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 On]  |  [Register]  |  Gmail  |  yahoo!mail  |  hotmail  |  qq  |  雅虎天气
cclife
海外教会当如何看待“三自”和教会
2015/5/30 21:01:02
读者:8422
■直言
生命季刊 第27期 2003年9月

 

 

    在海外的教会中,无论是华人教会,还是西方教会,对于如何看待中国大陆的“三自教会”,有着很大的分歧和争论。这些分歧和争论不仅影响到教会的合一,同时也影响着海外教会和三自教会的关系。
 
    这实在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是一个我们需要认真思考的问题。我们愿意根据自己的观察和了解,在此谈一些关于这个问题的思考。
 
一、 名称的问题
 
    长期以来,海外教会在提到中国教会时,往往用“家庭教会”和“三自教会”这两个名词。家庭教会是指那些不在政府登记,不参加三自组织,采用家庭聚会方式存在的教会;三自教会则是指那些在政府登记,参加三自组织的教会。
 
    “三自教会”这个名称简便好用,于是便成为一个非常普遍的名称。但殊不知,这个错误的名称正是许多问题产生的根由。
 
    这个名称的错误在于它混淆了“教会”和“三自”在本质上的区别。
 
    当我们使用“三自教会”这一名称时,我们自觉不自觉地将两个完全不同性质的团体混淆在一起,容易让人误解为“三自”就是“教会”。
 
    “三自”的全称是“中国基督教三自爱国运动委员会”,成立于1950年9月23日。这个组织从起初开始,直到如今所承担的使命就是控制教会,抵挡福音。在50年代,中国各地的三自组织利用“控诉运动”,威逼利诱教会同工和信徒出卖良心、出卖信仰;把那些坚决不向巴力屈膝的牧师、信徒则打成反革命,进行残酷迫害,甚至致死人命。现在,丁光训又率领三自大搞“神学思想建设运动”,竭力丑化、歪曲基督教的正统信仰,提出“淡化因信称义”,否定圣经的绝对权威,试图用不信派神学来改造中国教会。这个运动和50年代的控诉运动如出一辙,其目的就是改变中国教会的正统信仰,夺去教会对耶稣基督的忠贞,使教会这一属灵的团体,基督的身体,变为一个御用的社会组织。
 
    因此我们看到,三自和教会完全是两个不同的团体。教会和三自从本质上来讲,非但不同,而且是对立的。教会的使命是以耶稣基督为主,将福音传遍地极;而三自的使命则是要控制教会、改造教会。正如“基督和彼列有什么相合呢”(林后6:15),同样教会和三自也没有相合之处。
 
    三自是一个在特殊历史时期中,强加在中国教会身上的控制力量。因此“三自教会”的确切名称应为“三自控制下的教会”。如果说基督是新郎,教会是新妇,那么三自就是企图夺取新妇的恶霸。三自所做的一切不外乎用强权来胁迫,用利益来诱惑,用谎言来欺骗,使教会丧失对主的忠心和爱心。
 
1.“爱屋及乌”和“恨乌及屋”
 
    目前很多海外教会的人士没有能够清楚三自和教会之间的区别,而是将三自和教会混为一谈。这样一个错误的认识,导致海外教会在处理同中国教会的关系时,容易产生两种极端。一是爱屋及乌,一是恨乌及屋。
 
   所谓“爱屋及乌”,是指一些海外教会人士看到今天三自控制下的教会仍然有许多敬虔爱主的弟兄姊妹,有很好的崇拜和圣工,便肯定三自是好的,认为三自为办好教会做了贡献。
 
    的确,在今天三自控制下的教会中,有许多教会在信仰上是非常正统的,在兴旺福音的圣工上也是非常忠心的,其中有许多可爱的肢体和同工。中国教会如同离离原上草一样,虽经五十年代的控诉运动,和后来的“文化大革命”的风霜苦害,却仍然生机勃勃。并且在1970年代中期即开始大复兴,一直持续到今天。这样的奇迹全然是神的保守和圣灵奇妙的工作。
 
    中国教会的大复兴既非三自所推动的,也非三自所鼓励的。这个大复兴完全是神的爱和圣灵的大能引导中国的基督徒而兴起,并持续的。在这个复兴的浪潮中,三自既非推动者,也非鼓励者,而是出于政治的需要而被迫地跟随。在三自控制下的神学院校中,不许开设“宣教学”、“护教学”之类的课程;在三自控制下的教会中,必须执行定点、定人、定片的“三定政策”;压制、打击教会中爱主忠心的牧师、同工;提拔那些没有信仰,卖主卖友的人担任三自的领导;利用种种势力推行实属异端的丁光训神学思想。这一切都说明,三自的本质和功能正是要抵挡和抵消中国教会的复兴。一位在三自控制下的教会中服事的老牧师曾经这样说:“神是何等奇妙,他竟能让这些根本不信神的人不得不装作信神,不得不印刷圣经,开放教会。”
 
    但是,今天一些海外教会的人士没有看清这一点,便简单地因着中国教会的复兴,而错误地爱屋及乌,认为三自是在办好教会,从而肯定三自的正当性,以及三自对教会控制的合法性,将神的荣耀归到了三自头上。
 
    另外一种错误的观念和心态则是“恨乌及屋”,即因着拒绝三自,而拒绝三自控制下的教会。
 
    这样的海外教会人士非常清楚三自的邪恶本质,以及三自在历史上抵挡真道、迫害圣徒的恶行。所以他们对三自非常的反感,并且坚决拒绝。
 
    这些教会人士对三自的认识是完全正确的。但是遗憾的是,他们没有看清三自和教会在本质上的区别,以及三自和教会间这种控制和被控制的关系,而是将三自看为教会,教会看为三自。这样一种错误的认识,使得他们在拒绝三自的同时,也拒绝了三自控制下的教会。更有甚者,甚至认为三自控制下的教会根本就不是教会。
 
    这样的认识不但从神学的立场上缺乏支持,而且同中国教会的实际情况也相差甚远。中国教会经过十年文革的熬炼之后,留下来的都是信仰非常坚贞的基督徒。这些基督徒原本都是在家庭中秘密聚会。文革结束之后,从1979年开始,中国重新开始执行所谓“宗教信仰自由”政策,三自重新现身,并以中国教会合法代表的身份来控制各地教会。由于文革之后的基督徒对三自在五十年代的罪行缺乏了解,加之中国人对政府权威的相信和顺服,很多教会和基督徒很自然地加入三自组织,而为三自所控制。
 
    然而这些教会和基督徒虽然加入了三自,但是并不意味着他们放弃了自己的信仰立场。他们仍然在信仰上非常忠心,传福音上非常努力。正是他们的奉献和服事才带来了今天三自控制下的教会的发展。
 
    如果我们恨乌及屋,不加区分地将他们和三自视为一体,而加以拒绝,不但同事实不符,而且也会极大地伤害这批忠心爱主的弟兄姊妹。
 
2. 正名的必要
 
    从以上的介绍中,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到,三自是一个产生于特定的政治时期,承担特定的政治使命的社会组织;而教会则是基督的身体,信徒属灵的家。这两者是完全不同的,是不能混为一谈的。因此我们不能再不加分辨地称三自控制下的教会为“三自教会”,而应当称为“三自控制下的教会”。这个称呼不但符合事实,而且揭穿了三自控制教会和企图扼杀教会正统信仰的险恶目的。所以我们建议海外教会的人士不要再使用“三自教会”的名称,而是使用“三自控制下的教会”这一名称(或可简称为登记教会)。
 
二、 当前三自和教会的关系如何?
 
    理解三自和教会之关系的关键词是“控制”。在三自和教会之间存在着控制和反控制的这样一个关系。这是理解三自和教会关系的根本。
 
    三自对教会的控制,集中在两个要点上:谁来讲和讲什么。具体说来,就是三自一方面从人事上控制教会:谁可以来教会服事,谁可以按立为牧师,谁可以读神学院,都是三自来决定。通过控制人事,进而控制教会。另一个方面,则是从思想上来控制教会,从而改变教会在圣经真理上的宣讲。1998以来,三自在全国范围内极力推动的“神学思想建设运动”,就是企图控制中国教会信仰的一个明证。
 
    那么,在这两个方面,三自对中国教会的控制究竟到了一个怎样的程度?这是一个非常复杂的问题。总的来说,三自对教会的控制是金字塔式。也就是说,越是大城市的教会,如北京、上海、南京这样的城市教会,控制得越紧;越是基层的教会,控制得就越松。在人事上,同样是对教会上层人士控制得紧,对教会下层人士控制得松。之所以控制得松,不是因为三自不想控制,而是因为没有足够的力量。
 
    从教会方面来看,教会的人士和三自的关系可以分为接受控制、抵制控制和摆脱控制这样几类。
 
    接受控制是指一些教会的牧师、领袖出于对名利的贪求,而心甘情愿地被三自控制;这些人往往不但接受控制,而且还为虎作伥,帮助三自更紧密地来控制教会。自1998年“神学思想建设运动”开展以来,三自通过观察教会人士在运动中的投入程度来挑选教会领袖。因此,不少“识时务”的“俊杰”便乘机大肆吹捧丁光训,从而得以晋升。目前三自的高层和中上层的领导人物,大多是靠这场运动起家的(少数在信仰上比较好的,则作为“花瓶”而被吸收)。他们为了捞取一官半职,不惜埋没他们的良心和良知,出卖那为他们舍命流血的耶稣基督。这些人在运动中的奴性、媚态既令人恶心,又令人悲哀!
 
    在三自控制下的教会中,更多的人是想用各种方法来抵制控制。这些人没有力量脱离三自,但是良知和信仰还没有完全泯灭。因此他们试图用各种方法来抵制三自的控制,尽量为教会保留一些纯正的信仰。这些人往往会采用表面一套,里面一套的方法来与三自虚以委蛇,尽量扩大教会的活动空间。三自现在也意识到这一群体和现象的存在,便藉着“神学思想建设运动”搞人人过关,迫使每个人都必须明确表态,从而确定三自对这些人的权威和控制。在这样的情势下,这一群体就发生了分化。一些人选择了脱离三自,而一些人则选择了投靠三自。但是虽然如此,这一群体仍然很大。
 
    最为宝贵的就是在三自控制下的教会中,有一些教会的领袖因为向主忠心,就竭力抵挡三自的控制,从而使得教会摆脱三自的控制,成为独立教会。这些教会从表面上来看,是在政府登记,并且加入三自的。但是实质上,这些教会的人事和圣工都是完全独立,而不受三自控制的。这样的教会在各个地方都有。最近几年,随着“神学思想建设运动”的推行,教会对三自的认识越来越清楚,从而摆脱三自控制,争取独立的教会也越来越多。
 
三、 海外教会该如何和中国教会来往、合作?
 
    海外教会和中国教会的来往与合作分为两个层面:一是和家庭教会的来往与合作;一是和三自控制下的教会的来往和合作。
 
    海外教会和家庭教会的来往与合作,没有什么大的原则性的争论。可能只是需要在策略和方法上,如何更新、调整,使得这些合作更加顺利、有效。
 
    海外教会和三自控制下的教会的来往与合作,则是需要我们认真思考的一个大问题。
 
    在这个问题上,目前海外教会主要有两种观点。一种观点是坚决不和三自控制下的教会合作,采取不来往、不合作的态度;一种是接受三自的权威,通过三自和这些教会来往与合作。
 
    对此问题,我们的观点是这样的。
 
    我们肯定三自控制下的教会,虽然有许多的问题,但终究仍是神的教会,其中真心爱主的基督徒仍然是我们的弟兄姊妹。因此我们不能因为三自强加在这个教会中的软弱和缺点,而弃绝他们。我们仍然应该接纳他们,尽我们所能来帮助他们。
 
    但是,我们和这些教会的来往和合作,不能也不应该通过三自来进行。因为三自凌驾于教会之上的权力和地位根本不具合法性。
 
    目前中国的各级三自组织并非中国教会自己自愿成立和主动接纳的权力组织。这个组织是强加在教会身上的。同时三自既非国家行政部门,也非国家司法机关。无论是从民意,还是从法理来看,它根本就没有合法的权力来控制教会的活动。三自不过是当前中国社会状态下衍生的一个怪胎。我们或许没有力量来避免这个怪胎的产生,但是我们决不可以说怪胎本身是正常的。
 
    如果我们通过三自和教会来往,那么无形之中我们就肯定了三自的合法性,无形之中强化了三自对教会的控制。
 
    有人天真地认为,我们通过三自可以帮助教会。但是殊不知,这样的行为正是强化了三自的合法性。而三自的合法性得到足够的强化之后,它就可以肆无忌惮地来改变中国教会的信仰。我们通过三自对教会的帮助便化为云烟。
 
    举例来讲,葛培理曾经通过三自访问中国教会。葛培理的信仰和目的都是毋庸置疑的。他的本意是希望帮助中国教会,但是其结果却是强化了三自对教会的控制力。现在三自运用这种控制力来推行“神学思想建设运动”,使得葛培理的努力彻底失败。
 
    列王记下4:39-41记载到,以利沙的一个门徒将有毒的野瓜投进面汤中的故事。三自知道,如果锅中都是野瓜,就没有人敢吃;所以它会往锅中放面。等取得你的信任后,它再放进致命的野瓜。现在丁光训大讲“淡化因信称义”,“圣经不全是神的话”,不就是害死人的毒瓜吗?
 
    三自所以竭力拉拢海外教会,其根本的目的只有一个,就是扩大三自的影响,强化它对中国教会的控制。从而限制教会的发展,改变教会的信仰。
 
    我们要质问三自:你凭什么拦阻海外教会和中国教会在基督里的交通与往来?世界上哪一个基督教协会可以限制其会员教会同其他教会的正常交流?你凭什么将中国视为你的禁地,而不许海外教会在中国传福音?
 
    我们也要请那些通过三自与中国教会来往的海外教会想一想,你们承认三自控制中国教会的合法性吗?如果不合法,你们的行为岂不是自相矛盾吗?究竟是你们在利用三自?还是三自在利用你们?
 
    那么,我们有没有可能不通过三自,而和三自控制下的教会来往、合作呢?答案是肯定的:可以。
 
    前面我们提到“独立教会”,以及三自控制下的教会中比较忠心的牧师、同工,这些人都是我们可以合作的对象。如果一个中国教会的牧师不敢越过三自和海外教会来往,那么基本上可以肯定这个牧师的心已经不再是以耶稣基督为主了,和这样的人合作也没有什么真正的价值和意义。
 
    如何避开三自,而直接和教会来往并合作呢?一个切实有效的方法是和这些教会、同工建立个人关系,从而开展教会间的合作。
 
    事实上,这种模式已经被许多海外教会所采用。他们不是通过官方的渠道,而是直接进入教会,和当地的同工合作来开展事工。
 
    这样做的难度当然是比较大,也受到很多限制。但是,一个真正的服事虽然小,也强过那些掺杂的服事。因为那些掺杂的服事,虽然很多时候表面上看起来轰轰烈烈,但是究竟在神的眼中有多少价值呢?
 
    所以,我们盼望海外的教会能够通过个人的接触和关系,直接和三自控制下的教会来往、合作,帮助他们在真理上扎根,按照正意分解真理的道,带领中国教会的弟兄姊妹走正道。
 
四、 当今三自控制下的教会和家庭教会的关系
 
    三自控制下的教会(简称为登记教会)和家庭教会的关系,大致说来,有这几种形态:
 
1. 互相敌对
 
    自从1979年以来,家庭教会和登记教会之间一直存在着对立和冲突。虽然这种状态近几年在一些地方有所好转,但是总的来说,这种状态还比较普遍。
 
    在这种状态下,家庭教会和登记教会互相攻击,互相否定。家庭教会看登记教会信仰不纯,与世联合;而登记教会则看家庭教会为非法活动。
 
    形成这种状况的一个主要原因,是因为在1980年代,三自疯狂地参与打击、迫害家庭教会的活动而形成的。家庭教会对三自恶行痛恨,影响到他们对三自控制下的教会的态度和看法。而三自控制下的教会,则在欺骗性的宣传下,看家庭教会为非法活动。
 
2. 互不干涉
 
    在一些地方,家庭教会和三自控制下的教会的关系是互不来往,也互不干涉。双方抱着“井水不犯河水”的态度,彼此冷漠而平静地共处。
 
    在这种关系中,家庭教会不攻击三自控制下的教会;而三自控制下的教会也不会去攻击、迫害家庭教会;双方没有合作,但也没有对立。
 
3. 信徒层面的来往
 
    在一些地方,家庭教会和三自控制下的教会不是如同楚河汉界那样分得清楚,而且双方的信仰立场也十分相近。因此这些地方的信徒,并没有意识到双方有什么差异。在这样的地方,家庭教会的信徒和三自控制下的教会信徒之间可以互相来往,到对方的教会去参加聚会。
 
4. 同工层面的来往
 
    近些年来,家庭教会和三自控制下的教会在同工层面上的来往也增加许多。特别是家庭教会和独立教会之间的同工与合作日益增多。双方不再以教会的社会形态作为区分朋友或敌人的标准,而是以信仰为标准来认同和接纳。这是一个非常可喜的进展,为未来中国教会的合一开了好头。
 
    我们盼望中国教会能够走出历史的阴影,排除三自的干扰,在基督里以圣经为根基和标准,彼此接纳,彼此合作,从而为中国带来更大的复兴。
 
    海外教会如何看待三自控制下的教会,如何同这些教会来往与合作,实在是一个很大的课题。我们只是从自己的观察谈一些自己的看法,期待大家的指正和帮助。
 
    愿神祝福中国教会!
 
 
 
直言  中国大陆基督徒。


---------------------------------------------------------------------------------------------------------------

    本刊保留所有文章及图片版权。欢迎转载。转载本刊电子版文章时,敬请注明文章转自www.cclifefl.org,并请注意在转载时,不得对本刊文章进行任何删改。本刊的印刷版(Printed copies)图文并茂,印刷精美,欢迎个人或团体订阅。请参考回应单。若需书面转载本刊文章,请先征得本刊书面许可。

    本网页由生命季刊设计维护,请尊重本刊版权。