上的都是大学生专列,也不要车费,也不要学费,只带一张嘴去吃饭,家里要付的钱很少,我们学校一直到1954年才开始收饭费。那时进了协和,以后56年开始实习,每个月还有45块钱的劳务费。原来我们学校毕业的是每个月90块钱,反右以后就落下来了,我们就剩56块5了,和大家一样。
 
    我在祷告方面的主要问题是,一直停留在祷告的时候与主的关系,而没有活在祷告里。这是最大的问题。我1991年以后开始全时间事奉神,我觉得最大的问题,是一定要虚心,一旦你有一点自满,觉得自己有一点东西了,你和主的关系马上就下来了。你要是觉得自己什么都没有,一直仰望,靠着主的宝血,这样的交通就特别蒙神的恩典。你自己也得帮助,弟兄姊妹也得帮助。所以真的求主怜悯,我这人就是属灵的悟性特别笨。
 
    我觉得凡事要依靠神,不要倚靠自己的聪明,在你们一切所行的事上耶和华必指引你的路。比如当初功课特别紧,已经有数学的经历了,一边祷告一边听数学,那不止是事半功倍的问题。以后你就完全靠主啊!这么大的一个祝福,你总结一下就觉悟了吧?还不觉悟!别的科还是靠自己。所以我说:“靠神太难,靠自己最容易。”哎呀真是求主怜悯吧!我从这种情况被拯救出来还是最近几年的事情。
 
    我那时喜欢做一些服务同学的事。我们上课用的是四块黑板,写完一块推上去,再写完一块再推上去,我们的助教是一个女的,她推起来就比较吃力。我很乐意帮助她,还有上课的时候我也很乐意为教授倒一杯水,这都是助教干的事情。所以党也争取我,团也争取我,找我谈话。哎呀!觉都不让你睡,每天吃完饭,他就来了,问我为什么信?结果辩论有神没神,让我放弃信仰。他们派了一个学校团的宣传委员,一休息的时候她就问:你为什么信,结果我就给她讲我得救的见证,我祷告的见证。特别是我祷告的见证,她就说:“哎哟,我们从来都不知道有这么好的!”握着我的手摇了半天,说:“对我很有帮助。”但是最后不知道她得救了没有,也许她把它当作一个奇怪的故事来听。两三个月以后,这个同学想要信耶稣,我跟她说:“这个神是活神啊!你亲近他,他自然就亲近你,他是活的。”我就把在祷告里我自己和神的关系稍微做一些见证,我说:“你让我放弃信仰行吗?今天我祷告,他是活的神,他的感动啊,他的爱啊,都临到我了,你说让我愣说没神,行吗?这不是开玩笑吗?”所以她到后来就说:“你的信仰真好!”我们也有一些女同学在那儿,她就对别的女同学说:“我也要信耶稣。”她一说这个不要紧,她的男朋友,也是团里的负责人就和她谈话,结果她思想斗争太厉害,就吐血,据说是结核复发。以后就到“亚洲学生疗养院”去,就在八大处,以后就再也没有她的消息了。
 
土改中蒙保守,但不是得胜者
 
    我1949年考入燕京大学,加入学校中的福音聚会,这一群蒙爱的基督徒因常在学校中传福音,就被称为福音聚会,在当时特殊的环境中,我们仍然坚持早祷、晚祷、吃饭谢饭,到图书馆看书先看半小时圣经。我们与当时在燕京大学中燕京神学院领导下的二百余学生的团契在信仰上有根本的不同。
 
    我们的福音聚会每月出一次福音壁报,由文字组同学负责,地点是在穆楼大门口的走廊墙壁上。不料,1951年秋,有一天对面几个系的同学以系联名形式贴出反对福音壁报的声明,因为当时北京正在进行土改工作,他们声称:“福音壁报是反动壁报”。原因是我们传福音说:“人人有罪,需要耶稣宝血洗净我们的罪才得蒙赦免与神和好。”他们说这是反动的。他们质问到底是地主有罪还是农民有罪,而我们壁报说人人有罪,混淆阶级阵线,阻碍土改工作,因此是反动的,并提出在下一个星期三下午(即全校政治大课时)要和我们展开辩论并欢迎全校同学参加。
 
    因为我是负责人,学校学生会就派大团契(即燕京神学院大团契)的负责人之一的陈枝南同学交给我要求辩论的声明(挑战书)。
 
    当时宋尚节博士的两个女儿宋天婴和宋天真也在我们的团契里,她们两个都很追求。特别是宋天婴,特别追求,她几乎每天祷告都被圣灵充满。她们常去恩典院,灵修院,到那儿去祷告。星期六去,通宵祷告;星期天也通宵,星期一再回到学校来。她们往往就是这样。所以那时候在福音聚会里面,向着主的心最好的,还是这些同学,这些大姐们,还有报恩姊妹和林明真大姐,特别有爱心,就像妈妈一样,所以这几个大姐就把我们的聚会服事得特别有爱心。所以教会里面就是彼此相爱,切实彼此相爱最重要,爱真是能遮掩许多的罪。感谢主!
 
    收到挑战书后,我说:“你们去。”她们说:“我们不去。”但是她们有些人可能在背后禁食祷告。
 
    当时全聚会所有肢体都为此有很重的负担,因为从来教会内没有传达过相似的信息,也从来没有面对过这类对我们信仰的挑战。如果我们拒绝辩论就等于默认我们的基本信仰(“世人都犯了罪亏缺了神的荣耀”,以及因信称义的基本信仰)是反动的,如果辩论失败也同样地在全校同学老师面前承认:不但我们出福音壁报,传因信称义的福音是反动的,我们基本信仰也是反动的,更连我们福音聚会是否能继续合法存在都是问题。
 
    面对避免不了的挑战,全体肢体只有切切仰望施恩的神。尤其是我,要代表全体福音聚会弟兄姊妹去与同学辩论,实感责任重大,天天不住地祷告仰望主的恩典,在每天早晚祷告中都征求肢体意见,但一直到周五,大家都无回应,我在早祷会上不得不宣布:我自己要禁食祷告。其实心中着急也吃不下饭,专心求告主,仰望主赐给我当说的话,为他自己的名怜悯我们。同时文字组负责肢体也宣布禁食祷告。我每天恳切向主求,一直没有亮光,众肢体也是一样。星期六这个祷告就迫切了,但是心是迫切了,但心却没有向主敞开,你光是在那儿迫切,“主啊这个怎么办啊?”但是你自己里头有没有安静在主的面前,给主对你说话的时间没有?你只顾自己着急啊。直到周日上午我五点起来到宗教楼小礼堂跪在主面前,用我一生从来没有过的诚恳的心向主恳求施恩,为主自己的荣耀、为主福音在新时代的见证,我说:“主啊,今天你无论如何要告诉我。”那时候我和主的关系还不是很深,但是开始摸到点门了。我从五点起仰望恩主直到十点。忽然心中好像一亮,主赐给一个思想:解决什么问题用什么标准。没有想到,一种从来没有过的思想一句句显明在我这个愚昧人的心中。
 
    首先想到关于盐的例子:
    工业用盐0.08元/斤(当时盐价,下同);
    食用精盐0.13元/斤;
    作化学分析用的最纯的盐2.00元/斤。
    同样是盐,因不同的用途、不同的纯度,价钱也就不一样,那么同样的道理:
 
    解决土改就用剥削作标准。地主剥削别人,他就有罪,而被剥削的贫下中农是被剥削者,就没有罪。
 
    我们基督徒不但不反对土改而且积极支持土改,因为符合神公义的要求。
 
    但我们的福音是劝人与神和好(参林后5:18),而人和神之间有罪分开,这罪是从神的眼里看的,在神看:“世人都犯了罪,亏缺了神的荣耀。”在此有一个严酷的事实:就是没有一个人敢把自己的思想内容毫无保留地演成电影叫大家看(这是宋尚节博士大女儿说过的),我们基督徒是诚实的,我们凭良心说我们不敢,因为有很多见不得人的思想。而哪位同学敢于如此呢?我们相信没有一个人敢,因为圣经上说:人从小心中怀着恶念(创8:21),我们思想中有很多连人都不敢见的内容,难道还敢见神吗?神是监察人肺腑心肠的,神说世人都犯了罪亏缺了神的荣耀,因为人是神照着自己的形象和样式造的,神这样的宣告还亏待了哪一个人呢?
 
    神是公义的、圣洁的,更是忌邪的,他宣告每一个人都犯了罪,而罪的工价乃是死,死后且有审判(参来9:27)。但神是满有慈爱和怜悯的神(参出34:6-7),神为了拯救世人就将自己的独生爱子耶稣赐给我们,叫他被人钉死在十字架上,担当所有世人的罪,叫一切信他的不至灭亡反得永生。如果不藉着耶稣基督的宝血我们就达不到神的要求,得不到永生。今天我们的福音壁报就是将这个神救世人的好消息告诉大家,何去何从同学们自己选择吧!
 
    没有想到上午把我们对同学大字报的回答交上去,下午就收到取消辩论的通知,当时我心中十分感谢神的恩典。
 
    这时,我里头立时有一个想法:赶快写下来,写出这是圣灵的工作。但是我里头立时有一个害怕,好不容易取消下周三的辩论了,刚轻松了一下,别找事了。自个儿心里就软下来了,这个感动就没有接受。失败者!你说我是失败者还是得胜者?失败者。不能随便说自己得胜。
 
    我心里还有诡诈,到晚上的时候就去问弟兄姊妹,说:“弟兄姊妹啊!你看不是取消辩论了吗?好多同学都不知道,我们最好写下来,把它公之于众。”想不到好多人都说算了算了,别惹事了。其实对方要是再提别的,神还不是会再给你智慧回答!因为这么多天祷告都没有从神来的话,最后我们的应对是神的怜悯赐给我们的智慧。所以靠主不就完了吗?你就不靠主。所以很难靠主,碰到危险就灰心。
 
    所以我不行,有人行,我是不行。
 
历次运动坚持信仰,但仅仅得救
 
    所以做一个得胜者不是很容易,保罗说:“无论是生是死,总叫基督在我身上照常显大。”我是不行,我自己知道得很清楚。圣灵感动这样作,结果没有这样作,又用别的话代替,用别的方法代替,求主怜悯吧!所以人家保罗才说:“我活着就是基督”啊!咱们能说这句话吗?反正我不能说,有人能说。到现在我也不敢说,差得太远。这是实话,因为我们要受更高的审判,更高的审判就是“照出暗中的隐情,显明人心的阴影”。世人是照你行的,你行为如何,照你行为来审判。我们倒好,把你心中所有思想的显得很清楚。你在这件事上对弟兄姊妹们这么说,当时圣灵就责备我一句话:“你软弱了,我让你写你不写。”错过这个机会,到第二天下午,学校就出了一个通告,经过讨论,决定停止福音聚会再出福音壁报,以免引起同学之间不必要的误会,等等。真是求主怜悯吧!
 
    真正的得胜者,两个条件,除了坚持信仰,还必须彼此相爱。所以只因不法的事增多,许多人的爱心就渐渐冷淡了。惟有忍耐到底的,在坚持彼此相爱上忍耐到底的,那才能成为得胜者。
 
    为什么每一次运动都让我经历,都让我成为运动分子啊?神就是把我放在风口浪尖上,就是要让我明白这个真理。到了监狱了才明白。我如果说一些话让弟兄姊妹受损失,让弟兄姊妹不得帮助,那我宁肯死掉,那时才有这个心志。感谢主,有了这个心志了。现在虽然没有大的逼迫,有时神任凭你任意而行的时候,那你的心思意念到底如何?难啊!比那个时候更难。
 
    所以现在更需要活在祷告里,所以弟兄姊妹啊,我说晨更是开始,先不要在乎你是坐着祷告还是躺着祷告,仪文是次要的,在乎灵,不在乎仪文,你睁开眼睛就与主交通,那时候最好,就继续下去。因为你开始就顺从圣灵,那情欲的事自然就少。你开始就一直顺从圣灵,那你今天一直就得胜。你开始就允许情欲一直占上风,你开始就想自己的这个事,那个事,你今天的生活就不可能顺利。所以是“律法的义成就在我们这只随从圣灵,不顺从肉体的人身上”,“体贴肉体的就是死,体贴圣灵的就是生命平安。”
 
    所以我现在是,在祷告上体贴圣灵,生活上工作上都要体贴圣灵,祷告不断。这样才好,随时随地就藉着祷告和主亲近,就说一句:“天父啊,我敬拜你,天父啊,我爱你,天父啊,我属于你。”其实很简单,维持你和主之间的关系。
 
使地震动的事都是众徒的祷告求下来的
 
    以后在祷告里听到神的话,很明显的就是在文革时期。原来三五反在学校里就三五个月,肃反是一年,可是整你顶多就两个月左右,他跟着你,你走到哪里都有同学跟着,去厕所也要报告,就怕你们基督徒之间彼此交通。反右大概就两三个月,我就分配了,带着右派帽子分配。文化大革命六六年开始到六八年清理阶级队伍的时候,我是右派,对自己可能的命运非常清楚,所以那时候天天求死,吃不下饭,但我是不食,不是有意禁食。结果呢,到了一个礼拜天,我早起就祷告:“主啊,求你赶快把我接去吧!”因为我又不能自杀,到礼拜天自己祷告的时候,自己里面突然有一句话:“我还要藉人的手做我要做的事。”很清楚,出于神的话没有一句不带着能力的,就立时明白,闹了半天这文化大革命是神要作他的事情,这心里一下子就开窍了,感谢主!为什么《启示录》我喜欢呢?因为那时候神常藉着《启示录》启发我,我也多看了几遍,我就想到《启示录》第8章:
 
    “羔羊揭开第七印的时候,天上寂静约有二刻。我看见那站在神面前的七位天使,有七枝号赐给他们。另有一位天使拿着金香炉来站在祭坛旁边,有许多香赐给他,要和众圣徒的祈祷一同献在宝座前的金坛上。那香的烟和众圣徒的祈祷从天使的手中一同升到神的面前。天使拿着香炉,盛满了坛上的火,倒在地上,随有雷轰、大声、闪电、地震。”(1-5节)
 
    神的能力降在地上,就引起地震。凡是使地震动的事,都是出于神的,都是众圣徒的祷告求下来的。当时就想,外国的弟兄姊妹为中国祷告,中国教会弟兄姊妹也常常流泪地为中国祷告,这就祷告下来一个文化大革命。神不照你这个想法恩待,也不照他那个想法恩待,神是照神的想法来恩待,就是文化大革命。我说:“主啊,这是你要恩待中国教会,那一定是很好的。”出于神的话没有一句不带着能力的,以后饭就吃下去了,觉也睡得着了。这是头一次这么清楚,后来还有好多的事情。
 
    甚至上面讲政治的事情,下面圣灵就给我解释,就跟做礼拜似的。比如说:“反动派自己决不肯退出历史舞台”,那圣灵就光照:人的那个老肉体也决不肯自己退出历史舞台。上面说:“扫帚不到灰尘绝不肯自己跑掉。”我自己就想:“哎哟,可不是吗?十字架不到,我们那个老肉体自己绝不会跑掉。”因为十字架是治死我们老肉体的。所以我是特别蒙恩典就是这样,因为那时候环境特别恶劣,环境迫使我就不得不常常亲近主,所以这方面见证就比较多一点。
 
监狱里面的祷告
 
    问:那你在监狱里面的祷告生活呢?
 
    至于在监狱里的祷告,我说说我失败在哪里。我是祷告,要是没有祷告,那是非常……我判的是十五年,但因为他说你要是还念你的经文,这十五年后还没完,我说我不是念经文,我是信啊。他说那这十五年后就给你一个释放证,问你信不信哪?信还得加刑,这一加刑又是十五年,等于无期啊。他说你这样的人要放弃信仰,放弃信仰才让你出来,不放弃信仰你休想。
 
    所以那时候我就不行,我就怕人枪毙,所以我不惹你。人家问:“干什么,信仰问题怎么样?”“还在好好学习,还没法放弃。”反正你问我就说:“还在好好学习,还没法放弃。”反正我绝不说不信,圣灵感动得很简单:“不要跟我谈这个问题,用不着谈。”可是那个时候啊,听了一些事情,特别让我胆怯,一个南开大学的,反对教改,就是张铁生交白卷,他说这根本不行,这个教育就要误人子弟了,他就是反对教改,说了很多真话。问他你为什么反对教改,他说:“言论自由啊!”审判员就说:“你这种人,就没有言论自由,反革命就没言论自由”。他对审判员说:“您再说一遍。”审判员就说:“你是反革命,反革命就没言论自由。”他说:“那好,从今以后我就不说话。”从那以后他真不说话。那时不准抽烟的,但是他那个号子里就发烟,让犯人帮助他,拿烟头烧他,他脸上都是疤,他仍不说话。判了十五年,到第七年还是不说话,所以“没有改造前途”,就被枪毙了。
 
    所以这些情况让我害怕,我就是回答好好学习,放弃了没有,还没有。你说我是得胜者?圣灵让你说的你不敢说。人家保罗是“无论是生是死总叫基督在我身上照常显大。”你让我做什么见证,我就是这个失败者。
 
一生受苦,多系管教
 
    我们和神亲近的目的是什么呢?和神亲近的目的就是“模成神儿子的样式”。所以我们被召来祷告的目的就是要常和主见面,模成基督的样式。所以我们今天“忘记背后,努力面前,向着标竿直跑”的那个目的是什么?就是保罗在腓利比书所讲的:“照着我所切慕、所盼望的,没有一事叫我羞愧。只要凡事放胆,无论是生是死,总叫基督在我身上照常显大。”(1:20)这是保罗特别宝贝的一句话。而我呢?在生的面前我能叫基督在身上照常显大,在死的面前我就懦弱了,就没那么“叫基督照常显大了”!
 
    坚持信仰仅仅得救。圣灵让你做什么你就做什么,基督照常显大,那才是得胜者。不是你说我受过这个苦、那个苦,我就是得胜者,我头上就戴一个冠,那个不行,将来见主后,一照出你暗中的隐情,显明你的阴影以后,你说往哪儿钻吧?所以我就劝弟兄姊妹,那一首歌唱得好:“我每日举目期望,审判台前亮光。”那个亮光是什么?“必有火发现,试验我们的工程。”试验的结果,金银宝石,草木禾秸就显明了。我们每个人一开始都有很多草木禾秸的工程,但是你每天经过祷告之后,哪些是金银宝石,哪些是草木禾秸都求主光照,求主宝血遮盖。哪些是靠主而做的,是为主而做的,是圣洁的,这都是金银宝石的。不是一开始都是金银宝石,我们每个人天天都有金银宝石,也天天都有草木禾秸。可是太必要常在光里与主同行,在祷告里不断地和主交通,要学习宋尚节博士,圣灵一工作,显明我们的罪,一发现自己是错的,就说:“主啊!求你宝血遮盖。”我们到神面前重要的不是我们信得好,重要的是我们良心没有亏欠感,坦然无惧地来到神面前。
 
    有的人为罪受苦,有的人为主受苦,而我这一种受苦是主的管教。他们经常说:“你们看叔叔受了那么多苦,真是得胜者啊!”不是,我不在那个档次里头。如果你说:“主我感谢你,叔叔是你所疼爱的,是你所责备管教的。”天父就说:“是的!是给他精心设计了很多管教。”
 
    我不是说以往没有一些特别蒙神怜悯的,他们一生都是为主受苦,但是太少。因为我们活在肉体里头,从《圣经》的角度来看,受苦都是为要“熬炼他们”,使他们“清净洁白”,反正我多看见的是熬炼我的目的。
 
    在祷告上我是个蒙恩的人,但我并不是一个在祷告上忠心的人。我要是在祷告上忠心的话,我相信神今天能藉着我将更多的恩典,更多的怜悯流露出来。所以我就是觉得自己亏欠很多。
 
    像你刚才说的那些弟兄姊妹,他们在祷告上特别忠心。还有宋尚节博士,他除了常常祷告,常常认罪之外,还有一点,就是他在代祷上特别好,很忠心于代祷,在这方面我亏欠最大最大。
 
    祷告是我们和神的关系问题,我们与神的关系表现在我们的心灵、工作各个方面都在祷告里面和神更加亲近,祷告不止是我们心灵和神的交通,在别的方面就不是祷告了,不是的。
 
    我们活在肉体里的人,有生之年能不能完全呢?也许能,少,凤毛麟角。今天有一个人像以诺一样,那神就可能把他接走了。
 
    所以我们今天在基督里啊,真是天天蒙主的恩典保守,以致在基督里不断地和主交通。我相信你如果达到以诺那样子,那就可能被主接走了。
 
随时随地多方祈求
 
    问:那你是有形的祷告,还是随时的祷告?
 
    就是里头的祷告,里头的仰望。有机会就闭上眼睛,没有机会就心里仰望。感谢主吧!可是那个时候自己还是非常软弱,不敢当众坚持祷告,自己虽然一直软弱,但是心一归向神,立时就有甜头,一归向神就有怜悯,可是自己软弱。
 
    后来工作后也是这样,比如抢救一个病人,“主啊,抢救出问题了,怎么越救越死了?”里头就突然亮了一下,可能是这个问题,照着做就越治越活,越治越活。那时候为主做见证多好,别人这样治一点都没错,但是越治越死,我这样治是耶稣告诉我的,你应当信耶稣,可是我怕!文化大革命的时候,因为信仰的缘故,做不到“四个无限”(即文革中对毛泽东的“无限热爱、无限崇拜、无限敬仰、无限忠诚”──编者按),被人用鞭子抽了我十一次。最长的一次,六个人轮流抽了三个半钟头,抽得我眼冒金星,一屁股坐在地上,他们以为要出人命,这才住手。(后来和几个从监狱里出来的弟兄说起来,这个是这样子差一点没死,那个是那样子差一点没死,最后才恍然大悟,原来是我们不配为主殉道。)因此,我就不敢为神做见证,可是不止一次这样啊!
 
    到最后没有危险了,才敢。落实政策后,我去看专科门诊,有一个人原来是特务连的,学武术摔跤,因为抽羊角风,结果就退伍了,各方面待遇都下降,所以他就抽烟,越抽烟瘾越厉害,烟抽得越厉害,抽风越厉害,因为烟能使脑血管痉挛。他一天抽三四包烟,跟我说几句话,他就说:“我要抽烟去了。”我说:“你等一等。”我一祷告,里面就有感动要按住几个穴位,我就叫护士帮着按脖子上的穴位,我就按胸前的穴位。“哎呀,我不想抽了,想抽这根烟就没有了。”后来护士就说:“主任哪,你还有这绝招!”因为我问他还能坚持多久,他说起码能坚持一颗烟的时间。我说:“这不是我的绝招,我在摁之前怎么啦?”她说:“我看你闭着眼睛。”我说:“我祷告神,神告诉我的。”“哦,那神还那么顶事啊?”我说:“可顶事了,因为他是活的。”那时候才敢,因为没有死亡的危险了。
 
    问:那你出来以后的祷告呢?
 
    我出来以后,一般就是这样,特别是晚上醒来的时候就祷告,我发现晚上醒来的时候最安静,特别容易和神亲近。但是祷告后,我觉得还想睡我就接着睡。然后第二天早上起来的时候,我就尽我的力量想到主,多和主亲近。一睁开眼睛就和主亲近,洗完脸后就跪下敬拜神,从此就活在祷告中。一有空就安静,我亲近神,不受环境影响。但是有好多事情干扰我的祷告,我的兴趣很大,有很多问题有兴趣,真是求主怜悯吧!
 
    直到现在还不能说是得胜者,真是求主怜悯吧!
 
    好,咱们关于祷告就说到这儿吧!
 
    整理者手记:这篇文章大部份是根据伯伯的谈话整理出来的,还有一部份参考了伯伯的手稿。此节后未经伯伯过目。伯伯在一个平房里和我谈了一个下午的祷告。谈话的中途不时有别的事打岔,有别人的问话,伯伯就闭上眼睛一会儿,然后说:“我们接着谈祷告吧!”后来才知道那是他在心中祷告。最后伯伯带领众人做了以下的祷告:
 
    天父我们感谢你,因为你将你的独生子全然赐给了我们!……(中间没有录音)主啊,求你因着我们小信,因着我们软弱就求你俯就我们。主啊,就求你让我们每一个人都能够靠着主的宝血随时随地来到施恩宝座前,为要得怜恤、蒙恩惠,作我们随时的帮助,没有这样的帮助,我们不可能得胜,没有这样的帮助,我们不可能在这个世代为你做见证,不可能在这个世代荣耀你的名。因为撒但越来越猖狂,主啊,它要藉着很多似是而非的道理引诱我们的心偏离,主啊,求你怜悯恩待我们。但愿圣灵常常藉着我们的祷告,让我们跟宝座相通到一个程度,使主的爱藉着圣灵的感动天天浇灌在我们心里,赐给我们工作的力量、生活的力量、事奉的力量。主啊,求你施恩给我们,爱是我们要追求的,恩赐是我们要切慕的,所有的恩赐要是没有爱都算不得什么,求你与我们同在,带领众弟兄姊妹以后的道路,这样的交托仰望是奉我恩主耶稣基督的名,阿们!
 
    (本文由羊倌弟兄根据2003年7月16日谈话整理)
 
  
蒙爱者 中国大陆传道人。
羊 倌 中国大陆基督徒。



 

-----------------------------

    本刊保留所有文章及图片版权。欢迎转载。转载本刊电子版文章时,敬请注明文章转自www.cclifefl.org,并请注意在转载时,不得对本刊文章进行任何删改。本刊的印刷版(Printed copies)图文并茂,印刷精美,欢迎个人或团体订阅。请参考回应单。若需书面转载本刊文章,请先征得本刊书面许可。

    本网页由生命季刊设计维护,请尊重本刊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