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 On]  |  [Register]  |  Gmail  |  yahoo!mail  |  hotmail  |  qq  |  雅虎天气  |  本页二维码
cclife
渣男不要怕 神的恩典够你用的
2019/1/22 18:06:33
读者:36965
■王悦祈

生命季刊 第88期 2018年12月

渣男不要怕 神的恩典够你用的

 

文/王悦祈

 

《生命季刊》第88

 

 

罗12:1-2 所以弟兄们,我以神的慈悲劝你们,将身体献上,当作活祭,是圣洁的,是神所喜悦的,你们如此事奉,乃是理所当然的。不要效法这个世界,只要心意更新而变化,叫你们察验何为神的善良、纯全、可喜悦的旨意。

诗26:2  耶和华啊,求你察看我,试验我,熬炼我的肺腑心肠。

中原有句俗语,“三天不打,上房揭瓦”,形容熊孩子的悖逆。成年人不是一样悖逆吗?只是很多人长大后就不知道在悖逆谁,也就不觉得自己悖逆了。

趋利避害,是人的本能,从伊甸园里吃了分别善恶树的果子就开始了。只是我们趋的利,我们不晓得;我们避的害,我们也不晓得。因为我们尚不知道何为真利,何为真害。我们并不晓得如何照顾自己,却自以为晓得。

即便是上帝眼中的义人乔布,也是在苦难击打中才真实地亲近上帝、认识上帝。“我从前风闻有你,现在亲眼看见你。”(伯42:5)他向上帝发出了这样的千古一叹。

苦难对于人的意义,若非上帝在圣经里的启示,谁能晓得呢?有多少人为了避害而害别人,又有多少人不得不在痛苦中度过一生,却不知道出路在哪里。

有人或许觉得,基督徒是一群很奇怪的人,软弱无能却常常夸耀软弱,见面寒暄也往往是:“我软弱。”是的,使徒保罗在哥林多后书中就夸口自己的软弱,因为神的能力在我们的软弱上显得完全,神的恩典够我们用的(林后12:5-9)。基督徒在软弱中有刚强,苦难中有训练,失败中有得着。

有人说,把每天当作最后一天过,生命一定丰富。

是的。可谁又能做到呢?也许超人能,但多数人并非超人。

即使超人能做到超凡的事,又如何呢?没有一个超人活着离开这个世界,离开时,超人也不知道自己往哪里去。

我深知,我不是超人。虽然曾梦想成为超人,但终归于凡尘。我不过是“世界上的污秽,万物中的渣滓”(林前4:13)。

海伦凯勒在《给我三天光明》中感叹眼睛明亮的人反而看不到林中美景,让读者为之动容,感叹于“失去才知道珍惜”。可是,我们在赞赏盲女看到的比我们多的时候,却没有一人愿意成为盲人。人本能地害怕苦难、逃避苦难。

所以,苦难中尽管会有所领悟,一旦脱离苦难,就忘记了。

我曾经无所事事,混吃度日,得过且过,虽立志发奋,却不过是茅坑里扔炮仗,不过粪起而已。今年六月,我稀里胡涂地住了院,年纪轻轻血压居高不下。吊瓶终日相伴、胶管捆绑周身的时候,才清醒地看到:好多事情还没有做。

下面的话,安慰了我:

罗5:3-5 不但如此,就是在患难中也是欢欢喜喜的。因为知道患难生忍耐,忍耐生老练,老练生盼望,盼望不至于羞耻;因为所赐给我们的圣灵将神的爱浇灌在我们心里。

事后证明是虚惊一场,身体各项指针显示,我很健康。原以为这回可以懂得忍耐了,可以老练了,可以不再轻易动怒了,可以节制饮食了,可以坚持健身了,可以为家人努力了,可以爱主、爱生活了,可以荣神益人了,可以……

可是,很快身体就从虚弱中恢复了,我这个三十多岁的熊孩子心里却传来一个清晰的声音:“我胡汉三又回来了。”病痛中的决志全抛脑后。

很快,本打算献给义的健康肌体,又一次,献给了渣男常干的一切:游荡、扣手机、白日梦、睡大觉、看片、吃肉、喝酒。无聊透顶时,又想干得罪上帝的污秽事情了。如此下去,这个渣男的人生将是一场噩梦。

有人问我为什么是个基督徒,我也常问自己这个问题。

我知道了答案:因为我渣得不可救药,只能仰望圣洁上帝的更新和成全。

我也曾羡慕那些硬汉、男神,羡慕他们的自制、毅力、掌管生活、实现目标的能力。我也曾装成他们的样子,可终是装不成。

成为圣约之民后,我也曾尝过主恩的滋味,在圣灵的更新中,曾短暂地在人们的感观中有了硬汉、男神的雏形。自我感觉好了,就膨胀了。我开始幻想自己也是宁录(创10:8-9;代上1:10),不愿作约瑟(创37-40);幻想自己可以是以扫,不愿作雅各布(创27-33)。

自己有本事,谁愿受熬炼呢?生亦何欢,死亦何苦,何不笑傲江湖,潇洒走一回?

很快,我陷入了十面围困、四面楚歌,虽然没有垓下刎颈,却又恢复了渣男的样式。于是我明白,作上帝击打的渣男,远胜过上帝任凭刚硬的男神。

当然,上帝的目的,并非让我继续作渣男,而是期待我自洁,脱离卑贱的事,作贵重的器皿,成为圣洁,合乎他用,预备行各样的善事(提后2:21)。我相信,神说的,他必做成。

求你熬炼我,如同熬炼银子,除去渣滓,好做器皿。(诗66:10;箴25:4)

求你察看我,试验我,熬炼我的肺腑心肠。(诗26:2)

我曾千方百计逃避熬炼,如同熊孩子逃避父亲的责打;如今我知道,当逃避罪恶,如同逃避地狱的烈火。

因为上帝的熬炼,确是不疼,多有甘甜,多有收获,就像父亲打屁股。

今天是我失声第三天。周二,雾霾,我没胜过试验,易怒了;周三发烧了;周四嗓子变得粗粝、嘶哑、单调、难听;周四晚上,我没胜过试验,暴怒了;一个小时后,够用的恩典鼓励我回转,我回转了,这次没有继续犯罪;周五,我在公交车上又一次没胜过试验,用嘶哑的声音发怒;见了医生,他告诉我:“得了急性喉炎,但愿没长东西。”

但愿没长东西,我又一次被医生吓到了。怨医生么?不,警告是医生的职责。致病的恶习才是该怨恨、该离弃的。可这次,我没有六月份那么怕了。

因为我知道,主的恩典够我用的。

我今年36岁,上半年,住院10天,结果一切安好,我感恩后又跌倒;如今,嗓子变哑,好与不好,我愿完全仰望神。

如果好了之后,胡汉三又回来了,好了又如何?如果的生命得以改变,不好又怎样?

我是教师,如果不好,我怎么生活?我还没有开始真正在话语上服事,如果不好,我如何服事?

我在想,如果我以后不能用嗓子了,我要怎么生活?

神给我有别的恩赐,给我有健康的肢体,给我有一颗不算太笨的头脑,给我不算太优秀但不算太差的写作能力。海伦凯勒天生就看不见、听不见、说不了话,她成就的,我仅失去嗓音又有什么不能成就?

神的恩典够我用的。

没有了嗓音,我可能失去讲台,但我一样可以做笔译挣钱,可以做在线课程挣钱,可以编写辅导书挣钱。

没有了嗓音,我不再夸夸其谈,说了就忘,一事无成也一文不就。我不再纠结于自己不会做事了,这个世界上不缺一个蹩脚的事业家,但一定缺一个懂神心意的写手。

没有了嗓音,我可能失去传道、唱诗的机会,可我仍然可以默默祷告,仍然可以用文字服事,仍然可以一边哼赞美诗的调子一边心里默唱歌词。

没有了嗓音,我不会再啰嗦抱怨,家里多了很多和平。

没有了嗓音,不会再易怒暴躁(我一直也只是嘴上怒,不会打人),少了我最大的犯罪破口。

没有了嗓音,我可以和女儿用手势交流,免得她成了夸夸其谈、信口开河的傻妞。

没有了嗓音,我可以和妻子用眼神交流,免得争吵,伤感情。

没有了嗓音,我不再夸夸其谈,由于交流不便,每天只说主要的话,只说造就人的话。

没有了嗓音,我不会再拿信口开河、胡言乱语来消遣,少了许多嘴上得罪神、得罪人、污秽人的破口。

他们的喉咙是敞开的坟墓。(诗5:9;罗3:13)

我不怕失去嗓音了,倒怕我的生命不会改变。

我甚至不怕死了,倒怕死后以渣男的样式去见主。

我真的不怕我失去嗓音了,我现在最怕的是,我的嗓音虽恢复,上面这些话我却忘得干干净净了。所以我写下这些文字,免得忘记。

大学同宿舍的一个同学曾一针见血地说我“总是忘掉不该忘掉的,记住不该记住的。”

求那熬炼人肺腑心肠的神全然更新我的每一个脑细胞、更新我固有的神经回路、更新我有毒的多巴胺,让我记住该记住的,忘掉该忘掉的。你既已赐我一颗新心,也求你赐我一颗新脑,免得我心里愿意顺服你,脑子却指挥着肢体悖逆你。我不再惧怕你的熬炼,我渴求你的熬炼。因为你是爱我,为我舍己。奉主耶稣基督的圣名所求,阿们!

正是在苦难中,我们与神如此亲近。因为那创造万物、掌管万有的至高神,竟然也是受苦的神。不在苦难中与祂联合,就不明白祂为什么走向各各他。那些嘲笑基督教的上帝自相矛盾的人,也无法在难以避免的人生苦难中得着甘甜与福分。

 

王悦祈 中国大陆基督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