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 On]  |  [Register]  |  Gmail  |  yahoo!mail  |  hotmail  |  qq  |  雅虎天气  |  本页二维码
cclife
榨渣的橄榄
2015/5/30 20:56:54
读者:3288
■李彬
生命季刊 第27期 2003年9月

 

 

无力篇
 
    无力感。为什么呢?感觉那么的无力,对于工作,对于生活,对于事奉,对于罪。
 
    不是没有火热的时候的。在国内,也带领小组,也积极传福音,也有定期的祷告事奉。即使在刚来时,也有为主工作的热心和动力。主也赐给我一些恩赐来服事他。可为什么感觉来美后,事奉,乃至生活越来越无力呢?
 
    感谢主让我在最近的一次聚会分享中想起了在当初来美的这件事情上,他对我的带领和提醒。我应该把它记下来,不断地提醒自己……
 
    当初来美,并不是我曾想像和计划的。但先生想来美国读书,顾及到两个人分开不好,又想到我能在生活和经济上帮助他,就开始为出国考试准备了。记得有一段时间,我一直在犹豫到底是和他一起出来,还是等他两年后回国。教会的一位长执劝我们夫妻最好不要分开;我也在祷告中求问主,是否要出来;主给我心里很大的平安,于是知道出国是主为我预备的道路。
 
    以后所经历的事情也印证了主的这一带领。虽然过程并不是尽都顺利,但主在其间奇妙地带领保守。先生是一位很聪明的人,他申请了近十所美国前二十名的商学院,有超过半数的学校录取了他,还有一些给了他奖学金。其中杜克大学是排名最靠前,又给他奖学金最多的学校。我呢,为了能和先生到一处,就专挑他所申请的学校,或附近的学校,而且我还申请了两种不同的专业。但我们仍害怕他被录取到东边,我得去西边,或一个在南,一个在北。结果我所申请的学校中只有一所录取了我,给了我全额奖学金。奇妙的是,这所学校不仅是全美这个专业最好的,而且离杜克大学非常近(20分钟车程)。我唯一的选择,竟是我先生最佳的选择。真是一个奇迹。我们不仅能够一起出行,而且先生也不用因为我而委曲求其次。主让我在其间看到他是怎样一位全能而丰富的主,也提醒我:这一切并不是靠我自己的聪明或能力而来,而是他的大能作为,让我没有什么可自夸的,因为其他的学校都没要我。
 
    于是办好护照后,我兴冲冲地去使馆签证。谁知竟然被拒签了!我百般地不解和沮丧。且不说凭我的条件拿到签证的可能性是很大的,主不是在这件事情上一直有保守和带领吗?为什么会被拒签呢?难道他不是全能的吗?或是我以前的领会错了吗?迷茫中,我不停地问主,为什么?为什么是这样?你的带领到底是什么?
 
    当我从对主的哭闹中安静下来时,我试着,求主帮助我顺服和感谢他的安排。于是在我脑海中展现了两幅关于我未来的图画。在第一幅图画中,我过着很舒适的生活,大概属于五子登科什么都有的;但那是一幅很灰色的画面,我看到我属灵生活的倦怠,和不冷不热。第二幅图画中的我,物质生活光景明显不如前一幅图画中的,房子小一些,车子旧一些,但那是一幅很明媚的画面,有阳光,有喜乐的笑容,有追求和事奉,有主。我听见主问我,如果你到了美国,你会选择那一种生活?你是会要物质的丰富,还是会要我?我说,主啊,我当然要你。当我再仔细审视我的内心时,我看到了挣扎和犹豫,也看到了内心倾向于选择前一种生活,而冷淡主。神是监察万人心的。我惊讶于我的发现,在主面前很羞愧,哭了起来。于是明白神是要藉着这个机会,希望我想清楚为什么,为了谁去美国,并提醒我在以后生活中将要面对的争战。
 
    当时在国内信主的我,只知道面对外来压力只会越压越追求,并不知道在美国作基督徒是要面临这样的挑战的。但主在我还未成行时,就这样地提醒了我。第二次签证顺利过关,我和先生一起来到美国。我很喜欢一个姊妹与我分享的一段话。她说,如果确信你所走的路是主安排带领的,那么顺利时,你不会骄傲,只会感恩,因为知道是主的带领;遇见困境时,也不会沮丧,因为知道主会负责到底。刚到美国前半年,学习、生活适应起来很费劲,也有低迷的时候。但既然是主把我带到这里,他难道会扔下我不管吗?我只是暂时还没有明白他旨意的美好而已。于是我从自叹自怜中走出来,求主让我看到他在这件事上的美好旨意,并让我从中学到我当学习的属灵功课。主果然让我看到了他对我婚姻的美好安排和祝福,对我人身安全与自由的保守,并让我对以前的生活、事奉,以及自我,有了很多的反思,如我仍在国内的话,是不会有的。然后生活渐渐忙碌起来,搬了家,有了工作,又有了孩子;也有了藉口,有了论断,有了倦怠,有了不上进。渐渐地,很多事情都变了。曾经为了一本好书而废寝忘食,为了一个外来的讲员而激动万分。现在呢?好的书和磁带,好的讲员那么多,但上一次激动是什么时候了?以往曾经赶很远的路,然后很多人在一个屋子里上下铺挤着聚会分享。现在呢?天气不好,或周末贪玩贪睡,就不想去教会了;对讲员、牧师还有诸般的挑剔。曾经积极地,想着办法传福音,带领人长进;但现在,有时提起自己基督徒的身份甚至有一丝尴尬,更别说为人的灵魂劳力和祷告!曾经不间断的自觉什一,或什二奉献,并从中亲身经历神,和他莫大的祝福;但从什么时候开始对教会的奉献箱视而不见,对别人的需要麻木不仁了?这里的弟兄姊妹大概很难想像这个常在育婴室呆着、迟来早走的我,是一个信主近十年、曾经那么火热追求的基督徒。因为我自己有时都不信。当初看到自己将来可能会冷淡主,而羞愧哭泣;而现在竟然果真如此了,我的眼泪呢?
 
    什么时候,我失落了对主那份起初的爱?主早早地就提醒了我,而我竟倦怠了、忘了,陷入对今生世界的追求,世俗的妥协,和魔鬼的谎言。主啊,帮助我,饶恕我……
 
挑战篇
 
    来美两年半后,我随先生搬到另外一个城市,但我仍在原学校注册,远距离和老师联络以完成博士学业。在搬家后远距离学习的这一年多时间里,那种无力感越来越强烈,越来越沉重。因经济、身份和其他种种原因,我需要早一些毕业,因此我几乎什么都不做,闭门不出在家里看书。双方的父母则轮流来美国帮我们带小孩,作家务。教会和团契自是去得少了,因占用学习时间。但一年多的学习收效甚微,自己心里还有对孩子,对先生,对双方的家人,对教会无尽的愧疚感。与先生的交流也不是很通畅,因我常常过份敏感,觉得他在指责我没有用心念书,或有些话当说而没有说,怕他觉得我是不是在找藉口逃避责任(读书)。那种挫败、无力、患得患失和自卑感,以及来自各方面有形无形的压力,常常把我淹没。
 
    “以别神代替耶和华的,他们的愁苦必加增”(诗16:4)。拿到学位后,这一切的愁苦和压力并没有减轻,只不过是被其他的压力来代替了,工作、教书、终身教职、孩子的教育、贷款、退休保障等等。拥有的越多,套在身上的枷锁似乎越重。如教会一位从南美洲短宣回来的弟兄分享,我们在北美拥有那么多,信主条件那么好,对主的爱和对事奉的火热为什么远远比不上那些条件艰苦的弟兄姊妹呢?
 
    感谢仁慈的主,没有任我在世界的洪潮中起伏飘荡。神先让我想起了四年多前,在来美的这件事情上,他对我的带领和提醒。在这一年多对世界和物质的追求中,我过的不正是那样一个灰色倦怠和无真正喜乐自由的生活吗?神又藉着我和一位姊妹的分享,让我认识到我现在的光景,并直接挑战我的信心。那位姊妹让我看到我自己都未曾意识到的压力,让我看到我灵里的压抑和不自由;让我看到我在对世界的追求中,让神成了我的奴仆而不是主,让我看到了我的小信。在人看来,在环境看来,我拿到学位或许是许多问题的答案;但这是唯一的路吗?我信的神不是全能的神吗?不是在旷野中开道路,在沙漠中开江河的神吗?如果他愿意,有什么是他不能成就的呢?关键是这是神让我走的路吗?是神向我一生所定的旨意吗?是神对我们全家所有的计划安排吗?我好像又听见主在问我,你是要我,还是要你追求的世界?
 
    我于是再一次来到主的面前,放下自己的筹算和计划,放下那已败坏不堪可还要试着抓住不放的自我,求主重新完全带领掌权,重新洁净释放。是的,如果是主的带领,我愿意放下这个学位和我的面子;如果是主的安排,我愿意把全家交托,跟随主到任何地方;如果是主的旨意,不管是外出工作,还是留在家中,我都甘心。求主在我们身上彰显你向我们一生所定的旨意,完成你带我们来美国在我们身上命定的计划,让我们与你国度的扩张有份,成为你祝福别人的管道。于是从神来的,超越环境的安息和自由充满了我;我又经历了那好久不曾有的,与主面对面的交通的甘甜。我曾经有很多理性的解释和头脑中的知识,曾经研究了很多门徒须知,但常常是隔了一层纱来看主。这些知识有时反倒成了我自傲和教训别人的资本。直到信心真正受到挑战,直到被问“你真信你所说所教的吗?”直到真正开始认识经历那位自有永有的主,直到面对面与他相见,生命才不再一样。
 
    是的,主啊,你有永生之道,我们还归从谁呢?
 
橄榄榨渣篇
 
    很喜欢那首最近常常在听的诗歌“压橄榄成渣”。你若不压橄榄成渣,它就不能成油;你若不投葡萄入榨,它就不能变成酒。你若不把自己交给主去洁净锻造,你就不能成为那合用的器皿,过那有力有见证的生活。如盖恩夫人在《馨香的没药》中写到,得神的真智慧,在于真的向一切事物死;实在地向它们失去自己;同时又进入到神的里面,且只在他的里面活着。神最大的工程是建造在人里面“一无所有”的根基上。在他建造之先,必须拆毁。当他想要在我们里面建造他的圣殿时,要彻底拆毁那些用人的技术所建造的虚浮华丽的房子;再从这些破瓦颓垣中重新竖起一切出于神的建筑。
 
    自从那次定意要放下自己,让神完全掌管生命宝座以后,压力慢慢没有了,取而代之的是在神里面的安息和自由。奇妙的是当我决定要在神里面放下自己的时候,我在神里面反而得到了真正的自我。我能够更正确的看待自己,有了自我安全感,对自己的学业和前途也有了更多的掌握。对于念书,因为知道了是出于神,也有了更多的信心和兴趣。我在神面前不断地省察自己,希望知道我现在读这个学位,完完全全是因为神的带领,而不是出于自己面子的过不去,或想到将来会带给自己的满足和骄傲,或自己要证明给这个世界什么。愿神炼净一切的杂质,使我完完全全地属于神。
 
    因着学习这件事,神也让我深深地看到了我能力的不足,我本性的完全败坏,和他恩典的广阔。因着我自己能力的不足,我需要求他的智慧来看懂每一篇文章,写出每一个段落,或想出每一个点子。神是慈爱和全能的,我每次向他求智慧,他都赐给我。我需要不断地与神亲近,得智慧来完成功课;而我败坏的本性,却常常让我放下当做的事,去做一些“更有趣”、“更刺激”、“不用动脑子”、而真正于我无意义,甚至有害的事情,以远离神。我这一小时在主里面学习满有收获,但决不敢保证下一小时里我会不选择堕落的旧我,而背逆神。如保罗所记,罪中的我,真是苦啊。感谢神,他的恩典能救拔我们。
 
    我想神是因他对我的爱和怜悯,在洁净锻造我了。以前的我,因为自己的小聪明,和一些属灵上的恩赐,即使是一个败坏的生命,也可以在人前装饰出一个敬虔的外表。事奉虽火热,只有自己和神知道里面有多少的伪装、骄傲、虚荣、自义、论断、懒惰、冷漠和无情。
 
    而现在,我必须要学习不断地、时时地在主里面。不是人前的敬虔,而是自己独处时也需要与主有深深的联合。不是外在的行为,而是内心不断地更新变化。不是口头的言语,而是从内在生命流露出来对信仰的确据。不是虚假的交托,而是对神完全地仰望依靠。
 
    因着这个学位,我需要学习不断地在主里面,以支取智慧来写出功课,以支取力量来置死旧我,胜过罪恶,以支取信心来交托仰望。上个星期有几天,我在两个课题之间徘徊,到处咨询同事老师,可不同的人给了我不同的选择标准,让我十分为难。我仔细查看我的顾虑,发现都是对将来不确定因素的担心,如这个课题是否热门,是否能让我更快毕业,更快找到工作,是否更简单,是否导师更喜欢,是否更容易让我出名,看起来更有面子,等等。如果我真的把这个学位,包括将来都交托给神,为什么现在为这些烦躁呢?他过去一直这样看顾了我,他难道不会继续看顾吗?于是我浮躁的心平静下来,照着兴趣和内心平安的带领,选好了我的论文课题。
 
    是的主啊,求你用你的美和爱不断地吸引我,让我渴慕你,不远离你。求你不断的塑我,造我,带领我,让我更像你。
 
 
李彬  来自中国大陆,现居美国。


---------------------------------------------------------------------------------------------------------------

    本刊保留所有文章及图片版权。欢迎转载。转载本刊电子版文章时,敬请注明文章转自www.cclifefl.org,并请注意在转载时,不得对本刊文章进行任何删改。本刊的印刷版(Printed copies)图文并茂,印刷精美,欢迎个人或团体订阅。请参考回应单。若需书面转载本刊文章,请先征得本刊书面许可。

    本网页由生命季刊设计维护,请尊重本刊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